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民间故事 > 酒虱

酒虱

时间:2018-10-27 作者:未详 点击:
  这一年八月的中秋,奄州酒司的酒送到知府王千一的府邸时,正好赶上盛大的宴席。宴席上的宾客无不称赞这酒的味道,实在是异香甘醇。这让奄州县令李玉堂撑足了面子。
  
  中秋酒宴之后,李玉堂明显感到,王千一对他的态度略有回暖。
  
  奄州的明月,清亮高远,在一株丹桂树下,李玉堂品着新酿成的酒,如同品甘露,确是不可多得的好酒,这酿酒师崔童春真乃奇才。李玉堂在奄州任上已有8年光阴,他是在奄州的一场官司里,救下了被人陷害入局的崔童春,得知崔童春有一门酿酒的手艺,李玉堂便把他留在奄州,专门辟了个奄州酒司,成了官府经营的一家酒窖。对外售卖的只是些许,因李玉堂嗜酒,大部分都满足了李玉堂的口舌之欲。
  
  只可惜,李玉堂刚得到音讯,王千一说要向奄州借一个人,那就是酿酒师崔童春。当李玉堂把这消息告诉给崔童春后,崔童春一脸愁眉,并无反对,也并无答应,只是垂头丧气地走了。
  
  崔童春漫无目的地走在奄州的古城墙,他早已习惯在奄州的日子,若真的到了离开的时候,他心中的魔是否会爆发呢?这样想着的时候,崔童春见到一个人,是王麻子。王麻子守着他的摊位,在古城墙的凹陷处,伸出一杆旗帜鲜明的算卦幌子。
  
  “崔官人,你脸上的九宫图怎么移位了?”王麻子冷不防冒出一句,让崔童春不得不停下步子。“你说什么?”崔童春唬着脸。王麻子说崔童春脸上的五官都模糊变浅了,似要隐匿入人皮里,似是得了“无官症”,要不要王麻子帮他算一卦,消消霉运?崔童春“哼哼”两声,甩袖而去。
  
  回到东柳巷的家,崔童春打了一盆洗脸水。在盆水的倒影中,崔童春的脸真的变了模样,五官移位,模糊不清。他无奈地洗了把脸后,照例来到院中,把洗脸水倒向一株结满果子的石榴树。这株树,自从他每天给它浇水后,长势旺盛。
  
  当晚,崔童春睡下后,又梦到一个人。那个人来到崔童春的床前,推醒了他。崔童春见到那个人,简直不敢相信,那是另一个自己。
  
  “你是人是鬼?”崔童春一脸不解。“我是崔童春,奄州的酿酒师。”来人笑着看他。“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崔童春,那我又是谁?”崔童春坐了起来,他看到了酒,有了主意。“你说你是酿酒师,那你尝尝这坛酒,是用什么酿成的。”崔童春指着一坛酒。那人豪爽地答应了,拔开坛罐盖,他伸出长长的舌头,只是舔了一下,意味深长地摇头道:“果然名不虚传,三味真木,六味苦火,只用一味酒引,就酿成这十全美酒。”崔童春料不到来人竟说出诀窍,木然又问道:“什么酒引?”来人哈哈大笑:“崔童春的酒引,向来不对外人说出的,我说出来,你这个冒牌货不是知道了吗?”
  
  崔童春骂了句:“卑鄙!”来人却不恼:“要不,你说说是什么酒引?”崔童春咬牙不吐露一句,来人却挖苦道:“不需要酒引了。”来人递给他一面铜镜,崔童春在镜中长了一张囫囵的脸,只剩一个光溜溜脑袋,他还算是崔童春吗?他没有嘴,却还能发音:“我认栽了,你到底是谁?”来人指了指窗外:“你对它何其照顾,每次用洗脸水去浇它,让它得以偷走你脸上的五官。”
  
  “是那株石榴!”崔童春是喊着这句话醒过来的,阳光正透过窗台,照在他的脸上。该起床了,今日得给李玉堂酿最后一坛酒。他抬手见臂上如豆的红点,似在挪动,梦魇又再次叨扰。他无助地望了一眼院中的石榴,笑了笑,哪来的石榴君。他想到了王千一的府邸,到了那儿,还能不能找到酒引。
  
  到了夜幕时分,崔童春抱着一坛酒去了梅岭世家。梅岭世家是个青楼。
  
  隔天,李玉堂正在喝茶时,师爷慌慌张张闪了进来,连帽子歪在一旁也没来得及整理。“大人,大人,不好了,崔酒师被人杀了!”
  
