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社会 > 如何对付“摆谱”人

如何对付“摆谱”人

时间:2018-03-25 作者:未详 点击:
  说到“摆谱”,恐怕很多人都会做出一副嗤之以鼻、十分厌恶的表情,可是不可否认在我们的生活中,爱摆谱的人还真不少,据说,咱中国人“摆谱“的历史十分悠长,而古人对摆谱早已很不待见。对付摆谱者,他们有许多妙趣横生的小窍门。
  
  一针见血
  
  西汉末年,庐江都尉刘敞到基层走访,有百姓拿着枯萎的稻谷投诉:“本地连年干旱,颗粒无收,县吏竟然还强逼我们完税!”刘敞说:“这事归郡守管。”于是他就去找郡守反映。郡守先是否认旱情,待刘敞拿出枯萎的稻谷作为证据后,他居然恼羞成怒,反问刘敞:“这是都尉该管的事吗?”
  
  郡守的反问就属于摆谱。如果遇到畏畏缩缩的下属,这种极强硬的“谱儿”多半会令其知难而退。但刘敞是个为民请命的好官,他的应对办法——你摆你的架子,我说我的理,并一针见血地斥责郡守:罔顾旱情,不恤民意,大人你这是渎职,会败坏朝廷根基的。
  
  釜底抽薪
  
  司马光的父亲司马池曾担任永宁主簿,对爱摆谱的知县颇有微词。有一次,司马池去见知县,说要研究某项公事。知县又开始摆谱了,故意端坐案台目视前方不予理睬。司马池不买账,走上前去硬将知县的身体扳转过来,迫使他恭敬有礼地与自己对坐论事。知县立马泄气。这种情形简直可以算作荒唐戏剧中的一幕。
  
  万历时广东番禺的县丞唐同,也是类似角色。有一回他去找知县谈事儿,正好遇见知县与“诗友”在堂上歌咏唱和,气派风雅。唐同看到知县的显摆样儿,气不打一处来,当即板下脸拆台:“县堂自有政事,放着堂堂正事不做,吟诗作对有什么用!”知县听罢很是狼狈,毕竟还有外人在场呢,只好灰头土脸地送客。
  
  以毒攻毒
  
  汉景帝时,郅都当济南太守,“谱儿”很大,先后有几个都尉与他共事,都像害怕老虎一样害怕他。后来中央调宁成来当济南都尉,宁成对付郅都的“大谱儿”,就用了以毒攻毒这一招。
  
  郅都出门用五马拉车,随从前呼后拥,宁成也用五马,随从人数更多;郅都对下属吹胡子瞪眼,宁成则对郅都吹胡子瞪眼,反说郅都有失官仪。结果,宁成的气势一下子超过了“郅老虎”,郅都反过来还要小心敷衍他,向他笼络感情。宁成开出的条件很简单:你如果不再摆臭架子,那咱就和好,否则跟你没完。
  
  宁成为何敢这么做?就在于他有底气,在朝廷里有人。另外,他的级别是1800石,比郅都的2000石只稍微低一点而已。换做一般600石以下的小官儿,恐怕没这胆子。
  
  死缠烂打
  
  王安石初入仕途,做的是扬州签书判官,当时顶头上司是名臣韩琦。王安石生性简朴,初生牛犊不怕虎,看不惯韩琦蓄姬筵宴、奢华铺张(其实这在北宋官场不算什么过错)的“大谱儿”,动辄公开指责,让韩下不了台。韩琦也不怎么生气,反倒挺喜欢王安石的刚直性格。当然,王安石有通签文书的权利,韩琦也不能真的跟他撕破脸,否则政路不通,就麻烦了。
  
  明朝嘉靖年间的松江府同知吴献臣,做得比王安石更为彻底,近似泼皮,整个儿就是一“电子眼”。
  
  按照惯例,每天早上知府刘琬升堂与同僚相见后,有事商量,无事的话,各自回自己的地儿办公。唯独吴献臣偏偏不走,刘琬办公,他看着;刘琬出门,他跟着。只要发现刘知府摆谱,吴献臣马上当面指责。说起来刘琬也是一个在官场上颇有声望的官员,怎么能够心甘情愿受到这种制约呢?
  
  有一次,刘琬看吴献臣坐着不走,就故意不办公,和他相对而坐,还佯装发怒地说:“看你有能耐闲坐到什么时候!”吴献臣也不甘示弱,优哉悠哉地捉一只虱子放在桌上,在虱子周围吐一圈唾沫(据说虱子怕唾),然后直视刘知府道:“看你这家伙能走到哪里去!”
  
  遇到这种死缠烂打的“电子眼”,刘琬这一辈子看来是没有摆谱的机会了。
  
  当然,所有爱摆谱、打算摆谱以及有可能无意间摆谱的人,都得感谢“吴献臣们”,就像韩琦赞扬王安石一样,虚心接纳、谦和做人,有监督、有鞭策,才会“养”出真正最美的“谱儿”,不用摆,气自华!
推荐内容
  1. 给孩子足够的空间
  2. 机会藏身的地方
  3. 从“中式旅游”看中产阶层
  4. 鸵鸟的哭泣
  5. 谁都能够帮助别人
  6. 用生命铸就诚信
  7. 谁的世界杯
  8. 远与近
  9. 日本偶像经营学
  10. 以后再也不能打孩子了!
热点内容
  1. 矩形时间
  2. 乔丹鞋,一个运动的象征
  3. 大森林的气场
  4. 教养其实跟出身没关系
  5. 人为什么要工作
  6. 世上最贵的一个肾
  7. 等人不超过45分钟
  8. 穷人的财富
  9. 真的是没有这个时间吗
  10. 每个孩子都是稀世珍品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