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生活 > 我的亲人

我的亲人

时间:2018-09-30 作者:未详 点击:
  母亲
  
  母亲老了。我长年漂泊在外,难得回家去探望母亲,有一腔酸苦的水,伴我走在天涯路上。生病在床,我对母亲的思念最强烈。要是遇见一位长得像母亲的老年人,我就有一种丢魂的感觉。
  
  母亲老了。70多岁的人,走路走不动了,还慢慢挪着,到路口站一晌。母亲说:“不定就等着儿回来了”。秋天的塬土,一阵起一股风,吹起团团土尘,四下翻卷。母亲一头稀疏的白发,像一蓬零落的衰草,要被风吹走似的。母亲一口牙,掉得只剩了三颗,风和着土灌进了嘴里,和了泥。母亲费力地吐几口,移动身子,朝回走。母亲轻轻叹息了一声。
  
  我是母亲的老生儿。过四十五,才孕了我,打小到大,一直疼爱有加。在我的记忆中,兄长早就出门谋生,只有我和母亲为伴,日子虽然穷苦,母亲总会用杂粮做成可口的饭食。
  
  母亲也骂过我,打过我。但现在我常常想,要是能回到母亲身边,让母亲骂我一回,打我一回,我也会感到无限幸福啊。一次在山里爬树,跌下来,滚进了一豁深沟,鼻子淌血了,手变青了,连一丝气也没有了。村里人都说,这娃夭折了,可惜啊。就动手挖了一眼坑,埋我。母亲不声不响,用身子挡住,不让丢土。一阵儿,我的脚指头轻微地动了一下,母亲看见了,喊了一声,母亲就昏过去了。苏醒过来后,母亲大哭了一场,老叫我的小名。
  
  我又拣了一条命,又出去疯跑了,母亲骂了我,也打了我。母亲打我,打得很疼。这疼,让我刻骨铭心,不忘母亲。
  
  我现在一口糖也不吃,不是我吃糖吃多了,吃伤了,而是我吃糖吃得太少。看见糖,我就伤心,就想起母亲头上白花花的乱发。小时候,想要吃一颗糖,就像吃蟠桃园里的仙桃一样难。货郎进村,担子里有豆豆糖,白的、红的、黄的、绿的。没钱买,可以用东西换,比如头发。母亲每次梳头,梳下来的头发,都塞进墙缝,慢慢头发就攒多了,就能拿去换一颗二颗豆豆糖吃了。年少不懂事的我,在母亲梳头时,总在旁边说:“妈,多梳些头发下来,我要换糖吃。”母亲就笑着答应:“行,行,我梳,我梳。”便使了劲,手里的木梳上,真的多梳下来了头发。我拿着母亲黑油油的头发,高兴得赶快塞进墙缝。母亲的头发,让我换了糖吃,我怎么没想到,母亲头发稀落,都能看清头皮了。我怎么没有留意,一根根头发的发根上,都沾着血,带着肉。母亲啊,苍老的母亲,现在我就是拉一汽车糖,也换不回你曾有的黑发盈头的美丽。
  
  那一天,我做梦,梦见母亲过世了,平静地躺地炕上,头上的白发,无力地散落开。我全身空空,不如何往,一会儿又像负了一面磨盘。挣扎了半天,醒来,全身虚汗,眼泪淹了枕头。我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惧怕。我仅仅是做了一个梦,这使我在难过之余,又感到了宽慰。我是应该好好向母亲尽孝,不然,会追悔一生,也无法弥补。
  
  我匆匆收拾行装,一路翻山不停,回到了家乡。进了寂静的窑院,几只鸡,正在啄食,听见门响,迅速闪到了一边。我径直走向母亲居住的窑,窑里黑黑的,我一眼就看见母亲的白发,我的心,一下子变得亮堂了。母亲在睡觉,似乎睡得很实。我放下背包,刚坐下,就看见母亲睁开了眼睛。“妈!”我轻轻叫了一声,母亲有些慌张地从炕上下来,忙要给我倒水,好像我是一个客。我不安地扶母亲坐下,说:“妈,你歇着。”就不知说什么好。母亲也手不自在,脚不自在,说:“我给你擀面去。”就出了窑门。我看见,母亲在走出窑门的一瞬间,抹了一把眼泪。
  
  天黑实下去了,一盏油灯,照亮了亲情。我看着母亲,看着母亲那缕缕白发,我的内心是那么踏实。我打来一盆热水,说:“妈,让我给你洗一回脚吧。”母亲忙缩着要把脚藏起来。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说:“妈,就让我给你洗一回脚吧。”
  
  母亲是一双缠过的小脚,难看,也脏。母亲老了,老了的母亲,弯不下腰,把一双脚洗净。我一泼一泼把水撩起,撩到母亲的脚上。我看着母亲,母亲脸上的皱纹,舒展开了。
  
  母亲老了。
  
  在家里的头一夜,我夜里醒来几次,走到母亲的窑门前,我听见了母亲的心跳声,微弱的心跳声。我悄悄站了许久,身子在月光里发凉。那一夜,月色真好啊。
  
  弟弟
  
  接到家里的来信,诉说的依然是日子的艰难,这我是知道的,并一直忧心忡忡。信中提到弟弟去了北京,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出苦力,己有几个月了,这多少让我感到意外。
  
