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民间故事 > 鸳鸯错

鸳鸯错

时间:2017-08-06 作者:未详 点击:
  失踪的小少爷
  
  杜府年仅六岁的小少爷失踪了,这事在固城县闹得沸沸扬扬,但转眼大半个月过去,官府依旧查无音讯。听说就连杜老爷,也渐渐放弃了,原本就不大好的身子,更是病的连门都出不了了,家里家外都靠大儿子杜洪锦操持着。
  
  杜老爷是固城县的商贾,家资巨富,原本家有宠爱的妻子,还有两个乖巧可爱的儿子,让很多人羡慕的红了眼。可自从三年前妻子去世,杜老爷悲痛之下,身子便大不如前了,如今小儿子无故失踪,眼看着怕是凶多吉少了,好好的一个家变得七零八落,有人扼腕叹息,有人幸灾乐祸。
  
  不管外人如何家长里短,单是杜府内部,便炸开了锅。
  
  杜洪锦一拳砸在檀木桌上,茶壶被扫到地上摔了个粉碎,从廊外经过的下人们都吓得提心吊胆。刚刚杜老爷跟大少爷吵得很激烈,他们隔着很远都能隐隐听见不小的动静。
  
  “弟弟的事你不管,我管!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杜洪锦撂下这句话扭头摔门而去。
  
  小儿子失踪,杜老爷病倒后,家里的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杜老爷对小儿子是不抱什么希望了,但是几辈人攒下来的祖业不能就这么断送了,他的意思是让杜洪锦别整天往外跑,专心打理生意上的烂摊子,两个人因此争执了起来。
  
  生意上的事情再重要,能重要得过自己的亲人?弟弟的事情不弄清楚,那就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可是杜洪锦看着年迈的父亲病态苍白的脸色,又不忍心再抱怨什么,他心绪难平,便径直出了杜府,寻了个馆子喝闷酒去了。
  
  禁园的秘密
  
  日落西沉,华灯初上,杜洪锦喝得酩酊大醉,他脚步踉跄地回了杜府。杜老爷大概已经歇下了,偶尔遇到一两个小厮都是蹑手蹑脚地走着,连说话的声音都细若蚊嘤,整个府内安静得近乎萧索。杜洪锦想到弟弟在时叽叽喳喳的热闹景象,眼眶蓦地一热,怕被下人看了笑话去,连忙挥手将他们打发了,自己晕头转向地往房间走去。
  
  也许是以前走惯了的路,直到杜洪锦看见门前扣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才发现自己竟然走到了禁园。
  
  禁园原名莲花筑,是杜老爷专门为自己的宠妻建造的,她平生喜莲,杜老爷便在园子里修了个很大的池塘,里面栽种了各色各样的莲花,每每盛开,总会引得不少人前来喝茶赏景。但自从妻子去世后,杜老爷就拔光了莲花,填平池塘,一把大锁扣在门上,再未踏进过莲花筑一步,从此成了禁园。
  
  杜洪锦拍了拍額头,刚要抬脚离开,却冷不丁怔住,那把铁锁有很明显的被人撬动过的痕迹,他脊背上微微出了一层薄汗,心跳得厉害。他退后几步,然后猛冲几步起跳,单手扣住墙头,利落地翻身而入。
  
  莲花筑内满园萧瑟,遍地残枝落叶,蛛网密布,早已不复当年盛景,夜风刮过,带出一种幽暗的阴森感。杜洪锦顿时酒意全无,他伸手抹了一把脸,壮着胆子在园内查看。说来也巧,也许是黑夜里视觉不清晰,触觉便格外的敏感。杜洪锦走了没有几丈远便发现了脚底的土壤有些蹊跷,踩上去跟别的地方不同,像是被人翻动过,他立马找来工具开始挖坑。
  
  等看清坑里埋的是什么,杜洪锦“啊”的一声跌在地上,脸色煞白,惊骇不已,那里面埋着的,正是他的亲弟弟,杜府失踪了大半个月的小少爷。
  
  杜洪锦连忙将事情告诉了杜老爷,杜老爷当场差点抽过气去。两个人守着孩子幼小残破的身体恸哭不已,当夜整个杜府内灯火通明,一盏盏灯笼亮的都近乎发白了。
  
  杜洪锦双眼通红,咬牙道:“父亲,天一亮我就去报官。”谁知杜老爷沉思半晌,竟是将他拦住了:“且慢,我知道凶手是谁。”
  
  王老六的勒索
  
  杜老爷拿出一封信,写信人的字迹很丑,但并不潦草,看得出是用心写的:“这月初八,城西拐子庙,纹银三百两,否则小心你儿子……”
  
  这句话后面的纸缺失了一角,不过落款还在,名字叫王老六。
  
  “这是勒索。”杜洪锦道,“最后那句话就这样结束了还是中途遗失了一部分?”
  
