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民间故事 > 江山美人

江山美人

时间:2018-05-16 作者:未详 点击:
  一纸邀函,引数人窥探;各路精英,逞无穷手段。试看金榜谁题名,可叹算尽机关——正是江山配美人,暗藏剑影刀光!
  
  一、出人意料的内奸
  
  这天傍晚,忙了一天的曹锦棠刚要回卧室休息,一个伙计急匆匆进来向他禀报,说雪芳斋的周围突然出现了一些可疑的人,那些人鬼鬼祟祟,不知道要干什么。
  
  曹锦棠闻言双眉纠成一个疙瘩,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昌硕兄所言不虚啊,果然有人盯上我了!”
  
  清光绪三十年,西泠印社在杭州西湖的孤山南麓成立。印社用纸量大,为了保证质量,经过大家商量,决定广邀天下造纸人携样品前来参评,从中选出上品来作为印社的专用纸。
  
  西泠印社的首任社长正是号称诗书画印四绝的吴昌硕,他想起宣州的好友曹锦棠,要他届时也务必带宣纸样品前来杭州备选。宣纸作为书画用纸,自宋代以来便已独树一帜,而曹锦棠的雪芳斋宣纸作坊又是宣纸中的佼佼者,吴昌硕一直都是用他的纸,感觉质量确实要比其他纸高出一筹。他在信中特地交代,自古同行是冤家,要曹锦棠务必小心,防止遭对手暗算。
  
  曹锦棠接到吴昌硕的来信,自是非常高兴。宣纸虽然负有盛名,但这些年战乱不断,不少文人墨客忙于避乱,无暇吟诗作画,因而宣纸的销量不断下降,急需打开新的销路。西泠印社汇集了那么多顶尖的书画篆刻大师,出手的必定都是传世之作,如果他们都能用宣纸写书作画,那么也就等于替宣纸作了强有力的宣传。于是曹锦棠立刻叫来夫人燕玲和徒弟左恩勤一起商量,决心要造出最好的样品送往杭州备选。
  
  距评选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雪芳斋的样品也终于制造完成。其实早在几天前,曹锦棠就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雪芳斋的周围出现了几个可疑的人,日夜监视着雪芳斋的动静。现在听伙计这么一说,更加证实了吴昌硕所言不虚:这些人分明是其他地方的造纸业主派来的,目的就是阻止雪芳斋的样品送往杭州——只要宣纸不参加备选,其他人的机会就会大得多。
  
  不久曹锦棠又得到消息,他们内部也有一个人被收买了,已将雪芳斋的一举一动都报告给对方。曹锦棠闻言大怒,下令彻查。雪芳斋的工人包括曹锦棠的家眷、徒弟共有二十多人,一时间人人自危。
  
  这天,曹锦棠又和夫人燕玲、爱徒左恩勤在房中商量对策,突然听到门外有轻微的响动。“是谁?”曹锦棠一声断喝,旁边的左恩勤一个箭步冲过去把门拉开。门外偷听的人想闪已经来不及了,原来竟然是侍女春琴。
  
  春琴是四年前跟她娘讨饭来到宣州的,当时还只有十四岁。曹锦棠见她们母女俩可怜,就将春琴留在家里做了侍女,还给了她娘一笔安家费,让她回到家乡去。虽说是侍女,可曹锦棠夫妻俩把她当女儿一样看待,当年那个黄皮寡瘦的黄毛丫头,愣是被养得像一朵鲜花似的美艳。
  
  曹锦棠连做梦也想不到,雪芳斋的内奸,居然会是春琴。“你……”曹锦棠一时气极,跺足道,“春琴,这四年来我一直都没有亏待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老爷,”春琴很害怕,哭着跪下说,“春琴错了,春琴以后再也不敢了,请老爷饶了春琴这一回!”
  
