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中国新传说 > 上当吃亏总关情

上当吃亏总关情

时间:2016-02-17 作者:未详 点击:
  岳莹因一心扑在工作上,经常加班、出差,和她相爱了四年的初恋情人,终于耐不住寂寞提出要和她分手。岳莹不解地问:“为什么?分手总得给个理由吧!”男友毫不客气地说:“说心里话,你人不错,可我实在无法忍受回到家中独守空房的日子,我需要的是一个一进家门就嘘寒问暖、悉心照顾我的凡俗女子,而不是从早到晚在生意场上打拼的女强人。”
  
  男友提出分手,岳莹正好满三十岁。她心里虽很难受,但又无法挽回这结局,只好潇洒地一挥手说:“也罢,我不想因爱情而放弃事业,各奔前程去吧!”
  
  令岳莹想不到的是,和男友分手不到两个月,他竟和一个小他两岁的女孩结婚了。女孩是小学教师,小鸟依人。知道这件事后,岳莹的心情一下子糟透了,人也瘦了几圈,还差点被父母强迫送进医院。在亲友的劝阻下,岳莹不得不辞去工作,在家整整呆了两个多月。当她从失意中振奋起来,准备开始继续找工作时,有一天,同学聚会,好友雅娟给岳莹介绍了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他叫赵军,刚满二十七岁。岳莹一见他就动心了,一口答应和赵军处处看。约会几次,岳莹就觉得赵军这人挺不错,能说会道,十分能干。两人的交往渐渐密切起来。
  
  就这样,岳莹和赵军打得火热了。在单独相处和交往中,她发现赵军的确聪明有想法,赵军也看出岳莹是个能干的女人。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租个门面做建材装潢生意。在商谈资金时,赵军可怜巴巴地说:“岳姐,我家境穷,手里一分钱也没有,这生意恐怕弄不成。”
  
  岳莹大大方方地说:“不就是启动资金吗?不用发愁,我想办法就是了。”
  
  岳莹手头毕竟有些积蓄,她全部拿出来,又说服父母借给了她3万元。开始,父亲摇头反对说:“既然是合伙做生意,就应该一人一半资金,他一个男子汉,分文不出,叫你全出,恐怕不可靠吧!”
  
  岳莹解释说:“爸,赵军拿不出钱是暂时的,难道你不相信女儿的眼光吗?爸,借给我3万元吧!”
  
  经不住女儿三求两央,父亲终于叫母亲拿存折到银行取出了钱,交给女儿。
  
  岳莹当时心里想,赵军虽然拿不出钱,但他有能力、点子多,况且,一个女人做生意,也需要一个男子汉出力、壮胆。钱一凑够,两人就风风火火地开始运作经营了。为了节约开支,他俩只租了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门面房做店面,前面做生意,晚上搭个帘子在后面睡觉。赵军单身,岳莹也刚失恋不久,孤男寡女很快就同居了。虽然岳莹不是一个很随便的女子,但初恋的打击让她很受伤,而且还让她从内心产生出一种莫名奇妙的报复心理,她不是一个没人要的女孩子,赵军也是一个年轻的帅小伙,干柴遇烈火,哪有不燃之理。
  
  可是,两人合作经营时间不长,岳莹就发现,赵军其实是一个华而不实的男子,他能说会道,嘴上功夫了得,却懒惰成性,不愿意吃苦去干一点力气活。有时,跑一天回来,不说成效,还直吆喝:“岳莹,累死我了。”他成天只想夹个公文包进进出出,却毫无结果,一笔生意也没做成。
  
  眼看快三个月了,生意还是冷冷清清的,而赵军还一天到晚伸手向岳莹要钱花,急得岳莹都成热锅上的蚂蚁了。一天,岳莹皱起眉头对赵军说:“三个月了,一桩大一点的交易也没有,这样下去,老本吃完了,恐怕连店面的房租也交不起了,我们都得吃风屙屁了。”赵军漫不经心地问:“那你说咋办?”岳莹想了想说:“要不,咱俩换个方式,我出去跑外交,你在店里守门面上的生意。”
  
  赵军点点头说:“那好啊,你出去跑一跑,就知道现在这生意有多难做了!”
  
  第二天,岳莹说干就干,让赵军呆在店里,自己亲自去跑生意了。挤公共汽车,骑自行车,从早到晚忙得跟头扑爬,有时从早晨6点出门,忙到凌晨两三点,人一下子瘦了几圈,父母见了,心疼得直掉泪说:“岳莹,你可要注意自个身体呀,别累出病来!”
  
  岳莹拍着胸脯说:“爸、妈,我是累不垮的,我正想减肥哩!”
  
