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悬念故事 > 古镇遗宝

古镇遗宝

时间:2016-10-01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这天一大早,还在睡梦中的盘龙镇人被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吵醒,纷纷跑到街上看个究竟。天哪,由挖掘机、推土机、卡车和筑路工人组成的大军浩浩荡荡开了过来。
  
  一条高速公路即将穿镇而过,规划内的房屋都必须拆除,虽然拆迁协议早已签订,但此时此刻人们才真正相信眼前这个事实:他们的老屋就要消失了。
  
  大型机械拆迁的速度很快,只几天工夫,大部分写着“拆”字的房屋便成了堆满瓦砾的废墟,最后仅剩下了孤零零的侯家大院。
  
  这天刚要拆迁侯家大院,却被上头叫了暂停,说侯家大院是古建筑,要等市文管处鉴定后才能继续施工,包工头黄志富无奈,只得放了民工的假。
  
  两天后,文物专家一行数人赶来盘龙镇考察鉴定,带队的是市文管处副处长古占清。此人三十多岁,精明干练,行动迅捷,他一到现场,也不要别人领着跟着,就一个人钻进侯家大院四处勘查,直到黄昏才蓬头垢面地出来。心急火燎的黄志富急忙拢上去,满脸堆笑地问:“怎么样?古处长。”每停工一天,经济损失是以五位数计算的,他不能不急。
  
  “明天可以开工,地面归你,地下归我。”古占清倒是痛快,接过黄志富顺势递过来的单子刚要签字,一个白胡子老头过来拦住了他。
  
  “拆不得,拆不得哟,谁拆谁要遭报应,全家都遭殃!”白胡子老头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已将古占清手里的纸一把夺过来撕得粉碎,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古占清和黄志富正望着老头的背影一头雾水,身后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回头一看,却是一个身材魁梧、满脸堆笑的陌生中年男人。一旁的刘副镇长见状上前介绍道,此人是来自香港的郑老板。上个月在镇上开了一家取名“世外桃源”的餐馆,虽然门可罗雀,生意清淡,却乐此不疲,说是只为此处秀色可餐,不问生意好坏。
  
  正说着,郑老板凑上前来,表示想请几位去店里坐坐,说说话,喝杯茶,吃个便餐。刘副镇长顺势热情相邀,说是应尽地主之谊,赏个脸。古占清在侯家大院里钻来钻去,忙了大半天,早已口干舌燥,饥肠辘辘,自然是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于是古占清、黄志富、刘副镇长及考察组一行人随郑老板前往。
  
  三杯酒下肚,夜已黑定,气氛也融洽起来。说到侯家大院,众人都兴趣盎然,刘副镇长更是打开了话匣子。刘副镇长说,这侯家大院可是有些来头的,清末始建,前后历时二十余年,为侯家先人侯宽仁老宅,这侯宽仁是清朝一位亲王的护卫将军,鞍前马后为亲王服务几十年,不辞辛苦,忠心耿耿,深受亲王信赖。据说,有一年亲王卷入皇位之争,为躲避仇家追杀,悄悄在侯宽仁家住了三个月,临走时留下大量财宝,命侯宽仁妥善保存,以备急用。侯宽仁将财宝深埋于院内地下某处,藏匿地点仅他一人知道,他忠于职守,坚信亲王终有一天会来取走财宝。不料侯宽仁突染重病,先于亲王去世,临死前任凭家人百般追问,不曾透露财宝的半点秘密。侯宽仁死后,其家人把宅子几乎翻了个底朝天,但一无所获,后几代人的找寻也是同样结局,于是财宝成为悬疑。解放前,其后代在国民党政府任高官的侯青云率侯家仓皇出逃,听说到了大洋彼岸,但具体信息不详。
  
  “听说这侯家大院前后出了不少怪事,蹊跷得很呢。”郑老板一边给众人斟酒,一边饶有兴趣地问道。
  
  “说来话长,解放前侯青云率全家出走时,唯独没有带走四姨太。坊间传说这四姨太正值青春年华,因耐不住长年枯守空房的寂寞,与下人私通,后被发现,从此被打入冷宫,侯家逃走的当天晚上,四姨太用一根紫纱巾吊死了自己。解放后,侯家大院安排为供销社职工宿舍,先后住进十多户人家,但都因闹鬼搬了出去,院子从此闲置下来,而且一撂就是五十多年。这期间也有胆大的愣头青偷偷进去寻宝,却都无功而返。镇上还经常有人在晚上看到院子里房间窗户发出亮光,偶尔还听得到女人的哭声,怪瘆人的。”刘副镇长说得风生水起,不曾注意众人已经渐渐变了脸色。
  
  郑老板见状赶紧圆场,提议继续喝酒,但众人似乎各怀心事,都想走人了事,等到古占清终于说声“散了吧”,都纷纷响应,起身离席。忽然,郑老板一声惊叫,指着窗外说不出话来,众人一看,窗户玻璃上出现了一张人脸,紧紧贴在玻璃上,惨白失血,扭曲变形,丑陋无比,众人都吃了一惊,以为撞鬼。
  
