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民间故事 > 鱼刺情深

鱼刺情深

时间:2017-06-29 作者:未详 点击:
  每年的八月十五,新城县都要斗厨。届时,县中各大饭店都要派出最得意的大厨,当场做一道招牌菜,由评委评选出最优的一道菜,那就是本届的状元菜。
  
  这个比赛好看又热闹,县太爷是定要光临的,有时知州大人也会赶过来凑凑热闹。今年,县太爷林子清很早就邀请了知州大人,知州大人也应下来,这天上午就赶过来了。
  
  行过了礼,知州大人看着林子清。两个月没见,林子清的身子更加瘦弱,简直瘦成了一只大刀螂,脸色更是差,蜡黄蜡黄的,盖上张纸就能哭了。早几个月,林子清就因身体太差,提出了辞呈,报给了朝廷,但朝廷一直未予回复,林子清也不敢擅自离职,还得在任上耗着。知州大人不无忧虑地对林子清说:“兄台的脸色真是极差,不如就告个长假,到省里去,请名医给看看。病嘛,还是不要拖着。”
  
  林子清苦笑着说:“朝廷不批,就不会派来新的官员。我若走了,新城无主,只怕会出乱字。能扛一日,就扛一日吧。”
  
  知州大人也无能为力,只剩下叹气了。
  
  差不多到了时辰,两人就来到斗厨现场。今年的斗厨,依然是在城中的四方街上,早己围得人山人海。中间早留着他们的位置,两人就过去坐了。林子清宣布斗厨开始,十几个大厨就展开身手,热火朝天地干起来。
  
  一个时辰后,各位大厨的菜肴都做好了,分别端给几位评委和两位大人品尝。品尝之后,评委和两位大人都若有所思。菜就那么多道,新城的物产也就那么多,折腾来折腾去,也没什么新花样,不过是在火候和配料上稍有变化,大家早就腻了。缺少让人眼前一亮的菜品,却非要评出一个状元菜,那就是矬子里面拔将军了。几位评委正在为难,却听林子清说道:“今年的菜品,难以出新,若硬评出一个状元菜来,那也是勉为其难。本官有心推出一道新菜,就请大家来尝一尝吧。”他一摆手,家厨孙三均就从后面出来,手里托着两盘菜。
  
  众人一看到他手里托着的菜,不觉一阵哗然。原来,他那两个菜盘上放着的“菜”,居然是两盘鱼刺。孙三均却是不慌不忙,给评委们放了一盘菜,又给知州大人放了一盘菜。评委们面面相觑,但还是伸手捏起鱼刺来,放到嘴里尝着。刚咬了一口,就纷纷竖起大拇指来:“嗯,妙,妙啊!”
  
  孙三均又从后面端出两盘鱼刺,一盘给了那十几位大厨,另一盘却分给了围观众人。大厨们本是一个个睁大眼睛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待捏起一段放到嘴巴里一嚼,就对孙三均佩服得五体投地了。那鱼刺被他做得绵软酥香,回味悠长,真乃是菜中极品了。孙三均却一抱拳,恭敬地说道:“各位,我就是来献献丑的。鱼刺要做到这样,绝非一日之功,那就违反了今天这斗厨的规则。状元菜该评谁还是评谁吧。”
  
  话虽说得客气,但他的鱼刺已经征服了评委和大厨们,还有围观的众人,更何况那当场做菜的规则,还不是说变就变了,大家一致推举这道菜是今年的状元菜。知州大人也觉得这道菜非常奇特,而且特别好吃,不负“状元菜”之美名,就给他发了状元菜的金匾。孙三均抱着金匾,脸上乐开了花。
  
  回到县衙里,知州大人还想着鱼刺的事。他刚才可没少吃,但这鱼刺吃起来焦香酥脆,余味绵长,但却不腥不腻,那又是鱼肉所不能比的,他还真没吃够。他小声问林子清:“这鱼刺,你家里还有吗?我想带点儿回去,让贱内也尝一尝。”林子清点了点头,却有些为难地说:“菜倒是有,不过……”知州大人知道他向来小气,就笑道:“有菜就好,该当多少银子,我付给你就是。”林子清一拍手说:“有银子就好了。虽是鱼刺,但价钱并不便宜。抽了鱼刺,鱼肉就要贱卖,这一根鱼刺,几乎就是一条鱼的价钱啊。”
  
