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人生 > 富豪们的第一份工作

富豪们的第一份工作

时间:2017-11-14 作者:未详 点击:
  南存辉(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第一份工作:修鞋匠
  
  第一份收获:质量就是生命线
  
  从六七岁开始,我就挑着米糠,提着鸡蛋上街叫卖。13岁那年的一个晚上,父亲把我叫到身边,很沉重地告诉正在念初中的我:“不要再读书了,家里需要你。”父亲在一次劳动中脚被砸成粉碎性骨折,一躺就是两年。作为长子,我早早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父亲是街坊上手艺精湛的老鞋匠,我的第一份工作自然就子承父业,做了一名修鞋匠。我每天挑着工具箱早出晚归,在温州柳市镇走街串巷,摆摊替别人修鞋。
  
  一个寒冷的冬天,补鞋的锥子不小心深深地扎进了我的手指,我咬牙拔出锥子,包上伤口,忍着巨痛,坚持为客人补好鞋子。尽管年轻,在附近的同行里,我的生意一直最好,原因就在于我不但动作熟练,而且总是修得更用心一些,质量更可靠一些。
  
  看着我小小年纪就过着这么辛苦的生活,怕我受不了的父亲经常用朴素的道理告诫我:“百脚的蜈蚣也只能一步一步地走,做人做事也一样要踏踏实实。”因为我修的鞋质优价廉,生意很快红火起来,许多人宁愿舍近求远跑来找我修鞋,这使我明白质量就是生命线。
  
  吴少章(广州乐华电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香港长城数码董事局主席)
  
  第一份工作:卖冰棍
  
  第一份收获:好的态度是人生成功的基础
  
  1979年,我17岁,从韶关某县高中毕业,当时我最大的愿望是做工人,还报考了当时的广州钢铁厂,但当时做县供销社主任的父亲极力反对,使我打消了做工人的想法,开始从商。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卖冰棍,从佛山买回生产冰棍的机器,当时与供销社是专营承包的形式,但一年下来除了上交5000元利润后,竟不能赚到一个做冰棍的机器的钱。但初次的成功使我尝到了甜头,也坚定了经商的信心与决心。
  
  做冰棍生意并非为我积累了多少资本,最主要的是让我形成了自己的人生观,那就是:一个人只要自己努力,无论做什么事情,也不管职务高低,做好事情,社会都会对你有很好的回报。在以后的人生中,无论做什么事,我都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地去做,一个好的态度才是人生成功的基础。一个缺乏信用的人,一块钱只能做一块钱的生意,但对一个个人信用度很高的人来说,一块钱的成本却可以做100块钱的生意。因此,即使是两个能力差不多的人,如果个人信誉度不一样,最后两者在积累财富和事业发展的速度上会相差甚远。
  
  凌兰芳(丝绸之路控股集团董事长)
  
  第一份工作:工人
  
  第一份收获:做工人也要做到最出色
  
  1970年,我17岁,初中毕业被分配到浙丝制丝二厂,我在这家企业里一待就是37年,经历了入党提干、打倒受审、重新起用、奋起创业几段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5年前,我成了这家企业的当家人。
  
  刚进厂时,我当送茧工,个子矮小,背不动茧包,推不动茧车,但咬着牙练。今天的我步履快捷走路带风,这身功力就来自当年当送茧工。那时工厂常停电,就要人力接替电动机,把煮熟的茧子从机器的“肚子”里摇出来,一般人只摇十来下就气喘吁吁要换人,我总是越摇越猛,不服输的精神让我这个小个子受到了大家的敬重。28岁那年,我一人一口气把煮茧机整整摇了一个回转,当最后一笼熟茧摇出来时,我脸色煞白,踉跄几步,栽倒在茧包上。
  
  我老婆也就是我当时的恋爱对象,常骂我神经病。我知道她是心疼我,不过至今尚未有人破我这个纪录呢!
  
