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社会 > 中国愤青为什么爱骂人

中国愤青为什么爱骂人

时间:2017-12-20 作者:未详 点击:
  网上青年为什么不喜欢提问,只喜欢骂人呢?
  
  互联网无疑是人类的一个奇怪发明。对我们这些写稿先生,这发明提供了机会,也惹来是非。可不是吗?一篇专栏文章在刊物发表后,传到网上去,不几天扩散到无数网页。不知世界上有多少个中文网站。一位同学说,一年多前我发表的《悼小凯》有一万四千个网页转载。搞不清“站”与“页”之分,但一篇文章于一“处”的点击少是数十,多达数万,逾十万的也会出现。
  
  自己不用计算机——没有兴趣,也懒得学。网上的言论是同学们提供的。同学说,区区在下的文章的点击率往往名列前茅,可喜,但又说,往往给网上青年骂个半死,可悲!无所谓,但要是我没有横眉冷对万夫指之能,说不定早就一命呜呼。不用计算机,主要是懒得理会,是生存之道。有时不懂先进科技是上帝的祝福。
  
  不管不读,但同学说得我有时喜欢也“八卦”一下。同学说,有了互联网的发明,要成名很容易。一个例子,有口皆碑,不久前香港某非经济学的教授说整个中国数不出五个真的经济学家,在网上传开了,立刻成名。以数人头算知名度,这位教授只一句就把圣诞权杀下马来。不可思议,也不能理解。知名度高不一定可喜。同学说,今天在国内要成名,法门是骂,骂、骂、骂——骂名人,骂国家。
  
  从国内的网页看,凡骂国家多遭赞同,凡赞国家多遭责骂。这现象使在国内网上喜欢乱骂一通的青年被称为“愤青”——愤怒青年之谓也——也有好事之徒把“愤”字改为另一个谐音字,不雅,这里不便写出来。
  
  香港的网站也有转载区区在下的文章的。同学说,香港网上客的意识与大陆的很不一样:没有愤青,英语水平较高,论事较为客观。作为国际城市百多年,这区别不足为怪。但几天前的晚上我突然想到一个怪现象。那是香港网上的青年喜欢提问,但大陆的却近于完全不问。为此我找两位常在网上泡的同学查询,一言惊醒梦中人,这两位大赞我的观察力,说果然如是:香港的网上青年喜欢提问而大陆的差不多完全不问。
  
  这是个严重问题。我曾经说过:学而不问非学问也。炎黄子孙的先天智能知名天下,但开放改革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算得上是大师的出现,搞思想的远不及弹钢琴的,难道这与喜欢骂、喜欢发表意见、喜欢批评,但不喜欢问的新文化有关乎?我又想到自己在国内的大学讲话不下六十次的经验中,面对的学子一般不是愤青,但到提问时间,他们喜欢滔滔不绝地发表自己的意见,究竟要问什么我要他们再问才知道。
  
  无可置疑,与香港的青年相比,大陆的青年——尤其是愤青——是不喜欢提出问题的。他们给我的感受,不是高傲,也不是无心向学,而是自以为是,以不知为知之,把世界看得太简单了。他们通常不知道问题的所在就提出自己的观点,对错分明,不考虑灰色地带,推理逻辑一塌糊涂。
  
  先天有幸,怎会有这样不幸的后天现象呢?想了好一阵,我的解释是愤青不问起于文革与思想教育。文革三十年前玩完了,但其后遗症可以隔代相传。那些霸气十足,有“清算”味道的文革意识,今天国内的青年有之。至于国内还在推行的思想教育,是教答而不教问。有点改进,但当年的思想教育,是要受教而不准问的。
  
  告诉国内的青年一个秘密吧。你要在经济分析的内容上难倒我这个老人家,成功机会是零。但如果你提出一个天真的浅问题,有机会盲拳打死老师傅。当年我就是这样求学,这样杀出重围的。
  
  张五常,现代新制度经济学创始人之一,在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的演讲中,多次提到他对新制度经济学的贡献。1997年他当选为美国西部经济学会会长,这是第一次授予美国本土之外的经济学家。  
推荐内容
  1. 邵东强:我想为城市点亮一份永不熄灭的温
  2. 向贪念做打持久战的准备
  3. 深夜酒局
  4. 何照胜53年的搬迁路
  5. 如果没有遇见你
  6. 喜宴的江湖
  7. [社会] “平均”幸福生活
  8. 理科生思维
  9. 是什么让西方大都会充满骚乱
  10. 一个女孩短短的工作心得
热点内容
  1. 正是那些不太舒服的时光,让我们成长
  2. 值得用力的事,也只有这么几件
  3. 只要活得纯粹,就不怕被世界抛弃
  4. 教养其实跟出身没关系
  5. 人为什么要工作
  6. 世上最贵的一个肾
  7. 穷,但不可以酸
  8. 穷人的财富
  9. 等人不超过45分钟
  10. 真的是没有这个时间吗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