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社会 > 过度的体检

过度的体检

时间:2014-06-22 作者:未详 点击:
  在空气和食品质量问题层出不穷的阴霾下,人们开始将精力和金钱投向自己的健康管理,他们怀抱着对医院、医生和医患关系的复杂情感,把自己送进一台台先进的仪器背后,在一系列健康数据中寻求心理上的安慰。
  
  两米长的价目表
  
  今年45岁的理查德,原本是美国的一名家庭医生,目前在北京一家医院工作。他自2007年来到中国之后,已经做了6次体检,其中3次是在一家民营体检机构,他称之为“非常有趣的经历”。
  
  体检中心总是显得有些繁忙,但也很干净,井井有条,还有一大堆“炫目的仪器”。理查德回忆道:“进门的时候有人向我点头致意,作为一个老外,我不太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有护士来帮助我,带我去一个个检查室,很多员工都会讲英文。”
  
  但是在体检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医生或护士向理查德询问健康状况,做风险评估,然后再决定他需要做哪些检查。当然,在销售接待处,销售员象征性地问了几个问题,他们会问一些个人的病史,是否抽烟等问题,但这就像是例行公事。销售员最终推荐的套餐并不会依据答案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事实就是,“他们没有能力根据客户的健康需求来推荐,因为他们都是销售人员,而不是专业的医生。”理查德说,“那些销售人员更愿意推荐价格高的套餐。”
  
  李剑是上海某医院心内科的医生,他也有多年的体检经验。“体检中心只是服务性的机构,它是按照人群的需求来提供产品和服务的。顾客想要做什么检查,体检中心就会提供相应的检查,做什么样的体检通常取决于被服务方愿意出多少钱,这是一个市场行为,而不是医疗行为。”
  
  女大学生袁莳在2014年1月刚去了一次体检中心,负责接待、咨询工作的是两位中年女性,袁莳上前去问,像她这样的女孩,没什么病症的,想做个健康检查,应该选哪个套餐。其中一人指向价目表中基础型的A至D类套餐说:“年轻人做便宜的就够了。”
  
  袁莳注意到在自选项目里有个“HCV”(丙型肝炎病毒),便问:“这是什么检查?”对方说:“不知道。”袁莳又问:“幽门螺旋杆菌是什么检查?”“是胃里的一种东西。”对方看袁莳还想问,又加了一句,“你要做了检查,医生会告诉你的。”袁莳就这样悻悻然被打发了。
  
  实际上,像袁莳这样的普通人,没有专业的知识,也没有办法做出明智的决定去为自己挑选合适的体检项目。
  
  正是利用体检者的蒙昧和对健康消费价格的敏感性,很多体检机构从中渔利。
  
  64岁的姚辉去做体检,是源于对体检促销的一时冲动。他获得了一张“28元享受原价350元体检”的广告单,到沈阳一家医院去做前列腺检查。大夫说他的前列腺问题“挺严重”,让他又做了进一步检查并开了多种药物共20盒,直接刷爆了他的医保卡。
  
  随后姚辉在另一家三甲医院做复查,却被告知他的“前列腺增生”只是一种不必过于理会的老年常见病。28元的体检就像是一个诱饵,钓了许多贪小便宜的客户,最终,这些人在“医疗恐吓”下又接受了许多不必要的过度治疗。
  
  一位在外企从事销售工作长达10年的白领,向记者总结了自己这些年体检的经历,他提到:“一、没人耐心细致地为你解释专业的数据;二、没有一个公众基准的标尺来衡量问题的客观严重性;三、一切向钱看,你不是病人,而是赤裸裸的‘客户’。对于没有后续服务可能的病情,一笔带过;对于有后续服务可能的病情,利用知识的不对称性,夸大严重性来吓唬你,让你乖乖买单。”
  
