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社会 > 如何从社会成本看问题

如何从社会成本看问题

时间:2019-02-05 作者:未详 点击:
  社会成本问题在经济学中有着非常重要的政策含义。人们只有理解了社会成本问题,才能顺应社会和市场的基本运行规律,制定出因势利导的经济政策。
  
  最早把社会成本问题讲清楚的,是一位叫罗纳德·科斯的经济学家。可我经常说,科斯之所以厉害,拿了诺贝尔奖,可能并不是因为他特别聪明,而是因为其他人犯了糊涂。看了我的介绍,你或许会同意我的观点。
  
  有关社会成本问题的案例
  
  为了说清楚什么是社会成本问题,我们先举一些实际的案例。
  
  案例1:牛与小麦
  
  有两块相邻的地,左边的地种小麦,右边的地在养牛。如果牛冲过栅栏,跑到麦地里吃小麦,那是否应该阻止这头牛呢?
  
  案例2:泳池阳光与酒店副楼
  
  有两家相邻的酒店,左边的酒店,有一个漂亮的游泳池;右边的酒店,要在自己的土地上盖一幢14层高的副楼。要是这幢副楼盖起来,就会挡住左边酒店游泳池的阳光。游泳池没有阳光,游客可能会减少,酒店的收入就会受影响。于是,左边的酒店跑到法院,要求法院颁布法令,禁止右面的酒店盖副楼。如果你是法官,会怎么判?
  
  案例3:烟囱与邻居
  
  有两户人家相邻,相安无事好多年。左边人家有一个烟囱,烟囱出口就是右边人家的房顶,由于烟囱高过对方的房顶,从烟囱冒出来的烟,对右边人家并没有影响。但是后来右边的人家把房子加高了,于是把左边人家的烟囱给挡住了。这样,左边人家在用火时产生的烟,就会回流到自己的房间里。于是,左边的人家就到法院告右边那家人。如果你是法官,会怎么判?
  
  案例4:火车与亚麻
  
  从前的火车都是烧煤的,烧煤就会喷出火星。有一輛火车路过一片亚麻地,农夫把700吨亚麻堆在了铁路边自己的农地上。这亚麻是农夫的,铁路边的农地也是农夫的。亚麻放在农地上,没有碍任何人的事儿,但是火车经过时喷出的火星把700吨亚麻给烧了,铁路公司要不要赔偿?
  
  案例5:养鸡场与新居民
  
  有一家养鸡场,场主因为知道养鸡会产生恶臭、造成污染,就在选址时把养鸡场选在偏远的郊区。这家养鸡场在郊区经营了好多年。但是城市不断发展、不断扩张,扩张到一定程度时,有开发商在这家养鸡场旁修了居民区。居民住进来以后,才发现养鸡场会散发恶臭。于是,居民就去告这家养鸡场,说养鸡场不仅污染环境,还损害居民的健康。如果你是法官,会怎么判?
  
  案例6:水泥厂与老居民
  
  一家水泥厂长年排放各种灰尘,散发出臭味,有时甚至还会发出震动,对周围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居民就去告水泥厂,要求赔偿。居民的控诉并不是一次两次,他们隔三岔五就去告水泥厂,并不时拿点补贴。如果你是法官,会怎么判?
  
  之所以讲这么多例子,是因为这些例子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一方伤害了另外一方。我们的问题是,是否要判伤害者做出赔偿?
  
  对大众而言,答案是非常明显的,伤害者当然要对被伤害者做出赔偿;同时,我们还要限制伤害者对周边居民、周边环境继续造成伤害。
  
  所有人都这么看,只有一个人不同意,这个人就是罗纳德·科斯。
  
  科斯的非凡见解
  
  科斯为了说明这种想法为什么不对,还特意写了篇文章。这篇文章寄到芝加哥大学,芝加哥大学的好多经济学家和法学家都认为科斯错了,但他们都挺喜欢科斯的,就决定刊登他这篇“错误”的文章。在刊登之前,他们想把科斯请来,好好教育他一下。
  
