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悬念故事 > 假人

假人

时间:2017-12-08 作者:未详 点击:
  一、神秘失踪
  
  莫小红25岁,在鑫隆服装市场卖衣服。
  
  衣服卖了两年,没挣到太多钱,最大的收获,就是天天有新衣裳穿。
  
  卖衣服前她在红星路一带的小歌厅做小姐,白天睡觉,晚上开工,辛辛苦苦从二十岁干到二十三岁,攒了十万块钱租了这个摊,长出一口气,终于可以穿着衣服挣钱了。
  
  早上9点钟商场开门时,摊主们一拥而入,莫小红啃着包子还有说有笑的挟裹在其中,红嘴唇,绿眼影,一副大大咧咧的愉快表情。
  
  这份表情一直延续到她走到自己的摊位前,便像气泡似的消失无踪了。她一眼就发现,门面前的两个塑料模特不见了。
  
  模特连同身上的两套ONLY连衣裙,价值近千元,是她半个月的纯利。
  
  莫小红马上就怒火熊熊了。
  
  鑫隆服装市场的经理张红军早上迟到了。一进大门,就给埋伏多时的莫小红揪住了脖领子,大喊大叫地叫他赔模特,等掰开她的手,扣子早给她拽掉了两颗,脸上也被莫小红锋利的指甲划了一道口子。
  
  等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张红军顾不得生气,赶紧查问商户是否还丢了其他物品,结果令他长出口气,除了莫小红的塑料模特,没有发现别的损失。
  
  张红军纳闷了,真进了贼?那这小偷的智商可就值得探讨了。
  
  没进贼?那大半夜两个那么大个儿的塑料假人跑到哪去了,难不成是自己走了?
  
  张红军很是不解,四处溜达了一圈,就上了二楼的办公室。
  
  刚一进办公室,张红军就看到黄三丽端端正正地坐在写字台对面的沙发上,看到他进来,赶紧起立。
  
  她是来辞职的。
  
  他更没想到,黄三丽的到来,让莫小红的模特失踪案突然演变成一起恐怖的灵异事件……
  
  二、午夜惊魂
  
  黄三丽19岁,在鑫隆干了多半年了,她在市场做清洁工,和另外一个女孩张丽满一起,负责两层营业大厅的卫生。
  
  月薪是统一的300块,租不起房子,市场就在一楼大厅的东北角腾出间仓库,给她们做宿舍。
  
  除了她们,市场大厅另一侧的门房里每夜里留有两个值班的保安,晚上6点,关门上锁,这里的夜晚就被牢牢禁锢在这四面墙内,只属于他们四个人。
  
  黄三丽来辞职,态度坚决,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张红军忽然就起了疑心,联想到昨天晚上的事,莫非与她有关?于是他点起一支烟,板起一张脸,意味深长地说道:“小丽,昨天晚上市场里发生的事,你有没有啥线索,说说!”
  
  黄三丽的小红脸一下子就白了,张红军更加断定,这丫头有问题。
  
  再三逼问之下,黄三丽还是吞吞吐吐说了。
  
  黄三丽说,昨天半夜大概两三点钟她做了个噩梦,吓醒了,怎么睡也睡不着,就把头蒙在被窝里眯着。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外边传过来一阵响声,好像有人在一楼大厅里走动。一开始她以为是保安在巡逻,可过了足有二十多分钟,这脚步声仍旧没有消失,反而像有规律似的,每隔几分钟就在门外经过一次,像是有人一直在大厅里面绕着圈儿走。而且仔细听,这脚步声很清脆,咔咔作响,像那种硬硬的高跟鞋跟在敲打着地面。
  
  黄三丽心里发毛,就小声叫对床的张丽满,可张丽满睡得实,叫不醒,她干脆心一横,下床蹑手蹑脚地挪到门口,想看看外边到底是谁。
  
  门是实心的,没玻璃,齐腰高的地方有个一元硬币大小的圆孔,她就把眼睛凑上去向外看,只一眼,差点没被吓死。
  
  就着惨淡的月光,她看到一个塑料模特僵硬地迈着步子,正绕着呈回字形的大厅过道一圈一圈地走,动作机械,有条不紊,每走一步,哒的一声脆响,不是高跟鞋,是她硬硬的塑料脚板与水磨石地面碰撞的声音。有一刻,黄三丽甚至看清了她的脸,不是人脸,而是一张硬邦邦的塑料脸。
  
