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民间故事 > 千里送芦根

千里送芦根

时间:2019-03-21 作者:未详 点击:
  黄义斌到任临州知府,带来了一个名叫陈文静的师爷。陈文静瘦得皮包骨头,但两眼放光,很是精明。陈文静到临州不久,因为水土不服,就得了口疮。
  
  口疮当然算不得啥大病,但久治不愈,真让陈文静有苦难言。他时常手托着下巴,还不住地揉着腮帮子,那是要缓解痛楚。后来疼得更严重了,他那张瘦脸都变了形,痛不欲生的样子。有一天,他在街上遇到一个走方郎中,人家给他出了一个偏方,就是嚼嫩芦根。陈文静就跑到运河边,挖出两根嫩芦根来嚼着。
  
  如此嚼了几日,他的口疮大为缓解,陈文静高兴得手舞足蹈。他真是吃够了口疮的苦头,如今找到了这么好的法子,那是再不肯轻慢了。自此,他每天早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运河边去挖两根嫩芦根来嚼。
  
  这天一早,他又来到运河边,望望河水,却迟滞不前。此时,已要入冬,河水虽未结冰,但寒冷异常,让陈文静再赤足下水,他倒有些怕了。他正犹豫,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笑。他回头一看,见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白白胖胖的,穿着锦服,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儿,却不认得。那人对陈文静抱拳行礼,而后自我介绍,说他乃是临州城中做粮食生意的魏五章。
  
  陈文静听到魏五章这个名字,心中先是一凛。魏五章乃是临州有名的富户啊。他忙着拱手行礼,笑着说道:“原来是魏员外。失敬,失敬!”两个人寒暄了几句,算是认识了。魏五章朝身后一挥手:“过来,给陈师爷挖芦根!”
  
  两个下人忙着过来,就在河边挖上了。很快,就挖出了不少芦根。陈文静忙着道谢,然后在水中洗净了芦根,放到嘴巴里一嚼,接着就“呸”“呸”地吐了出来。别看嫩芦根嫩脆爽口,还带些微甜,但这老芦根却是又硬又苦,根本没办法吃了。陈文静叹道:“只怕我的苦日子又来啦!”
  
  魏五章淡淡地说:“那也未必。”
  
  陈文静一惊:“魏员外可有什么好主意吗?我是被这破病折腾惨了。”
  
  魏五章不疾不徐地说道:“咱们北方要入冬了,南方却未必。我到南方去过,那里一年四季都是暖的。想这芦根,也有嫩的吧。”陈文静一听是这么个主意,就摇了摇头道:“魏员外说笑了。此去南方,虽说不是千山万水,万里迢迢,但毕竟路途遥远,那芦根若是运过来,只怕比黄金还贵,我哪里付得起。”
  
  魏五章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说,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专程去运,自然贵了,但我要到南方运粮,顺便给你带几根来,却是手到擒来。师爷,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陈文静忙着施礼道谢。
  
  一入冬,天气更加寒冷,那芦根更是挖不成了,更何况芦根都已老了,就是挖出来也不能吃。陈文静没了嫩芦根吃,口疮又犯了,而且更加严重,疼得他坐卧不宁。他也听说魏五章的船已去南方运粮了,回来时该会给他带了芦根,他就跑到码头上眺望。这天,终于看到一艘大船缓缓地行了过来,船上装着许多鼓鼓囊囊的麻袋,像是粮包,应该就是运粮船回来了。他兴奋异常,马上跑到码头上。魏五章也带着不少伙计在那里等着了。见到他,魏五章先笑道:“师爷,看来你真是等不及了,这么早就赶过来了。你怎么知道这就是我的运粮船?”陈文静斜眼蹙眉,十分痛楚地说:“魏员外这芦根再不来,我的腮帮子都要烂透了,可不是望眼欲穿嘛。”魏五章哈哈大笑。
  
  那运粮船缓缓地靠了岸,魏五章正想登船,却听身后一声断喝:“等等!”他扭头看去,见是孙捕头带着几名捕快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孙捕头晃了晃手里的水火令签,冷森森地说道:“大人有令,严查船只。”脚下却丝毫不停,先上船去了。魏五章大声说道:“各位官爷辛苦了!”
  
  过了一盏茶工夫,孙捕头带着捕快们下船来了,显然是一无所获,向魏五章抱拳行礼:“得罪,得罪。”转身走了。魏五章命伙计们卸船,他则带着陈文静上了船。下到船舱里,见那里有几个麻袋,拆开来看,里面装的却是嫩芦根。魏五章道:“师爷先拿去吃吧。过些日子,还有粮船回来,又会给你带些来了。”陈文静忙着抓过几根嫩芦根,只到船边涮了涮,就塞进嘴巴里嚼起来,一脸陶醉的样子。
  
  魏五章特意派了一辆马车,把芦根送到了衙门里。
  
  陈文静一边嚼着芦根,一边来到黄义斌的书房里。此时,孙捕头也站在一旁。黄义斌蹙眉问道:“陈师爷,可有什么发现?”原来,临州府贩卖私盐很严重,上任知府想尽了办法,也没查出个子丑寅卯,朝廷把他停了职,任命黄义斌来主政,就是想让他有所建树。黃义斌上任伊始,就积极打击私盐。魏五章嫌疑最大,但几次搜船都一无所获,倒让他大为疑惑。这时,陈文静站出来说,他有办法。
  
  陈文静每天到运河边去挖芦根,其实是去看船只的吃水深浅,空船多少,满载多少,运粮多少,运沙石又是多少。几个月下来,他已对本州的船只了然于胸。今日,黄义斌安排孙捕头去明查,他在一旁却是暗查。孙捕头查无所获,黄义斌就把宝押在他身上了。
  
  陈文静十分迷惑地说:“我遇到了一件百思不得其解之事。”
  
  黄义斌精神一振,忙着问道:“何事能让陈师爷百思不得其解?快说来听听。”
  
  陈文静就说出了他心中的疑问。他今天到运河边去,并非只为了等他的芦根,而是为了看运粮船的吃水线。他已得到报告,说魏五章的运粮船今天到。他看过运粮船的吃水线,感觉被压得很低,都快到船帮了,船内必载着很沉的东西,绝不止那些粮食。但是,船靠码头后,运粮船的吃水线竟又浮了上来。孙捕头上船去查,船上装载的也正是那些粮食。他怕是魏五章感觉不对后急命伙计抛了盐,可河水并未变咸;再则,从孙捕头忽然出现到上船检查,那也是瞬间的事,魏五章想抛盐都来不及呀。如此,他就想不明白了。
  
  黄义斌和孙捕头面面相觑,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推荐内容
  1. 改名换姓
  2. 铁饭碗
  3. 算计
  4. 小和尚吃蜜
  5. 最后一炮
  6. 赵和巧断钱案
  7. 板凳犬奇案
  8. 盗命风筝
  9. 兄弟争孝
  10. 算命的瞎子
热点内容
  1. 草裹泥的爱情
  2. 屠夫宰牛
  3. 神奇牡丹花
  4. 官场无父子
  5. 算命不能贪
  6. 愣头小子俏丫鬟
  7. 画中计
  8. 鸡战乾清宫
  9. 神奇的饸饹
  10. 包公显灵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