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悬念故事 > 索命倒计时

索命倒计时

时间:2018-06-02 作者:未详 点击:
  自己被勒索,女儿被绑架,留给马克西姆解除生命危机的却只有短短的两个小时……
  
  恐怖电话
  
  2008年5月的一天。凌晨4点,马克西姆从情人巴芙拉家里出来,绕过灯火通明的大街,向一公里以外的警察局走去。马克西姆是俄罗斯布拉格维申斯克市著名的刑警,又是一个享誉海内外的犯罪精神分析专家。几年前,布拉格维申斯克市发生了几起恐怖杀人案件,每一名受害者都被割掉了半边脸皮。警方在最后一次凶杀案现场周围抓到几个嫌疑人,但因为没有确凿证据,只好请马克西姆用精神分析法给嫌疑犯定罪。经过一系列分析对比,尼古拉嫌疑最大。今天上午,马克西姆就要到法庭,帮助警方给尼古拉定罪。
  
  路上没一个行人,马克西姆快步向前,再有五分钟,就可以看到警察局门口的灯光了。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掏出一看,竟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电话里,有人命令他赶紧回到巴芙拉家里,不然,就等着收尸。说话间,话筒里传来巴芙拉惊恐的叫声。那人还说,他是尼古拉,现在就在巴芙拉家里等着。
  
  马克西姆大吃一惊。尼古拉现在正在监狱里,怎会又出现在巴芙拉家里?他立即打电话给助手伊万,让他赶紧带人赶到巴芙拉家附近。
  
  马克西姆没时间证实劫持巴芙拉的到底是不是尼古拉,他转身往回跑,边跑边检查手枪里的子弹。十几分钟后,气喘吁吁的马克西姆来到巴芙拉家楼下,他躲在一棵大树后面,仔细观察周围是不是有埋伏,待确定安全后,才蹑手蹑脚地向楼上走去。巴芙拉家的门开了一条缝,好像一张大网已经张开,正等着马克西姆往里钻。马克西姆蹲在门边,听了一会,顺手提起旁边的一个垃圾袋扔进屋里,但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马克西姆心说不好,一个箭步跳进屋,看到巴芙拉被绑在椅子上,头向一边耷拉着,长发挡住了整个脸。马克西姆检查了一遍,确信屋里没第二个人,才收起手枪,过去解巴芙拉身上的绳索。巴芙拉一动不动。马克西姆撩开巴芙拉脸上的长头发,惊得目瞪口呆。巴芙拉的半张脸皮血淋淋地耷拉在下巴处,和原来连环杀人案的被害者一样,变成了“阴阳脸”。
  
  这时,马克西姆的手机响了,还是那个沙哑的声音得意地说:“马克西姆警官,你很幸运啊,竟然躲过了我的追杀。不过,你不可能永远这么幸运。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承认这个女人是你杀的,然后被审判……”马克西姆大声骂道:“你这个杀人恶魔,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让我承认?做你的春秋大梦吧!”那人并不生气,依然冷笑着说:“这样的话你就只有一条路了,拿起你手中的枪,瞄准自己的太阳穴打一枪!如果两小时后,我没有听到你被捕或自杀的消息,我就会再杀掉你的一个亲友。依此类推,这样,你所有的亲人都将变成‘阴阳脸’。”
  
  马克西姆刚想问他为什么这样做,那人已挂机。
  
  这时,伊万带人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美女,马克西姆定睛一看,竟是自己的得意门生瓦连京娜。伊万见马克西姆看着瓦连京娜,不好意思地说:“我和瓦连京娜恋爱了,您还不知道吧?”瓦连京娜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巴芙拉,惊讶地说:“上帝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克西姆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然后对伊万说:“你先带人保护好现场,我马上去通知我所有的亲朋好友。”说完,马克西姆就要走,但被伊万拦住了。伊万说,虽然马克西姆是他的上司,但因为昨晚他就是在这里过的夜,他必须一起接受调查。马克西姆着急地说:“那个杀手只给了我两个小时时间,让我认罪或者自杀,我没有时间了!我要保证亲人的安全,还要抓住他!你明白吗?”伊万不以为然地说:“这些我都明白,但我还是不能让你走。”马克西姆恳求伊万能不能给他两个小时,让他抓住这个变态杀人魔。伊万耸耸肩,苦笑着摇头。马克西姆只好说:“那好吧,我跟你走,让他们几个看护现场。”伊万转身去叫门外的警察,马克西姆突然用枪指着伊万的后脑勺,押着他往外走去。门外的警察都愣了,不知道他俩在干什么。
  