  郑老板最先冲了出去,其他人也随之跟出门外,但黑暗中那人影早已不见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乎刚才的一瞬间人们产生了集体幻觉。一阵面面相觑后,大家散了。
  
  二
  
  第二天一大早,机器轰鸣声再次响起,推土机、挖掘机、拖拉机和载重卡车在侯家大院周围往来穿梭,半天工夫便推倒了一大片房屋。大量的围观者一边叹息可惜,一边惊呼壮观。虽然侯家大院就在身边,但真正有机会有胆量进去过的人凤毛麟角,今天算是开了眼界,见到了庐山真面目。
  
  时近中午,正干得热火朝天,一名挖掘机手突然大叫一声,停了手。黄志富闻讯赶来,看到机械下面隐约可见一块一米见方的青石板,按他的经验判断,这是封堵洞口用的石板。他立刻大喊道:“叫古处长来!”
  
  话音刚落,站在旁边看热闹的工人龙连苟忽然滑下洞口,脖子上缠着一根紫纱巾,口吐白沫,手舞足蹈,嘴里喃喃有声,像陀螺般转了几圈后一头栽到青石板上。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回遭报应了吧!”人们正一头雾水时,白胡子老头却已神鬼不知地站在洞口边,泼给黄志富一瓢冷水。
  
  黄志富白了老头一眼,叫几个工人下去抬着龙连苟去镇卫生院抢救,另外叫来几个人,拿来钢钎、铁锤,刚要撬开青石板,却被匆匆赶来的古占清制止住:“你小子耳朵长毛了,记不得我有话在先吗——地上归你,地下归我?”
  
  镇派出所杨所长接到古占清的电话,带领警员迅速赶到现场,一边将围观者驱散,一边用现场拆下的木板把青石板围了起来。古占清蹲在青石板上看了半天,爬上来只对杨所长说了一句话:“派两个警员守好,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打开洞口。”说完扬长而去。
  
  谁也弄不懂古占清葫芦里卖什么药,可看看古占清油盐不进的样子,估摸着这出戏暂告一段落,想满足好奇心的愿望也暂时难以实现,看热闹的人们便渐渐散去。
  
  然而,到了晚上,古占清却将警卫撤掉了,说是他已经查了侯家大院的相关资料,下面只是一条下水道排污管,并非什么藏宝处,用不着浪费人力。当然没有人相信他的鬼话,这是个不受欢迎的怪人,搅乱了盘龙镇的平静。
  
  晚上九点多钟,乌云中窜出大半个月亮,忽明忽暗地照着昏沉沉的盘龙镇,施工队的工棚一片寂静,累了一天的民工已经睡了。忽然,工棚里悄悄溜出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地沿着一条隐蔽的小路翻过山垭口,到了一棵榕树下,另一个黑影从榕树背后迎了出来,两个黑影几乎重合在了一起。两个人轻声说着什么,开始时声音细小低沉,继而渐高,最后其中一人发出一声惨叫,声音戛然而止,一人倒下,另一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第二天早上出工时点名,黄志富发现龙连苟不见了,问同一工棚的工友,都说龙连苟昨天突然昏迷,送到镇卫生院检查身体,确认并无大碍,打了两瓶点滴,便回到工棚休息,昨晚大伙睡觉时还见龙连苟躺在铺上,今早他的铺却空了。
  
  这边众人正纳闷呢,杨所长那边却得到报告,一个农民在后山榕树下发现了一具死尸,古占清正和杨所长在一起,便一同赶去勘验。杨所长并不认识龙连苟,但古占清是认识的,一眼就辨认出此人正是那个昨天在施工现场发疯的年轻人。他对龙连苟死在这里有点纳闷,因为昨天龙连苟被送进卫生院后,体温、心电图、瞳孔等都显示正常,打完两瓶点滴后自己就走回去了,跟没事一般,那么他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龙连苟双手捂着脖子,口形半合,舌头微露,显然是死于窒息,颈部并无绳索勒痕,很可能被凶手的双手掐死。如果是这样,龙连苟作为一个年轻的体力劳动者被人赤手空拳杀死,凶手必定是一个孔武有力会功夫的人。
推荐内容
  1. 土匪在哪里?
  2. 家有一老
  3. 老黑的婚事
  4. 耕田虎疑案
  5. 美丽的圈套
  6. 催眠邮件
  7. 我们一样爱他们
  8. 情人梅
  9. 疯狂的尸体
  10. 毒枭之死
热点内容
  1. 奇怪的遗嘱
  2. “土耳其邪眼”诅咒
  3. 会盲打的作家
  4. 凶手究竟是谁
  5. 夜半魔影
  6. 小村奇案
  7. 中止追杀
  8. 五百年之后
  9. 终极谋杀
  10. 挣不断的红丝线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