  岳莹在外面马不停蹄地忙个不停,赵军反倒轻松自在了。他在家里站柜台,没生意就关门睡大觉,水不烧,饭不做,岳莹回来,煤炉子是灭的,虽然有些不满意,但爱情蒙蔽了她的双眼,使她听之任之。两个月后,大客户上门多了——人家都是冲着岳莹来的,生意开始赚大钱了,一忙碌,就把赵军的缺点给掩盖了。
  
  一晃两年过去了,随着岳莹手中的盈利越来越多,赵军花钱的胃口也越来越大,要求也越来越高,一个月要五六千元的开销,岳莹吃惊地问:“一个月花这么多钱,你都干了些啥?”
  
  赵军扳起指头说:“我们都是老板级的人了,名牌衣服得有几套吧,穿寒酸了,谁瞧得起你和你谈生意呀。还有出门在外总要有个应酬吧,请大客户吃个饭,洗个脚,泡泡桑拿,轻轻一动作,不花个千儿八百的?”
  
  听赵军说得有一定道理,岳莹就没有和他斤斤计较。她也知道,现实社会很势利,一个男人在外面跑,必要的装备和应酬是不可缺少的。她对赵军说:“那你看着办吧,不过,该节省的必须要节省,钱攒在那里,咱俩结婚时会有用处的!”
  
  赵军一怔说:“结婚,结什么婚,这样不挺好吗?”
  
  岳莹脸一红说:“我俩总不能一辈子这么同居下去吧,总得瞅个日子把婚礼办了吧?”
  
  赵军嘻嘻一笑说:“这事还不能太急,没有办婚礼,我现在不就是你的人吗?等生意再做大一些,再谈婚事也不迟,那时我俩到国外去旅游结婚,多浪漫啊!”
  
  岳莹一想,赵军说得也对,便没再催他。可是,有一天,她手机上突然来了一条短信:“岳莹,我和赵军已好一年多了,现在,我肚里怀上了他的孩子,请你自重自尊些,知趣地退出吧,他不可能娶你为妻的。”
  
  岳莹看到这则短信,头嗡地一下就大了。等赵军开着她刚买的车回来,她就从手机中翻出短信来问:“你看,这是谁和我开这种国际玩笑?”
  
  赵军嘿嘿一笑说:“没人和你开玩笑,短信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岳莹大吃一惊:“这么说,你真的和这个女孩子有关系?”
  
  赵军厚颜无耻地说:“真的,她叫米娜,和我认识时,从没把身子交给过别的男人,而且比你年轻,更比你漂亮。我早想告诉你了,可不知怎么开口。”
  
  “流氓!”岳莹一抬手,用尽全力,啪啪打了赵军两个耳光,“你滚,你马上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赵军开着刚买的车狼狈逃窜了。岳莹一头栽倒在床上大哭了一场,哭完了,她才蓦地记起,赵军刚开走的小车,也是她出10万元买的呀。她出门追赵军,想叫他把车留下,可抬头一瞧,哪里还有人、车的影子!
  
  没想到,没过几天,赵军就和雅娟一块来找岳莹。赵军说:“岳姐,这生意是雅娟姐撮合我俩合伙做的,既然是合伙,你应该分给我点红利才对。”
  
  岳莹一听,差点气晕过去,但冷静地一想,赵军的话有些道理,他毕竟和自己奔波了两年多,才有了百万家产啊。看在雅娟的面子上,她问:“你打算要多少钱?”赵军说:“多了我也不要,车子归我,你再给我5万元现金吧!”
  
  岳莹掏出支票,在上面填写了5万元钱,摔到赵军面前说:“拿去吧,希望你今后不要来骚扰我。”
  
  赵军收下支票走了,雅娟留下,说了些安慰话也走了。这段感情让岳莹如梦初醒,一个帅小伙,为什么要和一个比自己年长,没有姿色,不会潇洒,只知拼命挣钱的女人合作同居呢?肯定是另有所图,现在赵军不是财色双收了吗?而自己呢?除了钱,还有什么呢?想清楚这些,岳莹找到雅娟发誓说:“娟姐,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对年轻潇洒的男人动情了。”雅娟怜爱地说:“对,吃一堑长一智吧,以后和这些臭男人接触时,一定要多长个心眼。”
  
  岳莹伤感地说:“没有以后了,我再也不考虑个人问题了。”
  
  岳莹不想再考虑个人问题,可年迈的父母却对这事异常操心和烦恼,一见女儿就唉声叹气,唠叨催促:“该找对象了,该嫁人了。”并且四处张罗给岳莹找对象。岳莹被逼无奈了,只好由他们给挑选了一个长她三岁的中学教师。岳莹之所以答应和这名叫钱顺文的老师见面,是因为人民教师在她心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果然,钱顺文给岳莹的第一印象不错,大方、本分、老实。得知岳莹有经济实力后,钱顺文说:“我看上的绝不是你的钱,而是你的能干、自强、自尊。”
  
