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社会 > 李雪健和他的儿子

李雪健和他的儿子

时间:2017-12-10 作者:未详 点击:
  今年4月,在中国菏泽国际牡丹花会期间,著名影视演员李雪健携妻子于海丹、儿子李亘,到他的家乡山东省菏泽市观光省亲,故乡人对其愈益精湛的演技表示了赞扬,一向低调、沉稳的李雪健面对父老兄弟,敞开了心扉:“其实,我这辈子最想演好的角色是父亲,儿子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一}
  
  1954年2月,一个漫天飘雪的日子,李雪健降生在山东菏泽的一个干部家庭,父母因景生意给他取名“雪见”。雪见两三岁时得了场大病,病好后,父母给他改名叫“雪健”。从小没有受过任何艺术熏陶的李雪健,却对表演有着特殊的爱好与天分。1973年入伍后,李雪健凭借对艺术的执著追求和出色的表演才能,考上了空政话剧团,从此走上了演艺道路。
  
  1983年8月1日,李雪健和同是演员的于海丹举行了简朴而热烈的婚礼。1985年,他们的儿子李亘出生了。
  
  上世纪80年代末,李雪健因成功饰演电视剧《渴望》中的好人宋大成,事业进入辉煌阶段,片约不断。但李雪健是个非常自律也非常敬业的人,为人处事很低调。1996年,李雪健接了《水浒》里宋江一角。那时候,9岁的儿子李亘,已经知道了什么浪子燕青、鼓上蚤时迁等,他高兴地对李雪健说:“爸爸,放了假我去剧组看你吧,我要认识梁山好汉。”
  
  李雪健拍拍儿子的头说:“咱不去,拍完了戏爸爸再带你去玩。”妻子于海丹说:“儿子就想去剧组看看怎样拍戏的,他也没要求过你什么,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想去看你拍戏,你就答应他怎么了?”李雪健很为难地对儿子说:“你爸爸只是个普通演员,没有权利带你去。你还小,大了爸爸再慢慢告诉你。总之咱做什么事儿不能让人讨厌是不?”
  
  李雪健就是这样,在教育孩子上从来没有打过孩子,他不赞同粗暴的方式,即使孩子错了,也要和声细语地给孩子讲清楚。他教孩子第一条就是要好好做人,低调做人,他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常给孩子讲空洞的大道理,更多的是以身作则。
  
  2000年10月18日,电视连续剧《中国轨道》在西安开拍,这是一部讴歌中国卫星测控人的影片,身为军人的李雪健因此也格外重视,从前期的资金筹备到主要角色的扮演,他都倾注了大量心血。而当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疾病已经开始向他侵袭。他出发的时候脖子上长了个小疙瘩,没太在意。一个多月以后,他见疙瘩没小,还越来越大,并且感到十分不舒服。于海丹听说后,当天就赶到西安去了,要李雪健去检查,敬业的李雪健说离不开,于海丹就偷偷联系了医院,和剧组领导一块拉他去检查。医院给出的诊断结果是鼻咽癌,并且建议李雪健尽快回北京接受全面治疗,而李雪健却提出要暂时留在西安,将戏拍完。直到一个月后,剧组完成了外景拍摄任务才返回北京。
  
  在北京,李雪健一边坚持拍摄,一边接受治疗。李雪健和妻子商量,自己得病的情况先瞒着儿子李亘,孩子就要考高中了,不能让他分心。一天,李雪健回家突然发现,天真无邪的儿子不知不觉已长成一个英俊少年了,这让他颇感欣慰。但儿子对爸爸回家表现得并不热情。
  
  一次,李亘上学后,李雪健见儿子的桌子上乱七八糟的,就动手为他收拾了一下。李亘回来后就大叫:“谁动了我的东西?”李雪健笑嘻嘻地说:“呵呵,是我。”李亘气呼呼的:“以后不要随便动我的东西。”李雪健像个受了老师批评的孩子,很无助地看着儿子。
  
  于海丹很生气,怒斥李亘:“怎么跟爸爸说话呢?”并伸手要打他,李雪健急忙拉住了她,笑了笑,说:“其实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乱翻别人的东西。这小子很可爱,敢于将自己的心里话大声说出来,有种!我不生气。”说得于海丹流下泪来。李亘望了爸爸一眼,眼光柔和了许多。
  
  拍完《中国轨道》,李雪健才决定做手术。他还是没告诉李亘。他给儿子写了封信交到妻子手里,说万一他有什么不测,就交给儿子。
  
  {二}
  
  2002年1月21日,因为第二天就要做手术,晚饭李雪健只吃了几口,就回房间休息。李亘悄悄问于海丹:“爸爸怎么这次在家呆这么长时间,而且他好像瘦了很多,气色也很不好,怎么了?”于海丹惊讶地看着儿子。李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声说:“感觉爸爸说话也很费劲儿,是不是嗓子怎么了,还是老鼻炎又犯了?”
  