  鱼刺虽然贵,但知州大人觉得味道奇好,还是买了些去。跟他来的那些大小官员,也都不甘落后,纷纷掏银子购买。倒把孙三均做的几盘鱼刺,都买了个精光。林子清舍不得啦,在那里嚷:“给我留一点,给我留一点啊!”那些官员们只管抢,哪肯听他的。林子清气得在一旁顿足。
  
  很快,这事儿就像风一样在整个临州府都传开了。临州府里不乏富人,更不乏馋鬼,听闻新城县里出了酥鱼刺这道奇菜,马上跑过来品尝。但问遍了所有的饭店,才知道只有县太爷的厨子会做,可是哪里敢去找他,只有扼腕叹息了。越是吃不到嘴的东西,越是馋人,还越就被人传得神乎其神。那些远来又吃不到嘴的客人就在饭店里骂:“县太爷的厨子会做,你们就不会学吗?”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要是学会了这道招牌菜,揽住了这么多客人,那得赚多少钱呀。于是,饭店的老板们就纷纷想辙,跟孙三均去套近乎,然后就要买他做鱼刺的秘方。孙三均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见到雪白的银子,就馋得直吞口水,把银子揣进了口袋,那道做鱼刺的秘方,也就告诉了人家。
  
  要把鱼刺做酥,其实不难。就是先用老陈醋和高度白酒煮鱼刺,直煮4个时辰,然后就把熟醋和鱼刺一并倒入盆中,再浸泡10日,那鱼刺就已酥软,再辅以佐料烤干,就算完工了。做工如此简单,老板们惊诧异常,让大厨们一试,果真如此。一个多月后,新城县里的十几家饭店,纷纷推出这道状元菜,虽然名称各异,但都离不开两个字:鱼刺。
  
  一时间,新城县里到处都飘着煮老陈醋的酸味和烤干鱼刺的焦香味。那些饭店,更是食客云集。虽然这道菜着实贵些,但如此之远都慕名而来的饕餮之徒,又有哪个是在乎银子的呢?这回,那些饭店老板们的脸上可都乐成了一朵花啦。
  
  这日午后,县太爷林子清正躺在县衙后院里的一张藤椅上晒太阳,忽然听得外面由远及近一阵锣鼓响,像是官员的仪仗。他刚坐起来,就见一个差役惊慌地跑过来说:“大人,知州大人来了。”林子清忙着换了官服,带着随从们前去迎接。
  
  行过了礼,寒暄过后,林子清问道:“大人前来,怎么也不提早通报一声?让下官也好有个准备。”知州大人笑道:“兄台客气了。我也是到别处巡察,想到兄台的病,就想过来探望一下。兄台,你这脸色可是好多了,寻到良医了吗?”
  
  林子清一怔:“我吃过了那许多药,都不管用。我自以为我的病己无药可救,不再看了,也不再吃药。想来已有半年的光景了。大人怎么倒说我的脸色好了呢。”
  
  知州大人真诚地说道:“兄台的脸色果真是好了。”林子清活动活动胳膊腿,也觉得比以前有力气了。他自己不爱照镜子,身边的人又不会跟他说,难怪他不知道自己脸色好了。而那身体的康健又是累月,他自己更不知觉。感觉到自己身子好了,他不觉兴奋起来,知州大人也为他高兴。两个人进了府衙,林子清又让孙三均去置备酒菜。知州大人道:“那道香酥鱼刺,是必不可少的。”林子清道:“这是自然。”
  
