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中国新传说 > 神秘电话

神秘电话

时间:2018-02-14 作者:未详 点击:
  每晚的同一个时间,派出所都会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那头却从来没有人说话。是谁在拨打这个——
  
  我从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郊区派出所,当了个片警。国庆假期,我以没有家庭羁绊为由,申请值班。其实就是在办公室里接听电话,等报警中心传达指示,因为这里是郊区,所以基本上没什么情况。
  
  晚上,正当我在办公室里无聊地翻着杂志时,电话突然响了。自从工作后,我不是调解婆媳关系,就是照顾孤寡老人,纯粹居委会老大妈的差事,所以这时听到电话响感到特别亲切,心想终于等到大显身手的机会了!
  
  我抓起话筒急切地问:“什么情况?”可听到的却不是报警中心女警的声音,而是电话拿起时的“嗡嗡”声,接着便是均匀的喘息声。“你是谁?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这时我才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个固定电话号码。
  
  依旧是一片沉默!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这是派出所,不要搞恶作剧,不然你要负法律责任的!”我生气了。
  
  仍没有回话,还是喘息!
  
  我“啪”地把话筒挂上,一定是恶作剧,没素质!
  
  隔天晚上,那个电话又来了。还是只有喘息,没有片言只语。
  
  “你这是在犯罪!”我气愤地吼道。放下电话,我心想明天一定得把这个搞恶作剧的人找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给电信局打电话,说明身份后让他们查一查那个电话的机主,结果很快出来了,机主叫刘鹏,并且查到了他的手机号码。我立刻拨打他的手机,我得好好教育教育这个搞恶作剧的人。
  
  对方接了电话,听说此事很惊讶,他说现在在市里居住,那个老房租给了外地一家卖菜的,可电话费自己早就不交了,怎么还能打通呀?
  
  我明白了,肯定是现在的住户在捣乱,我立马动身,找到刘鹏告诉我的地址,是个临街的小门脸。一个中年妇女坐在门口,门前摆着十几种时令蔬菜,生意很冷清。我走上前去,向她询问。她开始有点慌,可很快便平静下来,说:“不可能,家里就我们婆媳两个,我绝对没拨那个电话,我婆婆更不会打!”说着把我让进屋内。
  
  屋子很小,只有两间房,摆设也简单,可是窗明几净,我一眼便看到了茶几上的那个固定电话,很老式的座机。外屋靠墙放着一张单人床,一个老婆婆靠在干净的被褥上打盹。中年妇女解释:“我婆婆看不见东西,而且还老年痴呆。”
  
  见没有什么疑点,我便随她走出门,蹲在门口,边陪着她做生意,边打听她的家庭情况。女人说着说着就哭了:“我那老头子,说走就走,当初挖煤时得的尘肺病;儿子在省城上大学,为了给家里省钱,假期也不回来,在打工……”
  
  听着她的不幸,我的气愤变成了同情,告诉她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打电话,便悻悻地打道回府。
  
  没想到,晚上电话铃声照样响起,仍是相同的喘息声。第二天我又去菜摊儿,那个卖菜女人仍然坚决否认,我一个小片警也不能把人家的电话摘了,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也不能上报,只能等假期结束再向领导汇报了。我便每天等着这个电话,拿起后再放下。
  
  终于,上班了,我赶紧向所长汇报这个神秘电话的事情。
  
  “怎么,这个电话又响了?不会呀,不是已经没费了吗?”所长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您知道这个事情呀?”我明显露出被玩耍的表情。
  
  “这个事儿说起来话长呀——”所长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
  
  原来那个卖菜的中年妇女叫刘娥,她丈夫活着的时候,她就是个泼妇,骂完丈夫骂婆婆,骂得非常难听。不过,也怪不得她,一大家子人就靠这个女人挣生活,压力、委屈、怨气得发泄呀!
  
  她丈夫也就忍气吞声,自己不但不能工作,还得吃药,婆婆也得吃药,儿子又上大学,妻子没抛弃他们,应该知足,还苛求什么呢?
  