  于海丹心里一阵绞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低下头镇定了一下说:“爸爸嗓子里长了个东西,明天要做个小手术。”李亘惊奇地说:“怎么从没和我说过,很厉害吗?”于海丹强忍着悲伤说:“没什么事儿,只是个小手术,很快会好的。”说着,她捅了捅李亘的胳膊,“去,跟你爸爸说说话。”
  
  李亘听话地起身,敲了敲父母的房间门。李雪健打开门,见是儿子,既惊讶又感动。李亘走进去,坐在父亲的床上问:“嗓子是不是很疼?”李雪健心里一热眼睛有点潮湿,他笑了笑说:“没事儿,做完手术很快就会好的。”李亘像个大人似地拍拍父亲的肩说:“我相信明天你一定很勇敢,因为你演的角色都是铮铮铁汉。加油,老爸!”李雪健的眼泪悄悄地流进了肚子里,他使劲点点头,说:“这段时间爸爸要把妈妈从你身边借走,你自己要照顾自己,好好学习。”
  
  医院考虑到李雪健的病情和可能出现的后遗症,最终没有实施切除手术,而是采取传统的放疗、化疗方法。一天刚化疗完,李雪健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于海丹坐在床边边流泪边给他轻轻按摩。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雪健幽幽地醒过来,眼里似乎一点生气都没有。于海丹在他耳边轻唤:“雪健——”李雪健没有回应。于海丹握着他的手放到自己脸上:“雪健,你说过一定能挺住,我和儿子还靠你呢……”
  
  李雪健嚅动着嘴唇艰难地说:“海丹,放了我……”说着又闭上了眼。于海丹泣不成声:“雪健——”于海丹一边流泪一边继续为他按摩,她坚信丈夫只要一息尚存,只要不放弃,就有希望。
  
  那一天,李雪健没有睁眼,于海丹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用棉棒不住地蘸着水擦他的嘴唇,这样也可以让一些水顺着他的口腔流下去,保持他的嗓子不干燥。
  
  傍晚,李亘突然出现在病房。“妈——”李亘带着哭腔。于海丹抬起眼,母子相对,眼泪横流。于海丹紧紧搂着儿子放声大哭:“儿子,我们怎么办啊?”李亘也紧紧地抱着母亲,他咬牙不哭出声来,可是管不住的眼泪却哗哗地流。
  
  过了一会,李亘擦了一把眼泪,捧起妈妈的脸,用衣袖为她擦眼泪。于海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擦干眼泪说:“没事儿,孩子,妈看你爸的样子心疼,过几天你爸就好了。”说着勉强挤出个微笑。
  
  李亘搂住妈妈:“妈妈,别瞒我了,我什么都知道了。爸爸写给我的信我看见了。”于海丹呆呆看着李亘,丈夫把信交给她后,自己只顾忙丈夫住院的事情,顺手把那封信放到床头柜的抽屉里了。李亘是怎么发现的呢?原来李雪健住院以后,李亘每次说到医院里看爸爸,于海丹总说爸爸没事儿,可每次回来总是眼睛红红的。苦思冥想时,突然想起看有没有以往的病历什么的,就到妈妈房间找,结果在床头柜里发现了爸爸给他的信。看完信后他吓傻了,一路直奔医院。
  
  “妈,别怕,有我呢,爸爸一定会挺过去的。”李亘给妈妈理着零乱的头发,安慰她说。于海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对不起,儿子,我们不告诉你是不想影响你的学习。”李亘给妈妈擦着泪说:“不会,爸爸病了,我更得好好学习。”说着他含泪对妈妈微笑了一下。看着儿子,于海丹突然心里有一种踏实感。丈夫的病也不那么令她感到可怕了。14岁的儿子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成了她的主心骨。
  
  夜深了,于海丹让他先回去。李亘说他也给爸爸回了信,让妈妈等爸爸醒了交给他。
  
  第二天一放学,李亘又匆忙赶到了医院,李雪健还在昏睡着。于海丹坐在他的床边,看见儿子来了,赶紧擦了擦眼泪,强装笑脸说:“你爸爸今天喝了点奶。”
  
  李亘属兔的,他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个玉做的护身符“小兔”放在爸爸枕边说:“爸爸,这个护身符是今天中午我特意去买的,你把它戴在身上,不管你怎么样这个小兔都永远陪伴着你。相信它会保佑你好起来。”李雪健紧紧地把李亘搂在怀里,眼泪默默地流出来。这时候,李亘附在他的耳边说:“我还给你写了信。”
  
