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悬念故事 > 夺命抽屉

夺命抽屉

时间:2016-12-15 作者:未详 点击:
  大多数收藏家其实都有很强的占有欲。他的爱好是收藏古木桌子,任何年代的木桌他都非常喜欢,不过收藏这玩意儿实在需要很大的空间和力气,有些桌子非常重。他总是乐此不疲地继续着这种爱好,以至于将美丽的妻子气得同他离婚,但他倒落得清闲。
  
  这位叫谭蓝的朋友家境非常富裕,这得益于他年轻时代的拼搏和经营有方。一有好的木桌他都叫我来看,虽然我不是很懂,不过在他的熏陶下多少了解了一些。
  
  这天谭蓝在电话里的语气几乎可以用激动来形容。
  
  “昨天吃了仙丹,从乡下一个老农家里捡漏,淘到一张老花梨木背雕纹桌,真便宜,才两千多元!”谭蓝一边说着一边咂吧着嘴。
  
  “不是我打击你,你就不怕被人埋地雷,你缴学费的次数也不少了。”我笑道。不料谭蓝一口咬定,这是张很不错的桌子,而且这张桌子特别之处不在桌子的来历和原料,而是它上面的一个抽屉。
  
  所谓吃仙丹、埋地雷、捡漏、缴学费都是淘古玩人的术语,就像旧时黑道上的黑话一般。
  
  “你来了就好,电话里不方便说。”说完,谭蓝挂了电话。
  
  从报社到他家很远,不过恰巧那里居住着我的一位采访对象,反正也是路过,所以我也没拒绝谭蓝的好意。
  
  他家本来是十分宽敞的,可惜堆放了如此多的桌子,我只能小心地走过去。前些时日帮他搬桌子的时候,他的手被砸破了,血都流在桌子上却不肯松手。
  
  “手好些了吗?”我看着他缠着绷带的手指。
  
  “好多了,不过后来又不小心划破了,滴了一滴在那桌子上,还好后来一点痕迹也没有,要不然我非心疼死不可,说不定我会气得把那手指给剁掉。”
  
  进入内堂,我看见了那张桌子。很漂亮,淡黄色,大约一米多高,保存得很不错,工艺精美,桌面左下还有个暗格,也就是那个抽屉。
  
  我很少见这种桌子带抽屉的。抽屉外面没有任何把手,纹理结合得很好,几乎成了桌子的一部分,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
  
  “这是个神奇的抽屉!”谭蓝抑制不住地舞动着双手,嘴角一下下地抽动着,我奇怪即使再好的东西也不必这么夸张啊。
  
  “我可以理解你的不解和惊讶,因为我自己也没想到,只是最近我才偶然间发现这抽屉的特别之处。前天,因为我找不到自己的钢笔,整个屋子都翻过了,我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钢笔,因为需要记些东西,后来只剩下那个抽屉没看过,我是个没记性的人,几分钟前还拿在手上的东西经常不翼而飞。所以我找起东西也是乱翻一气。当然,打开那抽屉前我压根不抱希望。没想到原本空荡荡的抽屉里居然正躺着一支笔,可是我很快发现,这支笔并不是我的那支。虽然型号颜色一样,但新旧确实不一样的。我开始怀疑这个抽屉有着某种神奇的功能,于是我开始试验,先是想要一本书,结果拉开抽屉后那书就躺在那里。我高兴坏了,试验了很多次,只要是那抽屉装得下的东西我都尝试过,结果真是屡试不爽啊。”他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听说过聚宝盆吗?喜欢什么,想要什么都能得到。瞧,我从这里可以掏出一只手表!”说着,谭蓝果然从里面拿出一只名贵的男式手表。虽然我始终觉得那是他一早放进去来忽悠我而已,但是他坚持要我亲自试一次,我拗不过他,只好试了下。
  
  我决定要一个数码相机,我先暗自在心中祈祷,拉开抽屉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崭新的照相机放在抽屉里。
  
  居然是真的!而且我肯定不是谭蓝做的手脚,很快我还想了数据线、电池、内存卡,于是一整套装备都齐了!
  
  “没有骗你吧?我昨天兴奋地试验了一天,想要任何东西都能得到,可是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谭蓝伸开双手,仰坐在沙发上。
  
  “哦?是什么?”我把玩着相机,背靠在桌子上,好奇地问他。
  
  “一个女人!我还缺一个女主人啊。”他的眼睛忽然射光,变成了难看的三角眼,整个人也从沙发上跳起来。
  
  “你可以说是最富有的人了,还怕没有老婆吗?”我开玩笑说,可是谭蓝的脸色却并不好看。
  
  “不!这些女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缺点,这个世界压根儿没有完美的女人,只有这个神奇的抽屉,才能赐予我最理想的另一半!”谭蓝的眼睛里已经看不到别的东西了。
  
  “你疯了?抽屉里怎么可能出来人呢?”我刚说完,却感觉身后的抽屉自己动了起来。抽屉向外延伸出来,我不可思议地看到,犹如电视里的武林高手表演缩骨功一样,一个女人居然慢慢从抽屉里爬了出来,先是头和肩膀,她的脸始终对着地面,我看不清楚。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女人真的按照谭蓝的愿望出现了!
  
