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社会 > 我在台湾看医生

我在台湾看医生

时间:2014-07-25 作者:未详 点击:
  我和医院渊源不浅。幼时体弱多病,是医院的常客。少女时期青春痘令人烦心,奔波于各个医院。2010年至2011年,我在台湾世新大学做交换生,前半年,打着继续看皮肤的旗号,亲历台湾三家医院(诊所)的治疗;后半年,我察觉淋巴结肿胀,就医于台大医院。在台北的时间虽然短暂,接触的医疗机构有限,但我还是感受到了台湾独特的医疗服务,让人久久难忘。
  
  充满温情是慈济
  
  到台湾后,脸上本来小面积的皮肤过敏愈演愈烈,朋友推荐去佛教慈济医院就诊。
  
  下车后,午后的阳光照耀着道路两旁的椰子树,高大的椰子树掩映着恢宏的慈济医院。我只知道慈济医院是佛教徒募集善款建的医院,想象中应该像普通寺庙一样简单朴素,没想到,一进门,身穿制服的义工排排站立,热情地迎向我,先一步步教我怎样填表格,再教我怎样取号。我到的时候已经接近11点,在网上预约的号时间已过。为此我很着急,一群阿妈温柔地安慰我,说:“妹妹,别担心,没事没事……”
  
  取到号后,发现还有50多人在我前面,要是在北京看病我肯定要焦虑死了,可是在这里,所有的人都安安静静。医院放着轻音乐,不一会儿听到有人喊:“请李源溪大德看诊。”“啊,大德?”那是什么,听起来像“得道高僧”一样,我心里嘀咕着。原来这就是佛教慈济医院的特色,把每位患者称为“大德”,义工称为“师兄师姐”。
  
  看病时,医师王小姐微笑着,得知我是交换生,她很不好意思地表示我不能享受台湾的全民医保,然后关切地询问了我在台北的生活,继而拿出一张纸,上面印有这种皮肤过敏病症的名字、发病原因、治疗效果、注意事项等,还教我念了该病症的英文,然后为我开药,一边开一边用台湾腔嘱咐我:“妹妹,我给你开的药没有类固醇,你不会打瞌睡喔,一定要保证睡眠喔,放松心情很快就会康复喔。”我刚刚站起来,王医生就在座位上前倾着上半身,甜甜地向我微笑,又加一句:“拜拜,感恩喔!”
  
  刚一下楼,我的药就已经准备妥当,护士递给女士药包时都会加问一句:“小姐有怀孕吗?”以此避免孕妇服用禁忌药品。药品包装得非常精美,药包上有清楚打印的用药方法,打开大的药包,每一种药的独立包装上面都印有患者的名字——以防拿错药。最让我惊叹的是,在我没有医保的情况下,一个月的疗程,只花了人民币100多块。
  
  等我走出医院大门回到高大的椰子树下,医院免费的接泊车来接我们,只见婴孩和妈妈、阿公和阿婆鱼贯而入。在这种环境里,你会觉得没有理由着急,满心都是欢喜。
  
  各有千秋的小诊所
  
  一次和世新大学的老师闲聊,她得知我被皮肤问题困扰很久,推荐我去专治皮肤的绮颜诊所看看。这家诊所位于台北的繁华地带,占地面积不大,却精致到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诊所是主诊大夫吴医师自己开办的,她本人皮肤紧致光滑,看起来貌若春花,完全想不到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看到她会觉得她本人就是这间诊所最好的名片。她一边向我解释治疗原理和用药标准,一边给我一些合理的治疗建议,虽是私人诊所,但不勉强患者治病,也不推销药品。
  
  随着对校园愈发熟悉,我从台湾同学那里又得知了一家很有名的皮肤科诊所——黄曾宪皮肤科。这家诊所的特色是,在夜间也看诊。因为声名远扬,这家诊所火爆得不得了,想要预约上得从早上8点诊所一上班就开始拼命打电话。
  
  即便9点前就已打通了电话,我和我的朋友也被排在了一百多号之后,好在诊所距离台北师大很近,既有著名的师大夜市可供我们“血拼”消遣,也可以吃到各种美味的小吃。有一次约上号后,我们索性去了师大附近的餐厅吃了个大餐,到了凌晨才奔向诊所,看到上下眼皮不断打架的黄医生依然奋力坚持看完最后一个病人,我又钦佩又觉得这幅画面十分有趣。
  