  李亘含泪念着:“爸爸,我一直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在我心里,你就像你演过的那些角色一样,正直、坚强。在同学面前我一直很自豪,我的父亲就是我崇拜的英雄。爸爸,上次你替我打扫房间,我对你态度不好,我要对你说声对不起。不过,我更想说的是,我那样,其实是处于叛逆期的毛病,心底里是希望你更爱我一些……”
  
  李雪健微微睁开眼,对李亘笑了笑,又闭上了眼,用手使劲握了一下儿子的手,眼角有一行清泪渗出。从那天起,李亘每天放学后都要绕到医院先看看爸爸才回家。
  
  也就是从那天起,李雪健天天将儿子的这封信珍藏在枕下,一天要看好几遍,看着看着,泪水就从李雪健的面颊淌了下来。他感觉自己将要从半空中哗啦掉下来时,是儿子的一双小手在拼命地托住他,自己要是任其往下掉,儿子的手肯定得折,要是不想让它折,自己就得努力,不能放弃。
  
  李雪健的病情终于缓解了。这时的他,每天最开心的事情是和妻儿聊聊天。和儿子交流多了,李雪健发现儿子思想早熟,个性独立,但又单纯善良、聪明可爱。他很欣慰,激动地抓着妻子的手一个劲地谢她。于海丹说:“有这么好的儿子,我们都要好好活着啊。”李雪健微笑着点头。
  
  不化疗的时候,李雪健在医院里便翻翻报纸、看看电视,但非常敬业的他又时不时沉浸于对角色的揣摩中,这让他的样子显得很苦。一次,李亘去看他时,见爸爸又一副眉头紧蹙的神情,便转移话题说:“爸爸,你演了那么多戏,怎么不写一个啊。”
  
  李雪健笑了。他说我哪是写戏的料啊,倒是练练书法、画点画还行。“那你画给我看看。”李亘从书包里拿出纸和笔递给李雪健。李雪健在儿子头上拍了一下:“嗬,就想考老子。”李亘调皮地一笑:“看你是什么水平好帮你啊。”
  
  李雪健在纸上画了几笔,勾勒出一只小狗来,李亘接过一看大笑:“爸爸,你这也叫会画画?整个一幼儿园水平。”李亘笑够之后说:“行,知道从哪辅导你了。”“臭小子,怎么跟老爸说话呢。”李雪健挥起手来在儿子头上轻轻拍了一下。
  
  和儿子在一起,李雪健觉得疼痛仿佛减轻了不少。所以当李亘第二天给他拿来一个图画本和几本儿童学画入门时,他真的专心致志地学习起来。李亘见爸爸的认真劲,忍不住好奇想看,李雪健却像小学生似地捂着,嘿嘿直乐。第一张大作完成之后,李亘和于海丹都会心地大笑不已。原来是一张儿童画。画中的小兔(李亘属兔)正跳跃着奔向兔妈妈的怀抱。
  
  {三}
  
  李雪健意识到,这次得病对于他虽然是场生命的劫难,可他找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并且与儿子重新建立了亲密无间的感情。通过儿子的视角,他开始试着摈弃成人的眼光去对待周围的人和事,他的生活也变得很简单。当他忘情地投入到绘画之中时也忘记了病痛。几个月里,李雪健画了厚厚几大本,画技大长,有时候朋友来看他非要一张,李雪健就慷慨相送。
  
  一天,李亘放学后来看爸爸,他神秘地从书包里掏出几张光盘说:“爸爸,其实你演的戏我看得很少,今天我们一起看看,让我给你挑挑毛病。”李雪健高兴异常:“好小子,这话说得可够大的,好!”于是李亘打开碟机与父亲一起看电影《焦裕禄》。整个看片过程中,李亘一动不动,他的脸很红。李雪健知道儿子被剧情深深感染了。
  
  “爸爸,你拍这部戏的时候是不是觉得自己就是焦裕禄?”李亘问李雪健。李雪健点点头。李亘不好意思地笑了:“爸爸,你还记得前几天我说过你老是把戏里的气氛带到家里吗?当时我不理解,觉得你那样我很压抑。看完你的戏我明白了,一个好演员就得要对自己扮演的人物负责,爸爸,你是很了不起的。”
  
  “怎么样,想不想将来考个中戏、北影?”李雪健问李亘。李亘摇摇头说他不想像爸爸那样忙碌辛苦,他更喜欢从容地享受生活。将来考个好大学,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平静、简单地度过每一天。李亘问爸爸:“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啊?”李雪健含笑说:“只要保持一颗善良的心、正直的品行,无论你做什么,你在我眼里都很了不起!”
  