  “不清楚。”杜老爷闭了闭眼,浑浊的眼泪从眼角淌下来,“等我去找王老六的时候,他已经死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孩子怕是保不住了,洪锦,我现在就只有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
  
  眼看父亲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杜洪锦连忙轻声劝慰,自己却是久久不能平静,心头疑窦丛生。
  
  据说王老六是醉酒失足跌进河里淹死的。当时固城县因为杜府小少爷的失踪闹得沸沸扬扬,因此并没有太多人关注王老六的事。但现在看来,他的死真是意外?弟弟真的是王老六杀死的?尸体为什么会被埋进禁园?杜洪锦决定去亲自查看一番。
  
  第二天杜洪锦是直接拿着那封勒索信上门的。王老六的妻子看见那封信就开始哭,她虽不识字,却认出那的确是王老六的笔迹,但是再问更多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甚至不知道王老六还勒索过杜府的小少爷。
  
  杜洪锦有些失望,但王老六的妻子却真害了怕,她怕杜洪锦会把她告上官府,见他要走,急忙拉住他的袖子道:“这事肯定哪里弄错了。我们家王老六虽然贪财,但也胆小,他怎么可能勒索杀人?这封信一定是别人骗着他写的……”
  
  “哎,等等。”王老六的妻子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出事前还真是跟一个叫庄文成的人走动频繁,两人每次见面后都要钻进房间里写半天,他平时可不是个爱写字的人。但是老六出事后,那人就没再来过。”
  
  杜洪锦心头一跳:“他写的东西还在吗?”
  
  “在的在的,我都当遗物收着呢。”王老六的妻子转身就去取东西了。
  
  杜老爷的丑闻
  
  王老六记录的,是杜老爷当年的一段丑闻。
  
  杜老爷年轻的时候也是个英俊风流的人物,他曾有个过命的结拜兄弟,那个人就是王老六妻子口中的庄文成,只是后来两个人同时喜欢上一个女人,并差点为此反目成仇,说是“差点”,是因为庄文成最终成全了杜老爷,一个人走了。
  
  那个女人就是杜洪锦的生母,秦秀莲。
  
  按理说故事本该皆大欢喜,但世事无常。几年后,风流成性的杜老爷终于按耐不住,开始在外面拈花惹草,那个杜府的小少爷就是他在外面的“野种”,秦秀莲终日郁郁寡欢,缠绵病榻,没多久就去世了。
  
  再后来庄文成游历归来,發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杜老爷活活气死,便心生报复,挑唆王老六趁机勒索。
  
  杜洪锦看完后遍体生寒,细细想来,虽然父亲对他们兄弟俩都不错,但的确是更加宠爱弟弟一些。如果王老六所写属实,那么他要勒索的可能未必是自家弟弟的性命,而是关于弟弟出身的丑闻。那缺失的一角纸张,会不会是被父亲自己撕去的?那个王老六跟弟弟的横死,大约跟那个庄文成脱不开干系。
  
  杜洪锦年方十五,到底是血气冲动的年纪,他气冲冲地跑回杜府,一把推开了书房的门。杜老爷正端着一碗药往花盆里倒,闻声手一抖,药碗掉在地上碎成了两瓣,他皱了皱眉:“不晓得先敲门吗?你的礼数都到哪里去了?”
  
  杜洪锦也是一怔:“爹,你为什么不喝药?”
  
