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民间故事 > 生死金喇叭

生死金喇叭

时间:2018-02-18 作者:未详 点击:
  不论婚丧嫁娶,只要有人请,唢呐技艺超群的顾长青总是有求必应。唯有一曲《百鸟朝凤》,无论如何他都不肯吹……
  
  1。御赐金喇叭
  
  颍州风俗,不论是婚丧嫁娶还是庆生还愿,一台响器班子是少不了的。民国年间,光武镇方圆几十里,只有一家响器班子。由于班主姓赵,就被叫做赵家班。赵班主大名赵德胜,一把唢呐在手,丧曲能把路人吹得落泪不止,喜调能让大姑娘小伙子听得两眼放光,满脸飞红霞。班子里其他乐手的几样乐器,芦笙、铜钹、梆子,都只能当这把唢呐的陪衬了。据说,当年慈禧老佛爷召集了天下的梨园能人齐聚京城,在全国吹唢呐的人中间选出来十个最好的,被称为“御赐金喇叭”。谁料没过多少日子,慈禧太后病死了,给十个“金喇叭”加官进爵的事也就搁了下来。又过了三年,皇帝也没了,金喇叭也没人供养了,只有揣起喇叭背着褡裢,各自找饭碗去了。其中一个,就成了光武镇赵家响器班班主。在旧时候,吹鼓手是三百六十行中位置最低的一行,排在“下九流”之末,还在娼优的后面。但光武镇的赵班主却是比镇长都有面子的人,因为人家是皇帝御封的“金喇叭”,谁敢看不起?方圆百里的人都以能请到赵家班为荣,每年腊月初十以后,登门请响器的人互相都磕破了脑门,有本镇人家娶媳妇的,居然提前了一年就定下了赵家班。实在排不上队的,只得另请其他无名的班子来顶替。
  
  这年腊月二十六,老王寨的王树根要给儿子娶媳妇。女方家一再声明:其他没什么要求,但响器一定要请。王树根一口应承,几天后给亲家捎话过去:没请到赵家班,请的是沙河北岸的顾家班。到了那天,响器班子跟着抬嫁妆的人来到女方家,全村人一看,哄堂大笑,新媳妇的老爹差点没背过气去:原来这个顾家班,只有顾班主一个人,外加一把唢呐。新媳妇的老爹一挥手,把本来给响器班子准备的桌子凳子都撤去了。这个顾班主就站在新媳妇家的院子里,深吸了一口气,吹了一曲《凤求凰》。开头有一段凤凰的叫声,转了十几道弯,是一口气撑下来的。那时村里也没有钟表,也不知道顾班主这一口气吹了多长时间。据后来一个小孩说,当时他手里拿着一个馍,顾班主开始吹的时候,他开始咬第一口馍,等这小孩的馍吃完了,顾班主这一口气还没吹完。一曲吹完后,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挤进了院子。刚才搬走的桌子板凳,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都放回来了,还摆好了茶杯茶碗。顾班主坐了下来,主人家倒了杯水说:“顾老板,歇口气吧。”顾班主拔下唢呐的哨管放进茶碗里泡着,说:“人没事,喇叭倒是要歇会儿。”过去了一碗茶的工夫,顾班主装好了哨管,又开始吹了,大家一听起头,就知道是《抬花轿》。刚吹过起头,顾班主停了下来,高叫了一声:“大姑娘,上轿喽!”人们这才从唢呐里回过味来,搀出来新媳妇,扶进了花轿。一村人跟着唢呐,把新媳妇送出了几里地去,可把新媳妇的爹乐坏了!
  
  就这一下子,顾家班的名声吹出来了。有人说,这顾家班主顾长青,是当年皇帝御封的十个“金喇叭”之一!这话传到了赵家班那里,赵德胜听了后,哈哈一笑说:“其实,当时在十个御赐金喇叭之外,另有十个人候补,封了银喇叭。”
  
  虽说这顾长青只是个候补的银喇叭,但也算是国家级艺术家。对于一辈子没去过京城的老百姓来说,金喇叭还是银喇叭,区别不大。由于赵家班名气大,他们出演一次的价码已经涨到了十二元银洋,主、客点曲儿另算。而顾家班一直是顾长青孤家寡人一个,他鼓着腮帮子吹一天,主家给个两三元大洋就行。真碰上手紧的人家,封个一元大洋他也不嫌少。听得次数多了,乡亲们心里也有了个比较:其实这“银喇叭”吹得也不比“金喇叭”差多少。有一次演出休息时,就有人问顾长青当年评金喇叭银喇叭的事儿。顾长青说:“哪有什么银喇叭?只评了十个金喇叭。”人们也没往下追究,反正顾老板的喇叭价廉物美,能听得让人忘了吃饭。好听就行,管他金喇叭还是银喇叭。
  
  2。百鸟朝凤
  
  这天,刘尧村的刘成福娶孙媳妇,老头子对顾长青说:“顾老板,给咱吹个《百鸟朝凤》!”顾长青说:“老爷子,咱今天大喜,这是白调儿,不合适啊!”
  
