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中国新传说 > 捕鼠传奇

捕鼠传奇

时间:2013-09-03 作者:未详 点击:
  大兴养鸡场的秦老板近来总是面带愁容——鸡场日益严重的鼠患让他堵心:大白天成群的老鼠公然跳进食槽和鸡抢食,育雏车间每天都有鸡雏被咬死,连种蛋也被啃出了窟窿。这时有人举荐镇上的毛二爷,毛二爷从小给生产队看粮仓,跟老鼠斗了几十年,治老鼠的招儿都神了。秦老板一听,立马来了精神:“有这么个神仙还不快去请!管他猫二爷、狗二爷,能治了老鼠就是我亲二爷!”毛二爷倒是不难请,一个电话打过去,老爷子挺痛快,答应到场里来看看。秦老板赶紧亲自到场门口迎候。
  
  苦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见一辆破驴车在远处慢吞吞地露了头,毛二爷从驴车上下来,只见他七十上下,脸膛黑瘦,戴顶青布便帽。秦老板一见,心里先凉了半截。秦老板引着毛二爷进了鸡场大门,一边走一边介绍场里的“鼠情”,正说着,只听前面“乒乓”乱响——几个年轻后生抡着拖把追打着一只肥硕的老鼠,吆五喝六地跑到后面去了。毛二爷“扑哧”乐了:“秦老板,这可不是个办法啊。”秦老板臊得脸通红。
  
  毛二爷在场里遛了一大圈,秦老板腿都酸了,毛二爷精神头儿还很足。他蹲在会客室门口的台阶上抽完一袋烟,拍拍秦老板的肩膀,说:“我晚上再过来。”秦老板再三挽留,老人执意不肯。
  
  当晚,月亮升起来了毛二爷才到。夜班的工人纷纷跑来看热闹,毛二爷让人开了饲料库门前的大灯,吩咐大伙儿到僻静处躲着,然后掏出一包东西洒在空地上,自己也走到灯影里去了。过了半天,毛二爷冷不丁尖着嘴巴学起了老鼠叫。这一叫不打紧,十多只老鼠一下溜到空地上,东闻西嗅一阵,埋头狂吃起来。紧接着不断有老鼠从各个角落里冒出来,冲到空地上聚餐。小老鼠只顾低头猛吃,大老鼠吃上几口就抬头机警地四下望望,不大工夫,毛二爷撒下的东西就被黑压压的鼠群一抢而光。来晚了的老鼠在空地上四处寻觅,悻悻叫着不肯离去。
  
  秦老板和工人们都看傻了,不知谁嘟囔了一句:“这鼠药真是神了!”没想到毛二爷却笑起来:“我这鼠药没毒,老鼠吃了,一个都死不了!”秦老板傻眼了,心想:您老人家是来灭鼠还是来喂鼠啊?
  
  秦老板的心思毛二爷像是一点也没看出来,临走他让秦老板准备八口大缸,按他指定的地点埋好,缸口要与地面平齐,明晚这时候他会再来。第二天月亮过了树梢,毛二爷带着两口袋麦糠来了。老爷子吩咐往每口缸里灌多半缸水,水面再撒一层麦糠,最后往每口缸里都洒了一包“神药”。和昨天一样,毛二爷几声“鼠叫”像是吹响了老鼠们的开饭号,只见大大小小的老鼠纷纷聚到缸沿上,义无反顾地跳下去,“扑通扑通”像下饺子。秦老板和工人们这才如梦方醒:真是神了!
  
  到天亮时,每口缸里都堆了一大堆死鼠。毛二爷看着一只只鼓胀的死鼠,叹息道:“作孽呀!”
  
