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人生 > 两万个穷孩子的“富爸爸”

两万个穷孩子的“富爸爸”

时间:2017-02-25 作者:未详 点击:
  48岁的杜聪过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
  
  一种生活高入云端:与洛克菲勒的曾孙女喝下午茶;受白先勇之邀,和林青霞一起听昆曲;白天在大到可以打乒乓球的阳台上读书,晚上看烟花在温哥华海港绽放。他的事业得到李兆基和克林顿的支持,他的大幅照片被挂在法国国家巴黎银行总部大堂的墙上。
  
  另一种生活显得过于接地气:带着脸蛋通红的孩子,在满是沙砾的农家院里转着圈跳舞;坐在脱了漆的桌边,操着有香港口音的河南话与老大娘聊天;跟着孩子一起走过枯草满地的乡村土路,和志愿者一起吃塑料袋装的熟食,用一次性杯子喝饮料。
  
  1998年,曾任华尔街一家投行副总裁的杜聪在家乡香港成立了智行基金会,资助了河南、安徽、云南等10个省的2万多名“艾滋遗孤”读书。为此,他获得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拉蒙·麦格赛赛奖。
  
  前不久的一个周末,在一场与合作伙伴的“高大上”见面会后,杜聪与5个前来帮忙的在京受助大学生吃晚饭。脱下笔挺西装,去掉头顶的光环,这个头发稀疏、身材矮胖的中年人挽起袖子,不由分说地把盘底的菜摊派到每个人碗里,要求“光盘行动”。合影时,他喊出惯用口号:“杜聪肥不肥?”大家咧嘴笑道:“肥!”
  
  乐于自嘲的杜聪曾是华尔街的青年才俊。他中学时,从香港移民到美国,先后从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毕业后,如愿进入投行工作,29岁便成为法国一家银行的副总裁。直到21年前,他调职香港,因项目原因赴内地农村考察,从此人生发生了重大转折。
  
  在河南农村,他一连走访了好几个村子,有的村子几乎家家都有艾滋病病人。“我从未遇到一个小小的地方竟有这样大的苦难。一户人家老中青三代受到‘贫困’‘疾病’‘歧视’的三重打击。”杜聪回忆当时的情景。
  
  20世纪末,河南一些农村遭遇了一场后来被称为“血祸”的艾滋病病毒感染潮。一些贫困农民卖血补贴家用,很多血站非法经营,共用针头,甚至在提取血浆后,把被污染的血液注回卖血者体内,导致许多农民感染上艾滋病病毒。
  
  一位父母都被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大学生告诉杜聪,小时候,经常见到爸妈和同村人一起进城“献血”。另一位受智行资助的学生忆起儿时说,妈妈每次进城都带回来一个面包,自己在享受之余高兴地和小朋友攀比。后来才知道,这是妈妈卖血后得到的营养品。
  
  做过志愿者的杜聪对艾滋病并不陌生。20世纪80年代,杜聪刚移民到美国,那时还没有HIV和AIDS这两个名称,只知道很多人死于同一种怪病。与他亲近的中学老师因此丧命,患病的学生也被家长联名赶出学校。
  
  令杜聪惊讶的是,时隔10多年,即便在艾滋病多发的河南村庄,依然有很多人没听说过这种病。他担心美国当年的悲剧再次上演,回到香港后,他毫不犹豫地成立了智行基金会。后来他干脆不顾家人反对,辞掉了投行的工作,全职做公益活动。
  
  当时,艾滋病仍被视为禁区,杜聪不得不像“打游击”一样去农家走访,运用私人关系低调筹资。
  
  从2002年起,智行基金会开始资助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上学,人数从第一学期的127个,很快增加到近400个。他从不预定名额,每到一个村,凡是符合资助条件的家庭都帮,防止家长为了争夺资助名额带孩子“扮惨”。
  
  杜聪要求工作人员家访时不能直接给钱,带人参观基金会为帮扶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而开办的环保袋工厂时,也严格要求来访者不能当场掏钱购买。
  
  在他看来,慈善绝非施舍,“不要剥夺他们的尊严”。从那时起,从没为钱发过愁的杜聪开始做噩梦,梦见自己筹不到钱了,不得不跟孩子说“明天起,你们又没有学上了”。
  
  现在,智行基金会已经获得众多国内外大品牌的稳定支持,杜聪有时仍忍不住在微博上吐苦水:“当你有几千个孩子要养,他们大部分还在读初中或小学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都缺。”
  
  杜聪每年要在高校、公益组织和企业进行四五十场演讲,经常要在全世界飞来飞去筹资。员工们最受不了的是,“工作狂”杜聪白天太忙了,时常在深夜一两点钟组织开会。而杜聪一直坚持的是,亲自面试每一个申请资助的大学生。
  