  三、长发黑影
  
  鑫隆服装市场地处城乡结合部,据说此地在解放前是块乱葬岗,地表下层层叠叠地埋葬着各个朝代的古人尸骸,解放后被夷为平地,大炼钢铁时修建起一座小钢厂,不过几年后就废弃了,荒芜了几十年,直到两年前,市领导要在城边大力发展小商品贸易,鼓励商家投资,于是残墙断壁一扫而空,鑫隆市场破土而出。
  
  两年来,市场里一直流传着一些令人不寒而栗的传闻,但都是风言风语,无处查证。张红军从小在农村长大,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事一直将信将疑,这次黄三丽的讲述真让他心里发毛了。
  
  他没有批准黄三丽的辞职,一来怕她出去乱说,二来怕黄三丽一走,那个张丽满也甩手不干了,这么大个商场一天没人收拾,垃圾就能堆起来一层。于是他使出了撒手锏,把烟头摁在烟缸里慢条斯理地说:“还有半个月发工资,你现在走,按公司规定,你一分钱也拿不走。”
  
  结果黄三丽没走成,苦着脸下楼去了。
  
  黄三丽刚出门,张红军立刻喊来昨天值班那两个保安,一个叫江小乙,另一个叫韩东,都是二十出头的农村孩子。江小乙长得敦实忠厚,韩东则白净高挑,沉默少言。
  
  两人进门后看到张红军沉着脸,便紧张起来。张红军开门见山地问道:昨天晚上发现异常没?
  
  二人一齐摇头。
  
  张红军一拍桌子:“干什么吃的?”
  
  二人一哆嗦,江小乙连忙道歉:“对不起经理,俺们睡得太实了。”
  
  张红军的语气缓和下来,问道:“你们来市场这么久,半夜有没有见过什么怪事?我要你们亲眼见亲耳听的,道听途说的不算。”
  
  两个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江小乙才狐疑地问:“经理,我要说你真能信?”
  
  张红军点点头:“我信,你说。”
  
  江小乙有些鬼祟地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经理,咱市场里可闹鬼哩!我刚来那会儿,大半夜的经常听大厅里有动静,那阵韩东还没来,我跟另外一个保安许大个值班,他就说有鬼,我不信,有天晚上楼上又有响动,我自个儿打着手电就上去了,结果……您猜,我瞧见个啥啦?”
  
  见张红军没吭声,江小乙便自问自答着继续道:“一上楼,黑咕隆咚的,我就看到个黑影站在一个摊位前的过道上,拿手电一照,我的妈呀,就看到一个长头发女人,穿着身雪白的裙子,正站在一面商户的大镜子前边照镜子呢。吓得我魂差点飞了,连滚带爬就下来了。那时候您也没来呢,管事的还是毕经理,第二天我跟他说,他不信,还说我神经病,不让我跟任何人说,说影响了商场生意跟我没完,我就再不敢说了,今天要不是您问,我一个字都不提!”
  
  “会不会是住在一楼的两个女孩?”张红军问。
  
  “不能,她俩都是短头发,我看到的那女人头发起码到腰。”
  
  “那以后呢?你有没有再看到那个女……人?”张红军继续追问。
  
  江小乙晃着脑袋:“一回就够呛了,经过那场事我就被吓着了,肝颤,过几天,许大个也辞职不干了,幸好没多长时间韩东就来了,他胆子大,那以后一般都是他半夜上楼巡逻,他话少,我俩基本不聊天,他看没看到啥我就不晓得喽,你得问他。”
  
  张红军转向韩东:“韩东,江小乙说的那个东西你有没有见过?”
  
