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中国新传说 > 有话这样说

有话这样说

时间:2016-09-03 作者:未详 点击:
  谭垒从外面采访回来,刚走进报社大院,就发现三楼窗口有人一直在朝下望着,开始她还没在意,因为三楼的窗口是正对着大门的,门外就是街道,推开窗户朝下看景色是常有的事。可不知咋的,今天的谭垒感觉到那楼上的目光一直是在盯着她的,她有些浑身不自在。因为那个窗口不是一般的窗口,那是报社李社长的办公室。在谭垒的印象中,李社长从来就没有这样看过她,可今天……她觉得有些奇怪。
  
  走在办公室的走廊上,同事们也都用异常的眼光在扫视着她,看到这些眼光,想到三楼的窗口,她不知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她上下看了看自己的穿着打扮,也没有什么另类的。那他们是在看她什么呢?
  
  她推门一进办公室,有同事就叫开了:“祝贺你哟!美女。”
  
  “祝贺我?”谭垒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反问,“我有什么好祝贺的?”
  
  “还装蒜!谁不知道你写了一篇好稿子,大家刚刚都在说呢!”同事把今天刚出炉的报纸扔在了她面前的办公桌上。
  
  谭垒瞥了一眼,这才知道是自己近两天在外采访的一篇稿子发在了报社的主打栏目——“有话你就说”上。她现在明白那些眼光是怎么回事了,摇头喟叹道:“唉!我来了报社这么久,还是第一次上我们报社的主打栏目。”
  
  同事说:“万事开头难,开了个好头,你就知道后面怎么做了。有了好经验,多教教我哟!”
  
  谭垒淡然一笑,顺手拿起了同事扔过来的那张还带有油墨芳香味的报纸看了起来,看着看着,她的脸色陡然变了:“怎么会是这样……”她刚要说什么,桌上的电话响了,谭垒顺手拿起了电话,一听声音是找她的,她知道是谁了——他就是这“有话你就说”的主编王一超。
  
  王一超同谭垒两人是大学同学,学生时代王一超一张嘴能说会道,大家都说他说出来的话是水都能点着灯,所以大家管他叫大嘴王。对他这张嘴,有人叫好,还埋怨自己怎么就学不会;也有人不叫好,说那就一张寡嘴,是非不分。谭垒属于后者。偏偏这个大嘴王看上了谭垒,一直在追她,谭垒对他是不冷不热。可就是这个大嘴王,竟同谭垒一道应聘进了这个县级市的报社,进来后,他不仅在领导面前得宠,而且发展比谭垒还要快。进来时他是应聘发行的,没多长时间,他竟成了报社主打栏目“有话你就说”的主编。连她这个记者写的稿,要发出来还得经过他的手。谭垒有时对他不得不另眼相看了。
  
  谭垒来到王一超办公室的时候,他一直咧着嘴望着她在笑,谭垒说:“我还正要找你呢!”王一超问:“你看到报纸啦?”谭垒点了点头:“这稿是你编发的?”王一超点了点头:“这回你可是一炮打响,依我看,你不红就不红,一红就要红得发紫!”
  
  “发紫?发绿哦!”谭垒看了看他那副自在得意的样子,诙谐地应着,“我想看看我的原稿。”“看原稿?”王一超笑了,“你不是来检查我工作的吧?”“哎呀!不是那么回事!是这报纸上漏了一个字。”“漏了一个字,哪个字?”王一超问。谭垒顺手拿过桌上今天的报纸指着上面说:“你看这里,‘对这幢房子的拆迁户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是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不写得蛮好嘛!”王一超笑了。
  
  “不是……”谭垒急了。
  
  “什么不是?”王一超问。
  
  谭垒认真地说:“这‘是’字前面漏掉了一个字。”
  
  王一超皱了皱眉头,叹道:“这不太可能吧?”
  
  谭垒辩道:“我哪会记错,采访现场的人就是这样说的。”
  
  岂知,这时的王一超一转身竟把门给关上了,略作沉思地说:“你先别着急,依我看,这个字漏得好。”
  
  “漏得好?”
  
  “是啊!你知道这期报纸发出去影响有多大吗?这叫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啦!”
  
  “可漏掉了这个字,意思就变了!”
  
  “关键是要看结果。”
  
  “什么结果?”
  
  “这你就自己慢慢地去体会吧!说实话,我们都是老同学了,来报社这么久,你好像怕跟我说话似的,我又没患传染病,弄得我有些话也不好直说。”王一超给她倒上一杯水提醒道,“你也不想想,你一个报社记者,一直上不了这个主打栏目,也没去找找什么原因?”
  