  我看了看那个女人,她很瘦弱,曲线也很好,五官很漂亮,端正而灵巧,只是笑起来有些不舒服,让人感觉有些漂亮过头了。
  
  谭蓝对着我咳嗽了几声,我识趣地准备告辞。女人忽然笑了笑,用纤细如葱白的手指指了一下我的手。
  
  “给我们拍张照片!”谭蓝对着我招呼,我也很乐意。等他们摆好姿势,我为他们拍了几张便离开了。
  
  走到门口,我听见房子里回响起谭蓝的笑声。
  
  工作很忙,即使是相机也来不及去玩,我把它扔到家里也没去管了。没几天,我忽然听到一些消息,大都是些商店举报说自己的货物莫名其妙地丢失。我隐约觉得有些不妙,拜托一个银行的朋友问了问,果然,最近银行经常发现整沓的新钞不翼而飞,开始还怀疑是内部人做的,查了很久也没任何结果,只好不了了之。
  
  看来所谓的抽屉,其实只是一个小偷罢了。
  
  我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那部相机,赶紧回去,在电脑上翻看那天拍摄的照片。照片上的谭蓝一脸春风得意,不过我一看见那女人就觉得不舒服。我把她的脸放大了,终于发现是哪里不妥了。女人的瞳孔很大,远远大于正常人,或者说活人。
  
  我立即打电话联系谭蓝,可是里面只有忙音。看来必须去他家一趟,叫他赶快把那张桌子和那个女人都扔掉,当然,我也带着那个相机。
  
  可是当我来到他家的时候,却发现谭蓝家的门都没锁。我推开走了进去,叫了几声,无人答应。桌子上的饭菜已经变质了,这种炎热的天气,食物放置一两天就会变质的,饭菜几乎一点都没动,旁边还有一瓶启开的葡萄酒。
  
  我走进了内房。那张桌子好好地摆放在原处,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空旷的房间里弥漫着一种衰败的气息。
  
  整间房子既找不到谭蓝,也找不到那个怪女人。我决定离开的时候,身后的抽屉响起了呜呜的声音,在安静的房子里显得非常刺耳。我踱着步子走过去,刚想伸手拉开,结果抽屉“啪”的一声开了,我没留心,没站稳,一下坐在地上。
  
  抽屉里慢慢伸出了一只手,很熟悉的手,因为手腕上戴着前几天谭蓝从抽屉里掏出的那块手表。接着,呜呜的声音更大了,我的腿开始发软,虽然想努力站起来,却是徒劳,只能看着手无助地在晃悠着。
  
  我挺直了背,看见抽屉里有一个人头,是谭蓝的。谭蓝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他的两只手努力地向外扒拉着。我看到了他的头顶上还有一只手,是个女人的手,不过不再雪白细长,而是肿胀的,惨白的,手的皮肤几乎变得半透明了。我见过那样的手,医学院里被福尔马林浸泡的标本就是如此。谭蓝的嘴巴也被一只手死死地按着,难怪我只能听见呜呜的声音。
  
  “救我。”谭蓝似乎努力挣脱掉按在他嘴上的那只手,吐出了两个字,短而颤抖得像往外倒豆子一样。
  
  不过这是我听他说的最后两个字了。
  
  谭蓝的头左边,伸出了那个女人的头,依旧是放大的瞳孔,依旧是美艳的面容,依旧是让人看得不舒服的笑。只一下,快得让人难以想象,那女人就把谭蓝拖了进去,后者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仿佛抽屉里面是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两人掉了进去。房间里恢复了宁静,我宁愿相信刚才看到的只是幻觉而已。
  
  抽屉“啪”的一声,再次自己关上了。
  
  “索求过多,就是这种下场吗?”我将手中的相机小心地放回抽屉。抽屉依旧如平常一样普通,我四下里摸了一下,除了冰冷光滑的内壁,什么也没有。
  
  第二天,我正打算找人把那张桌子给搬走烧掉,起码别让它再害别人了。可是等我请人来到房子的时候,却看见谭蓝的前妻正在指挥人搬东西。她说昨天晚上接到谭蓝的电话,很急,声音仿佛不是他的一样,说他要出趟远门,暂时不能支付抚养费了,嘱咐她将这房子充数,并且可以卖掉所有珍藏的古玩和古木桌作为抵偿。
  
  “昨天晚上?”我大惊。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提出要买那张桌子。
  
  谭蓝的前妻听说我要买那张桌子,惋惜地拒绝了。
  
  “真不好意思,那桌子我已经卖给一个收古物的商人了,他高兴坏了,搬的时候还不小心把自己手指弄破了,血都滴在上面,吓得他连忙擦掉。”谭蓝的前妻说。
  
  不久后,我又听到商店的货物莫名失窃的消息了。
推荐内容
  1. 普拉德拉古堡的幽灵
  2. 见习刑警的奇遇
  3. 鹌鹑计
  4. 突然冒出的儿子
  5. 会说话的桥
  6. 水鬼朋友
  7. 失踪之谜
  8. 意外之财
  9. 美瞳血泪
  10. 跳槽马
热点内容
  1. 复仇
  2. 夺命抽屉
  3. 电话不会沉默
  4. 小村奇案
  5. 中止追杀
  6. 五百年之后
  7. 终极谋杀
  8. 最后一张照片
  9. 玫瑰背后的黑手
  10. 消失的女孩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