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民间故事 > 板凳犬奇案

板凳犬奇案

时间:2017-08-21 作者:未详 点击:
  小狗袭人
  
  清朝光绪年间,扬州人江旬刚到苏北芒山当知县,这天有人报案,说县城首富米百万的独生子被一条小狗给咬死了!奇的是,这条小狗是他刚过门的新媳妇程娟娘抱来的,岂不是谋杀亲夫了?江知县接案后不敢怠慢,急忙带着三班衙役赶了过去。
  
  到了出事的东厢房,只见少爷米来富的尸体蜷缩在内室门口,脖颈上果然一个深深的血洞,身下已成血泊;不远处一条短腿小狗四仰八叉倒在墙角,也已气绝身亡。而厢房内,一个模样俊俏的女子被五花大绑起来,由两个女仆看守着,不用说,她就是程娟娘了。
  
  年过六旬的米百万悲伤万分,他的妻子花氏更是号啕大哭。米百万拉住江知县诉说道:“江大人,事到如今,小老儿我也不怕自揭家丑了!悔只悔不该给蠢儿子说个漂亮的媳妇儿,反把他送上了绝路!”
  
  说起这少爷米来富,虽生在富贵之家,却是个缺心眼的大傻子。米百万仗着有钱,早早就为儿子定下了亲事,新娘子就是有“芒山一枝花”之称的程娟娘,程父是药铺掌柜,贪图钱财,程娟娘自然对这桩婚事格外不满,无奈胳膊拗不过大腿。不过她也留了一手,随身带来一条名叫“黑花”的狗,这黑花身躯矮小,四肢粗短,头背平坦,乍看像条小板凳。
  
  新婚之夜,米来富刚要靠近新娘子,不承想被伏在脚下的黑花一口咬在小腿上,疼得他“嗷嗷”直叫。此后,程娟娘抱着黑花日夜不离身,米来富竟毫无机会一亲芳泽。
  
  此事自有好事之徒传播开来,米百万别提多恼火了。一晃眼,一个月就要过去了,按芒山风俗,新娘子满一个月以后要回娘家,谓之“回门”。常常有对丈夫不满意的新娘借机长住娘家,令夫家无可奈何。
  
  昨天晚上,米来富和几个狐朋狗友又聚在一起胡吃海喝,在朋友的怂恿下,他仗着酒劲,拎了根桑木棍回家——有人给他出了个主意,要他踹开内室门,先一棍子打死扑上来的黑花再说。想不到少爷自己却被黑花给咬死了!
  
  米家的管家老李说,他听到少爷惨叫就赶忙跑出来看,见此惨状慌忙去向老爷报信,跌跌撞撞走到中院的月亮门,不料两腿猛地被绊了一下,爬起来一看,撞着他的竟是黑花!月光下,黑花龇牙咧嘴,口角仍有血迹,分外狰狞,老李吓得要死,没想黑花转身跑到月亮门墙下,跷起后腿撒了一泡尿,接着跑到大门旁的流水口,一弓腰窜跑了。
  
  等米百万夫妇跑到东厢房一看,米来富已然断气了,而黑花不知何时又跑了回来,正在程娟娘的脚下摇着尾巴撒欢呢!米百万气红了眼,操起儿子扔下的那根桑木棍,对准黑花就是一棍子!
  
  亲家恩怨
  
  程娟娘哭哭啼啼地告訴江知县,说昨天黑花突然失踪了一天,“我猜来猜去,想着黑花肯定被米来富谋害了,天一黑便紧紧顶住内室门,也不敢睡觉。半夜果然听见他踹门,我吓坏了,却突然听到他的惨叫……大人,我是清白的!再说黑花向来只低头咬人的腿,从来不会跳起来咬人喉咙,它一定是疯了,我真没有唆使它!”
  
  江知县略一沉吟,问道:“这黑花你是从哪里抱养的?本县看这种狗的体态,是较少见的犬种呢。”程娟娘道:“我爹开药铺,北芒山有个挖药材的药农老陈头,常常来我家药铺兜售药材。一年前,我见他身后跟着一大两小三条狗,都是黑底白花,长得很奇特,他说这种狗叫‘板凳犬’,对主人很忠诚,他为了挖药材特地从东北长白山弄来的,着实稀罕呢。我央求老陈头给我一条小狗仔,老陈头就把其中一条小母狗崽给了我,也就是黑花……”
  
  江知县听了脸色一变,命老李带自己查看昨晚黑花窜逃的路线,只见泥土地上有几溜零乱的狗足迹,直通东墙下的一个流水口,只是那流水口已被一块大石从外面堵上了。
  
  江知县问老李:“隔壁是什么人家?”老李有点难为情地望向一旁的米百万,欲言又止。米百万倒是冷哼一声接上了腔:“江大人,实不相瞒,东墙隔壁是小老儿的亲家白春民。不过小老儿和他们早就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了!”
  
  江知县颇感诧异,却也没再言语,又查看了月亮门墙下狗的尿痕,方才命衙役将程娟娘带回县衙,说是要进一步审问。但一出了米家大院,江知县就下令将程娟娘放了,让她自回娘家。众衙役诧异莫名!
  