  韩东沉默着摇了摇头。
  
  张红军有些失望,正要挥挥手让他们离开,没想到韩东突然说话了:“我没看到江小乙说的女人,但我看到过别的,你能信吗?”
  
  “是什么?”张红军猛地坐直了。
  
  “我看到过商场里的塑料假人半夜里走起来了!”韩东抬起头盯着张红军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张红军后脊梁倏掠过了一道冷风。
  
  没想到这个韩东和黄三丽所说的,竟然是一模一样。
  
  四、误打误撞
  
  下午5点半,商场里的电铃准时嗡嗡地响起,商户们开始手忙脚乱地收摊。
  
  6点,所有人像退潮般消失得干干净净,一切归于死寂,偌大的市场瞬间昏暗阴冷起来,仿佛一座被封上石门的古墓地宫。
  
  张红军躲在办公室里,他决定要在市场里蹲一宿,看看到底能碰到什么。
  
  静悄悄的午夜一点一点地迫近。
  
  张红军的拳头越攥越紧,心跳得越来越密。
  
  他没有开灯,在黑暗中竖起耳朵,捕捉着每一丝哪怕是最最细微的声音。
  
  但直到凌晨三点,外面似乎一切正常。
  
  孙红军站起身活动了下僵硬的颈椎,轻轻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就是近千平方米的市场大厅二层,月光微弱,有一点灰色的光亮,展现在张红军面前的是千万服装汇聚成的浩瀚汪洋。
  
  白天里它们五颜六色,但现在,它们全部都是灰蒙蒙的,静静地悬挂着,像一具具被钉在墙壁上的残缺肢体,无力地耷拉着胳膊,松垮着大腿。
  
  还有塑料模特,过道两旁,几乎每个摊位前都僵硬地矗立着几具,张红军从它们面前走过时,似乎感觉到了它们阴冷的目光正不怀好意地追随着自己……
  
  张红军摸索着向前走,每走一步,神经便拧紧一分。他丝毫没有察觉,此时,在他的身后竟多出来一个人影。
  
  那人影跟了他几步,摆动了一下,张红军发出一声闷哼,踉跄着倒地。
  
  倒下的那一瞬间,他听到自己声嘶力竭的尖叫声,那黑影随即猛扑上来。
  
  身上一阵阵刺痛,张红军边没命地叫着,在地上翻滚着。
  
  随即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过楼梯,电筒的光芒刺过来,罩定了张红军,四周一刹那间明亮起来。
  
  张红军费力地抬起头,看到莫小红错愕的脸和手中的木棒。韩东站在一旁,只穿着内衣裤,嘴里还在微微喘息,他握着手电筒,像一个细致的灯光师正在给舞台中间的两个主角打光。
  
  这时,江小乙呼哧呼哧地跑上来,看着眼前的一切,惊异地瞪大了眼睛。
  
  莫小红的出现出人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谁让她的模特丢了。
  
  认识她的人都听说过,五年前,有个家伙办完事妄图不给钱,结果被莫小红追出三条街,打成了血葫芦。
  
  昨天她生了一天的闷气,临下班前便突然决定晚上不走了,躲在市场里抓贼,她蜷缩在自己的摊位里,巴望着小蟊贼赏脸再次光临,结果张红军像一只懵懵懂懂的小兽,撞到她的枪口上。
  
  五、意外发现
  
  中午12点,顶着好几条创可贴的张红军在国美买来数码摄像机。
  
  当天下班前,他把机器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隐藏在一条牛仔裤的裤腿中,镜头对着一条南北向的过道,然后开机。
  
  次日一早,张红军就赶到市场看摄像机,一通快进后,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屏幕中只有韩东的身影短暂划过,看得出,他是在巡逻,除此无他。此后一连三天都如此,张红军的热情开始一点点枯萎了。
  
  第四天,张红军来得明显没有前几天早了,他捧着相机,大拇指摁在快进键上,呆望着屏幕上静止不动的那条黑黢黢的狭长过道,心想如果再没有发现就算了,明天跟商场编个谎,硬说质量有问题,把机器退了。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身影突然悄无声息地在画面中一掠而过。
  