  “找原因……”谭垒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从哪找?”
  
  “你呀!人家一点就通,就你榆木脑袋不开窍……”王一超指着报纸意味深长地拖着长音说,“有话要这样说!”
  
  谭垒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继而又傻傻地问道:“这么说……那个字我没漏?”
  
  王一超颇有兴趣地看着报纸,笑着说:“现在这样不是更完善更好了吗?”
  
  谭垒进一步解释说:“关键是那拆迁户点火自焚……”
  
  “点火自焚,那是他自己的个人行为。”
  
  谭垒说:“就因为拆……矛盾就激化了……”
  
  “唉!话怎么能那样说呢?”
  
  谭垒望着他:“那怎么说?”
  
  王一超又用手指点着报纸说:“有话这样说……”
  
  “那……那不成了……”谭垒欲言又止。
  
  “你呀!还是嫩了点……”王一超还正要说什么,电话响了,是李社长打来的,李社长叫他请谭垒到他办公室去一趟。王一超一听,望着谭垒诡秘一笑:“大记者,李社长有请!”谭垒一愣:“请我?”“对,请你。”王一超肯定地一边用手指着报纸一边叮嘱她说,“记住,有话要这样说!”
  
  谭垒忐忑不安地走进李社长办公室,在李社长办公室,她的确有点受宠若惊了,那是因为李社长自她进去起,一直在夸她的文章写得好,主题明确立意突出。谭垒就像个小学生似的愣在那儿一句话也没说,耳边时常想起王一超的那句“有话要这样说”,于是她竟不知道说什么了。现在她似乎看到了王一超能在领导面前得宠和受喜欢的原因了。
  
  没过两天,刘副市长到报社检查工作,在李社长和王一超的陪同下,还专门看望了谭垒。刘副市长见了她一直对她赞不绝口,还直夸奖李社长说:“没想到在你手下竟有文笔这么好的美女记者,卧虎藏龙啊!”
  
  李社长听了呵呵呵直笑,王一超接上说:“谭垒在学校就是优秀生,在家还是个乖乖女,进了报社后,又是个好记者,政治上积极向组织靠拢,业务上精益求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啦!”
  
  “好,好!”刘副市长听王一超说后拍手叫好,继而又对李社长说,“人才呀!前途无量,我市有这么优秀这样敬业的记者,那是你们媒体之福哇!”
  
  刘副市长和李社长走后,谭垒紧盯着王一超问道:“哎,你怎么知道我在家是乖乖女?在报社政治上积极向组织靠拢,业务上精益求精的?”
  
  “我……”王一超差一点都被她问住了,没想到谭垒会这么直面问他,便笑着说,“你呀!书呆子一个,不会说话,以后记住了,有话这样说……”
  
  就这样,谭垒一跃成了报社的一颗新星,在报社的位置也陡然提高了,见她的人开口闭口都是直呼其“名记”。
  
  那天,她在外采访一火警,衣服被淋了个透,为了急赶报社发稿,她在家随便穿了件还是在学生时穿旧了的衣服走进报社,哪知见了她的人第一句话就是:“哇,这件衣服真是有品位、有个性啊!”“这有品位有个性吗?”她上下左右看了看,这话虽然好听,可她还真的听不出这些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了。
  
  谭垒就写了这么一篇文章,在王一超删掉了一个字的情况下,她的命运竟然变了,这个曾经不起眼的小记者变成了“名记”!这个时候,请她去写稿的单位也多了起来,陡然间她成了一个大忙人。
  
  爬格子写稿,对一向有勤奋天性的谭垒来说并不算什么,可真正让她觉得累的,是每当她写完了一篇稿子后,王一超都会在她的那篇稿子上删改那么几个字。就这一删改,她写的稿子是连连见报,几乎成了报社的首席记者,什么重大题材和新闻事件都是由她来写,着实让她出尽了风头。
  
  时间一长,谭垒已经掌握到了他这种删改模式,逐渐领会了“有话这样说”的实质要领。
  
  这天,谭垒接到一个市民打来的电话,说是某居民区又在强拆一批房屋,因补偿未谈好,有钉子户又要点火自焚。谭垒放下电话即刻赶到了现场,现场负责协调的正是分管的刘副市长,钉子户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只见他拎着一桶汽油站在屋顶上。双方呈剑拔弩张之势,刘副市长可以说是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跑上跑下。看到这场面,谭垒有些触动,为了让现场的消息及时传达出去,她即刻写了一个短稿用手机发到了市里的即时新闻网。
  
  可采访结束谭垒刚回到办公室,她就被王一超叫到了办公室。只见王一超板着个脸,一脸的不高兴,谭垒打趣地问:“是谁借了你的钱没还?”
  