  回到县衙后,江知县即招来任职多年的老师爷,向他密询米百万和白家老死不相往来的缘由。
  
  老师爷告诉江知县,米百万本名米伯万,并非芒山原住户,而是流浪的穷商人,二十多年前携带妻女流落此地,饿昏在街头,是住在街口的白春民把他救活的。白春民开着一爿纸烛店,为人善良,他见米伯万一家实在可怜,便又腾出一间屋子安顿他们。起初,米伯万对白春民感激万分,又见白春民的儿子白帆与自己女儿兰花是同龄人,主动要求和白春民结成亲家,两家人算是成了一家人。
  
  米伯万头脑精明,建议白春民把纸烛店改成了粮店,渐渐成了店里的掌管。后来米伯万动起坏心思,和白春民翻脸闹分家,他私下贿赂知县,得了白春民的大半祖宅,此后又连开几处分店,钱财雪球一般越滚越大,终于成了名副其实的“米百万”。米百万之妻深知丈夫做的是昧心之事,不两年得了个“怔忡”之症,一病不起。这下倒称了米百万的心,他很快续娶了女戏子花氏,又生下儿子米来富。
  
  已嫁到白家的女儿兰花和丈夫白帆生儿育女,日子本就过得紧巴巴,操劳过度的白春民又长年卧病在床,日子就更艰难了。米百万在花氏的挑拨下对兰花不管不顾,兰花痛恨父亲薄情寡义,便也同父亲断绝了往来……
  
  舐犊之情
  
  听了师爷的这番话,江知县点点头,又派人传来了药农老陈头和他的“板凳犬”。老陈头证实了程娟娘的话,但现在他身边只有那条老母狗了,那条公崽半个月前在夜里被人偷走了,他当时追了几里地都没有追上偷狗贼!老陈头还告诉江知县,板凳犬嗅觉灵敏异常,又特别看重血缘亲情,对于死去的同类,虽埋骨地下几里远,它都能嗅得出,必至其地悲叫一番。
  
  江知县听了,心中更有数了。第二天,江知县带着衙役们和老陈头,再次去了米家大院。老陈头手中牵着的母狗一进院,就直往后院的一口废井奔去,“呜呜”悲叫——原来,昨天米百万张罗儿子的丧事,叫人把死狗扔进了废井里,又填了不少土,但依旧被老母狗嗅了出来,老母狗悲鸣半天,忽又穿过米家大院,一头冲向东邻白家,狂吠不止。
  
  白帆和兰花慌慌张张打开院门,只见老母狗蹿到一棵梧桐树下,双爪直刨地面,不几下便挖出一具狗尸来,又是一条白底黑花的板凳犬!江知县打量了一下小院,几间破败凄凉的茅房,只有西面的偏房还算齐整,但门窗紧闭着。
  
  “什么人住在西面偏房里,怎么到现在都不开门?”江知县问道。
  
  “是、是我父亲。他一向病着,昨晚睡觉前我去问安,他说他夜里睡不安稳,今早要迟些起床……”白帆慌忙回答。
  
  江知县命白帆打开房门,却见一个人直挺挺地吊在了房梁上,不是别人,正是白春民!而在他的双脚下,放着一具扎好的纸人偶,仔细一看,纸人偶的衣服及面容竟和米来富一般无二,栩栩如生,而且在脖颈上也撕裂了一个大口子!
  
  “爹!”醒过神来的白帆冲上前,紧紧抱住冰冷的遗体,号啕大哭,“爹——您为什么要这样……”
  
  江知县在小屋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封墨迹未干的信。在信中,白春民爽快地承认是自己利用板凳犬咬死米来富的,動机自然是要报复米百万。他从老陈头家里偷来小公犬,然后扎了个纸人偶米来富,把食物塞在纸人偶脖子处,让小公犬每每跳起来咬着吃。
  
  前天凌晨,他把小公犬抱到米家墙下的流水口处,引来并捉住了黑花,两条小狗有一年时间没相聚了,自是一番亲热。但没过多大会儿,他就把两条小狗隔离开来,又在黑花身上洒了不少酒,掩盖其气味。小公犬见不到黑花,又嗅不到黑花的气味,烦躁至极。到了半夜,听到隔壁米来富回来了,白春民将小公犬引到墙下流水口,放它去米家大院。饿了一整天的小公犬寻找黑花的气味,自然直奔黑花常居的东厢房,猛地看到正在踹门的米来富,下意识地跳起来咬在了他的喉咙上……
  
  待小公犬跑回来,白春民又将黑花放回去,并把墙下流水口堵死,从而嫁祸给程娟娘。案发以后,特别是江知县当众释放了程娟娘,白春民顿知大事不妙,为了不至于出乖露丑,选择了畏罪自尽……
  
  几天后,辗转反侧的江知县终于以“凶手白春民已死”为由,将此案了结。老师爷敬佩之余,犹有不解地问道:“江大人,您是怎么想到咬死米来富的那只狗不是黑花,而是另一只板凳犬的?”
  
  江知县哑然一笑:“很简单,因为只有公狗是抬腿撒尿的。”
  
  其实,老师爷有所不知的是,这几天江知县心里纠结得很!他心里明镜似的,真正的凶手并非白春民,而是白帆夫妻二人——能从老陈头家中偷走小公犬的,绝不是经常卧病在床的白春民,只能是年轻力壮的白帆!白春民最多算是个知情人而已,他深感明察秋毫的江知县定会顺藤摸瓜,追究到白家小院里来,只好以生命替儿子儿媳将罪责揽归到自己的头上……
推荐内容
  1. 真正的金钥匙
  2. 秀才吟诗气死娘
  3. 当心
  4. 变恶的池塘
  5. 先生的计策
  6. 天绝地孤
  7. 寻玉追凶
  8. 烟袋传奇
  9. 买筐坏蛋哄皇上
  10. 四儿子
热点内容
  1. 真正的金钥匙
  2. 板凳犬奇案
  3. 泣血临安城
  4. 选丑入宫
  5. 狗丈夫
  6. 最后一场狗戏
  7. 撞钟奇案
  8. 锁魂影
  9. 三块肉
  10. 除怪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