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社会 > 杀死一只鹅

杀死一只鹅

时间:2019-09-17 作者:未详 点击:
  看到一个视频,让敝人羞愧得无地自容:一位在研读中国历史学博士学位的荷兰籍兼职埃及导游,哭着吐槽某些中国游客的不文明行为!诸如:公共场所大声喧哗;机场遇航班误点时不像外国乘客小声询问解决办法,而是大声嚷嚷着要求赔偿;到博物馆后,闪光拍照,触摸禁止触摸的展品,霸占于己有利之处、不顾阻挡别人视线,不听讲解员讲解,兀自扎堆聊天;不经允许,相机镜头随便对准个人或私人住宅……不一而足。
  
  老听说一些移民海外的中国人难以融入当地社会,究其根源,除语言障碍、生活方式差异之外,可能与自身的不良习惯有关吧。如此,老哈便想:若要融入某种环境(集体或组织),首先得改变自己,使之被同化。这里说的环境,不在于它是什么模样———可以是文明的,也可以是不文明的。如果你需要融入其中,那首先得被同化,即老话讲的入乡随俗。也就是说,你想进入文明的圈子,那你就得先使自己文明起来;你想融入特定场所,那个场所的人是什么样貌,你就得让自己也变成那种样貌,才能被他们所接受和认可。
  
  杰克·伦敦自传体小说《马丁·伊登》中的主人公是个水手。他迷恋上了一位上流社会的美丽女子,渴望与她相处。于是,他只好竭尽全力改变自己水手生活中的一些粗野与低俗的习惯,让自己变得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起来。这是提升自己,趋近文明。可也有正好相反的。那就是天才作家巴别尔那脍炙人口的短篇小说《我的第一只鹅》:架着眼镜的文弱书生“我”为了融入瞧不起知识分子的哥萨克战士的生活,鼓足勇气猛地踩死一只鹅以示与他们同类———然后心里暗自为杀生而“呻吟,在滴血”。
  
  不才在特殊年代,曾到处流浪,一度混入建筑工人的队伍谋生。后来,我曾受托把老师的失学小舅子带入打临时工的圈子。那个圈子的人们习惯说粗话。这位一有空,就捧着本书读的失学青年看不惯,自言自语地骂了声“庸俗”!刚好被一位负责工程的泥水师傅听见,他被激怒了,跳将起来骂道:“吾拉是下作的,你上作到吾拉这块来寻死啊!你把老子滚!”我连忙劝解,代失学青年向他道歉,总算平息。其实这位师傅人很仗义的。我私下对这位青年说,入乡随俗,你看不惯,你可以不同流合污,但不要去管他。而我自己则因“杀死一只鹅”已经跟这个群体混为一体了。当年的我在此谋生时,也在心里说了声“庸俗”,但我说出口的是一句下流的脏话。那句话惹得周围的工友们哈哈大笑。
  
  多少读了点书的人,在这种一有事就破口大骂,不打架不解决问题的环境中生存,是要撕掉读书人的斯文面具的;习惯之后,过了几年,我和社会一起走上正常轨道。这时,我又要抽紧骨头,改掉那种出口就是粗话,动辄就与人相骂的习气。那真是脱胎换骨。这于我,如同凤凰涅槃。
  
  这点生活经历,让我在观看谍战影视作品时有了一点点鉴别真伪的水平。比如,我就不相信荧屏里那个打进敌特心脏的红色特工的形象是真实的:国字脸,浓眉亮眼挺鼻梁,不赌不嫖不受妖艳女同事诱惑———哪怕最笨的敌人一下子也可以将他揪出来的嘛!旧电影里王润身扮演的满面络腮胡子、一脸匪气的杨子荣还可信,京剧样板戏里童祥苓演的杨子荣下巴溜光“小鲜肉”一枚,你当座山雕白痴啊?倒不如徐克翻拍的动作片《智取威虎山》里硬派明星张涵予扮演的那位杨同志像样些。
  
  总之一句話,你想进入文明社会,就得温文尔雅;你欲打进特殊环境,就得“杀死一只鹅”。
推荐内容
  1. 迟到的诚实
  2. 王家卫的《2046》
  3. 盖茨的财富与黄光裕的财富
  4. 就这么简单
  5. 是自我提升,还是自我沉迷
  6. 老北京渐行渐远
  7. 情困与物困
  8. 因慢而美
  9. 竞争者教我的
  10. 成功者全都是“妈宝”
热点内容
  1. 别吓着机器
  2. 信赖,创造美好境界
  3. 杀死一只鹅
  4. 未来30年,靠奋斗能改变命运吗
  5. 抖音,抖傻了人生
  6. 真的是没有这个时间吗
  7. 未来30年,孩子面临怎样的职场世界
  8. 毕业之后,在北京活成一个普通人有多难
  9. 陪伴与疗愈
  10. 有些事情你就是不能碰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