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民间故事 > 诡虫盗影

诡虫盗影

时间:2017-06-09 作者:未详 点击:
  一、案犯自杀
  
  午夜,通鼎县盛隆米行。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响起,陈掌柜咕哝声“该死的耗子”,揉揉睡眼欠起了身。但在睁开眼的那刻,陈掌柜犹如撞见了鬼,登时骇得嘴巴大张,却终没发出声,一头昏死过去。
  
  天色放亮,知县秦轩和总捕头唐老七走进了盛隆米行。在通鼎县百姓眼中,去年履任此地的秦知县老成持重,有谋略敢碰硬;唐老七人送绰号“快刀唐”,生性耿直,嫉恶如仇。这两人共事当算最佳拍档。
  
  查验完现场,秦知县看向唐老七:“唐捕头,你觉得会是何人所为?”
  
  唐老七听罢,不觉敛紧了眉头。这是一桩失窃案,所幸没殃及人命,但对陈掌柜来说,还不如要了他的老命——深藏榻下暗窖里的数百两黄金白银被盗,那可是他苦心经营三十余年攒下的全部家底。可怪就怪在这儿:金银藏于卧房床下,知情者仅掌柜一人,院中还养着两条大狗,稍有风吹草动就会狂吠不停。能在此种情形下轻松得手,连狗都没惊动,放眼通鼎县,除江湖报号“鬼手”“赛花蛇”和“风无影”3人外,再没听说谁有这般本领。而另一个事实是,恶行累累的“鬼手”和“风无影”早在去年就已落网,身染恶疾命丧死牢,抓捕他们归案的正是唐老七。至于盗财劫色屡犯命案的“赛花蛇”,如今仍在死牢里锁着呢。
  
  深思之中,陈掌柜醒了,疯癫大叫:“是死鬼,鬼偷了我的金子!”
  
  “哪个鬼?”秦知县追问。
  
  “去年死的鬼手啊——”
  
  死人复生?这陈掌柜肯定吓疯了。恰恰这时,一个狱卒急匆匆跑来,禀报称“赛花蛇”自杀了!
  
  一路疾跑,前脚刚跨进牢门,唐老七便惊得倒吸一口凉气。果如狱卒所言,“赛花蛇”好像中了邪,拼命想挣脱铁镣,谁靠前他就咬谁。闹到最后,手腕和脚踝全部折断,死相分外狰狞,惨不忍睹。
  
  如果他活着,也许能探出一点关于米行窃案的蛛丝马迹。毕竟他是盗中高手,认识的人多。唐老七叹声气,蹲下身给他抹上了都瞪出血的双眼。蓦地,唐老七发现了留在铁镣上的几个小字:入地鼠。
  
  看字痕,当是“赛花蛇”用牙齿咬出来的。他为何要咬这几个字?是无意之举还是有意为之?稍加盘算,唐老七走向了关押着诸多蟊贼和市井无赖的普通牢房。
  
  “谁听说过入地鼠?加两顿牢饭。”
  
  “我知道我知道!”一个尖嘴猴腮的江湖骗子讪笑接茬,“我听说,它是只比山魈还可怕的怪物,有4条腿,神出鬼没,专门和官府大户作对。嘿嘿,唐大捕头,你可要小心噢!”
  
  二、荒山捕鼠
  
  在通鼎县西南,有座荒山叫通鼎山。据那个江湖骗子称,“入地鼠”似兽非人,凶厉无比,极可能藏匿于山中。听完唐老七的回禀,秦知县盯着铁铐上的字痕走了神:“通鼎山林深谷险,野兽成群,的确有些棘手。”
  
  “秦大人,哪怕是龙潭虎穴,我唐老七也要走一遭!”唐老七拱手请命,“若能抓住入地鼠,说不定盛隆米行的盗案也将真相大白。”
  
  “切记,如遇强敌立即撤回,绝不准以身犯险。”秦知县再三叮嘱,神情亦变得异常凝重,“身为知县,我本不该说这番话。当下,朝廷奸佞当道,各地民变四起,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尽力保一方安稳。你若出意外,恐怕我连这点都做不到了。兄弟,此行务必要多加小心。”
  
  秦知县原是州官,四品知府,后遭排挤被贬为知县。一声“兄弟”,直叫得唐老七眼眶一热。通鼎县能有秦大人这样的父母官,堪称百姓之福。哪怕入地鼠是凶神恶煞,我也要逮住他!决心既下,唐老七穿上农人衣装,独自出城扎进了通鼎山。兜兜转转走到夕阳落山,捱过长夜又迎来东方破晓,也没发现一个人影。
  