  秦老板让人给毛二爷送去了红包,没想到红包被退了回来,派去的人带话说:“毛二爷说了,咱场里的‘鼠王’未除,他不想把事情做绝,如果‘鼠王’知趣搬走也就算了,如果继续为非作歹,毛二爷再来收拾它!”秦老板赶忙吩咐工人严加防范。鸡场太平了没三天,果然祸事来了。先是一夜之间一百多只鸡雏被活活咬死;接着,饲料库的保管员趴在桌上打盹儿,竟被咬掉了半个耳垂儿,据他说,这只老鼠比小猫还大。鸡场里人心惶惶:“这是‘鼠王‘在报仇啦!这家伙不但吃鸡,还要吃人哪!”秦老板连忙派人去请毛二爷。
  
  老爷子叼着烟袋在场区溜达到半夜,临走让工人们在几个重点区域撒了一层石灰。
  
  第二天一早,饲料库旁边一个杂物间门口出现了几行清晰的爪印,早早赶来的毛二爷脸上有了笑容。
  
  毛二爷在杂物间里转了一圈,盯住了门后的一个破木柜。毛二爷随手关紧了屋门,让人把木柜里的破烂儿抖落出来。清理到柜底,除了一层破棉絮,连粒老鼠屎也没见。工人们正泄气,柜角的窟窿里突然蹿出只七八寸长的青灰色大老鼠,尖叫着逃向屋门。工人们一拥而上,抡起铁锨一通乱拍。
  
  “二爷,鼠王被我们结果了!”几个工人提着大老鼠的尾巴高兴得直嚷。毛二爷打量着这只膘肥毛亮的老鼠摇摇头:“这不是鼠王,它想把咱们引开。”这时,只听木柜后面“咕隆”一声,一只一尺多长的巨鼠猛蹿出来,径直冲向屋门。“鼠王!”毛二爷高喊一声,吓愣了的工人们这才抄家伙撵上去。谁料巨鼠见无路可退,猛地转过身,平地跳起足有二尺高,怪叫着向人们腿上乱撞。惊得几个工人“妈呀”大叫,连蹦带跳地躲出去老远。鼠王并不追击,它半蹲半伏在木柜前,一双眼睛乌溜溜地瞄着众人。天哪,这“鼠王”真的比小猫还大!长满息肉的鼻头下,锋利的黄牙闪着潮湿的亮光。工人们被镇住了,傻愣愣地望着毛二爷。老爷子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大弹弓,他拉满了弦对准鼠王——“啪!”地一弹发出,“鼠王”尖叫一声,滚了几下不动了。人们正要上前看个究竟,只听门外秦老板问道:“逮着了吗?”话音未落,门“咣”的一声被推开,秦老板冒冒失失地闯进来。毛二爷急得大喊:“关门!”话刚出口,“鼠王”一跃而起,箭一般地蹿出了房门。毛二爷急得直拍大腿,人们追出去,早不见了踪影。
  
  一晃半个月,养鸡场里太平无事。秦老板和工人们琢磨,“鼠王”一定是知道了厉害,跑到别处去了。大伙儿绷紧的弦也就松下来。
  
  又过了几天,场里的电话通话总是断断续续,后来干脆“罢工”了。电信公司的人来修,发现电话线断了,断口上还有一排坑坑洼洼的牙印儿。秦老板心里明白:“冤家”来了!他带着几个工人翻箱倒柜,却连根鼠毛也没看见。
  
  接下来的几天,车间里有越来越多的鸡被活活咬死。咬死的鸡都在三斤以上,内脏掏了一地,场面惨不忍睹。秦老板慌了,派人火速去请毛二爷。
  
  毛二爷很快就赶来了,秦老板有些不好意思,喃喃地念叨:“该查的地方我都查了,您说这畜牲还能藏在哪儿呢?”
  
  “藏在哪儿?不在天上就在地下。”
  
  秦老板苦笑:“二爷净拿我开心。”
  
  毛二爷一脸严肃:“你误会了,这场里顶棚都薄,‘鼠王’个儿大、身子沉,不会藏在上面。你带我看看场里的下水道吧。”
  
  职工餐厅门口,大师傅们为了倒泔水方便,在下水道口上凿了个大窟窿。毛二爷蹲下身子仔细看看,捏起了油渍上粘着的几根细毛。
  
  听说“鼠王”就在下水道里,餐厅的几位大师傅跑过来摩拳擦掌:“兔崽子!原来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二爷您说吧,咱是烟熏还是水灌?要不就用土把它填上!”毛二爷笑着摇头:“这下水道四通八达,用烟用水根本就伤不着它。要是把这儿填上,它跑到别处就更难逮啦!”
  