  花园般的台大医院
  
  立春之后,台北的气候异常潮湿。我突然发觉脖子上的一串淋巴结有些许肿胀,为保险起见,我多换了几家医院检查,其中台大医院的就诊经历让人印象最为深刻。
  
  医院大厅是日式建筑,典雅的圆形屋顶至今保持着初建时的风貌。我去看病那天正巧赶上了每周的义工表演,有小提琴、竖琴及二胡表演。当音乐响起,不论是病患还是陪护都能在音乐声中放松心情。
  
  再向里面走,就到了医院的内庭花园,里面假山喷泉,树木葱茏,风在呢喃,鸟在叫,一旁还有简餐店提供早餐,人们三三两两啜一口咖啡……这画面定格的一瞬间,作为一个外来者,看着这里人们的生活状态,我心里既感动又矛盾:原来看病这件事——大陆最沉重的负担之一、最难办的一件事儿,在这里,竟然可以办得如此愉悦和简单。
  
  刹那间,我想起2009年在北京看皮肤科时,一个外地农村妇女抱着孩子北上求医时的情景。母亲给孩子吃错了药,致使小小的孩子脸上一片黄一片青。那个年轻的母亲挂不上号,坐在台阶上。她无助的眼神让人看了揪心不已。
  
  在台大医院看诊前要自行完成测血压的程序,这样既节省人力又节省时间。这天已临近傍晚,我没有挂上号,一位来自台湾南部的义工阿妈陪着我跑上跑下,一位叫刘嘉明的医生在我没有号的情况下主动帮我看病。
  
  看完一诊,刘医生告诉我需要做B超仔细检查一下。当我走出诊疗室,护士小姐递给我的账单上除了看病费用,连下面两次看诊的时间都提前帮我预约好了,还清楚地标明了要做检查的地点和地图。
  
  那一刻的心情跟半年前在台湾看病时大有不同,那时多是新鲜好玩,而当我辗转去过好几家台湾医院后,我发现不论大医院还是小诊所,虽风格不一,但都真切地体现了“为人服务”。我们经常说“人性化服务”,可究竟什么是人性化?在我一次次往返于台湾大大小小的医院间,从未遇到抱怨,从未感到疲惫,只有感动和喜悦,心里承载着满满的爱时,我突然明白,每一个环节的设计、周遭环境的布置,都全心全意从患者的角度出发——这就是人性化服务。
  
  有了在台湾相对丰富的就医经历后,我一直在思考大陆医院的就医环境该如何能提高?我不会将两地医院的发展状况做简单类比,因为前提条件不一样。例如,大陆有的落后地区甚至连医院都没有,何谈增加医院里精神层面的东西。再者,就医人数过多,加之部分患者有爽约的可能,导致医院很难提供像帮患者提前预约这一类的服务。
  
  台湾经济起飞早,社会发展已到了一定阶段,相较大陆多数人还得为基本生活奔波,台湾民众更有条件去医院志愿服务,带给他人关爱和体恤。
  
  但话又说回来,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医院在医疗技术和硬件不输台湾的同时,是否可以考虑着手改善医院的人文环境?这对于患者和医护人员都将是好事。
  
  医院其实是社会的缩影,台湾的医院让人如沐春风,也是因为台湾社会风气温情脉脉。就像有人说,在台湾,最美的风景其实是“人”。
  
  台湾的医院大多效率高、态度好、服务人性化,在某种意义上,台湾的医院很不像医院,而像艺术空间——环境布置充满美感,甚至像家——在充满爱的环境里,义工阿妈陪伴着你,音乐环绕着你,感恩之心温存着你。
  
  现在我离开台湾已一年有余,每每回忆起在台湾就医的经历,温暖还不时涌上心头。现在人虽在北京,但每当皮肤顽疾又发作时,台湾朋友便拿着我的照片去医院——我依旧在台湾看医生。
推荐内容
  1. 精神科医生是如何炼成的
  2. 如此简单
  3. 历史的温度
  4. 老啃族:做城市的人,操农村的心
  5. 母亲的教育
  6. 最佳风景在别处
  7. 谎言与自负
  8. 跟老板同行的危险
  9. 区块链财富传说
  10. 有些事情离我们非常远
热点内容
  1. 正是那些不太舒服的时光,让我们成长
  2. 值得用力的事,也只有这么几件
  3. 只要活得纯粹,就不怕被世界抛弃
  4. 教养其实跟出身没关系
  5. 人为什么要工作
  6. 世上最贵的一个肾
  7. 穷,但不可以酸
  8. 穷人的财富
  9. 等人不超过45分钟
  10. 真的是没有这个时间吗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