  弟弟终于走出了小城。去闯荡自己的天地了。照现今的眼光来看,我们家的人口,的确显得超员,姊妹兄弟一共有六个。我现在也成了家,有一个女儿,已感到养育的不易。但我们六个,都被父母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从小没挨过冻,没饿过肚子,都顺顺当当地上了学。我的姐姐和哥哥高中毕业,上山下乡,当知青、返城、招工。我和弟弟则参加高考落榜,一个去了油田,一个进了军营。但总算都有个谋生的地方,没有大辉煌,却平安、恬淡地生活着,亦向往着。我常常想,父母是为了我们,才敢于迎接世上的所有风雨的。
  
  一家人最牵挂的,便是最小的弟弟了。说是最小,他今年已有二十六岁,初中毕业后没升上高中,当兵、招工都没指望,在家待业已十多年了。以往,我每次回家,和父母说起弟弟,都愁得不行,又不知该怎么办。弟弟的心里更不好受,常常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一支接一支抽低劣的纸烟,也不和人搭话,他对自己,似乎也丧失了信心。
  
  这些,我都能理解,但我又能怎么安慰他呢?在平凉城里,像他这样的待业青年,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他的姐姐、哥哥,都能有工作、成家,给家里寄钱,到了他,什么也盼不上,养活自己也难,用人们常提的一句话:眼前头的路是黑的。有时,我硬给他塞几盒烟,给几十块钱,他显得很难为情,虽然收下了,但从神色上,流露出一种很大的不安。
  
  弟弟从小就身体不好,瘦瘦弱弱的,似乎风一吹就能倒。长大了,个子却出奇地高,超过了一米八,是我们兄弟几个中个子是最高的。但并不强壮,像高粱杆似的,给人以没有发育好的感觉。弟弟的个子高,还上初中时,我和他开玩笑,说以后工作了,保险能成为业余篮球队的主力。我没说他会成为专业运动员,是因为我觉着他的体质过不了关。但弟弟却说,他要弹钢琴,伸出手来,那手指出奇得长,真是适合弹钢琴。当然,现在回味这些话,都成了美丽的肥皂泡,破灭了。弟弟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是如何生存的问题。父母垂垂老矣,辛劳了一辈子,没享过清福。到了晚年,还整天忙忙碌碌,尤其为弟弟的事唉声叹气,弟弟承受着相当大的心理压力。
  
  后来,父亲在平凉的一个工队,给弟弟找了一份活路,弟弟便上班了。这是力气活,搬砖、和泥、筛沙子,每一样都能把人累倒。像弟弟这样的身体,要支持下来,得流多少汗水,脱几层皮啊!当我听说弟弟到工队上班的消息后,很是担心了一阵子的,但又觉着现在的社会,遇上这么个处境,牙咬碎了,也得顶着。弟弟毕竟已到了自己养活自己的年龄了,他得走这一步。我接连写了几封信,鼓励他,但从内心,我都没有信心。要是我听说他干了几天,干不动了,不愿再去工队了,我是不会奇怪的。我就想起我到油田前,曾待业半年,经人介绍,在外贸公司的货场找了份临时工。那真叫累啊!在库房里,把装茶叶的麻袋包,一包一包挪下来,从一头转运到另一头,想站着喘口气,工头马上就吆喝了。我只干了两天,就被通知不让再来了。他们嫌我没有力气。这两天,我挣了两元零七毛钱,拿着这些钱,我哭了,哭得很伤心。这两天,母亲每天早早起来,给我做好吃的,父亲一天给我两元钱的零花钱。可我只挣回了两元零七毛钱!这次的临时工经历,让我终生难忘,我感到了谋生的不易,也体会到了父亲养活一大家人,更有多大的不易。我就觉着,我无论怎么还报,也还报不完父母的养育之恩。所以,由我的经历,我又想到弟弟在工队的情景,我觉着弟弟要能坚持下来,他就比我强。
  
推荐内容
  1. 时间生于何时
  2. 匪夷所思的美好
  3. 并非炎凉
  4. 怕什么,我还有时间说再见
  5. 幸福莫过于万幸
  6. 开水白菜
  7. 小巷里的两位弈者
  8. 休假回来第一天要做的四件事
  9. 情人节餐单
  10. 什么样的男生你觉得low到爆
热点内容
  1. 你会洗碗吗
  2. 永远的地址
  3. 听夜
  4. 原谅我也是第一次为人子女
  5. 发现幸福的能力
  6. 一头卖不掉的牛
  7. 尴尬风流
  8. 保持微笑
  9. 关于时间的感受
  10. 做好一条鱼的本分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