  隔了一天,另一个村里一位老太太去世,也是请的顾长青,主人家就请他吹《百鸟朝凤》。顾长青说:“对不起,当年我师父说过,这曲子不是一般人能受得起的。我吹了这曲子,怕老太太到了那边也不安生。”满院客人都不高兴了,纷纷说:“顾老板,你到底会不会吹《百鸟朝凤》?”顾长青说:“会吹,但只给受得起的人吹。”老太太的一个亲戚说:“我姑姑一辈子勤俭持家,待人和善,从没跟人吵过嘴,鸡都没杀过一只,转世后要当菩萨的。顾老板,你吹《百鸟朝凤》,辛苦费我出!”说完,这人从长袍里掏出十元大洋码在顾长青的茶碗旁。顾长青眼睛没看对方,只说那句话:“老太太福薄,受不起。”
  
  顾长青不会吹《百鸟朝凤》的事传到了赵德胜那里,赵班主大度地摆摆手,说:“不管怎样,大家都要吃饭啊。”这年秋天,河西村一位姓余的老私塾先生去世,本打算请赵家班来吹响器,但现在赵家班的出演价码已经涨到了十五元大洋,无奈只好请了只有一把唢呐的顾家班。丧事办完,老太爷也下了葬,顾长青对主人说:“给老爷子加一曲送行。”就见顾长青深吸了一口气,小腹凸了出来,然后把唢呐的哨管放进嘴里,鼓起腮帮子,只听一声尖锐的笛声,好像从云彩里传出来的,一位唱礼的老年人叫了出来:“《百鸟朝凤》!”围观的人都不再说话,孝子孝女也不抽泣了,一时间,好像有数不清的鸟儿奔着老爷子的坟墓而来,喜鹊、百灵、布谷……不止是鸟儿,还有虫子和家畜:知了,蛐蛐儿,猪马牛羊……各种稀罕又熟悉的叫声从顾长青的唢呐里钻出来,所有的人听得呆在当地,忘了自己是谁,在什么地方。
  
  一曲完了,全村人全屏着气不敢说话,只能听见琐碎的鸟叫声,抬头一看,一群家雀儿在老爷子的坟墓上盘旋。孝子上来,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给顾长青磕了个头,顾长青双手扶起:“不必这样。我听人说,贵宅今天穷到这个地步,都是因为民国十二年水灾时,余老先生用四十亩良田换了米面,搭棚舍粥四十天,救了周围几个村的五六百口人。而且,老人家一辈子教书育人,传扬美德,直到八十高龄才升天。所以,老先生这八十年,算得上是人中龙凤,这曲《百鸟朝凤》,他受之无愧!”
  
  可惜,自从余老先生的葬礼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听到顾长青吹《百鸟朝凤》。有想听这曲子的主家,顾长青总是淡淡地说:“他(她)受不起。”因为顾长青的坚持,把婚丧皆宜的《百鸟朝凤》硬是变成了一支孝曲,弄得赵德胜在人家做喜事时也不好再吹这支曲子了。但有人传言,赵老板经常在春分和秋分的前后几天,一个人躲到老树林里吹《百鸟朝凤》,一吹就是一整天。
  
  3。惺惺相惜
  
  说话间,又十几年过去了。民国二十八年的一天,顾长青正在一户人家吹《大出殡》,忽然被一个中年胖子扯了扯衣袖:“顾老板,请停一下,借一步说话。”顾长青不知就里,这个人说:“门外有位我的朋友,家里有事要请响器,一百大洋一场,请你现在就过去。”顾长青朝胖子点点头,说:“麻烦你再等一会儿,我们吹鼓行不欺鬼神,《大出殡》没有只吹一半的道理。”胖子耐着性子听完了《大出殡》,忙拉着顾长青出来,外面站着一个矮瘦的男人,穿长衫,戴着眼镜,像个教书先生。胖子冲瘦子一弯腰,指着顾长青说:“就是他,顾老板。”瘦子说:“顾老板,辛苦。”他说话有些生硬,好像浙闽一带的口音。顾长青抱拳回礼,胖子指着边上的马车说:“顾老板,上车走吧。”
  