  那怎么办?一帮人你看我,我看你。
  
  毛二爷背手转了几圈儿,看来已经胸有成竹:他嘱咐秦老板近期鸡场要“坚壁清野”,重点区域派人二十四小时严加防范。又吩咐大师傅们不能再往下水道里倒泔水。接着他让工人把先前用过的大缸搬过来一口,里外用开水烫了一遍,找了张厚牛皮纸封住缸口,又弄了个木梯子倚在缸沿上。最后毛二爷到餐厅弄了点儿剩饭倒在牛皮纸上,周围地上也撒了一些。秦老板抓了把花生送过来:“二爷,老鼠最爱吃这个了!”毛二爷摆摆手:“‘鼠王’太狡猾,好吃的反倒让它起疑心,我自己配的‘药’这次也不能用,就用这剩饭最好。”
  
  一连几天没有动静,秦老板沉不住气了,毛二爷却心里有数:“放心吧,饿急了它会出来的。”
  
  这天早上,秦老板欣喜地发现洒在地上的饭粒少了一些。毛二爷听了也长出了一口气:“这畜牲要撑不住了。”
  
  以后几天,牛皮纸上的食物逐渐减少,毛二爷却没事儿人一样,每天照样往上面放吃的。秦老板心里着急,却不敢吭声。
  
  第八天晚上,毛二爷把梯子最上面的一格木头拆掉了,临走撂下话:明天缸里要是有了动静,等他来了再说。
  
  转天早上天没亮毛二爷就到了,秦老板兴奋得直搓手:“二爷,逮着了!逮着了!正在里面拼命呢!”
  
  原来,“鼠王”每天晚上都是沿着梯子小心翼翼上水缸吃东西,昨晚它到了梯子顶上发现少了一格,只有使劲跳才能到缸面上,于是纵身一跃。可哪里知道,那牛皮纸已经让毛二爷事先用刀划了个大十字……
  
  缸里传出一阵阵“鼠王”的悲嚎。老人装上一袋烟,蹲在缸根儿吸起来。工人们听说逮住了“鼠王”纷纷跑来看热闹,餐厅的大师傅也凑过来:“二爷,我正烧了一锅开水,待会儿要不让这鼠王先洗个‘热水澡’?”工人们哈哈大笑,毛二爷只是闷着头抽烟。缸里的“鼠王”像是听懂了人话,用爪子疯狂地挠着缸壁,“吱吱”怪叫。
  
  毛二爷抽完一袋烟,慢慢地起身,用烟袋锅儿在缸壁上使劲磕了几下。“鼠王”反应越发激烈,撞得水缸“当当”山响。
  
  毛二爷长叹一声,说道:“呆会把它拿出来埋了吧。”说完背着手扬长而去。众人大眼儿瞪小眼儿,听不懂他的话。
  
  又过了许久,缸里没了动静,秦老板让人小心翼翼地揭开封在缸口的牛皮纸,往里一看:却见“鼠王”斜躺在缸底,双眼失神地睁着,已经头破血流,气绝多时。
推荐内容
  1. 与美女有三次不期而遇
  2. 徐胖子打老婆了
  3. 看不见的母爱
  4. 柳老伯上树之谜
  5. 多要了五十平米
  6. 决不放过你
  7. 鸬鹚王
  8. 藤缠树
  9. 网恋背后
  10. 不要羡慕狗
热点内容
  1. 后妈也是妈
  2. 电安梯
  3. 夜壶泡茶
  4. 赌神的最后一战
  5. 人生四大喜
  6. 一个人的山村
  7. 夺走玉枕骨
  8. 巧卖禁药
  9. 智斗章水洞
  10. 井底怪事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