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salon365 > 读者文摘 > 文苑 > 远人如酒

远人如酒

时间:2019-01-13 作者:未详 点击:
  远处的人,在江对岸,距离3800米;远处的人,在唐朝,隔了1200年;远处的人,在画里,隔了纸页泛黄的距离。
  
  远处有多远?眼睛看不到的地方,你尚未抵达的地方。纸页泛黃,有多远?一堆光阴摞一堆光阴,摞不住了,光阴轰然倒塌。泛黄的纸页,如果展开,会被一阵大风吹碎。
  
  《清明上河图》里的那些人,是远处的人。他们在远处撑船、牵骆驼、扛旗、打伞、卖东西,还在远处吵架、吹牛、娶妻生子。
  
  人与人之间,有地理和心理距离。你看他很远,其实很近;你看他很近,其实又很远。有个人,是个武林高手,每年夏天,总有几个月的时间回到老家,在深山里闭关修炼。几个人去寻他,跋山涉水,进了那个小山村,问了路上一个放羊的、两个荷锄下地的、三个站着闲聊的,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不知道村子里还有个打拳的。
  
  不熟悉,意味着远。
  
  认识的人,你看他很普通,并无特别之处,倒是有几个远处的人,跑过来拜访他。远处的人,站在高处,水墨山峦间,像宣纸上的一粒小黑点。
  
  远处的人,是个写毛笔字的老先生,住在古城的老巷子里。不长的巷子,连通其他巷子,两边是幽幽的深宅厚墙,我看不清楚老先生。
  
  远处的人,夜晚坐火车赶路,待我一觉从睡梦中醒来,他已在另一个千里之外。
  
  我知道的一个远处的人,在群山环抱的小县城。从他博客断断续续的记录中,可以看到他住在草木茂盛的城池。他在博客里说:“今晚,凉月,张二打电话邀聚,小饮,微醉,一个人闭着眼睛,摸着树,走路回家。”又记:“晨起,见路边淡绿色的兰花小螳螂夭折于地,忙手刨挑抷土,垒一小虫冢。”
  
  我羡慕那个远处的人,在山中小城,过着欲望很少的安静生活。
  
  人们往往崇拜远处的人,而忽略近处的人。近处的人,你看他,衣裳皱巴,貌不惊人,表情平静,不悲也不喜……即便他很有才华,也有故事,但旁边的人,看他一身的平淡,谈不上佩服,并不好奇。
  
  熟人之间,不一定有崇拜。某个朋友,诗写得很好,生活中却无法与周围的环境和谐融入,找不到同一个节拍,别人都以为他不合群。因而,虽然远处的人对他佩服得很,但离得近的人仍不欣赏他,甚至瞧不起他,觉得他不怎么样,处世不老到,人情不练达,在周围的小圈子里缺少气场,也就看不到他身上光亮的一面。
  
  这让我想起两位国学大师,离得近,在心理距离上,并不接近。
  
  离得远,没有利益冲突,天各一方,相安无事。仰慕的是你的才华,是在纸上、文字中,领略高妙,看到的全是优点。
  
  离得近,不一定就能看得清楚,彼此面面相觑。他们活在庸常的空间,鸡零狗碎,也就淡得像一杯白开水。
  
  远处的人,如酒。就像我们崇拜唐代伟大的诗人那样,离得那么远,隔着一千年,几个朝代,读他们的文字和诗歌,你会无声无息地崇拜和喜欢,越远越崇拜。
  
  一个人,不管有多了不起,往往要等到他百年之后,才会被那些不相识、没见过面、远处的人顶礼膜拜。
推荐内容
  1. 我不假思索,我独自旅行
  2. 最长的三里路
  3. 从出生地开始
  4. 阳光,是一种语言
  5. 那是冬天的黄土路
  6. 胡马依北风
  7. 每一朵花都让我喜悦在心
  8. 自然与人
  9. 风吹
  10. 笑与泪
热点内容
  1. 我始终觉得世界是善的
  2. 恋爱中的牧羊人
  3. 洁净,一生最难的修炼
  4. 深山来客
  5. 孩子,踮起脚尖够一够
  6. 当我们不再年轻
  7. 园丁与木匠
  8. 别人的风景你的梦
  9. 妙语人生三部曲
  10. 山中随笔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