  崔童春是死在梅岭世家的妓床上的。李玉堂来到现场,老鸨唤出一名脸色苍白的女子:“阿云啊,你实话实说,这位是李大人,咱奄州的父母官。”
  
  那名叫阿云的女子身子骨瘦弱,样貌水灵,穿着一袭粉色的桃花袄,配一条冬青色的裙子。阿云轻启薄唇:“大人,崔官人是抱着一坛花雕酒来的,我从来没见过崔官人会喝醉,他本就是个酿酒师,自然懂得酒的厲害。哪知昨晚,他真有醉意了,连上床都是小女子帮他扶上去的,他醉得一塌糊涂。小女子也不胜酒力,倒在床上后,也是一睡到天亮。待小女子起床,才发现,崔官人双手掐住自己的脖颈,小女子一探他的鼻息,早没气了。”阿云低着头说完,她生怕自己漏了什么,而惹李玉堂怪罪。老鸨接话道:“李大人,实情就是阿云说的那样。她发现崔官人惨死后,便大呼小叫地跑来找我,我便派人去衙门报了信。”
  
  仵作赶来填了尸格,李玉堂看着尸格上填写的喉颈受挤压断气致死。
  
  阿云所在的房间是二楼,只有一边窗户,就开在西面,西面临江。李玉堂查看了西面的窗户,并无从水面上攀爬到二楼门窗的蛛丝马迹。况且阿云当晚把门上了闩,在这个密闭并无外人进入的房间里,只有崔童春和阿云。
  
  崔童春在奄州并无亲人,不过他有个邻居叫牛大,喜欢来找崔童春喝酒。
  
  李玉堂向牛大询问有关崔童春的一些情况时,牛大说崔童春有一次告诉他,他路过一个算命的摊子前,王麻子喊住了他,还说他是不是惹上不干净的东西,变成一张无官脸。崔童春并不信什么面相九宫格,他不理会王麻子,但他问过喝酒的牛大,他的五官是不是变模糊了?牛大不敢说实话,骗他说并没有。其实那天的崔童春,五官看起来真的走样了,眉毛变得很稀,嘴唇变薄,眼睛也变小了。
  
  李玉堂寻到王麻子的摊子。王麻子捏着鼠须,呆呆地看着来往的百姓,几无一人在他的摊位停留,难免有些失望。冷不防见一个衣衫干净得体、面净身爽的人,摇着一把香扇,正探视着摆在卦桌上的一枚猫镇石。
  
  “此乃玉猫石,猫有九命,凡人却只有一命。不知是要保命、续命、谋命还是篡命?”王麻子以为生意到了。
  
  李玉堂合收了扇子,正儿八经地说:“有一事请教,何为无官脸?”
  
  王麻子狐疑地盯了李玉堂一会儿,吃了一惊,早已认出此人乃是县太爷,嘴上却道:“大人,你这不是折损小人吗?小人就是糊口饭吃。无官脸乃是面无五官,五官都遁进皮肤内,只是若隐若现。”“崔童春果真是一张无官脸?”“这,这……”王麻子压低声道,“大人,崔官人确是有来过小摊一次,那日崔官人的面相古怪,似罩着张人皮,所以我就说他的脸是无官脸。他还以为他做得天衣无缝。”
  
  王麻子这话或许不可信,不过,李玉堂还是让仵作细细再查验崔童春的脸,仵作这才发现死者并不是崔童春,果然是蒙着崔童春的一张脸皮。仵作战惊道:“大人,小的太大意,是小的失职,请大人惩处!”李玉堂挥了下手,示意仵作退下。
  
  李玉堂一个人在屋里头喝着闷酒。师爷向李玉堂说:“大人,最近有一伙占山为王的强盗,很是猖狂,经常下山袭扰百姓。听闻那占山贼盗头子,曾说过要把崔酒师拐上山,专门为强盗们酿酒。莫非崔酒师是被强盗们弄上山了?”听了师爷的话,李玉堂倒吃了一惊。
  
  因为“崔童春”已死,王千一自然没法要到人,白欢喜了一场。
  
  案发那天,崔童春本来要去梅岭世家的,当时他抱着一坛花雕,掩上了东柳巷的门。突然,巷道上多了一辆密闭的马车,冷不防的,崔童春被马车上的黑衣人给劫持,塞进了马车。那人逼崔童春脱下衣服,有个身段和崔童春一模一样的人,换上了崔童春的衣物。崔童春一看此人,脸上罩着人皮,面貌跟他是如出一辙。此人抱着那坛花雕酒下了马车,而马车直朝那座匪山而去。
  
  崔童春随着马车,一路颠簸,被秘密绑到了匪窝。见到匪头,崔童春冷语道:“大当家的,也不需要这么劳师动众吧,还搞了个山寨版的崔童春,不知用意何在?”
  
