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民间故事 > 三剂神药定姻缘

三剂神药定姻缘

时间:2017-06-12 作者:未详 点击:
  1、遗药
  
  大清乾隆年间,河间府上出了一个徐神医,妙手回春,声名远播。他只有一个儿子,名叫徐广文。徐神医一心想让儿子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故而只让儿子读书,却不教儿子医病的本事。可惜他儿子脑子总不开窍,连个举人都没考上。
  
  徐神医临终前,把儿子叫到跟前,失望地叹了口气,让儿子把药箱拿过来。徐广文忙着搬来药箱。徐神医打开药箱,指着里面放着的3个油纸包,让儿子记下。徐广文仔细看去,却见3个油纸包上各写着字,分别是“健体”“美身”“长疮”。他对徐广文说:“这是3副神药。等你实在找不到媳妇、又看上谁家姑娘的时候,就拿出来用一用吧。为父也帮不到你别的了,谁知道你这么不争气。”
  
  徐广文愣住了:“爹呀,凭这3个药包,就能帮我找到媳妇?”
  
  徐神医点了点头,悄悄告诉他说,真遇到了喜爱的姑娘,就把那“长疮”之药悄悄放入姑娘房内,打开纸包,姑娘闻了,就会浑身长疮,恶臭难当,无人能治,自然也嫁不出去了,这时你上门提亲,她家自然会满口答应。你再拿出那“美身”之药,让她服下,即可光鲜如初。这时,当可成亲了。而后再给她吃了“健体”之药,更是精神倍增,一力为你承担起家务来。但你要记住,这“长疮”之药甚是恶毒,一个月内即可要人性命,若是一个月内仍不能娶到姑娘,也务必要去救活她的。徐广文迟疑着问道:“爹,这招儿是不是有点儿损啊?”徐神医气得连连咳嗽了两声,一口痰没吐出来,卡住了嗓子眼儿,给憋死了。
  
  徐广文葬了父亲,也摘下了堂口上那块金字招牌,徐家的医堂,就此关门了。
  
  徐广文想好了,等到服丧期满,他就出去教书,好歹也混口饭吃。
  
  这天夜里,徐广文睡得正香,忽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他忙着起身开了门,一个姑娘扑进门来,倒头就拜,急切地说道:“求徐神医救我爹一命!”徐广文忙着摇手说道:“我爹死了,我可不是神医,我根本不会看病!”姑娘顿时如五雷轰顶,霎时变了脸色,身子一软,就瘫在地上,昏厥过去。徐广文又给她掐人中,又给她泼凉水,好一阵手忙脚乱,才把姑娘救醒了。姑娘悲戚地哭道:“爹呀,你这一去,还有谁管我呀?我不如随你一同去了吧!”说罢,就朝墙角儿上撞去。
  
  徐广文一把抱住了她。他想起了父亲临终前交给自己的那3个油纸包,当即眼前一亮:“姑娘你别着急,或许还有救。”他忙着问姑娘她爹得了什么病。
  
  姑娘名叫沙俊梅,家住城东,她爹沙洪海,乃是远近闻名的裁缝,开着一家不小的裁缝铺子。最近几个月,她爹吃不下喝不下,日渐消瘦,请了许多大夫看过了,也不见一点好转。她听说城西有个徐神医,赶过来相请,却得知徐神医也病重,只得作罢。她爹今晚病得实在太重,眼看着就不行了,她才急慌慌地赶来相求的。
  
  徐广文一咬牙,就从小箱子里拿出那包“健体”药,交给她,让她回去试一试。沙俊梅捧着宝贝药,千恩万谢地走了。徐广文看她一个人走夜路不放心,就悄悄跟在后面,暗中保护着她……
  
  2、回心
  
  沙洪海吃了那“健体”药,竟渐渐地好了,身体又强壮起来。父女两人欣喜不已。这天,父女两人买了重礼,来感谢徐广文。
  
  徐广文唯唯诺诺地说出了那剂药的来历。这父女两人一听,都惊得眼珠子险些掉下来。徐神医留下的药居然还能救他的命,真是不愧神医之名。但徐广文肯拿出来救他的命,那也真是大恩大德了。父女两人再次谢他。徐广文嘴巴里应付着,一双眼睛却盯在沙俊梅身上。沙洪海的病好了,沙俊梅心情也好了,脸上带着娇羞,很是俊美。徐广文一看就动了心,想娶她做老婆。
  
