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社会 > 上网能避免浅薄吗

上网能避免浅薄吗

时间:2018-07-07 作者:未详 点击:
  据统计,我国成年人平均每天读书的时间越来越短,而上网的时间越来越长。如果上网也被认为是一种阅读,那我们总的阅读时间是逐年增加的。但上网是一种非常特殊的阅读。
  
  一个典型的上网者通常同时打开好几个窗口,开着聊天工具,每隔一小段时间就查看一下电子邮件。他很少在一个网页上停留多时,而是页面随着鼠标的滚轮上下翻飞。相对于长篇大论,他更倾向于看微博之类短小的信息。据说曾经有一个资深网民教一个新手如何使用浏览器,发现那个新手居然在读一篇文章,他被激怒了:“网页是读的吗?是让你点击的!”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看完《战争与和平》了。高质量读书是要把自己沉浸在书中,有的地方反复看,甚至还要做笔记。这种读书法似乎有点丧失自我,人好像成了书本的奴隶。而上网时人则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我们游离在内容之外,面对众多等着被选中的超链接,想点击哪篇就点击哪篇。可是在《浅薄》一书的作者尼古拉斯·卡尔看来,上网者才是真正的奴隶。相对于读书,网络阅读使我们记住的信息更少,理解力和创造力下降,无法形成知识体系——互联网把我们的认知变浅薄了。
  
  网络文本的特征是具有超链接。设计超链接,原本是让读者可以随时点击相关内容,是为了更主动地阅读,然而多个实验发现,效果恰恰相反:读者总是毫无目的地点来点去,不但没有加深理解,甚至连读了什么都没记住。在一个实验中,受试者被分为两组,一组读纯文本,一组读具有超链接的超文本,然后针对所读内容进行测试。结果,超文本受试者的得分明显低于纯文本受试者,而且文章中超链接越多,他们的得分就越低。现实中人们上网时,还要面对大量无关的链接,更不用说各种争夺人注意力的广告了。
  
  为什么超链接使阅读效果变差?因为我们必须随时对点击与不点击一个链接做决定。一个人读书的时候调动的是大脑中负责语言、记忆力和视觉处理的区域,而对链接做决定则要调动大脑的额前叶区,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实验表明,网上冲浪可以增进做决策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对老年人保持头脑年轻有好处,但坏处是牺牲了深度理解。神经科学家发现,网上阅读从硬件层面改变了人的大脑——一个没上过网的新手只要每天上网一小时,5天之后他的大脑结构就会发生可检测的改变!
  
  多媒体内容也未必是好事。在一个实验中,受试者被要求阅读一份关于马里的资料。其中一组的资料是纯文本,另一组的资料除了文本,还有一份有关的声像资料,受试者可以随意选择播放或停止。在随后的测试中,纯文本组在10道题中平均答对了7。04道,多媒体组只答对了5。98道。同时,纯文本组的受试者认为这份资料更有意思,更有教育意义,更容易理解,他们更喜欢这份资料。
  
  多媒体、超链接、时不时蹦出来的聊天信息和新邮件通知,严重干扰记忆力。只有有意识的短期记忆,才可称为工作记忆,才有可能被转化为长期记忆。过去,心理学家认为人的工作记忆只能同时容纳7条信息,而最新的研究结果认为,人的工作记忆只能同时容纳2~4条信息。这样有限的容量,使短时记忆非常容易被无关信息干扰,导致过载。上网時分散的注意力,不停地为点击还是不点击做决定,都在阻碍我们把短期记忆升级为知识。
  
  网上有些人只看标题就敢评论,根本都不知道文章说的是什么。逐字逐句地读书已经被快速扫描式“读网”取代。研究者用小型摄像机跟踪上网者的眼球运动,发现网上阅读模式是个“F”形轨迹:快速读一下文章的前两三行,然后把网页下拉,跳到文章中间扫几眼,立即跳到结尾,然后把目光停留在屏幕的左下角。大多数网页被读的时间不超过10秒,只有不到1/10的网页被读超过2分钟。
  
  既然是“扫读”,深刻的内容就很难有竞争力。“点击排行榜”上的文章大多是短小精悍、配有精彩插图的,让人会心一笑,很机智却无智慧。很多流行文章用的都是相同的套路,没有真正的新意。与书籍相比,网上的文章是肤浅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卡尔认为,根源在于互联网技术。考察地图、钟表和书籍技术对人类思维方式的影响,会发现,技术不仅仅为思维服务,技术还能改变思维,比如地图就加强了人们的抽象思维能力。而互联网技术是用各种小信息去干扰人的思考。神经科学家迈克尔·梅泽尔尼奇说,多任务的阅读方式是“训练我们的大脑分给废物注意力”。
  