  难道那个江湖骗子在撒谎?不可能,囚身大牢,借他仨胆儿也不敢。唐老七正自纳闷,余光里忽地掠过一道黑影。侧头望去,只见百丈远处的山壁上出现了一只长臂猿,攀爬如飞,只几个腾跃就登上山顶,面朝朝阳练起了拳脚。
  
  长臂猿会练武,这也太怪异了吧?唐老七暗暗称奇,拔腿奔去。可这边刚爬到半山腰,长臂猿便飞身跃进了繁茂松林。追来追去,唐老七累得筋疲力尽,躺在一棵参天古树下正想歇息,一张丑陋古怪的脸孔冷不丁撞入了眼底。
  
  头顶之上,乱枝丛中,那只长臂猿正趴在一根手臂粗的树干上,晃晃悠悠冲他歪笑:“唐老七,你是来抓我的吧?”
  
  他不是猿,是人!塌额,矮鼻,嘴巴又尖又长,面目像极了山耗子。
  
  耗子?唐老七当即断定,此人就是传言中的“入地鼠”!他并非生有4条腿,只不过双臂奇长,喜欢手脚并用、弓身飞奔罢了。
  
  “既然认得我,还不乖乖滚下来?”冷哼脱口,唐老七拔刀上挑,直击“入地鼠”的面门。
  
  唐老七人称“快刀唐”,名号不虚,手稳刀快,一击制敌。不料,“入地鼠”竟没躲没闪,捏着嗓子学舌道:“既然遇上我,还不乖乖滚下去?”
  
  该死,脚下有陷阱!“入地鼠”早窥知了唐老七的行踪,并设下圈套引他自投罗网。万一坑中插满锋利竹钎,他这具血肉之躯必将被穿成血筛子!
  
  三、人面诡虫
  
  黄昏时分,通鼎山下的悦来客栈里住进了七八个镖客。看他们手持刀枪、严阵以待的阵势,押解的当是贵重药材之类的物品。时近午夜,两个黑影悄无声息地摸近镖车,撕开麻袋好一顿狼吞虎咽。也就喘口气的功夫,两只麻袋已瘪得空空如也。
  
  这一幕,全被唐老七看进了眼里。
  
  没错,唐老七没死,此刻正和“入地鼠”藏在客栈外的黑暗角落里。“入地鼠”忌惮他那把名不虚传的快刀,于是设计擒住他,意在做一笔交易:“我帮你找窃贼,你帮我救一个人,‘赛花蛇’,他是我的同门师弟。”唐老七直言相告,人已发疯自杀。“入地鼠”叹息说:“我师父早料到他会遭此下场,既然救不了命,那就救尸,万不能让他落在秦轩手中。”至于个中原由,直到现在唐老七都觉得荒诞不经,纯属疯人呓语。
  
  “那两个贼人不会是貔貅转世,也太能吃了吧?”唐老七惊愕说道。
  
  “他们不是人,是虫子。”
  
  “虫子?!”
  
  “他们吃的也不是药材,是藏在其中的金子银子。”
  
  这不胡扯吗?能啃动金子,那牙口得多硬!唐老七刚想反驳,值守的镖师也觉察出不对劲,提刀走向车后。被“入地鼠”称作虫子的黑影霍地蹿起,踩着镖师的肩飞上了屋顶。唐老七看得真真切切,那虫子状如人形巨蟑,背壳金黄,双臂如翅,边逃边吞的确是一锭银子!
  
  管他是贼是虫,身为捕头,理当缉拿。唐老七紧跟着站起,撒腿开追。抄近路追出了足有二三里地,总算截住了虫子的去路。只一眼,唐老七又惊得目瞪口呆,骨寒毛竖。
  
  那两只虫子居然长着人脸,表情僵硬,分明是横死牢中的江洋大盗“鬼手”和“风无影”!
  
  惊愕之际,“鬼手”和“风无影”往前一扑,与唐老七厮打成一团。唐老七强稳心神,挥刀斩断了“鬼手”的手腕,又洞穿了“风无影”的胸口。但很快,唐老七就瞧出了眉目,对方比僵尸还可怕,压根砍不烂杀不死。更要命的是,一眼没照顾到,“入地鼠”也追了来,趁他刀劈“鬼手”的空当,短匕一挺刺中了他的手臂。顷刻间,鲜血汩汩而出……
  
  四、噬金虫王
  
  这场恶斗,整整持续了半个时辰。若无“入地鼠”的那一刀,想必这功夫唐老七早去了鬼门关。望着两具半年前便已死去的尸首,唐老七也终于相信了“入地鼠”的话——“鬼手”和“风无影”不再是人,而是两只虫,噬金虫;制造这两个怪物的,正是唐老七极其敬重的知县秦轩!
  