  马车走了有小半个时辰,来到了县城边的一栋两层小楼。顾长青和胖瘦二人下了车,问:“红事白事?在哪儿摆案子啊?”胖子领他进了屋,让了座,瘦子打开了桌上的一个木盒子,胖子就开始摇木盒旁边的手柄,摇了一刻钟后,瘦子摆手让胖子停了下来。顾长青又想问,瘦子说:“顾老板,你的,大笛子吹得好。我的,想把你的笛子录下来,这样,全世界都能听到你的声音。这个,是留声机的干活。”顾长青心里一沉:“你是日本人吧?”旁边的胖子说:“没礼貌,应该叫太君!”瘦子很大度地摆摆手:“顾老板,吹你最好的那个。”顾长青点点头,从背后的布袋里拿出唢呐,放进嘴里,开始吹了起来:“咕,嘟嘟,咕嘟,嘟嘟,咕嘟嘟……”胖子越听越不对:“顾老板,不对啊,你这喇叭坏了吧,声调怎么这么低啊?”顾长青说:“这支曲子叫《炖豆腐》,豆腐是我们中国人最爱吃的一道菜,把豆腐放进——”瘦子一挥手打断顾长青:“《炖豆腐》,我的不听。我要听那个……‘一百只鸟见孔雀’!”胖子小声对顾长青说:“就是《百鸟朝凤》!”顾长青瞪了胖子一眼,说:“他受不起。”胖子把顾长青拉到一边,低声劝了他几句,顾长青摇了摇头。胖子脸一板,用左手掌做个刀的样子,向下一挥。顾长青还是摇了摇头。瘦子等不及了,冲着顾长青吼道:“顾老板,你的,敬酒的不吃,吃罚酒!”这时,从外面走廊下走进来两个穿制服的日本兵,把顾长青带了下去。
  
  过了几天,一个五十多岁、身穿茧绸长袍的男人来到小楼,求见胖子,希望能见顾长青一面,随即从袖子里摸出一根大拇指粗的金条。胖子收下后,说:“你快点啊,这儿都是日本人,时候长了你也走不了。”这人跟着胖子走进小屋,看到了蜷缩在屋角的顾长青,脸上有几处伤,但没有血。顾长青吃力地睁开眼,看着来人。绸袍男人蹲下身子,说:“顾老板,在下赵德胜。”顾长青点点头,没说话。赵德胜又拿出一根金条给了胖子,胖子出去了。顾长青说:“赵老板,你是来劝我的?”赵德胜摇摇头:“顾老板,我是来捞你出去的。”顾长青摇摇头说:“没用的,日本人不会让我活着走出去的。”赵德胜说:“顾老板,你我虽然从没有交往过,但当年御评金喇叭时,你的那一曲《凤还巢》,让我听得如痴如醉。而我自己由于学艺不精,没进入五十名之内就被刷了下来。我刚到光武镇的时候,为了抬高自己的名声,谎称自己是御赐金喇叭,这已经是一个大错;而后来你也来了,我怕你会戳穿我,就先行散布谣言,说你不是金喇叭而是银喇叭,更是错上加错。但你从没有对这事解释过一句,老话说:艺高德行广。我跟你相比,就好像萤火虫比日月啊!”顾长青摆摆手,止住了赵德胜:“赵老板,这些都过去了,不说了。你今天能来看我,我死了也能闭眼了。”他咳嗽了两声,歇了口气,继续说:“不瞒你说,我听说你在树林里练《百鸟朝凤》,我循着声音去听了几次,觉着高亢有余,婉转不足,有的地方接衬不上。而且,好像还有杀伐之音。我肯定是不能活着走出去了,现在我把这支曲谱念给你,你记着吧。”赵德胜连忙摇着手说:“你别说,我也不要听。你把曲谱留着,回头传给后人,把咱们吹鼓行发扬广大。你是御赐金喇叭,当年全国就十个,现在活着的顶多还有三四个。你没了,是咱们国家的损失;而我,只是个吹唢呐的匠人。我今天来,无论如何都要把你弄出去。”这时,胖子进来说:“好了好了,都两刻钟了,再长了我担当不起。”赵德胜一急,大声说:“日本太君不就是想听《百鸟朝凤》吗,我吹。您没听说过我是御赐金喇叭吗,保管比他姓顾的吹得还好!”胖子一听,两眼一亮,忙跑到楼上喊了日本瘦子下来,瘦子不相信地看了看赵德胜:“你,会吹《百鸟朝凤》?”赵德胜从腰里拔出唢呐来,放进嘴里,深吸了一口气,鼓圆了腮帮,随着他手指的跳动,几声清脆的黄鹂叫声从唢呐里传了出来。瘦子高兴地说:“要西,要西!”赵德胜弯着腰说:“太君,您放了我这个亲戚,我现在就给您吹完整的《百鸟朝凤》!”瘦子朝胖子挥挥手,胖子就把顾长青带了出来。赵德胜跟着顾长青走到门口,低声说:“我一家人昨天已经去了江南。我把儿子改名为肖走连,如果你这辈子还能看到他,告诉他,爹爹是为什么死的。”说完话后,赵德胜看着顾长青走出了大门,自己转身向屋里走,边走边用唢呐吹几下不连续也不成调的怪腔。这几下声音,只有顾长青能听出来意思:我不会丢中国人的脸!
  