  “他们将来事业有成时,上学这份钱的意义已经不大了,但他们或许会记住这次谈话。”他说。
  
  那是个五一假期的夜晚,杜聪的声音有些疲惫,他参加了一整天的基金会迎新活动,还要继续与每位大学生面谈。他希望,“借此培养他们的社会责任心,继续帮助更多的人”。
  
  从2005年起,每年暑假都有一两百位受助大学生回到家乡,进行家访,并开设兴趣班,以自身经历鼓励“艾滋遗孤”。
  
  杜聪自豪地说起,现在智行的全职员工,有70%是以前受过资助的孩子,有几个已经做到了项目主管。
  
  他常在微博上“晒幸福”:他曾担心活不下来的孩子学了中医,还监督他控制血糖;以前吃不饱饭的孩子学会了烤面包,还在世界级的烤面包比赛中获了奖;原来上不起学的孩子毕业后回到家乡贷款创业,帮扶受艾滋病影响的老乡……杜聪甚至作为证婚人、“叔叔”、“爸爸”,参加了不少“智行孩子”的婚礼。“对一个没有亲生孩子的人来说,能不断地嫁女儿和娶媳妇,是福气。当然,我宁愿把福气还给他们的亲生父母。”他在微博上感慨。
  
  杜聪坦陈,刚开始做慈善时,压力大于快乐。一位病床上的母亲,瘦得肋骨凸出,眼窝深陷。去世前两三天,她双眼亮亮地盯着杜聪,求他照顾好自己的孩子。
  
  去年夏天的一天,杜聪坐在咖啡厅,拿着一张格子稿纸,边看边哭。那是那个被托付的孩子,从监狱写给他的回信。
  
  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本来我刚入狱的时候就想跟您联系,但是我没脸,是我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自从母亲去世之后,我就彻底地变了。我恨,我恨所有的一切,我不愿母亲离开我,我想把她留住。”
  
  他常说:“每一个孩子的失败,也是我们工作的失败。”他眼见那些孩子背负的苦难太重,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太少,一度濒临崩溃,在夜里痛哭。
  
  朋友的开导帮他渐渐摆平了心态,他把智行资助的孩子称为“小海星”,寓意是:海滩上搁浅了数不清的海星,尽管它们无法被一一抛回大海,但每救一个,对被救的那只海星来说,都是有意义的。
  
  杜聪说,他在等那个写信的孩子出狱,因为“每个人都值得多拥有一次机会”。他每天抽时间和孩子们在QQ、微信上互动,帮助他们选专业,帮忙介绍实习机会,甚至给他们传授恋爱心得,为孩子“树立一个正面的长辈形象”。
  
  对低龄儿童,杜聪发起艺术疗伤项目,通过画画、歌舞等方式帮助孩子消解悲伤。
  
  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上学前班的小女孩画了一组连环画。画上,她对躺在病床上的妈妈说:“妈妈,不如你卖了我吧。卖了我,就有钱买药来治你的病了。”紧接着的另一幅中,她说:“妈妈,不要紧的,长大以后,我会回来找你的。”
  
  从2005年开始,智行每年组织夏令营。在杜聪和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这些农村艾滋病家庭的孩子,有机会来到北京、上海和香港,参观企业、学校、博物馆,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喝咖啡、吃意大利面,第一次在五星级大酒店喝下午茶。
  
  “给穷孩子看富人的生活不一定是坏事,”杜聪说,“让他们知道有人是这样生活的,然后告诉他们,要过这样的好日子,得靠自己的努力去奋斗,给孩子们树立奋斗的目标。”
  
  在现实中,人们对艾滋病的歧视依然存在。夏令营时一些孩子曾遭到工作人员的白眼,一家餐厅的老板直接拒绝他们用餐。有一个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学医的学生在微博上吐槽:“尽管明知不会传染,接诊艾滋病患者后,老师还是让我们赶紧洗手,我也只能把自己的秘密藏得更深。”
  
  杜聪觉得,某种程度上,他能够理解那些孩子的心情。刚移民到美国时,读中学的杜聪也曾被排斥,早年间父母离异让他觉得孤立无援。
  
  “我也有各种被歧视的经历。”杜聪大声说,“社会不可能一下子改变,不只是艾滋病患者,丑、穷、胖、矮、同性恋……每个人都有被歧视的点,勇于面对不代表就不被歧视,而是不被别人的歧视伤害。”
  
  曾经,这位投行副总裁的梦想是,退休后在瑞士林间买一栋小木屋,安静地享受生活。而今,他希望自己的公益理念广泛传播,让公益通过一个环保袋、一个面包,进入人们的生活。
  
  他在微博上转发香港导演许鞍华的一句话,向所有人发问:“你所处的时代,有什么特别看不顺眼的,你去尽力把它改变,那也就接近黄金时代了。你活在你的黄金时代吗?”
推荐内容
  1. 教育你的父母
  2. 一只糯米鸡
  3. 姿势
  4. 6号女士的美丽人生
  5.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6. 意外升职
  7. 绝顶幸福
  8. 你要放弃什么呢
  9. 一种残忍的教养
  10. 为什么我们对平凡的人生深怀恐惧
热点内容
  1. 也说人文的含义
  2. 当别人做对一件事时
  3. 接纳自己的孤独,你才能遇见真正的自己
  4. 深刻的道理,百搭的哲理
  5. 姑娘,生活中没那么多女士优先
  6. 下班后的生活,决定了你的一生
  7. 总有一天,你得学会悲伤
  8. 想到就去做
  9. 像科比一样燃烧
  10. 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