  更进一步,卡尔认为Google正在把互联网向更肤浅的方向推动。Google的真正业务是搜索,利润的主要来源是广告。一个盯着屏幕看的用户不会给公司带来任何广告收入,必须让用户不停地搜索和点击。正如用户体验设计师伊里诺所言,“Google的核心战略就是让用户快来快走,它做的一切都是为这个战略服务的”。对Google来说,短而新的信息可以带来更多点击量,其价值远远超过经典的长篇大论。它将所有书籍内容上网,正是把书籍变成可搜索的短信息的集合。
  
  不过经济学家泰勒·考恩则对肤浅信息的流行有不同的解释。在《达蜜经济学》一书中他提出,廉价必然导致低俗流行,这符合阿尔钦-艾伦定理。这个定理认为,如果低品质苹果和高品质苹果同时涨价,那么人们将更乐意买高品质苹果——反正要花很多钱,还不如吃好的。在通信和交通手段不发达的时代,出门看一场戏剧往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金钱,所以要看就看个经典的,而且那时的戏剧往往很长。同样的道理,在纸张发明之前,竹简是费力而昂贵的信息载体,所以那时候的书,本本都是经典。
  
  如果获得信息很容易,我们往往更倾向于接受短小轻快的内容。这有一个心理原因,就是期待和尝试的乐趣。点开一个链接就如同打开礼品盒,各种短小信息构成了“期待—尝试—发现”的快乐之泉,人们享受这源源不断的小乐趣。另外,很多时候完成一项工作的乐趣集中在开始和结束,而不在漫长的过程中——我们喜欢不断地开始和不断地结束。我们在网上追求能够立即获得满足感的小刺激。
  
  考恩认为,多任务不是坏事。当处理短小信息的时候,人可以同时完成几项任务,比如一边看新闻一边聊天,而且人的多任务能力可以训练。更重要的是,多任务工作可以让我们对这些小事情保持兴趣。考恩非常认可互联网技术给人们带来的种种便利。
  
  在考恩看来,新技术的最重要特性,是允许我们定制自己想要接收的信息。在过去,一张专辑里的歌曲是出版者设定的;而现在,每个人的播放列表都是自己选择的。网上阅读的要点在于选择和过滤,我们应该学会订阅特选的内容,访问专门的论坛,从而排除无关信息。
  
  哪种人最善于对信息进行定制、整理和排序?有自闭症倾向的人。自闭症患者因为大脑的缺陷往往缺少对情感交流的解读能力。对人情的不解反而使他们的思想保持冷静客观。他们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到对特定信息的收集、整理、分类和记忆中,是最极端的信息爱好者。也许自闭症患者不怎么了解自己的邻居,但他们可能对某个特定领域了如指掌。比如,一个小男孩爱好看火车时刻表,他可以整日在网上看时刻表。
  
  考恩列举了很多可能有自闭症倾向的名人,包括牛顿、爱因斯坦、图灵、爱迪生、亚当·斯密,甚至杰斐逊和莫扎特。考恩考证,从福尔摩斯特别注重细节而又不怎么擅长处理人际关系这一点来看,他和柯南·道尔都有典型的自闭症症状。更进一步,考恩认为现代教育正是要把学生往自闭症的思维方式上培养。
  
  考恩没有回答的问题是:上网能彻底取代读书吗?收集并整理一大堆短信息能取代对成体系知识的学习吗?显然不能。大量的信息不能自动带来深度理解。就像很多自闭症患者对细节具有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他们甚至可以把一本多年以前看过的书背出来,却不怎么理解书的意思。因此,卡尔对阅读肤浅化的担心是合理的,上网不能取代读书。而考恩的贡献则提醒我们:如果我们上网,就应该用自闭症思维上网。
  
  知识是有等级的。八卦新闻、时效性强的信息、网友对时局的看法……这些本来就不值得印在纸上,在网上看看正好。“扫读”网页不见得是什么毛病,相反,能够以不同速度读不同等级的内容,是最有效的阅读技术。
  
  对上网的关键态度,是要成为网络的主人,而不做各种超链接的奴隶。高效率上网应该像自闭症患者一样,具有很强的目的性,以我为主,不被无关信息左右。就算是纯粹为了娱乐,上网也无可厚非,这时候读得快就是优点。一个真正的智者不会让上网占用读书时间,他应该能够经常平静地深入思考,只有电话接线员才随叫随注意。
推荐内容
  1. 世界下一场空战怎么打
  2. 温柔的庄子
  3. 和猪头肉一起变老的浪漫
  4. 当人们不再互相问好
  5. 中国人的干爹情结
  6. 逃离肖申克
  7. 坚守的底线
  8. 从富强到文雅
  9. 职业偏见
  10. 中国人究竟是怎么样的
热点内容
  1. 向“空”的境界迈一步
  2. 上网能避免浅薄吗
  3. 镜面
  4. 看书与看人
  5. 《北京折叠》中的社会隐喻
  6. 教养其实跟出身没关系
  7. 人为什么要工作
  8. 穷,但不可以酸
  9. 我们到底要交什么样的朋友
  10. 微信不开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