  “入地鼠”说,秦轩被贬,仕途无望,继而转为敛财。时逢乱世,民不聊生,再加上有唐老七这个铁面捕头在身边,自难捞到油水,于是改换路数养起了噬金虫。据坊间传说,噬金虫本是一种栖居于冥灵树,也便是千年松柏树下的至阴凶蛊,善吞五金,水火不侵,个头虽小若豆粒,却能役使干尸如生前般活动如常。这点,方才已得到证明。“鬼手”和“风无影”擅长偷盗,秦轩便下蛊害了他们,然后清空内脏,风干尸身,放入噬金虫,不死大盗就此诞生,吞下的金银也会悉数吐出。窃取米行和打劫客栈,不过是秦轩的试水之举,等再“复活”两个高手,他就会去报复那些打压他的朝臣,甚至掏空国库。而这两个高手,则是“赛花蛇”和“入地鼠”。“赛花蛇”是秦轩授意狱卒毒杀的,铁镣上的字也是他做的手脚。用意很简单,诱导唐老七去抓他。“入地鼠”身手敏捷,堪称养噬金虫的最佳人选。万幸,万物相生相克,至阴惧至阳,要杀死寄生于干尸体内的噬金虫,只有一样东西:男人热血。在“入地鼠”的催促下,唐老七将受伤手臂先后插进了“鬼手”和“风无影”的腹中,流了差不多两碗血,才彻底解决掉麻烦。
  
  唐老七听得心头大震:“你为何对秦轩如此了解?他为何要害你?”
  
  “入地鼠”苦笑一声,回道:“实不相瞒,秦轩也算我的同门师兄。在他做官前,我们都跟随师父修行,研习法术。他心眼歪,入了旁门邪道,是我和‘赛花蛇’向师父提供证据,把他逐出了师门。唉,同门一场,他不念旧情,我可下不去手。唐捕头,噬金虫已除,接下来该如何做,你清楚吧?”
  
  当然清楚。想我唐老七抓贼缉盗大半生,尽心竭力,不贪不占,自以为无愧于天地良心,到头来却被秦轩利用,成了傀儡帮凶,还有何颜面面对父老乡亲和唐氏祖宗?念及此,唐老七一咬牙,甩开大步走向县衙。
  
  “路遇不平事,快刀必出手。我没看错人,你是条汉子——”
  
  “少聒噪。”唐老七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去大牢找老宋头,他会帮你取走‘赛花蛇’的尸首。等我抓了秦轩送往大理寺,再去找你道谢。”
  
  长话短说,唐老七脚下生风奔进县衙,踹开了秦轩的书房。看得出,秦轩一夜未睡,似在等人。
  
  “秦大人,你等的不是我吧?”唐老七冷声问道。秦轩显然一怔:“唐捕头,抓没抓住入地鼠?”
  
  “入地鼠没抓到,倒抓了两个老熟人。”秦轩边说边迎上前,“请大人猜猜看,会是谁?”
  
  “是,是……”支吾之中,秦轩猛然抬起了手。他的袖中,藏有一把匕首!唐老七眼疾手快,刀身一横便架上了秦轩的脖颈。哪成想,秦轩丝毫无惧,作出了鱼死网破的举动。白光闪过,唐老七胸口中刀,秦轩的头也垂落胸前。
  
  “秦大人,自你上任,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清官,万万没想到——”
  
  “你没想到的事儿多了!”谁能相信,秦轩又抓起脑袋安上肩膀,狞笑扑来,“天下的金银财宝都将是我的,天下也是我的。谁敢坏我好事,只有死路一条!”
  
  糟糕,秦轩是噬金虫王!
  
  “入地鼠”说过,只有噬金虫王才会有喜怒哀乐,有思维。但唐老七身受重伤,只剩下暗暗叫苦的份儿。眼瞅就将踏上黄泉路,“入地鼠”到了,从背后死死抱住了秦轩。唐老七心一横,挥刀斩断手臂,并拼尽全力插进了秦轩的肚腹!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天色微明,通鼎县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此后不久,唐老七有了一个新绰号:独臂快刀唐。
推荐内容
  1. 雕花古床
  2. 名医与海盗
  3. 鹣鸟姻缘
  4. 一只银锭
  5. 攀附权贵招大祸
  6. 李逵巧审土地爷
  7. 杜康造酒
  8. 村里有个饿死鬼
  9. 闺房狐影
  10. 牡丹缘
热点内容
  1. 正月十五舞龙灯
  2. 诡虫盗影
  3. 祖传书案
  4. 选丑入宫
  5. 狗丈夫
  6. 最后一场狗戏
  7. 尸变奇案
  8. 撞钟奇案
  9. 锁魂影
  10. 夺命灶王爷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