  杨元庆(联想集团总裁兼CEO)
  
  第一份工作:推销员
  
  第一份收获:年轻人不应背上专业对口的包袱
  
  1988年,24岁的我正在中科院自动化所做论文。我当时的人生目标是到美国拿一个博士学位。为了在出国前找一个跳板,我决定先在中关村找一个单位。恰逢联想第一次大规模面向社会招收高层次人才,我便什么都没准备就去了。找到二楼的一个办公室,主考官面试了半个多小时,初试过关;复试以后,被正式录取。此时我还没有毕业,进联想对我来说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没想到的是,我被分到公司做销售,卖Sun工作站。这也不符合我的理想,因为我学的是理论,是搞科研的。
  
  我开始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四处转,推销产品。当时,联想还没有自己的产品,主要是替别人代理。不仅代理了产品,也代受了许多气。我的电话被客户摔过,也经常站在客户的门口一等就是半天。这和我的梦想相差甚远。我没想到这份临时工让我得到了全能的锻炼。接待客户、开票收款、焊接网线、出差去用户那里一点一点调试机器,跑来跑去做售后服务,学了7年的计算机专业课程用得很少。可是,我因此学会在那个时代中国企业家最缺少的一种东西:做市场。
  
  我在联想卖出去的第一台工作站是给国家医药管理局的。我当时既兴奋又内疚,因为我认为这个客户当时并不应该买这种工作站,买一台PC机就能解决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总是怀着补偿的心理,拼命地响应用户要求的各种服务,这也使我下决心一定要为客户提供最合适的产品。
  
  回头看往事,我得出一个结论: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本来就是打基础的时候,专业对口当然好,但不是非常重要,年轻人不应该背一定要专业对口的包袱。
  
  徐贝(博库中国公司CEO)
  
  第一份工作:刷广告
  
  第一份收获:每个人都不要放弃发掘自己的机会
  
  我是学艺术出身的,涉足IT业之前,我已是一位小有成绩的画家,在美国硅谷时,我从事的是将艺术与电脑结合于一体的工作。那是1988年,我在澳大利亚留学,多数假期我是沿着澳洲美丽的海滩旅游。但那一年我准备在假期考卡车司机,因为那是挺来钱的行当,从A州到B州,一车拉两个货柜,做那种工作的人一般很健壮,而且需要B州的驾照,很难考,我第一次没有考过,但假期的时间不能浪费,我就去找别的事,那份工作成了我在国外的第一份工作。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坐升降机爬到30多层去画广告,当时一共有4个人来应聘这份工作,广告牌已经喷绘好,只需要挂上去,与其他两块中间的接缝要用颜色补成完整的一体,还有一些地方需要修改。大楼是四方形的,每个方位挂一块广告牌,本来靠4个人共同完成。但我跟老板说:“4块全交给我吧,我一个人都能干,我比他们画得好。”老板问我一个人是否撑得住,因为4天时间就要全部搞定,我当时自然满口答应,结果老板真的同意了我的要求。
  
  而且我只用了三天就完成了工作。
  
  这份工作给我的印象很深刻,那时是夏天,澳洲人都喝矿泉水,但由于自己是穷学生,干活时就自己带水,天气很热,人晒得像墨鱼,但高空作业的感觉很带劲儿。4块广告牌全部画完,挂妥以后,我离开大厦很远仰望自己的作品,那感觉就像在欣赏蒙娜丽莎,很有成就感。广告牌挂了大约6个月,撤掉之前,我还特意回去看了看。
  
  4块广告牌让我挣了700澳元(原本老板支付给4个人的总数应是1000澳元),我就请老师上酒吧喝酒。第一份工作给我的强烈冲击是让我懂得了要与别人竞争,这种竞争可能带有不公平性。当年我绑着安全带,身处高空,看着如蚂蚁般大小的行人,我明白了人的一生其实可以尝试很多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一个人不怕梦太多,就怕不敢想。  
推荐内容
  1. 逐鹿者不顾兔
  2. 自己就是一艘船
  3. 礼物
  4.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5. 活到繁花似锦
  6. 放错地方的点子
  7. 不可能被所有人喜欢
  8. 晓玫与云美
  9. 痛苦造就了明星
  10. 成竹与灵犀
热点内容
  1. 扶墙走的人站不直
  2. 一条永不言败的泥鳅
  3. 今天,谁和我一起辞职?
  4. 一个男生写给前女友的忠告
  5. 贫穷不可怕,贫穷的思维才可怕
  6. 不与人比,不与己比
  7. 人生很简单,做了决定就不要后悔
  8. 为了不跌入谷底
  9. 我来买单
  10. 人生三敢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