  曹锦棠伤心地看着春琴,摇了摇头:“我也不难为你,不过这里是不会让你再待了,你走吧!”春琴知道再求也已经没用了,只得哭哭啼啼地离开了雪芳斋。她当年几乎是光着身子来到雪芳斋的,所以走时也什么都没带,唯有身上的一套衣服,还是曹锦棠仁慈,才没有要她脱下来。
  
  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终于到了要送样品的日子了,这天午后,曹锦棠的得意弟子左恩勤带着样品出发了,曹锦棠夫妻俩一直将他送出城外,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路上要小心。
  
  可是,左恩勤与师父分别刚走出没多远,他就发现身后多了两个“尾巴”。左恩勤仗着对地形熟悉,三转两转地就把“尾巴”给甩了。入夜时分,他在徽杭古道上的一家客栈里住了下来。晚餐时,又有两个人匆匆进了客栈,左恩勤一眼就认出,正是跟踪他的两个“尾巴”,这会儿也赶到了这里。左恩勤冷笑一声,不动声色地吃完饭,就回房睡觉去了。如果顺利的话,明天起个早,下午就应该能赶到杭州。
  
  再说这天的后半夜四更时分,曹锦棠也悄悄地出了门,借着夜色的掩护,摸到了河边。岸旁正好停着一条船。曹锦棠过去把还在熟睡的船家叫醒,说:“我有急事请你立即开船,船资我会加倍付给你。”
  
  船家睡眼惺忪地说:“请问,客官要去哪里?”
  
  曹锦棠说:“你只要一直往东划便是。”他的打算是,等到天亮后,船必定已划出了那些人监视的范围,到那时他就上岸换马车赶往杭州,也来得及赶上西泠印社的评选订货会。见船家已同意开船,曹锦棠就一头钻进了船舱,很快就听到传来了欸乃的摇橹声。
  
  天麻麻亮时,从雪芳斋的后门又抬出了一顶小轿,出了城后,路边小树林里已有一辆马车等着,燕玲从轿中出来上了马车,马车夫鞭杆一挥,马车就载着她在黎明的曙光中绝尘而去。
  
  天亮以后,左恩勤本该要加紧赶路的,但他却迟迟没从房中出来。门外的两个人等不及了,就去敲门。谁知门一敲就开了,左恩勤笑眯眯地说:“二位找我有事?”
  
  那两人说:“爽快点,把东西交出来。”谁知左恩勤比他们更爽快,说:“我知道你们要什么东西,我也愿意交给你们,不过我早饭还没吃,作为交换,你们总应该请我喝杯酒吧?”那两个人对望了一眼,要知道客栈毕竟是公共场所,声张起来惊动了大家,报了官,他们也讨不了好去。于是就依了左恩勤,请他去喝酒吃饭。这顿饭一直吃到了晌午,酒足饭饱的左恩勤没有食言,爽快地将样品交给了他们。就在那两人为终于得到了样品而眉开眼笑时,想不到左恩勤也拍腿大笑道:“你们也不用高兴得太早,其实我这趟出来完全是给我师父打掩护的,现在这个时候,估计我师父应该快到杭州了,你们再也阻止不了了。”那两人一听,一时僵住了。
  
  此时,曹锦棠躺在船舱中听着不绝于耳的欸乃橹声,天光大亮后,估计船早已划出了那些人的监视范围,就心情轻松地从船舱中钻了出来,准备吩咐船家靠岸。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船划了一个多时辰,竟然还在以前的地方。原来船家划着船一直都在附近这一片水域中打转。曹锦棠惊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船家说:“曹老板,你别问我是什么人,说了你也不知道,不过我们是不会让你把样纸送到杭州去的。”
  
  曹锦棠说:“你们想干什么?”
  
  船家哈哈一笑说:“我们能对曹老板干什么?只不过是想请曹老板喝杯酒,叙叙友情而已。”说着就把船靠上了一条大船,又请曹锦棠上了大船。船舱里,一桌精致的酒席已经摆好,居然都是曹锦棠平时爱吃的菜肴。只是大船停在水中央,刚才的那条船又划走了,曹锦棠要想离开,简直是插翅难飞。到了这一步,曹锦棠似乎也放开了,悠然地吃喝起来。不过他一边吃一边却在暗暗观察着大船投射在水面上的倒影。影子在渐渐地缩短,这就说明时间正越来越接近中午。他盘算着,这个时候燕玲乘坐的马车应该已进入了浙江地界,完全能赶得上西泠印社的看样订货会。
  
  正这么想着,船家凑过身来说:“曹老板若有所思,是不是在想夫人了?对呀,如此盛宴,又怎么能没有夫人相陪呢。我还是让人去把尊夫人也请来吧!”
  