  不必要的检查
  
  理查德也发觉自己做了许多不必要的检查。
  
  一些在美国需要花费大价钱才能做的检查,在中国的一些体检机构,几百块钱就可以全部做好,比如癌症酶检查,幽门螺杆菌呼吸检测,中医的体质分析,腹部、颈动脉、心脏、前列腺、子宫等所有重要器官的超声波检查,CT扫描全身和X射线照片,还有更高级的经颅多普勒检查(简称TCD,一种用来检查颅内血管状况的超声波检查)。在中国的体检机构,他们的营业理念是把昂贵的高级检测廉价化,薄利多销。
  
  “其中最奇怪的一项是全身热扫描,以前我从未在美国的医院见过。”理查德回忆说,他举起双手,几乎全裸地站在热探测仪前面,大约30秒,然后出现一些热图像,用不同的颜色区分身体的各个部位,并借此解读他身体的异常信号。
  
  “还有一个叫生物体微弱磁场测定分析。检查时,我坐在一个机器面前,手掌放在机器上,操作人员按下按钮,不到1分钟就结束了。”
  
  根据这个检测,体检中心得出一份长达4页的报告,涵盖其身体中各种重金属水平,比如汞含量的高低。理查德调侃,“这是一份让人印象深刻的冗长的报告”。但他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这份检测是非常不严谨的——要检测身体中的重金属含量,应该做血液检查或头发取样检查。
  
  在体检中心,这些检查是否必要?比如,学界公认超声波检查在一些情况下确实能提示疾病的风险,但不是任何年龄阶段的人都需要的。
  
  “像颈部的超声波,60岁以上或是有心脏问题时才需要做。”理查德说,“还有我做的经颅多普勒,为什么要给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做TCD?那是为筛选中风病人而做的检查。这种检查的泛滥是在浪费公共卫生的投入。”
  
  在理查德的体检套餐里,还有一项关于肿瘤标记物的血液检查。“我知道很多中国人都非常喜欢并且在意这项检查,但针对健康人的癌症标记物检查是非常不准确的。”
  
  美国癌症协会认为,肿瘤标记物主要是用于已经患有癌症的病人,评估他们对治疗的反应,或是用于检测癌症病人是否有复发的迹象。而中国人并不清楚这一点,他们看到一切正常的检查结果,或者异常的检查结果时,错误地安心,或者被错误地惊吓。其实,这项检查对健康的人而言,是非常不准确的。
  
  美国顶尖的医学协会,推荐烟龄在30年以上的烟民每年做一次肺部的CT,但并不是针对所有的人。对于健康的年轻人,CT是有害的,一个年轻人如果每年都做一次CT,把自己暴露在辐射中,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
  
  但有些检查确实是必要的,比如血压、血糖、胆固醇,50岁之后的结肠镜检查,23岁以上的女性宫颈抹片检查,50岁之后女性的乳腺X光检查……这些检查都是建立在充足的科学证据基础上的,挽救过不少生命。
  
  吸金石
  
  普通消费者都不具备相关的医学知识,抱着“检查项目越多,结果就越精准”的简单逻辑。体检中心的各种套餐就迎合了这种心态。除了部分真正关注自我健康状况的消费者,大部分参检的人都是享受单位的福利体检,并非自己掏钱,因此对结论的关注程度并不高。这种买单者和体检者身份的不一致性,使体检机构的服务越来越快餐化。相比药品研发和设备制造,健康体检资产稍轻、专业性略低,成为近年来最“吸金”的领域。
  
  目前中国体检行业主要有三类机构:一类是三甲医院的体检中心,凭借其医疗实力,受认可程度较高;第二类是连锁体检机构;第三类是更低端的二级医院的体检中心。
  
  根据卫生部统计,2011年中国体检市场健康检查人数约为3。44亿人次。其中,医院约为1。26亿人次;街道卫生院、乡镇卫生院为主的卫生院约为1。4亿人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约为4642万人次;妇幼保健院约为2113万人次;专业体检机构的体检人数约为639万人次,专业体检机构占整体健康检查市场的份额约为1。86%。
  