  于是,著名的《法律与经济学期刊》的主编亚伦·戴雷科特在家里举办了一场晚宴。米尔顿·弗里德曼、乔治·斯蒂格勒等大经济学家悉数到场。晚宴之后,他们就开始讨论到底伤害者要不要对被伤害者做出赔偿。
  
  开始时,除科斯之外的所有人都认为,伤害者应该做出赔偿,但是辩论进行到一半,峰回路转。聪明的弗里德曼开始批评在座的其他人,唯独没有批评科斯。一个晚上下来,所有人都倒下了,只有科斯屹立不倒。每个人都惊讶地感到,他们目睹了经济学思想史上十分重要的一幕,他们都被科斯说服了。
  
  科斯究竟是怎么说的
  
  所有的伤害都是相互的。人们常常把“权利的行使应以不伤害别人的权利为界”这句格言,作为解决纠纷的金科玉律。但问题是,现实生活中,纠纷双方都可以拿这句格言替自己辩护。
  
  在上述酒店案中,左边酒店说,你可以修副楼,但是别修那么高,别把我的阳光挡住;右边酒店说,你可以让客人在泳池边享受阳光,但别妨碍我修副楼。水泥厂的案例也是如此。居民可以拿这句格言来替自己的健康权做辩护,水泥厂也可以拿这句格言替自己的生产权做辩护,水泥厂的背后毕竟还有成千上万消费者的利益在支撑。
  
  科斯的看法则别具一格,他说所有的伤害都是相互的,我们得用新的眼光来看待这些案例:不是一方在伤害另外一方,而是双方为了不同的用途,在争夺相同的稀缺的资源——牛跟小麦争的是那块地,如果让牛吃小麦,那牛就伤害了小麦,但如果禁止牛吃小麦,小麦就伤害了牛。
  
  同样的道理,两家酒店争的是享受阳光的权利,养鸡场和附近居民争夺的是新鲜空气……这些纠纷都是由于争用未界定产权的资源而产生的,双方的地位本来是平等的,如果禁止了一方的行为,那这一方就受到了对方的伤害。
  
  好多人都感觉科斯的想法有些强词夺理,因而在亚伦·戴雷科特家那场著名的晚宴辩论之后,科斯就被邀请再写一篇文章,好好陈述一下他的观点。于是科斯发表了《社会成本问题》一文。这篇文章发表后,还是有很多人批评他。有趣的是,要批评科斯,就得引用他的文章,因而在后面的30年里,《社会成本问题》就成了被引用最多的经济学论文之一。
  
  关于科斯理论的争论,法律与经济学者、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授理查德·爱泼斯坦曾提出一个观点。他指出,如果争夺资源的双方是同一个人,那会发生什么情况?以这样的角度来重新审视前面提到的案子,可能就会豁然开朗。
  
  例如牛跟小麦之争,假设牛跟小麦同属一个人,这时,牛能不能吃小麦,就取决于牛肉能卖多少钱,小麦能卖多少钱。如果小麦价格高,牛肯定不能随便吃小麦;但如果牛肉价格足够高,牛当然可以吃小麦,不仅可以吃小麦,还要给它听莫扎特的音乐,给它按摩呢。
  
  再看酒店的例子。如果两家酒店同属一个人,他会做什么样的决定?他会考虑,游泳池的阳光不受干扰,能带来多少收入?14层副楼修起来以后,能带来多少收入?如果14层的副楼带来的收入远远大于阳光给游泳池带来的收入,他当然会把副楼建起来。
  
  其他的例子也是如此。
  
  养鸡场案中,假如居民区和养鸡场同属一人,或者政府能够妥善地兼顾城市发展和养鸡场主的权益,追求社会效益的最大化,那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和这个案件当时的判决不谋而合。在这个案件中,法官指出,养鸡场主当初故意在郊外选址,目的就是避免滋扰居民,现在是居民自己主动靠近污染源的,是居民理亏。但是——法官笔锋一转——城市发展也是难以避免的,具有重大的价值,是应该鼓励的。两利相权取其重,法官判养鸡场应该服从大局,迁就城市发展的需要,搬到别处去。但养鸡场主的权益不能被随意剥夺,所以居民必须承担养鸡场搬迁的费用。
  