  自打新城县的香酥鱼刺出了名,各县同僚就经常过来品尝,银子是要给的,但就怕没菜,林子清就让孙三均多多地各下。现在知州大人想吃,那自然是不能多说的,命孙三均端了上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知州大人道:“我这次来,还有一事相求,希望兄台能够答应。”林子清忙着说道:“什么事啊?大人但说无妨。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必是责无旁贷。”知州大人微笑着说道,再过个把月,就是当朝首辅陈大学士的生辰了。各地官员都想尽办法送寿礼,那自然是山珍海奇,各显神通了。若是缺了临州府的礼物,陈大人必要怪罪,那临州府各级官员的日子都不好过。知州大人左思右想,觉得要献给陈大学士的最好礼物,那就是谁都想不到的菜品。他就想把孙三均送到陈大学士府上去做大厨,给陈大学士做出天下无双的美味佳肴来。
  
  林子清沉吟片刻,说道:“孙三均虽是我的家厨,我却不能替他做主。这个主意,还是让他自己拿吧。”便叫来了孙三均,说明了知州大人的意思。孙三均听了,脸色骤然变得煞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磕了3个响头,这才急慌慌地说道:“大人,小的做菜一无是处,给咱临州丢脸都是小事,若是惹恼了陈大学士,给您带来祸患,我就担待不起啦。”
  
  知州大人拧紧了眉头:“不是你独创的香酥鱼刺吗?没有一定的造诣,哪里有独创菜品的本事?”孙三均连忙摆手道:“那道菜可不是我独创的,而是林大人独创的,我就是搭了把手。”知州大人惊得下巴险些掉到地上,愣了半天,这才扭脸问林子清:“果真如此?”
  
  林子清点了点头。
  
  知州大人惊诧地问道:“你怎么会独创这样一道菜品?”
  
  林子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才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年前的一天傍晚,他外出归来,路过一家饭店的后面,正赶上那家饭店的小二把清扫出的残羹剩饭倒到路旁。这时,就有两个十来岁的孩子偷偷摸摸地溜过来,从中捡出了两根鱼刺,放到嘴边唆着。鱼刺上面已经没有一点肉了,可两个孩子还是唆得很享受,让他心里一抖。穷人家的孩子真是可怜,吃不到鱼肉,只有偷偷唆人家吃剩的鱼刺啊。他就想,自己一定要想个法子,让这些孩子吃上鱼肉。
  
  林子清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好主意,那就是让鱼刺成为菜肴,那鱼肉就成了下脚料,就会便宜卖掉,穷人家的孩子就有鱼肉吃了。他跟孙三均说了自己的想法。孙三均本就会做一道醋鱼,那也是要把鱼刺炖软的,但远达不到香酥的程度。他就想,若是再多放些醋,而且用老陈醋,再加上高度白酒,是否能让鱼刺彻底变软呢?经过多次试验,他终于能把鱼刺炖软了,再烹得香酥,终于成了一道被人称道的菜品。
  
  知州大人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感喟地说:“这样一道菜品,吃起来香酥可口,却没人能想到,它是兄台的一片爱民之心啊。如若我拿这道菜品去献媚陈大学士,那真是给这道菜品添污呀。兄台,小弟这就告辞了。”
  
  那年,当朝首辅陈大学士大寿,临州府居然分文未送。陈大学士很生气,派人偷偷来查,想抓到知州大人和各县官员的把柄,从重惩处。派来的人刚到新城,就到饭店里点了本城的招牌菜,谁知上来的却是一盘鱼刺。那人掉头就走,回去给陈大学士禀报说,临州府穷得饭店里都拿鱼刺当菜,不知道老百姓还有什么可吃的。陈大学士得意地笑着说,穷到如此地步,难怪他们州县都不送礼呢。既然他们也没要赈,那就当咱们什么都不知道吧。
  
  知州大人和林子清这个知县,倒当得优哉游哉,再也没有大官来找他们的茬了……
推荐内容
  1. 贪财赔闺女
  2. 爱藏吃的媳妇
  3. 油炸面人
  4. 袖里吞金
  5. 血字谜案
  6. 打赌
  7. 家有贤妻
  8. 蓝蝴蝶迷案
  9. 飞针夺魂
  10. 抢夫
热点内容
  1. 乱世求生
  2. 鱼刺情深
  3. 一袋金锭
  4. 选丑入宫
  5. 狗丈夫
  6. 最后一场狗戏
  7. 尸变奇案
  8. 撞钟奇案
  9. 夺命灶王爷
  10. 锁魂影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