  李雪健稍好一点之后,片约马上就来了。2003年年末,曾和李雪健一起主演过《渴望》的孙松来看李雪健,说有个好本子,其中有一个角色很适合李雪健。
  
  拿到本子后李雪健一口气看完,他深深地被剧中的人物吸引了,推荐给妻子儿子看。母子二人看完后,心里明白他想演。他们一致决定让于海丹全程陪护,食宿方面单独,不随剧组,剧组不负担自理也行。李雪健的戏份不多,拍了一个多月就完了。回到北京去医院复查,病情不但稳定而且越来越好,李亘和妈妈非常高兴。李亘说爸爸以后适当接一点戏,有张有弛可能更能放松他的心情,有利于他的恢复。
  
  2004年暑假,李亘的学校组织夏令营到陕北老区半个月,李亘很想去,又怕爸爸一个人在家寂寞,很犹豫。一天吃晚饭的时候,李雪健问儿子:“你好像有心事?”李亘想了一下说学校组织夏令营,他不去了,想在家里多陪爸爸。李雪健笑了:“我不用你陪,我还想和你妈妈过二人世界呢,去吧。”李亘没说话。
  
  第二天,李雪健让妻子陪着上街亲自为儿子挑选了登山鞋、运动衣和一些必备的用品。回到家,李雪健和于海丹又亲自给儿子收拾行装,并千叮咛万嘱咐。这是他第一次送孩子出远门,无端地,李雪健心里竟有说不出的惆怅。由于放心不下,李雪健和妻子又亲自送到火车站,他默默地看着列车驶出去很远,直至消失在视线之外……
  
  李雪健康复后,一连接拍的几部电视剧,收视率都很高,尤其是《搭错车》让李雪健的演艺事业更上了一个台阶。
  
  2005年夏天,李亘高考,李雪健特地推掉了一切工作在家陪他。高考前最紧张的时期,成绩优异的李亘却异常平静,他不再紧张看书,而是彻底放松自己。这时候湖南卫视的“超女”比赛他每期都看。
  
  “这种小孩子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一天,李雪健好奇地问他。李亘笑了笑没说话。李雪健看了一会儿竟被吸引住了,干脆坐在李亘旁边一起看起来。
  
  就这样,父子两人一路看下来,并时常热烈地讨论。李雪健说纪敏佳这孩子真不错,从一开始就明白了自己处于不利的位置。不过每次跌落都没有让她笑容黯淡,反而越战越勇,越勇越战,结果每次都能涉险过关。李亘说做人就要像她这样,不断地接受挑战,面对挫折有平和的心态!李雪健赞赏地看着儿子,连连点头。由于有了与儿子共同看超女比赛的体验,此后,当一些朋友表示对超女的种种看法时,李雪健总是宽容地说:“其实,她们有那么高的人气,也说明了她们有很多可爱之处。”
  
  2006年9月27日,湖南长沙金鹰节颁奖典礼上,获得最佳表演奖的李雪健上台领奖,见到了纪敏佳,亲切地对她说:“我和儿子都是你的粉丝。”这句话引来全场观众的掌声。随后,李雪健语重心长地告诉纪敏佳:“要努力,不要昙花一现。”纪敏佳含泪点头,向这位德高望重的艺术家深深地鞠了一躬,并演唱起了《酒干倘卖无》。此时,远在北京坐在电视机前的李亘眼里噙着泪水,也轻轻地唱了起来。
  
  而今,李亘是一名大二学生了,平时住校,每个周末他都回家陪父母,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周日晚上准备返校的时候,只要李雪健在家,总要帮儿子收拾收拾,并送他出小区。目送着儿子青春矫健的背影,李雪健总要驻足很久、很久……  
推荐内容
  1. 行善亦有方
  2. 病了,把身体交给谁
  3. 向90后致敬
  4. 一条河流的名字
  5. 回得去的故乡
  6. 为什么中国人特别拜金
  7. 一拨又一拨的好人撑起了世界的辽阔
  8. 混事的本事
  9. 不知足的欲望就是坏的欲望
  10. 微博病患者
热点内容
  1. 别吓着机器
  2. 信赖,创造美好境界
  3. 杀死一只鹅
  4. 未来30年,靠奋斗能改变命运吗
  5. 抖音,抖傻了人生
  6. 真的是没有这个时间吗
  7. 未来30年,孩子面临怎样的职场世界
  8. 毕业之后,在北京活成一个普通人有多难
  9. 陪伴与疗愈
  10. 有些事情你就是不能碰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