  4。一曲定生死
  
  进了屋,胖子已经把留声机摆好,摇满了电。赵德胜说:“太君,请拿一碗开水来,我要泡泡哨嘴子,不然出来的声音有点嘶哑,不好听。”胖子照办了。赵德胜估计顾长青已经走得够远了,就拿出哨管装在唢呐上,试了几个音后,一仰头,开始吹《百鸟朝凤》。瘦子日本军官闭着眼睛听得正入神,几个高亢的回旋过后,唢呐声忽然转调,发出了难听的“噼啪”声。这声调又高又刺耳,瘦子猛地睁开眼,只见胖子难受地捂着胸口,摇着手要赵德胜别吹了。赵德胜身子猛往前一耸,吹出了更尖锐的“噼啪”声。就听“扑通”“扑通”两声响,瘦子和胖子先后从椅子上滑坐到了地上。赵德胜吹着唢呐往外走,正当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从二楼传来一声枪响,赵德胜身子一晃,倒在了地上。
  
  赵家班班主赵德胜就这样死在了日本人的枪下,他的脑袋被割下来挂在了旗杆上。几天后,旗杆被砍倒,赵德胜的脑袋不翼而飞。据说是一群吹鼓手,生生用唢呐的铜碗砍断了旗杆。有人不相信,说铜器是软的,根本砍不动木头。但不管怎么说,赵德胜的头颅的确被人偷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几年后,日本鬼子被打走了。在光武镇东面一个荒凉的土坡边,不知谁用一截削了皮的桑树立了一块碑:“抗日义士赵德胜之墓”。人们传言,赵老板的头就埋在这土坡的边上。
  
  1953年,潜逃外乡多年的胖子汉奸被人民政府抓获。据他所说,当年他和日本瘦子听了赵德胜的唢呐,心里越来越闷,后来就喘不过来气,昏过去了。醒过来后,瘦子就经常会无缘无故地昏倒,据日本医生说是心脏病发作。瘦子就回了国,听说病也没治好,死掉了。就在胖子被政府枪毙的前一天,一个姓肖的中年汉子打听着找到了赵德胜的墓,这时已经被人民政府重新树了一块石碑。这汉子跪在地上,再抬起头时已经时满脸鼻涕和泪水。他站起身,从身后的包里拿出一把唢呐,吹起来。这唢呐声引来了林子里的一群飞鸟,更引来了附近几个村的村民。大家都听出来了,这曲子正是《百鸟朝凤》。更有心细的几个老汉认了出来:这支唢呐,正是当年顾家班主、“御赐金喇叭”顾长青用过的那支。
推荐内容
  1. 遇贵人
  2. 野鸡突死之谜
  3. 神卦
  4. 关于“没有老婆想老婆,有了老婆怕老婆”
  5. 喋血道院
  6. 黑脸艄公
  7. 摄魂画
  8. 阿花抗婚
  9. 好饭只需一锤子
  10. 玉婚约
热点内容
  1. 真知县难真,假知县难假
  2. 生死金喇叭
  3. 绝命救赎
  4. 撞钟奇案
  5. 说不得的寿材铺禁忌
  6. 徐秀才当官
  7. 杀虎计中计
  8. 还魂记
  9. 黑色江湖
  10. 三世擒魔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