  看到钱顺文在约会交往中,对自己关怀体贴,岳莹在心里渐渐地开始接受他了,加上父母、亲友、同学的催促,岳莹决定和钱顺文结婚。
  
  结婚日期定在下一个星期,钱顺文就开始在市区商店置办结婚用品了。一天,岳莹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莹莹,不得了啦,我在商场门口遭贼偷了,包里的5万元钱一分也没有了。”
  
  听到他着急的声音,好像浑身都在打哆嗦,岳莹只好安慰说:“顺文,你别急,钱丢了不要紧,只要你人安全就行。我要的是你的人,你在原地等我,我马上带钱过去。”
  
  岳莹带钱很快在商场门口与钱顺文会合了,虽然她心存疑虑:买电器带那么多现金干啥?小偷又为啥得知他包里有钱呢?不过,她还是不动声色地说:“走吧,我们一块进商场看电器吧!”
  
  电器买回来没几天,有天晚上岳莹与钱顺文约会吃饭时,见钱顺文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心里一动问:“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
  
  钱顺文支支吾吾:“没、没什么,唉——”
  
  岳莹听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于是正色道:“不对,你一定有什么心事瞒着我,到底什么事你告诉我吧!”
  
  钱顺文一脸为难地说:“我有个姐姐在东北,得了乳腺癌,需要手术,可姐姐、姐夫都下岗了,两个孩子又在上学,生活十分拮据,姐姐想放弃手术,这怎么行呢?姐姐从小非常疼我,我也很想帮助她,可手头又没钱了,心里苦闷得很。”
  
  岳莹急了:“人命关天的大事,你身为弟弟,咋能见死不救呢?手术、化疗大概需要多少钱?”
  
  钱顺文说:“至少要1万元吧。”
  
  岳莹自告奋勇说:“你要是没钱,我替你出。”
  
  钱顺文一摆手:“不不不,这钱咋能让你掏呢?我大风地里吃炒面——实在无法张口。”
  
  岳莹说:“什么你呀我的,我们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人了,你姐姐也就是我姐姐,这事不能拖延,耽误了治病可是大事。明天一早,我去银行取出钱来,咱们一块去给她寄。”
  
  可是,第二天,岳莹把钱交到钱顺文手上后,钱顺文却说:“我回去找姐姐的地址去,你忙你的去吧!”
  
  望着钱顺文远去的背影,岳莹心里犯了嘀咕:既然是亲姐姐,又常来常往,顺文怎会忘了地址呢?何况,自从认识他以来,怎么从没听他说过东北有个姐姐呢?他表情咋那么不自然,那么紧张呢?想了整整半天,下午,岳莹终于忍不住打电话问:“顺文,钱寄走了吗?”
  
  钱顺文在电话那头说:“寄了,上午就寄了。”
  
  岳莹试探着说:“既然是你亲姐姐做手术,我想抽点时间,和你一块到东北去探望一下她。”
  
  “别别别!”钱顺文用惊慌的口吻说,“这太莽撞了,况且,我也没有时间哪!”
  
  岳莹又说:“那你把姐家电话给我,我打电话过去问候问候。”
  
  钱顺文说:“我姐家没安电话,姐那个人也不善言辞,尤其是陌生人,还是我代你问候吧!莹莹,听你的口气是不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对了,我还有点急事,关机了,改日见面再谈吧!”
  
  电话一挂断,岳莹一下愣在了原地,对钱顺文,她一下子心里没了底。真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啊。很显然,钱顺文和赵军一样,又是在骗她,种种迹象表明,这里面是有问题的。岳莹越想越害怕,她整个人彻底崩溃了。
  
  后来证实,钱顺文是有女朋友的,只是没有钱结婚,才在婚介所登了记。而岳莹的父母正是在婚介所看到了他的照片,才说服女儿通过婚介所和钱顺文认识的。岳莹一气之下,到派出所报了案,钱顺文被请进派出所,如实作了交代,并退回了两次所骗岳莹的钱财。
  
  但是,这三次感情经历,对岳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她不知道,在这个缤纷的感情世界里,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推荐内容
  1. 罪恶天堂
  2. 说话要算数
  3. 苦肉计
  4. 连“降”三级
  5. 出租房里的阳光
  6. 包治“风流病”
  7. 两个“老漂”一盘棋
  8. 遥望故乡的人
  9. 寻死
  10. 手机惹祸
热点内容
  1. 小三儿教程
  2. 抢劫亲娘
  3. 矿工的狗
  4. 温馨的敲诈
  5. 人仗狗势
  6. 我把老总娶回家
  7. 无价之宝
  8. 结婚三月
  9. 当保姆的女大学生
  10. 鹦鹉张之祸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