  水泥厂污染居民案中,法官也是同樣的思路。作为公共利益的权衡者,法官必须追求整个社会利益的最大化。法官认为,水泥厂发出震动,排出灰尘,造成污染,这种状况是现有水泥生产技术不能避免的,而居民也已经反复得到赔偿。法官判决这是水泥厂最后一次给居民赔偿,以后就不用再赔了。而水泥厂的搬迁和停产的成本高昂,因而水泥厂可以继续生产,而居民拿到补偿后到底是否继续住在水泥厂附近,则悉听尊便。
  
  火烧亚麻案中,如果铁路公司要负全责,铁路公司就得想尽办法,防止火车喷岀的火星烧着亚麻:要么在铁路沿线修筑起高墙;要么跟沿途所有的农夫达成协议,多买他们在铁路边上的地,好让农夫不把亚麻堆在靠铁路太近的地方;要么干脆让铁路改道,等等。但这些做法的成本都极其高昂。而如果铁路公司和农地同属一人,他就会采取最便宜的办法来避免意外。事实上,这个案子在实际判决中,也有法官是这么认为的。
  
  谁避免意外成本最低,谁的责任就最大
  
  当时,大部分法官认为铁路公司应该赔偿农夫,但是有一位著名的法官奥利弗·温德尔·霍尔姆斯在判词旁写了个人意见,他说:“虽然我们都认为铁路公司应该赔偿农夫,但是我们设想一下,如果铁路公司跟农夫的总收入与总产出不能够达到最大的话,农夫可能要负一定的责任。”在现实生活中,如果铁路公司和农地同属一人,他当然会说:“我只要把堆放亚麻的地点挪远一点,意外就能避免了。”
  
  这是最简单的办法。我们不会买了鞭炮回家后,因为鞭炮是我的,这个家我做主,就非要把鞭炮放到炉子边。相反,既然鞭炮是我的,炉子也是我的,那我就得考虑如何把避免意外的成本降到最低,那当然就是把鞭炮放得离炉子稍微远一点。
  
  这个想法非常重要。正是基于这个想法,科斯的结论是,火星点燃了亚麻,但是责任可能在农夫,虽然农夫并未招惹铁路公司。谁付出的成本更低,谁就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既然农夫避免意外所要付出的成本,比铁路公司避免意外所要付出的成本低得多,那避免火烧亚麻的责任,就要落到农夫身上了。
  
  通过这样的责任分摊方式——推而广之,用到各种责任和权利的分配上——整个社会为了避免意外所要付出的总成本就会降到最低。
  
  科斯把污染、滋扰、遮挡和闯入等产权或侵权案件,都看作人们对稀缺资源的平等争用,一下子刷新了世人对于诸多社会现象的理解。同样是诺奖得主的经济学家乔治·斯蒂格勒,把科斯的观点总结成若干版本的“科斯定律”。
  
  科斯定律最流行的版本是:在交易费用为零或足够低的情况下,不管资源最初的主人是谁,资源都会流到价值最高的用途上去。用大白话来说,就是“谁用得好就归谁”。
  
  一项有价值的资源,不管一开始它的产权归谁,最后这项资源都会流动到最善于利用它、能最大化其价值的人手里。这是科斯定律的一个重要含义。而在制度设计中,我们应该尽量让这种资源的流动和分配更方便、更容易,从而提高各项经济资源被重新配置和使用的效率。
推荐内容
  1. 时代的多与少
  2. 改变世界,要找到传递知识的新方法
  3. 我们的生活为什么没有诗
  4. 18个人的阅读
  5. 我们与其他物种有什么不同
  6. 大盗的郁闷小偷的快乐
  7. 独乐与独醒
  8. 人生有路,愿君敢于选择
  9. 家训继世长
  10. 百毒不侵
热点内容
  1. 别吓着机器
  2. 信赖,创造美好境界
  3. 杀死一只鹅
  4. 未来30年,靠奋斗能改变命运吗
  5. 抖音,抖傻了人生
  6. 真的是没有这个时间吗
  7. 未来30年,孩子面临怎样的职场世界
  8. 毕业之后,在北京活成一个普通人有多难
  9. 陪伴与疗愈
  10. 有些事情你就是不能碰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