  张红军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差点没把手里的相机扔在地上。
  
  他手忙脚乱地倒回去,以正常速度重放,这下终于看清了。
  
  的确是个女人,张红军一眼就认出,是黄三丽。
  
  此刻的黄三丽,走路的姿势非常诡异,有点像……僵尸。
  
  黑暗中,她左手里拎着几件衣服,右手拿着件黑糊糊的东西,她缓缓走到一面镶在墙边的试衣镜前,把右手那东西套到头上,理顺,黄三丽顷刻间长发披肩了,原来那是顶假发。
  
  接着,她脱下身上的睡衣,开始一件一件地、慢条斯理地试衣裳,每换一件,便对着镜子木瞪瞪地照上一阵,再换下一件……
  
  张红军目瞪口呆,黄三丽现在的模样实在是太诡异了。
  
  忽然间他脑子里划过一道闪亮,这是个梦游的黄三丽!
  
  江小乙所说的那个女鬼,应该就是她。
  
  张红军把黄三丽叫来看视频。黄三丽直勾勾地盯着屏幕,半晌说不出话来。看来她从来不知道还有夜晚的一个自己,这个自己,可以不受束缚,由着性子自在地游走。
  
  她白天里拼命压抑着的对那些漂亮衣裳的渴望,在夜里得到了完美的释放。
  
  张红军关掉电视机,声音冰冷地问:“你再给我讲讲那个会走路的塑料模特的故事吧。”他拉开写字台的柜门,伸手从里面掏出两条裙子丢在黄三丽面前。
  
  正是莫小红失踪的两个模特身上的裙子。
  
  “在你的床下找到的,告诉我,那两个塑料模特给你弄到哪去了,我挺好奇。”
  
  黄三丽的表情先是迷茫,但只是短暂几秒,便被巨大的恐惧替代了。她哇的一声哭起来,拼命叫喊着:“我没偷东西……我没偷东西。”
  
  张红军心有些软了,他在犹豫是不是应该报警,或者通知莫小红,门突然开了,张红军扭脸看去,进来的是韩东。
  
  韩东说:“经理,那两个假人模特跟裙子都是我偷的,跟她没关系。你让她先走,我全都跟你说,求你了。”
  
  张红军转过头对黄三丽说:“你先出去吧。没我的允许,不许离开市场。”
  
  黄三丽抹了抹眼泪,默默向门外走去,临出门,她回头看了韩东一眼,眼里除了泪水,仿佛还有些别的东西。
  
  张红军向后退了两步,半个屁股坐在写字台上,重重吐出两个字:说吧。
  
  六、一件礼物
  
  故事的结局,韩东被警察带走了。
  
  模特是他偷的,也的确像他说的那样,那两条裙子是他送给黄三丽的。
  
  黄三丽收到他的礼物,知道它们的来历之后,立刻就怕了。她不要,可韩东非要给,韩东说你不要,我就到公安局自首,蹲监狱去。
  
  黄三丽没办法,只好收下,但还是怕,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离开安全,就去找张红军辞职。
  
  面对张红军的旁敲侧击,她慌了,情急之下,编了个塑料模特闹鬼的瞎话,这也是为了保护韩东。
  
  十天后,韩东被释放,黄三丽再次提出了辞职,这次张红军没有难为她,痛快地批准了。
  
  临走前,张红军塞给她一个塑料袋,什么也没说。
  
  打开看,里边是条粉红色的裙子。
推荐内容
  1. 谋杀
  2. 赛镖
  3. 老鸹窝之谜
  4. 梦之快递
  5. 一枚古币
  6. 身不由己
  7. 托比的微笑
  8. 幽灵苹果
  9. 杀人的遗嘱
  10. 复活死亡记忆
热点内容
  1. 神秘的眼镜
  2. 假人
  3. 自己谋杀自己
  4. 双重谋杀
  5. 人皮面具
  6. 半片树叶
  7. 房间里的神秘来客
  8. 孤岛的黎明
  9. 荒山埋尸案
  10. 十年仇恨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