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民间故事 > 神骗

神骗

时间:2019-02-07 作者:未详 点击:
  清朝咸丰年间,顺德府出了骇人听闻的大案,恒盛祥典当行库房被盗。要知道,恒盛祥典当行可是顺德最大的典当行,只收金银玉器、古玩古画,所以,库房里堆的都是值钱的当品。
  
  据捕头陈章武现场勘查,初步断定是盗贼在恒盛祥典当行对面租了间房子,挖了一条地道,一直通到恒盛祥典当行的库房,才将库房里值钱的当品全部盗走。
  
  消息传到茶馆里,大家纷纷打听那些当品该值多少钱。有灵通人士说:“恒盛祥典当行老板庞思纯拿着当票底票,一张一张核对完后,当场口吐鲜血。要知道,当票上是二十余万两白银呀。”在场的人都睁大了眼睛,叹道:“只怕这一次,恒盛祥典当行真是完了。”
  
  按典当行的规矩,丢失当品的,一般是按当票上款项的两倍赔付,最少也不能低于一倍。这样算下来,恒盛祥典当行还要再拿出二十万两白银来。大家都知道恒盛祥典当行言出必行,就是亏掉祖业,也会守信的。只是可恨那些盗贼来无影去无踪,仍然逍遥法外。
  
  果然,第二天恒盛祥典当行门上就贴出了告示,说由于当品被盗,典当行已经报请官府,将丢失当品的赔偿款定为一倍,五日之内持当票赎当,逾期不来者视为死当。告示旁边还有一张官榜,上面有州府的官印和府台大人魏胜祥的印鉴。
  
  大批的人闻讯而来,将恒盛祥典当行围了个水泄不通。除了一些赎当的人外,大部分都是闲人,主要想看庞思纯是不是真的在兑付真金白银。
  
  第一个赎当的叫顾二宝,他祖上留下不少产业,因为吃喝嫖赌,千金散尽,后来,就靠着变卖金银器和古董过活。当顾二宝满脸洋溢着笑意走出典当行后,大家才相信,庞思纯真的是一诺千金。
  
  外面十分嘈杂,而典当行内却井然有序。铺面上,庞思纯站在柜台内,兑着银票和散银。一帘之隔的客厅里,知府魏胜祥正陪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先生博弈。
  
  魏胜祥显然心不在焉,几步棋后,已是错招频发,败局初定。老人摇摇头,说:“魏大人不要焦虑,这个办法三天内就能见分晓。”
  
  魏胜祥看了看放在八仙桌上的“双凤错金瓶”,皱了一下眉头,说:“章先生,这瓶我看了无数次,却没有看出破绽,先生怎么说是假的呢?”章锦才捋捋胡须,道:“这瓶从外面看起来似乎是件旧东西,但你仔细看瓶的内壁,却有新造的痕迹,没有一定功力的人,根本不容易发现。”
  
  这章锦才外号叫“通天眼”,曾经是古董界的泰山北斗,也是庞思纯的师傅。凡是经他掌眼的古董,从不会有差。但在十年前,章锦才却莫名其妙地归隐了。
  
  那年,章锦才经营的古董店里来了个年轻人,衣着华丽,拿了个精美的红木盒子,进入店里,直呼要见老板。掌柜的只好请出章锦才,章锦才一眼便认出,年轻人手里拿的木盒是汉代的东西。待打开木盒,只见里面盛有一块玉璧,通透玲珑,隐隐泛着青光,再用手一摸,温润清凉,仿佛在地里埋了许多年,细看上面的铭文,认定是战国时的古玉。
  
  年轻人说这件玉璧是他父亲留下的东西,因为急等着钱用,所以才卖掉。章锦才问年轻人要多少钱。年轻人说要十万两。章锦才和年轻人讨价还价,最后以八万两成交,用天下通兑的“大德银票”支付。可第二天把玩时,章锦才才看出破绽。玉虽然是古玉,却不是战国时的,而是将明代古玉雕刻后,埋在地里数年,将琢磨的痕迹处理掉,才以假乱真。
  
  回首往事,章锦才仍不住摇头叹息:“看来,庞老板也是被‘神骗’给耍了。”魏胜祥惊奇地问:“何谓神骗?”章锦才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江湖上,行骗的手段也是世袭祖传的,他们一辈一辈地传承着造假和行骗的技艺,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神骗’就是这些年出现的造假高手,听说,他让很多古玩鉴赏家都上了当。而上了当的人,怕坏了名头,都不敢声张。”
  
  章锦才喝了口茶,说“神骗”只做大买卖,骗得一笔巨款后,挥霍几年,才又出来行骗,让人防不胜防。魏胜祥说:“那你认为,这个双凤错金瓶,也是那个‘神骗’所为?”
  