  杜老爷身体不好,几乎是常年把药当饭吃,但这次居然没喝,他用帕子擦了擦手,淡淡道:“你娘跟你弟弟都走了,我活着也是个拖累。”
  
  杜洪锦闻言眼眶一红,但想到自己的来意,硬是咬牙忍着问道:“你真的还爱我娘和弟弟吗?爱我娘怎么会在外面拈花惹草,疼小弟怎么会因为顾忌自己的丑闻宁愿不去报官?爹,你和庄文成之间的过往,我都知道了。”
  
  杜老爷蓦地回头,手指颤了颤,半晌方道:“是我对不起他们。但现在我只有你了,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没有遗憾了。”
  
  杜洪锦看着他,慢慢点头:“那爹也要保重身体才是,以后就是咱俩相依为命了。”
  
  杜老爷像是很开心,一连串地应“好”,杜洪锦没再说话,他瞥了眼杜老爷身后的两盆花,眼神黯了黯,转身走了。
  
  还一笔鸳鸯债
  
  冬去春来,草木枯荣交替,眨眼又是一年。这一年,杜老爷的身体越来越好,终于不用再端着药碗当饭吃了,杜洪锦却变得沉默起来,眼神也变得让人捉摸不透。
  
  院中花团锦簇,蝶舞纷飞。杜洪锦坐在石桌前,仰头灌下一杯烈酒,视线扫过杜老爷书房的窗台上放置的那两盆花,枯叶凋零,杜洪锦知道,它们再也不会开了。
  
  杜老爷过来寻人的时候,杜洪锦已经酩酊大醉,他举着酒杯笑呵呵地道:“爹,儿子今天高兴,您陪儿子喝几杯吧?”说着不等回话,一仰而尽。
  
  杜老爷劝阻不及,叹了口气,也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很烈的酒,却也让人痛快,杜老爷道:“许久不曾如此畅快了。”
  
  “爹,您还记得今日是娘亲的忌日吗?”杜洪锦醉眼迷离,歪歪扭扭地给杜老爷又倒了一杯,杜老爷抬头看了他一眼,“爹自然是一日不曾忘记,只是不想提起来让人徒增伤心罢了。”
  
  杜洪锦就开始呵呵地笑起来,杜老爷刚要说什么,忽然脸色一变,惊惶道:“你竟然给我下毒?”
  
  “你果然是不记得了,今天根本不是娘亲的忌日。”杜洪锦还是笑着,并不理睬他的话,笑容凄然绝望,“不过,大概会是你的。”
  
  “不,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父亲。”杜老爷伸手想去抓杜洪锦的袖子,却抓了个空,“我是你的亲生父亲!”
  
  杜洪锦冷笑:“你不是我的父亲,你是庄文成!我的父亲,我的弟弟,全都被你害死了。”
  
  最开始怀疑他,就是从那日撞破他将汤药倒进那两盆花里。那两盆花是很久之前杜老爷和秦秀莲一起种下的,秦秀莲死后,那两盆花就成了杜老爷的宝贝,连他和小弟都不能碰一下,生怕给糟蹋了。
  
  他忽然想起了很多往事,这些往事里全都是杜老爷对自己妻儿无尽的宠爱,可是他竟然会因为王老六的一纸书信,就把这一切全盘否定了。
  
  后来杜洪锦开始有意识地观察,他发现杜老爷每次都会偷偷地把汤药倒掉,但身体却在一天天变好。他发现杜老爷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对着铜镜梳妆打扮,在“杜老爷”的脸皮下,还有着一张陌生的脸。
  
  原来当初庄文成告诉王老六的故事都是假的,他利用的只是王老六的贪念而已。其实当初秦秀莲看上的人不是杜老爷,而是庄文成,只不过后来庄文成喜新厌旧,始乱终弃,当时秦秀莲已经怀有身孕,她在寻死的时候被一直迷恋她的杜老爷所救,后来两人便来到了固城县,孩子出生后,取名杜洪锦。
  
  这一夜,杜洪锦遣散了所有的家丁,然后一把火,烧了整个杜府,火光中杜洪锦忽然仰头一笑:“你不是我父亲,永远都不是。”笑罢抱着酒坛子摇摇晃晃地走了。
  
  当年的一笔鸳鸯债,到头来,终究还是要还的。
推荐内容
  1. 假城门真狗官
  2. 报恩
  3. 金玉蝴蝶
  4. 复仇
  5. 狗丈夫
  6. 败家子“倪九缸”
  7. 烟熏鱼
  8. 箫笛传情
  9. 惊天一吓
  10. 将军碑
热点内容
  1. 送军令
  2. 救命宝贝
  3. 破案赚酒
  4. 算命不能贪
  5. 画中计
  6. 鸡战乾清宫
  7. 神奇的饸饹
  8. 一块割不完的肉
  9. 三嗅铜钱
  10. 天赐仙婚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