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民间故事 > 香帕案

香帕案

时间:2016-04-30 作者:未详 点击:
  芙蓉镇的豆腐匠天狗有晚上做干豆腐的习惯。这天晚上,天狗做完豆腐,已经是子夜时分,天狗去院里小便。刚刚提上裤子,忽见对门张家大院那高高的西墙墙头闪过一个人影,在暗夜中一晃就不见了。天狗扑哧就笑了,那张家大院的少爷张九城患了几年痨病了。那少奶奶玉笛水灵灵正当年,不出事儿才怪呢!刚才那黑影,没准就是少奶奶的相好。
  
  天狗感叹了一番。关上门就睡觉了。正迷糊间,就听窗子外边传来少奶奶玉笛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少爷,你走了,撇下我这孤儿寡母,让我以后怎么活呀!”
  
  天狗是个热心肠,张九城平时待他不薄,听到哭声,就跑到张家看个究竟。
  
  屋子里。老太太刘氏正指着玉笛冷言冷语地数落呢!张九城躺在床上。嘴巴张得老大,眼睛一动不动直直地望着屋顶,脸色铁青。天狗三步并作二步走到张九城的床前,一试鼻息,体温虽热,人已经死了。
  
  就见刘氏大声质问:“玉笛,这是怎么回事?九城晚上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却平白无故地死了?”玉笛哭泣说:“娘,我也不知道呀!”刘氏哭着指着玉笛说:“九城他死得不明不白。这事不能就这么草草算了,我要告到衙门里,验明确是病发而死方可入土安葬。”说着扑在张九城的身上大哭起来。
  
  这当口儿,她看到了进屋来的天狗,便乞求天狗去衙门报案。天狗平时深受张家的好处,所以,二话没说就去了衙门。
  
  知县孙兴桥和差役赶到张宅。刘氏扑通跪在孙兴桥脚下,痛哭说:“大人,小儿九城他死得不明不白,求大人为民妇做主呀!”
  
  孙兴桥将刘氏搀起,走到张九城的床前仔细地看了看,问玉笛:“少爷晚上可否有什么异常?”玉笛说:“少爷晚上好好的,吃了一碗稀粥,后来喝了药,我伴他入睡,谁想到后半夜竟然发病,等我发现时,人已经死了。”孙兴桥又问玉笛,张丸城吃饭时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玉笛说没说什么。
  
  这时,仵作过来禀报说,死者脸色铁青,身上没发现任何伤痕,系中毒而亡。玉笛惊得张大了嘴巴,脸色刷地就变了。
  
  这时,天已大亮,差役们在后园墙下发现了一条香帕,墙下留有一行男人昨晚由上踩下的脚印,由于道路泥泞,看起来很清晰。显然,昨晚在这儿一定有人出现过,刚才仵作已经验过,张九城系中毒而亡,那么,这个冒雨跃墙的人究竟是谁呢?他来张家到底是为了什么?香帕上绣戏水鸳鸯,似定情之物,难道是玉笛在外有了相好毒害亲夫?
  
  可是,张九城是中何毒而亡?孙兴桥熟知药理,他吩咐玉笛将昨天晚上张九城服过药的药渣拿来。玉笛呈上药渣,孙兴桥小心地验看。这都是些通常用来补身的中药。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就在孙兴桥有些失落的时候,突然。他发现。药渣当中有一块小麦粒大小的东西,夹起一看,竟是一块没有完全溶解的雄黄!
  
  孙兴桥知道,雄黄又名信石,有红信石白信石之分,药用以红信石为主。凡砒石,须装入砂罐内,用泥将口封严,置炉火中煅红,取出放凉,或以绿豆同煮以减其毒,研细粉用。砒石升华之精制品为白色粉末,即砒霜,毒性更剧。古人认为雄黄可以治蛇伤,杀百毒,驱鬼魅,故而旧时有端午饮雄黄酒的习俗,《白蛇传》中法海叫许仙喝雄黄酒,使白娘子显形,即与此有关。雄黄信石都是“五毒”中物。
  
  孙兴桥断定。张九城是中了过量的雄黄而亡。只有熟知药理的人才能神鬼不觉地置人于死地。这个人会是谁?
  
  这当口儿,刘氏冲过去指着玉笛喊道:“玉笛,我们张家待你不薄,你为何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来?”天狗报案时,孙兴桥听说他看到人影,再加上看到的香帕,难道真如刘氏所说,玉笛有奸夫?
  