  章锦才说是的,其实“神骗”早就瞄准了庞思纯。他找到庞思纯,说自己来本地做生意,全部家当被盗,为了支付卖家货款,只好典当双凤错金瓶,以渡难关。庞思纯拿到双凤错金瓶,细看了半天,没有看出造假痕迹,便问“神骗”典当多少。“神骗”说暂定十二万两白银,当期为五天,他先把货款付齐,等回到家后,即差人来赎当。
  
  庞思纯见“神骗”说得合情合理,当下支付给“神骗”十二万两银票。第二天,也就是昨天,章锦才偶然路过顺德,顺便来到庞思纯家。庞思纯拿出双凤错金瓶,请章锦才观赏。章锦才把玩了许久,才看出其中端倪。
  
  魏胜祥点点头说:“所以,章锦才才让本官设计,故意放出风声,说强盗偷了恒盛祥典当行的当品,诱使‘神骗’回来赎当。”
  
  章锦才微微一笑道:“大凡行骗者都有贪心,如果‘神骗’贪心不足,就会来赎当,而且肯定不会超过他定的五日之限。”
  
  时间一晃就到了最后一天下午。庞思纯拿着一张当票走进里屋,激动地对章锦才和魏胜祥说:“来了……来了……果然来赎当了。”魏胜祥说:“快叫捕头把他抓起来。”章锦才说声“慢”,又问:“今天来赎当的,和当初来当双凤错金瓶的,可是同一个人?”庞思纯摇摇头。
  
  魏胜祥疑惑地向典当行外望去,只见来赎当的人四十多岁,络腮胡,一脸凶相,与先前的富商模样全然不同。估计是普通百姓收了“神骗”的钱,受差使来的。魏胜祥忙吩咐捕头陈章武暗中盯梢,不可惊扰此人。
  
  见知府大人布置妥当,庞思纯遂取出十二万两银票,交付给络腮胡子。络腮胡子出了典当行后,租了辆马车,来到百里外的一个叫七星台的小镇。躲进一家客栈。
  
  陈章武找到小镇地保,一问才知道,络腮胡子名叫杨啸林,正是那家客栈的老板。陈章武让人监视着他。第二天一早,杨啸林背着一个包袱,正准备离开客栈,陈章武忙带人将他抓个正着。扯开他的包裹,发现里面竟然藏有二十四万两的大额银票。陈章武仔细查看银票的印鉴,正是从“恒盛祥”典当行通兑出去的。
  
  有了证据在手,魏胜祥不怕杨啸林铁齿铜牙,几十大板下来,杨啸林终于说出实话。三天前,有个中年人来到他的客栈,包了间上房。中年人出手阔绰,扔给杨啸林二十两银子,让杨啸林端上好酒好肉伺候。
  
  杨啸林本是开黑店之人,见中年人出手大方,又独自一人,就在酒里下了麻药,将中年人麻翻。杨啸林打开中年人的包袱,看见里面有百多两散银,不由得欣喜异常。接着,他又发现中年人怀里掖有十二万两银票,遂起了杀心。
  
  就在这时,中年人醒了过来,求杨啸林放过他,并说他这十二万两银票,是为去恒盛祥典当行赎回祖传的双凤错金瓶准备的。但没有想到,他在路上听说恒盛祥典当行被盗,他的双凤错金瓶也在被盗当品之列。而且,官府出了通告,所盗当品一倍赔付。中年人说:“这样,典当行应再赔我十二万两白银,当票就在包袱里。”
  
  杨啸林哪里肯信,当下就用绳子勒死了中年人,把他深埋在马厩之下。他本来准备带着银票,逃到外地,但事后一想,中年人的话又让他将信将疑,再一打听,镇上果真有同样的传闻。杨啸林按捺不住,就悄悄来到顺德府,掏出中年人的当票,兑了十二万两银票。
  
  案情真相大白,魏胜祥在欣喜的同时,也有一丝遗憾,他对章锦才和庞思纯说:“真是可惜了,一个闻名天下的‘神骗’,竟然会死在一个小贼之手。”
  
  章锦才却不以为然,说:“行骗之人,银子来得容易,就养成了挥霍的习惯,这才是‘神骗’被害的真正原因。”
  
  “章先生的意思是,‘神骗’并没有中我们设下的计策?”魏胜祥问。章锦才点点头:“按‘神骗’行走的路径,他早就识破我们设下的计策,离顺德府越走越远了。”
  
  “那他为什么还告诉杨啸林,说他是去赎当的呢?”魏胜祥疑惑道。
  
  章锦才笑着说:“其实,‘神骗’早就从杨啸林的眼中看出杀他之心。所以,他将计就计,诱骗杨啸林赎当,从而假借我们的手,抓住杨啸林,替他报杀身之仇。”
  
  原来如此!在场的人都不由得为“神骗”的骗术所折服。
推荐内容
  1. 弃老山
  2. 神奇的巨砚
  3. 荷花大盗
  4. 天下第一
  5. 缩骨神功
  6. 打败海军的命根子
  7. 酒店斗智
  8. 开锁
  9. 偷偷给你黄金万两
  10. 新来的县令
热点内容
  1. 草裹泥的爱情
  2. 屠夫宰牛
  3. 神奇牡丹花
  4. 官场无父子
  5. 算命不能贪
  6. 愣头小子俏丫鬟
  7. 画中计
  8. 鸡战乾清宫
  9. 神奇的饸饹
  10. 包公显灵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