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人生 > 一口枯井和两棵榆树

一口枯井和两棵榆树

时间:2019-10-06 作者:未详 点击:
  克孜尕哈千佛洞仅有的两棵榆树生虫子了,一种细长的毛毛虫,把一棵樹的叶子吃光,往另一棵树上爬。哪来的虫子啊,这个寸草不生的干谷,怎么会有虫子,方圆几公里都是光秃秃的石头滩,虫子咋知道这个山沟里有两棵榆树呢。阿木提猜,虫子可能是乘着拉水的车从村子里带来的,也可能是趴在人的脊背上来的。他的儿子阿不都热和曼到县城买农药去了,再不把虫子杀死,两棵树就完蛋了。
  
  阿木提守护克孜尕哈千佛洞已经有十七年了,他刚来时,这两棵榆树还没有一人高,是一个叫托乎提牙加甫的守窟人栽的,这个人为了排遣寂寞,就从村子里扛来两棵小树苗,像在村子里栽树一样,挖一个浇水渠沟,间隔两米,把树苗栽进去。可是,这可把麻烦栽下了,山沟里没有一滴水,用水都要到七八里外的村子去拉。托乎提牙加甫没看到树苗长高就离开了佛窟,后来又从村子找了几个看守佛窟的人,都是没干几个月,耐不住寂寞,不干了。
  
  但这几个守佛窟的人都没让小榆树旱死,到阿木提看守佛窟时,两棵榆树已经扎稳了根,但还是小小的。让阿木提想不到的是,他在佛窟的十七年间,除了偶尔来游客了招呼一下,其余最主要的工作竟是照顾这两棵榆树。现在榆树已经有房子高了。这两棵树越大越依赖人,这么多年,为了给树浇水,一家人的精力都耗进去了。早些年用毛驴车拉水,后来家里有了小四轮拖拉机,树也长大了,一周拉一次,二百八十公斤的大桶,装三桶水,勉强够人和树用一周。
  
  “我们现在害怕这两棵树了”,阿木提说:“它要再长大,我们就养活不起了。早年,树小小的时候,我们盼着它快长,长大了好乘凉。可是,树一年年长大,用的水也一年年增多,我们不敢让它长了。我们养活了它十几年,就跟我们的家人一样了。”
  
  为了给树浇水他们还挖了一口井。那是在1993年11月,父子俩准备好绳索工具,开始在僵硬的干土中挖井,挖到第二年3月,挖了二十七米深,挖出来的依旧是干土,没有一点有水的意思。
  
  现在,这口没挖出水的枯井,也成了克孜尕哈千佛洞的文物,来看佛窟的人,都要到井口探望一番。为防有人掉下去,井口钉了木板,封了。我和阿木提就蹲在井口的木板上,说着井和两棵树的事。阿木提不懂汉语,他看我拿着本子和笔,就知道我要问树和井的事。我又问了两句有关佛窟的事,阿木提望了望我,可能他觉得,佛窟的事,应该文管所的人说,他只知道树和井的事。
  
  看来佛窟的事阿木提确实说不清楚,他只知道看护好佛窟。早先文管所每月给他发四百三十二块钱,现在涨到六百块。树不是文物,没有护养费。它的成长与死活只有阿木提一家人操心了,树不可能在几十米厚的干土层中找到水分。它们长得越大,耗水越多。这是永远要靠人养活的两棵树,阿木提一家每年从两棵树上的收获仅仅是,秋天树叶黄落了,阿木提把叶子扫起来,装大半袋子,扔到拉水的拖拉机上,捎回家喂羊。有时风把落叶刮到荒山坡,树下剩稀稀拉拉的几片,阿木提也就不扫了。阿木提一家也不富裕,能把这两棵树养到啥时候,也不知道,也许过几年我再来,树死了。也许没死,还长高了一截子。佛和这两棵植于干土中的树一样,都需要人养。佛在库车被供养了一千多年,人们不再供养它的时候,剩下山体上千疮百孔的佛窟。树也一样,你把它植在不适合生长的干土中,你就得去养。养到养烦、养不起、没人养了,也就死掉了。
  
  但愿克孜尕哈千佛洞的两棵榆树不会死掉。
推荐内容
  1. 幸福的指向
  2. 我带你去取红酒
  3. 你一样可以绽放
  4. 如果生活是个抽屉
  5. 你有什么资格说尊严
  6. 流泪的诗意
  7. 辜鸿铭妙语嘲讽日本首相
  8. 尊重人性,制度才有意义
  9. 不愿上赛道的“马”
  10. 先让自己快乐起来
热点内容
  1. 六盒骨灰
  2. 一口枯井和两棵榆树
  3. 无论如何,先伸手去摸一摸
  4. 深刻的道理,百搭的哲理
  5. 姑娘,生活中没那么多女士优先
  6. 下班后的生活,决定了你的一生
  7. 总有一天,你得学会悲伤
  8. 像科比一样燃烧
  9. 想到就去做
  10. 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