  过了几天,徐广文就请了媒人,到沙家去提亲。不过一个时辰,媒人就回来了,说沙俊梅早已许了人家,他说得晚了。徐广文重重地叹了口气,只怨造化弄人,倒叫自己饱受相思之苦了。
  
  但感情这东西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知道不可能,却遏制不住。徐广文心里都是沙俊梅的影子,梦里也都是她,再想到她出嫁之后就更是难以见到了,他更是撕心裂肺般难受。这天黄昏,他装作闲逛的样子,来到沙家的裁缝铺前,不过是想看姑娘一眼。可他刚来到裁缝铺前,就见沙俊梅冲出来,边哭边跑。徐广文忙着跟上去。沙俊梅跑到一个荷塘边,就要往里跳,徐广文忙着扑过去抱住了她,大声劝道:“沙姑娘,你不要干傻事!”
  
  沙俊梅使劲地推开他:“你救得了我的今天,却救不了我的明天,我总是要死的!既然要死,你就让我死个痛快吧!”徐广文更是吓得紧紧地抱住她不肯放开:“谁说你就要死了?你说出来,总能想出办法来的!”沙俊梅听他这么一说,眼睛一亮,接着就急切地问道:“徐大哥,你有没有能让人变得漂亮的药呀?”
  
  徐广文反问她:“你要这药干什么用啊?”
  
  沙俊梅抹了一把眼泪,这才说开了。原来,她爹早就给她定下了一门亲事,乃是城西的金家。那金家是河间府的名门,金相公更是风流倜傥,才华横溢。能嫁给这样的人,自然让她满心欢喜。但就在前几天,坊间流传说那金相公看中了戏班子里的一个漂亮旦角,非要跟那姑娘成亲,她爹赶去理论,那金相公竟蛮横地说要退亲。若是被退了亲,外人不知道真实原因,就会猜疑是她做下了丑事,那她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这辈子都得让人戳着脊梁骨。那金相公贪图戏子美貌,这才会弃了她。如果她貌若天仙,金相公定能回心转意。
  
  看着沙俊梅伤心欲绝的样子,还有她那乞求的眼神儿,徐广文就再也受不了了,也把老爹的嘱托和留下这药的初衷抛到了脑后,信誓旦旦地说:“我爹还真留下了这么一副药。”沙俊梅不禁喜出望外:“真的?大哥,那你就送给我吧。”徐广文一咬牙,就带着她回家拿药。
  
  老娘一见他翻开药箱子,忙着问他要做什么。徐广文说了沙俊梅的事,就要去拿那副“美身”药,老娘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儿呀,这副药可不能动。这是你爹给你留下娶媳妇的宝贝呀。送给了她,你还怎么娶媳妇啊?”徐广文说:“娘啊,看到她伤心的样子,我的心都要碎了。我就是不娶亲,也得帮她呀。”老娘眼珠儿一转,忽然说:“你不如就拿了这副‘长疮’药给她,让她生了疮,没人肯娶她了,你再把她娶过来,那不正合了你的心意?”
  
  徐广文摇摇头说:“娘啊,我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用这损招儿娶媳妇。”他拿起那副“美身”药,出来送给了沙俊梅。沙俊梅接过了药,千恩万谢地走了。
  
  徐广文心里还惦记着沙俊梅,还是常到她家附近去逛逛。十几天后,他再见到沙俊梅时,也不觉暗暗心惊。只见沙俊梅身姿婀娜,脸蛋俊美,那双眼睛显得格外明亮迷人,看得徐广文心都要飞了。邻居们也感觉到了她的变化,无不称奇,河间城里更是到处传说她的美丽。那金相公听了,也偷偷过来察看,一见到她国色天香,即刻回心转意,忙着商定了婚期,不日就要大婚了。
  
  3、奇药
  
  徐广文听到这个信儿,痛不欲生,回到家里,就打开了那个“长疮”的药包。一股恶臭之气扑鼻而来。徐广文闻了,连连干呕着,强自抑制住了,躺到床上等死。
  
  老娘忙着跑过来追问根由,徐广文早已锁了房门,不准她进来。老娘知道他的心思,忙着劝解,但徐广文只是不睬,老娘一阵长吁短叹,只得守在门外落泪。到得晚间,他老娘实在忍不住了,破门而入,急忙包起了神药,又强行喂他些米汤。徐广文只是闭紧了嘴巴,不肯吃,他是死意已决了。他老娘就在一边抹眼泪。
  