  匪头指着空空的酒缸:“崔官人百请不到,只好出此下策,为断你去意,我只好让你死了一回。”
  
  崔童春已然明白,那个假冒者必定逃不过死劫。果然,假崔童春当晚就住在了梅岭世家,他是匪头下的死局。这是强盗头子的计谋,要让崔童春彻底消失的办法就是让他死。
  
  匪头说:“崔官人,明儿个起,你就安心在这儿酿酒吧,这儿什么料都有,包管你酿出好酒来。”崔童春答应了,他让喽啰带他去转了一圈,的确,为了让他酿出美酒,匪头下了一番功夫,把一个酿酒窖都给搬了上来。不过,他回到匪头跟前时,摇了摇头,匪头心里头“咯噔”一下,不解地問崔童春,还欠什么火候?崔童春道:“万事俱备。不过,这普通的酒随便酿就可以,若想要美酒的话,的确还欠一样东西。”“什么东西?”匪头追问道。崔童春处事不惊地说:“酒引!”
  
  匪头派了人,随崔童春返回了东柳巷。崔童春并不入屋,只在那株石榴树下,掘出了一个圆罐子。他携着那个圆罐子返到匪窝,用罐子里的酒引,出坛了一缸的酒。那香洌的酒,让整个匪窝的人都流出了口水。当然,这是第一缸的美酒,匪头还是不大信任崔童春的,他举着海碗,舀了先端给崔童春:“崔官人大功告成,这第一口,还是孝敬您吧。”崔童春笑笑,端过海碗,“大当家不会是怕我在这酒里头下毒吧!”说完一饮而尽。
  
  众人见崔童春已饮过此酒,匪头也解禁了,这酒就喝得畅快了。
  
  崔童春的嘴角隐着一丝的笑,他看着臂上的那个蠕动的红点似在暗淡下去,揪心的疼痛已算不得什么了。他在石榴树下,养着两罐的酒引,他从没有开启过那罐有毒的酒引,那是他心中的魔,只养不用。他又看了一眼手臂的凸点,他的手臂上曾被酒曲里的酒虱钻进了皮肤,便成了一个豆大的红点,下在酒里的毒,会被酒虱疯狂地吞噬掉。3年前,崔童春替人挡过一杯毒酒,那酒的毒藏在了酒虱的体内,时常发作,让他的五官在毒性发作时变形。如今,他用有毒的酒虱当酒引,酿出了一缸香喷的毒酒,他喝下的那碗毒酒,再次让酒虱给吞噬掉,他没有被毒死,却要付出五官被噬的代价。匪巢里外,早已躺倒一片,这毒不致于要命,却能让醉酒者的眼睛缀上一层雾障,根本看不到睡醒后的太阳。
  
  这天太阳已高高在上,李玉堂正与师爷商议剿贼方案时,突然一把匕首从窗户扎了进来,刀尖扎着一页纸。看了纸上的内容,李玉堂和师爷傻了。
  
  纸上说,现在,那伙匪贼都中了毒,李大人可直捣匪窝,这功劳算李大人的。崔童春厌倦了为官途造酒,且如今面目全非,需靠画上五官,脸才有个人样。望李大人当他已死在了梅岭世家,世上不再有崔童春这个人。
推荐内容
  1. 天绝地孤
  2. 狐狸精的庇护
  3. 酒鬼算账
  4. 纠错
  5. 正直史官杀不尽
  6. 三国时最黑暗的五件事
  7. 寻找光明豆
  8. 琵琶行
  9. 北庙棺材案
  10. 书虫
热点内容
  1. 送军令
  2. 救命宝贝
  3. 破案赚酒
  4. 算命不能贪
  5. 画中计
  6. 鸡战乾清宫
  7. 神奇的饸饹
  8. 一块割不完的肉
  9. 三嗅铜钱
  10. 天赐仙婚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