  “你!”
  
  “我?”
  
  王一超问:“你今天的稿子怎么发得那么快,现场就发给了即时新闻网?”
  
  “是啊!”谭垒说,“不是你说的吗?有好新闻可即时发给即时新闻网。”
  
  “可稿子我还没看……”
  
  谭垒明白他什么意思了,轻松地说:“哦,那你放心,我是完全按照你的‘有话这样说’的要求发的稿,这回不会有半点差错的!”
  
  “哎呀!这回差错可大了!”王一超一脸愁容。
  
  “啊!”谭垒听后脸色陡然变了,心想,莫不是哪位编辑又把她的稿子给修改了?她立即上电脑把网页打开,仔细看了一遍后,心神这才安定了,说:“这不是原汁原味吗?人家一个字也没动,蛮好的嘛!”
  
  “我听说现场不是这么一回事,是他们的粗暴言行激怒了拆迁户,于是他们就浇洒汽油……”
  
  谭垒指着电脑上的文章试着问:“照你的意思,是不是应该在这句之前加个‘不’字……”
  
  “你说呢?”王一超反过来问她。
  
  谭垒这就奇怪了:“是不是我写的每篇东西你都要加以反驳才是?”王一超没有哼声,谭垒又换了个口吻:“有话这样说,这是谁说的?”
  
  “是有的话要这样说,可有的话要那样说……”
  
  谭垒听得有些像在绕口令,她弄不明白了:“那什么话该这样说什么话该那样说呢?”
  
  “这……这……”王一超“这”了个半天也没说出一个道道来。
  
  谭垒只有直面稿件了:“那好,我问你,我这回的稿又错在哪里了?那是我亲临现场采访耳闻目睹的。”
  
  王一超说:“错在你这篇稿根本就不该发。”
  
  “那为什么?”谭垒奇怪了。
  
  “那……那……”王一超“那”了半天又卡壳了。
  
  “你今天是怎么啦?说起话来吞吞吐吐的!”
  
  “……实话跟你说吧!那个拆迁户就是我的家……”
  
  “啊!”这回谭垒确实是惊讶了,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为避免尴尬,她故意转口说:“哎,我不是听说你家是住在花园楼盘吗?”
  
  “那……那是要脸,说得好听的,假话。其实我家是住在花园楼盘的边上。”
  
  谭垒笑了:“我说王一超,怪不得人家叫你大嘴王没错,你天天这样说话做事,累不累呀?”
  
  王一超摇摇头说:“要想活得人模人样,谁不累呀!我不也是没有办法吗?”
  
  谭垒正色道:“现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人模狗样了吧?”
  
  王一超望着谭垒,这回是彻底的哑巴了,瘫在了椅子上。
  
  见他那副狼狈样子,谭垒想了想说:“要想不累,要想活得人模人样,办法我倒有一个。”
  
  “什么办法?”王一超一听又来了精神。
  
  谭垒故意拖长音调说:“有话这样说!”
  
  王一超以为她在讥笑他:“你……”
  
  谭垒认真了:“我说的这样说,那就是要实事求是地说,说真话。你知道说真话的好处是什么吗?那就是可以坦然地忘记自己曾经说过什么。说假话的人,那是成天要瞻前顾后、提心吊胆、怕自相矛盾而被别人戳穿的!”
  
  王一超现在好像悟出了什么,望着谭垒,嘴里一直在玩味地念道:“有话这样说、有话这样说……”
推荐内容
  1. 寡妇门前闹鬼
  2. 茶楼小姐
  3. 打工奇遇
  4. 识坟
  5. 跟老师过招
  6. 苦涩的西服
  7. 为了作报告
  8. 换一个角度
  9. 贼喊捉贼
  10. 最好的报答
热点内容
  1. 小三儿教程
  2. 抢劫亲娘
  3. 矿工的狗
  4. 温馨的敲诈
  5. 人仗狗势
  6. 我把老总娶回家
  7. 无价之宝
  8. 结婚三月
  9. 当保姆的女大学生
  10. 鹦鹉张之祸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