  两日之后,徐广文身上开始刺痒难忍,接着就长起疮来,一挠就破,然后就流出脓水。他老娘给他配了几副药,掰开他的嘴巴硬给他灌下去,也不见效,他身上的脓包开始溃烂,屋里也是恶臭难当。他也滴水不进,身子一天瘦过一天,闭上眼睛,竟现太虚幻境。
  
  这天,他正躺在炕上等死,忽见沙俊梅来到眼前,不觉苦苦一笑,对她说:“我已面似枯槁,丑陋无比,你见了我,难免会做噩梦,以后就不要来看我了。”
  
  沙俊梅“扑通”一声跪倒在炕前,流着泪说:“你一心为了我好,却苦了自己。现下你已时日无多,就让我来伺候你几天吧。”她的泪水滴到徐广文脸上,热热的,徐广文一摸,手竟湿了。他知道这不是幻境,沙俊梅就跪在他眼前啊,不禁一惊,强挣着坐了起来:“你不是成亲了吗?怎么到我家来了?我这里有恶药,别传上你,你快出去吧!”说着,他就动手去推她。可他却已没了力气,就喊老娘,让老娘送沙俊梅走。
  
  沙俊梅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我不走!”她告诉徐广文,那天徐广文回家来给她拿“美身”药时,她偷偷跟了进来,不巧听到了他们母子的对话,明白了徐广文对她的一片真心。但她已和金相公定了亲,这是不能改变的了,只想着下辈子若是有缘,再来报答他吧。谁料就在成亲之前,城里忽然闹起了瘟疫,死了不少人,金家急急慌慌收拾东西要外逃。沙洪海听到信儿,赶紧追过去,想让他们把闺女一同带走,谁知金家不肯带她,绝尘而去。沙俊梅彻底对金家绝望了,于是赶过来服侍他,以报前恩。
  
  徐广文心下一惊。他这些日子在家里等死,可没想到城里竟闹起了瘟疫。他忙着问沙俊梅是否也传上了病症。沙俊梅苦笑着说,瘟疫一来,过人不过门,家家都有死人,哪知道染上没染上啊。徐广文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万分懊悔地说:“都是我太笨了,没学会医术,不能帮你们驱赶瘟疫,治疗病症。无用,我真是无用啊!”
  
  沙俊梅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大哥你还是不要自责了。瘟疫难治,即使徐神医在世,也未必能有根治的法子。生死有命,随它去吧。”她望着徐广文,关切地问道:“几天不见,你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徐广文苦笑着说,他见沙俊梅就要出嫁,心是死了,就放出了“长疮”的药,以求身死。沙俊梅嗔怪地说:“放药害自己,你好傻呀!”徐广文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心都死了,还留着这副皮囊做什么呢。”
  
  沙俊梅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泪水涟涟地说:“我来了,可你……”她的眼泪又一串串地滴到徐广文的脸上。徐广文感觉一阵舒坦,脸上那些脓疮,竟渐渐地开始消脓退肿。他们这才知道,徐神医医术高明,专门给这恶病留下了治疗的良药,那就是人的眼泪。
  
  更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徐神医留下的那包“长疮”药,竟让他们避过了那场灾祸。等到瘟疫过去,徐广文身上的脓疮也都好了。让人颇感意外的是,金公子外逃时竟染上了瘟疫,不治身亡。
  
  两家老人看他们两个情深意长,也乐观其成,找来媒人提了亲,又按规矩回了礼,这亲事就定下了。不久之后,两个人就成了亲,那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沙洪海又把他的手艺传给女婿,徐广文心灵手巧,不久就成了一个好裁缝。夫妻两个夫唱妇随,其乐融融,一时传为美谈。徐神医留下3剂药,竟给儿子娶回了一个好儿媳,那也是奇之又奇了。
推荐内容
  1. 立个傻子当皇帝
  2. 先生拒婚
  3. 敢跟国君叫板的钉子户
  4. 钻火圈
  5. 泣血上清宫
  6. 江湖半炷香
  7. 借棺
  8. 八哥谜案
  9. 捐班放缺
  10. 分内之事
热点内容
  1. 灯官
  2. 抱不动
  3. 温泡菜
  4. 公主之死
  5. 风雨敬事房
  6. 末代皇宫水车传奇
  7. 官场无父子
  8. 算命不能贪
  9. 愣头小子俏丫鬟
  10. 画中计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