  马克西姆押着伊万钻进警车,然后命令伊万开车。在车上,马克西姆说,凶手说他叫尼古拉,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今天上午,法庭就要定他的罪,如果他跑了出来,警察局应该早就得到追捕通知了。现在看来,是有人嫁祸于他。现在,凶手一定已经将电话打到了警察局和法院,告诉他们真正的凶手并不是今天要审判的人。这样,今天给尼古拉定罪的审判就会泡汤,没准他还会因为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如果真到那一步,后果不堪设想。说完,马克西姆下了伊万的枪,让他把车开到一片小树林前,马克西姆下了车,很快消失在树林里。
  
  伊万看看表,现在是早上5点,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他把警车倒回来,向回驶去。
  
  生死时速
  
  马克西姆跑出小树林,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掏出手机,想通知自己的亲朋好友,但随即他又关上了手机。如果那样做,势必会打乱很多人的正常生活秩序,或许还会引起更大的骚乱。
  
  这时,手机短信来了,打开一看,竟是凶手发来的,短信说,现在离他要求的时间还剩不到一个半小时。他希望马克西姆能和他合作,他也不想杀死更多无辜的人。
  
  马克西姆狠狠地骂了一句,回拨回去,但对方已关机。马克西姆看看四周无人,飞快地跑向一个院子,翻墙进去。这是他原来的一处老宅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他打开锁,用手打掉横七竖八的蜘蛛网,来到一个书橱前,在报纸的下面,马克西姆找到了事先藏在这里的一把手枪和二十发子弹。他将子弹上膛,把手枪塞进军警靴筒里。
  
  忽然,马克西姆看到窗户被打碎了一块玻璃,昏暗的地板上,有一个黑塑料袋。他赶紧捡起来,打开一看,袋子里装的竟是女儿的照片,照片的背后还有一句话:马克西姆警官,我是一个善良的人,可不想滥杀无辜!显然,就在刚才,有人已先他一步来到这里,把这东西塞进屋。马克西姆恍然大悟,难怪凶手知道自己昨晚住在巴芙拉家里,原来他竟是自己身边的人。这张照片,马克西姆平时就压在自己办公桌的玻璃下面,不是身边人,根本无法拿到。他立即想到了伊万。刚才打电话给伊万,十几分钟他就带人赶到了,看来,他一定是在不远处等着自己。想到这,马克西姆惊出一身冷汗。如果自己刚才不是劫持了他,可能刚才就被射杀了。
  
  马克西姆没时间思索伊万为何这样做,赶紧打电话给女儿的学校,却被告知,女儿在几分钟前被一个叫伊万的警官接走了。马克西姆急得差点把电话摔了。他打电话给伊万,但就是打不通,只好收起手机,冲到车棚,将里面自己很久没开的一辆越野吉普开出来,一踩油门,吉普车怪叫着冲向大街。他想去伊万的家看看,说不定这个小子会把女儿藏在那里。
  
  离伊万家还有几百米,马克西姆就看到前面有警车,很多警察正忙忙碌碌地来回走着。马克西姆只觉得头“嗡”地一下:难道女儿已经被伊万杀害了?
  
  这时,手机响了,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彼得打来的。彼得问他在哪里,马克西姆把今天凌晨发生的事简要地说了一下,彼得说:“关于巴芙拉的事,刚才伊万已经向我汇报过了。是我让他去接你女儿的。可不幸的是,伊万的车在他家附近的胡同口被歹徒袭击,伊万中弹身亡,你女儿被歹徒劫走。你现在赶紧回来,我们一起商量营救人质的事。”马克西姆听到伊万不是凶手,刚松了口气,接着就心里一紧:伊万被打死,女儿被劫走?看来,歹徒这次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马克西姆刚想把车转头,手机又响了。
  
  “马克西姆警官,你好啊。你一定在猜想我现在在哪里吧?很抱歉,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现在,离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你不必抱什么侥幸心理了,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只好先杀了你的女儿。”凶手得意地说。
  
  “我警告你,不许动我的女儿……”马克西姆愤怒地说。
  
  “现在绝不,我以人格担保。”凶手冷笑着,“但是,一小时后,如果我还没有得到你自杀的消息,我只好动手了,用我手里锋利的刀,从她光洁美丽的额头开始,顺着鼻梁下划……你见过的,最后她就变成‘阴阳脸’了。”随即,马克西姆听到女儿的哀号:“爸爸,救我……啊……疼……”
  
  在马克西姆愤怒的骂声中,凶手的手机又关了。一个小时,在没有一点线索的情况下,想找到凶手所在的位置,简直就是天方夜谭。马克西姆痛苦地趴在方向盘上,他无法想象女儿正在遭受怎样的虐待。
  