  曹锦棠说:“你请不到她的。”
  
  船家说:“那可不一定,你看,这不是请来了吗?”曹锦棠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刚才他坐过的那条船又不知从哪里划了过来,靠上了大船,舱里走出一个人,正是燕玲。船家笑道:“曹老板,古人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哈哈哈……”
  
  “唉……”曹锦棠长长叹了一口气,他怎么也没料到,连夫人燕玲也没有能冲破他们的阻截。
  
  三、江山美人留佳话
  
  出乎船家的意料,那燕玲也像曹锦棠一样,到了大船上也放开肚子吃喝起来,似乎对不能送样品到杭州一事,并不放在心上。
  
  不过曹锦棠夫妇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人对他们的招待还是很周到的。船上除了刚才那个船家和几个水手,还雇有一个厨艺高超的厨娘,不断地烧出热腾腾的好菜来。船家也是满脸赔笑,不停地殷勤劝酒,所以这顿饭他们一直吃到了下午三点,船家这才恭恭敬敬地把曹锦棠夫妇送上了岸,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时候哪怕给他们夫妻俩插上一对翅膀,也不能在今天飞到杭州了。
  
  几乎就在曹锦棠夫妇被客客气气地送上岸的同时,在杭州孤山西泠印社的还朴精庐内,各地来送样纸备选的人济济一堂。时间已经不早,可是吴昌硕却还想再等一等。他觉得如此规模的一场评选会,没有宣纸的参与,就好像画一条龙却没有点睛,无论如何是不完美的。
  
  转眼又半个小时过去了,夕阳西斜,却仍然不见曹锦棠的身影出现。看来不能再等了,吴昌硕叹了一口气,正要宣布评选会开始,突然一名印社的工作人员匆匆进来,附在他的耳边说:“社长,外面有一个讨饭的姑娘说有重要的事要见您。”
  
  “什么?”吴昌硕一愣,对那名工作人员说,“那你就把她带到这里来吧。”
  
  不一会儿,果然有一位十七八岁的讨饭姑娘走了进来。吴昌硕一见,说:“姑娘,我们素昧平生,不知你要见我有何贵干?”
  
  姑娘说:“我是曹锦棠老爷家的侍女春琴,是奉老爷之命来送样品的。”吴昌硕听说宣纸的样品终于送到了,不由一阵欣喜,但见春琴两手空空,便疑惑地说:“你是来送样品的,可是样品又在哪里?”
  
  春琴说:“在这里。”说完,她竟然当众脱起了衣服。在众人的一片惊愕声中,吴昌硕发现,原来她是把宣纸像内衣一样裹在了身上,解下后纸上居然还带有少女的体香。
  
  原来曹锦棠预料到这次往杭州送样品必定险阻重重,于是就未雨绸缪,故意对外演出一场戏来,假意说春琴是内奸,把她赶了出去。大户人家赶走一个侍女是很寻常的事,监视的人见她两手空空,也就没有在意,其实她早就把样品裹在了身上。为了彻底打消那些人的怀疑,她真的是讨着饭往家乡去的,只是到了半路,才转道往杭州而来。
  
  经过认真严谨的评选,宣纸以无可争议的优势一举击败了所有的参选纸张,成功地被选为西泠印社的书画专用纸,从此后名社与名纸“联姻”,如同江山美人,相得益彰……  
推荐内容
  1. 假过堂真要命
  2. 半边井
  3. 狄仁杰智破盗墓案
  4. 死而复生上花轿
  5. 火蟒王
  6. 天定状元
  7. 洞圣宫传奇
  8. 皇家特供厕纸
  9. 平常命
  10. 酒鬼算账
热点内容
  1. 长州官银案
  2. 不能吃一顿饱饭的皇帝
  3. 相砚识状元
  4. 公主之死
  5. 风雨敬事房
  6. 末代皇宫水车传奇
  7. 惊天大案背后的秘密
  8. 惊魂荷花泡
  9. 官场无父子
  10. 贞节牌坊下的冤魂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