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文明 > 中国平民

中国平民

时间:2015-03-09 作者:未详 点击:
  1927年春日,南京郊外的晓庄来了一群外乡人。他们在荒野上开垦,搭建茅草屋,修厕所,盖礼堂,造图书馆,建宿舍。
  
  领头人是陶行知,中国平民教育先驱。陶先生1917年从美国学成回来,1922年受蔡元培邀请任教北大。目睹国家民间教育的清冷景象,他寝食难安,认为“平民教育比精英教育更为迫切”,遂放弃教授待遇,告别大城市三代同堂的天伦之乐,脱下西装,穿上布衣草鞋,来到南京郊外生活贫苦、鸦片和赌博横行的乡村晓庄,筹建新式民间学堂。
  
  在这一年的《自由谈》新年特刊上,陶行知这样问:“我们充饥的油盐米面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御寒的棉花丝绸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居住的房屋所用的木石砖瓦是从哪里来的?我们今天不应该下乡拜年、下乡送礼、下乡报恩吗?”
  
  晓庄学校不要少爷和小姐,不要文凭迷,不要书呆子,老师带领学生们自己建校舍,开荒垦地,施肥,把劳动创造当作每天的课程。陶行知提出晓庄学校培养学生的五个目标:科学的头脑,健壮的双手,农夫的身体,艺术的情趣,改造社会的精神。学校经费紧张,经常两顿稀饭一顿干饭,却有钢琴、小提琴、大英百科全书的课程。
  
  教学理念上,晓庄独树一帜——“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在陶行知眼里,教学和改造社会是一回事,都是为了造就人,不是造就人上人,而是造就人中人,让人有人味。学生成为农民,自然放下身段,和周边的乡村融为一体,下意识地参与乡村建设。晓庄师范开办后不久,又在周围开办了更多的平民学校、乡村医院,江苏省民政厅评那一年的晓庄为“民有、民治、民享之乡村”。
  
  “凡我脚步到的地方就是平民教育到的地方,一个一个去教,一步一步去做”,他自己编撰的《平民千字课》见人就送,累计发行50万本。陶行知的目标是,培养100万个乡村教师,改变100万个乡村,从而使整个中国富强起来。
  
  1918年,刚刚取得耶鲁学士学位的晏阳初,毕业第二天,就以北美基督教青年会战地服务干事的身份应募,远涉重洋,前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的法国战场。那里有20余万华工,挖战壕,救伤员,被称作“苦力”。
  
  亲近接触,晏阳初第一次意识到这些“苦力”并非天生愚笨、目不识丁,而是因为从未有过受教识丁之机会。晏阳初决心教华工识字,他用白话文形式编写《华工周报》,每天授课。其间,他曾收到一封华工来信,信中称他为“晏先生大人”:“你自办报以来,天下事我都知道了,但你的报太便宜,恐怕不久以后会关门,我愿把战争中存下的365个法郎捐给你办报。”
  
  这封信几乎改变了晏阳初的一生。“我重新认识‘苦力’,我不但发现了苦力的苦,还发现了苦力的力——摆脱自身命运的努力,苦力教育了我!”晏阳初立志不做官,不发财,不为文人学士效力,把终生献给劳苦大众,做好名副其实的“平民先生大人”。
  
  回国后,晏阳初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名利和大城市生活,到离北京200多公里的河北定县开展实验性平民教育。随晏阳初前往的,是一批留洋回来的博士,阵容非常豪华:瞿菊农(哈佛大学哲学博士)、陈筑山(国立北京法政专科学校校长)、熊佛西(哈佛大学戏剧硕士)、冯锐(康奈尔大学农业经济学博士)、傅葆琛(康奈尔大学乡村教育学博士)、陆燮均(威斯康星大学博士)、陈志潜(哈佛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学硕士)……即便今日,这份名单也实属壮观。
  
  通过“定县实验”,晏阳初更加确信,中国农民自古以来也有四大病症:愚、贫、弱、私,平民教育就是培养起人们的知识力、健康力、生产力、组织力,来战胜四大顽疾。他在定县推行的乡村教育,基本涵盖四大类:文艺教育、生计教育、卫生教育、公民教育。留洋博士们把乡村当作社会实验室,开办农民学校,教村民们识字遣词,学科学,改良农业技术,创办农民报,建立广播电台,排演农民戏剧、诗歌朗诵、民谣演唱等——难以想象,80年前的一个闭塞乡村已经有如此丰富的文化生态。
  
  1933年,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走访定县,他在记录中写道:“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和中国其他各地农民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的心灵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景……黄土之中,一个年轻的农民用锄头写出:在中国扫除文盲;而旁边一位姑娘则写道:为国家塑造新公民。”
  
  1929年到1931年,先后有近百位当时的社会精英举家搬到定县。晏阳初希望通过这样的平民教育实践,造就“一代新民”。
  
  想起这两位中国平民教育的先驱,是在看完一篇报道《波士顿人》后。哈佛,麻省理工,布兰迪斯,百森商学院……世界上没有哪个地方像波士顿那样,聚集了如此众多的顶级大学和商学院,也聚集了密度最大的中国留学生。地域的特殊,造就了人才气质的特殊,这些面目全新的一代中国精英留学生,被称为“波士顿人”。
  
  报道记录了“阳光书屋”项目的一些成员。杨临风从哈佛大学毕业,创业计划是回中国农村做货郎,把零售商品带到贸易不便的云贵乡下,同时创立一个帮助农民工从城市雇主手里争取权益的组织。秦玥飞在耶鲁读书的时候,就利用假期回国在湖南、甘肃农村调查,毕业后,他到湖南衡山贺家山村做起了村官。还有刘禹琦,他从斯坦福大学休学为“阳光书屋”全职工作。CEO杨临风在创办“阳光书屋”之前的履历是伊顿公学、哈佛大学和BCG(波士顿咨询公司),现在他们共同服务的项目“阳光书屋”,致力于农村教育信息化。文章记录了这群名校学生耳朵上夹着香烟,披着军大衣,皮带上别着手机,踩着防泥雨鞋到试点学校探访的场景。
  
  当年陶先生说:“我是个中国平民,去国外一趟好像成了贵族,回来我还是要做中国平民。”陶先生的意思,我的理解是,接受最精英的教育,仍要知行合一,乐于从事最乡土的实践。中国平民不仅只是个身份,还关涉价值观和信念:不管你有多强,守住弱;不管你有多富有,守住质朴;不管你有多得意,守住谦卑。
  
  当年,陶行知的晓庄师范有种教学方式叫“小先生制”,就是任何人,你知道一个道理,就应该马上去告诉别人。“中国平民”就是我今天知道的道理,和你们分享。
推荐内容
  1. 孩子提问题
  2. 酒菜皆兵
  3. 他凭什么罪行累累却声名显赫
  4. 有钱的出钱
  5. 瑞士布谷鸟钟的演说
  6. 被毁坏的奥斯特辛的门牌
  7. 中国人的宗教
  8. 军事趣闻
  9. 在不确定的世界
  10. 君臣杠的是什么
热点内容
  1. 末日狮子王
  2. 卢芹斋的两面人生
  3. 为什么人类不养老虎当宠物
  4. 古人并非多子多福
  5. 《红楼梦》和《鹿鼎记》,原来如此
  6. 生命有意思的十件事儿
  7. 德国人的勇敢
  8. 日本的可怕之处
  9. 自嘲与尴尬
  10. 霍金为什么伟大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