  马克西姆发短信告诉凶手,他愿意只身去凶手指定的地方,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女儿的人身安全。
  
  马克西姆连发了三个内容相同的短信,然后焦急地等待回音。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克西姆的心一点一点揪紧,他似乎看到,女儿被歹徒绑在那里,无助而又凄惨地呼喊着他。
  
  终于,电话响了,那人告诉他,他们现在在城西郊外一幢烂尾楼里,那里视野开阔,如果他们看到马克西姆带警察过去,会立即杀了他女儿。马克西姆掉转车头,向西郊急驰。
  
  惊险一幕
  
  飞驶到城西郊外,果然看到了乱草丛中的一幢烂尾楼。马克西姆想起来了,几年前,一伙毒品贩子在这里交易,为了不被警方抓获,一人引爆了身上的炸药,整个楼被炸得七零八落。因为这里远离市区,又出了这样的事,就没有人愿意再将它修复使用。
  
  马克西姆停下车,检查了腰上和靴筒里的手枪。看看表,离凶手约定的时间只剩不到十分钟了。他冲进大楼,一进门就发现地上有血迹,抬头一看,女儿被绑在一条绳索上,头朝下,悬在空中。血正是从女儿身上流下来的。马克西姆骂了一句,躲避着楼梯上的断砖烂瓦,向楼顶冲去。
  
  来到楼顶,马克西姆惊呆了:拿着手枪控制绳子的歹徒,竟是自己的爱徒,美得像画一样的瓦连京娜!
  
  “上帝啊!怎么会是你?”马克西姆不住地摇头。
  
  “是的老师,我是你的学生。但马上就不是了。”瓦连京娜手里端着枪,笑得很好看,“请老师把你的枪扔过来。我很喜欢老师的手枪,希望能留作纪念。”
  
  马克西姆愣了一下,瓦连京娜一松手,被绳子绑着的人尖叫一声,落下一大截。这是在楼顶大厅的顶部,如果瓦连京娜一松手,女儿必死无疑。马克西姆别无选择,只好把枪扔到地上。
  
  马克西姆无奈地一摊双手,对瓦连京娜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一个心理学医生,你有很好的前途。”瓦连京娜冷笑着说:“其实,如果在一个小时前,你按我的话去做,我依然会有很好的前途。但你却想找到我,将我绳之以法,没办法,我才绑架了你女儿。你不知道,为了顺利实施我的计划,我不得不和伊万谈恋爱,让他占了我的便宜。不过,我已经杀了他。现在离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30秒……”瓦连京娜把枪口对准马克西姆。
  
  “慢,我还有两个问题,最后两个。”马克西姆说,“打电话的那人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样做吗?”
  
  “打电话的是我一个朋友,他不在这个城市,你们找不到他。”瓦连京娜顿了顿,“尼古拉是我的恋人。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吧?现在,只要我的枪一响,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人可以证明尼古拉有罪。如果幸运的话,再过几小时,他就要被无罪释放了。”
  
  枪响了,随着身后玻璃墙被击碎,瓦连京娜大叫一声栽倒在地。对面,彼得正双手举着冒烟的手枪。
  
  绳索上的女儿尖叫着快速下坠,马克西姆赶紧扑上去,抓住绳索。彼得跑过来,帮马克西姆把人拽了上来。
  
  “幸亏你这辆破吉普上的卫星定位系统还能起作用,不然,明天我就要给两个警员开追悼会了。”彼得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瓦连京娜,不解地说,“到底为了什么?”
  
  马克西姆边解开绑在女儿身上的绳索边说:“是一段畸恋。瓦连京娜是尼古拉的情人,她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证明尼古拉无罪。而杀我,就是为了除掉爱情路上的一块绊脚石。因为她知道,只要我还活着,尼古拉无罪释放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
  
  马克西姆抱住瑟瑟发抖的女儿,转头对彼得说:“对不起长官,请先照顾一下我女儿,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要开庭了,我必须赶过去。”
  
  说完,马克西姆亲吻了下女儿,转身下楼。吉普车在草地上打了个弯,向市区飞驶而去。
推荐内容
  1. 三万件好事和一座佛塔
  2. 第二次犯错
  3. 好人证明
  4. 困死了
  5. 设套
  6. 一夜惊魂
  7. 母亲节前的抢劫
  8. 深夜的纸飞机
  9. 以毒攻毒
  10. 索命账
热点内容
  1. 猎兽行动
  2. 索命倒计时
  3. 让俺做个明白鬼
  4. 人皮面具
  5. 荒山埋尸案
  6. 孤岛的黎明
  7. 观音阁魅影
  8. 较量十年的绑架案
  9. 女谍欧阳蓝
  10. 消失的幽灵车案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