  一张体检卡很小,但背后的链条却牵涉很广,其供应链的上游是检测仪器的设备商、第三方检验机构,下游则是衍生的高附加值产品。
  
  罗兰·贝格咨询公司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依据国务院2013年10月发布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提出的8万亿元目标,到2020年,健康服务业的规模大致会接近中国时年GDP的10%,成为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
  
  相信设备还是医生
  
  与中国的体检方式不同,在国外,体检通常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并要求提供体检者的个人资料,包括基本情况、病史、用药史等。随后,体检中心会给体检者一份详细的回执,包括根据体检者的个人情况为其量身定制的体检项目,精确到每一个体检项目的体检时间表,以及饮食、穿着等方面的注意事项等。
  
  体检结束之后,医生不仅会告诉体检者身体存在哪些问题,还会详细地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又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以及日后应该如何调整生活方式等。
  
  在中国,体检就像流水线一样,体检者分门别类地进入各种B超室、CT室,也就是说,体检大多是由仪器来完成的,仪器也成了公认的体检医生。哪家医院的设备更先进,就代表着这家医院的体检水平更高。
  
  “在中国,各式各样的测试比医生更加重要,这个观念是错误的,也是非常危险的。”理查德认为,好的医学理念是病人和医生坐下来好好谈谈。他经常引用现代医学之父威廉姆·奥斯勒的一句话:“倾听你的病人,他在告诉你诊断结果。”
  
  但中国人并不知道这些,他们没有正经的家庭医生。中国的医生被训练来治疗疾病,而不是帮助人们如何预防疾病。全科医生不需要做一项项检查,只需要给人们一些健康的建议,告诉他们如何保持健康。
  
  预防疾病于未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预防慢性病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难题,慢性病的治疗非常贵,消耗了大量的公共卫生资源。在中国,很多人有高血压、糖尿病这样的消耗性疾病,如果能从源头阻断这些疾病,可以节约很多金钱。
  
  在李剑看来,体检根本上来说只有两个作用:一是了解你某个年龄段身体横断面的情况,二是根据检查结果调整你的生活方式,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有时候也会跟病人讲,你不需要做某项体检,但病人会跟他吵架,“他觉得这些检查非常有意义,你一定要给他做,他付了钱。有些人进来说我就是要吃这个药,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开。在体检中心更是这样,我需要这个体检,你就老老实实用仪器做好给我结果就行了。所以很多时候并不是信息不对等的问题,很多病人并不信任医生,也不听医生的话。”李剑说。
  
  自从中国医疗市场化之后,这个问题就一直存在。“医院要养活自己,一些医生被利益驱动,自然也不会认真看病,还会为了钱乱开药,医患矛盾肯定会被激化。”李剑也很无奈,“如果医生是为了钱在看病,那么病人自然也不会相信医生。”
  
  理查德的儿子刚刚出生,他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全科家庭医生,他们会定期去拜访他。
  
  全科医生这份职业最大的好处是,医生可以长期和病人保持联系,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看着孩子们成长。
推荐内容
  1. 网络盛宴毁掉生活聚会?
  2. 你为什么该摆脱“权威偏误”
  3. 好文章是什么味道
  4. 狗这一生不容易
  5. 这世界上有另一个你
  6. 104亿个吊瓶谁支着?
  7. 中国的人命
  8. 论俗气
  9. 一块钱一摇
  10. 愚钝的人才
热点内容
  1. 正是那些不太舒服的时光,让我们成长
  2. 值得用力的事,也只有这么几件
  3. 只要活得纯粹,就不怕被世界抛弃
  4. 教养其实跟出身没关系
  5. 人为什么要工作
  6. 世上最贵的一个肾
  7. 穷,但不可以酸
  8. 穷人的财富
  9. 等人不超过45分钟
  10. 真的是没有这个时间吗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