  孙兴桥唤过刘氏问询。刘氏哭泣着说,张九城患痨病多年,镇中吴郎中常来瞧病。张九城所服之药,都是他开的。因为张九城病卧在床,吴郎中便常来出诊。一来二去,玉笛便和那吴郎中眉来眼去。所以,九城定是被这两人合谋毒杀。
  
  刘氏说到这儿哭道:“大人,一定要为民妇做主呀!”孙兴桥安慰刘氏,吩咐差役锁上玉笛,又去吴郎中家调查。
  
  吴郎中二十七八岁年纪,白净面皮,正在堂中坐诊。见孙兴桥和差役赶到,微微惊讶过后,便施礼倒茶。
  
  孙兴桥开门见山,问吴郎中最后有否给张九城出过诊。吴郎中说他已有好些日子没有给张九城出诊了。孙兴桥目光直视吴郎中:“张九城昨天子夜被毒死家中!”吴郎中脸色骤变,喃喃自语:“怎么会呢?”
  
  这当口儿,随身捕快王远将一双沾满泥巴的鞋子递给孙兴桥,说:这双鞋是在窗下发现的。鞋子的大小和张家院外黑影留下的脚印吻合。孙兴桥问道:“吴郎中,你可识得这双鞋?”吴郎中看了看鞋点头承认鞋是他的,可不知为什么上面沾满了泥巴。孙兴桥冷笑道:“吴郎中,本官知道上面为何沾满了泥巴。”见吴郎中惊愕,孙兴桥就说:“你昨晚上和玉笛私会,在药中下毒后便跳墙而逃。这双鞋便是证据!”
  
  吴郎中连说冤枉。王远冷笑道:“吴郎中,我刚才已问明你的妻子,你昨晚子夜方归。”
  
  原来,在进中医堂前,孙兴桥特意吩咐王远去问明吴郎中昨晚的去处,吴妻不敢隐瞒,只好实话实说,但她只是说丈夫出诊,其他的一概不知。吴郎中的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怎么也不承认他和玉笛之间有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还说出昨晚的确出了趟急诊,如果不信,可去问西街昨夜患了绞肠沙的主家白秀才。孙兴桥道:“吴郎中,本官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可是,你从白秀才家回来再绕道去张家行凶也不迟,所以,本官认为,白秀才也不能作为你没有行凶的证人。来人,将吴郎中锁上!”
  
  虽然吴郎中大呼冤枉。孙兴桥还是吩咐差役们将他押进牢中。将吴郎中押下后,孙兴桥又和王远耳语一番。王远领命而去。
  
  天狗背着干豆腐正在街上叫卖,突然身后有人喊他。天狗回身一看,一个满面虬髯的汉子正在冲他摆手呢!汉子说:“听说你的豆腐做得不错,我今儿个就全包了。”天狗心花怒放,将豆腐称好后,汉子道:“我是城中柳员外家新来的管家,柳家在城外又置了不少地,眼下正是锄草的时候,所以,员外吩咐为伙计们改善伙食,置下干豆腐为伙计们做午饭。”
  
  银货两清后,天狗抬腿要走,汉子道:“这位兄弟,我见你是个实诚人儿,咱们何不到道旁的小吃店喝上两盅。这阵子呀,你的干豆腐我就全包了。”
  
  天狗本就嗜酒,再加上汉子要包买他的豆腐,自然乐得合不拢嘴儿,就和汉子来到小吃店。几杯酒下肚,两个人的话儿就多了起来。
  
  汉子眯缝着眼睛说:“天狗兄弟。我听说你们家邻居出了命案,咋回事儿?”天狗压低声音说:“是的,还是我赶到衙门里报的案呢!”
  
  汉子说:“我听说,害死张九城的是中医堂的吴郎中?他和张家的少奶奶玉笛勾搭成奸,在张九城的药里下了雄黄?”
  
  天驹说:“老哥,张少爷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不过,那天晚上,我的确看到一条黑影从张家的院内跃到了墙外头,这个人的身影还真有些像那吴郎中。可是,玉笛平素温柔贤惠,对张九城也很好,她怎么会毒杀亲夫呢?”
推荐内容
  1. 最厚道的干亲
  2. 妙计惩贪官
  3. 当铺里的官印
  4. 古墓里的争吵
  5. 一“错”罚三年
  6. 富家的规矩
  7. 贪财赔闺女
  8. 神算
  9. 训康熙
  10. 尸变奇案
热点内容
  1. 月夜佳偶
  2. 斗米恩仇
  3. 神卦
  4. 恩怨青蚨血
  5. 太监被阉割的由来
  6. 一只绣花鞋
  7. 初二回娘家的来由
  8. 白纸包和红纸包
  9. 风水先生砸罗经盘
  10. 酒坛子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