  可半年前,她丈夫找到所长,说要给所里添麻烦了,因为他感到自己时日不多了,自己并不怕死,但他怕自己一走,妻子就会离家出走,那老娘就没人管了,所以他要每天教老娘打电话,就打派出所的电话,等自己走了,老娘晚上打电话,希望第二天派出所能派人到他家去看看,看看自己的妻子还在不在。如果电话不响了,那就是妻子没丢弃老娘,把老娘也带走了,那自己就放心了。
  
  一片孝心,所长没理由拒绝,便向全所干警宣布了这件事,并要求为当事人保密。
  
  就这样每天晚上那个时间,电话就会响起,每个值班干警,接了电话后便挂掉,因为知道是老婆婆在学习打电话。
  
  直到三个月前,刘娥的丈夫真的走了,按照约定,所长每天派人到菜摊去巡视,没想到,刘娥在丈夫去世后整个儿变了,她变得非常贤惠,对老人照顾得无微不至。很快,她丈夫偷缴的那点电话费就用完了,所里晚上那个时间便没了电话声,所长也就放心了。
  
  “怎么现在电话又响了呢?是不是有什么变故呢?”所长疑惑地自言自语。
  
  “没有,我去过她家,刘娥贤惠得很……”我赶紧说,接着又问,“不过婆婆是怎么学会打电话的呢?她看不见,而且还老年痴呆!”
  
  所长站起来,整了整警徽,说:“走,去看看!”
  
  在刘娥家,所长向刘娥诉说着当初她丈夫的托付,对现在改变了的刘娥,所长已经没有顾虑了。
  
  我则抚摩着擦得锃亮的电话机,却发现电话机的几个按键根本按不动,能按动的只有派出所电话号码的几个数字,婆婆只是习惯了那时打电话,她不住地按,总有一次会打通所里的电话的,看来她儿子已经反复告诉了她,只要听到对方有人说话就结束按健。我的眼睛突然潮了,爱原来可以用数字诠释。
  
  “电话费是我交的!”刘娥终于承认了,“老头子死后,我收摊时间早了,每次进屋发现婆婆总是打电话,刚开始没往心里去,因为她老年痴呆,像个孩子,又没电话费,反正打不通。可后来我发现婆婆打电话的时间突然长了,有时整晚不睡觉地打,我担心她的病是不是严重了。我便尝试着去电信局里询问了这个电话的情况,发现在半年前已经重新开通,现在又没费了,我才知道原来婆婆是真的在跟别人通电话,我便又交了50元,果然晚上婆婆只拨了一次电话,通了,便挂上睡觉了,心里踏实了。”
  
  “这个小民警来后,我才知道她是给你们打的电话,我立刻知道了是那个死鬼的事儿!”她说罢便呜呜地哭了。
  
  “我们只是没想到你变化这么大,误解你了!”所长劝解着伤心的刘娥。
  
  “我怎么会抛弃婆婆呢?这个死鬼,过了一辈子,也不了解我,呜呜呜……”刘娥哭得更伤心了。
  
  终于,她止住了悲声:“我也不怨他,谁让我是个女人呢,有委屈就得发泄,发泄就会伤人,可我的心是善良的,尊老我还是懂的,你们放心吧……”
  
  回去的路上我终于明白,警察不见得非得去抓坏人才是好警察,像所长这样把大家装在心里更是好警察。
  
  又过了些日子,刘娥向我们来告别,儿子马上就要毕业了,现在已经找到工作单位了,在城里租了房子,让她们去城里团圆。我看到车上婆婆手里紧紧攥着那部锃亮的老式电话机。
  
  “到了省城,电话成了长途,电话费很贵的!”我按捺不住喊了出来。
  
  “没事!”刘娥悄悄地说,“儿子在家里安了一个子机,婆婆一按键,就会听到孙子或者我的声音。哈哈哈……”  
推荐内容
  1. 老师教我写情书
  2. 大明猩
  3. 谁是鼠王
  4. 真情戒指
  5. 危险的试探
  6. 地下恋爱
  7. 神机妙借
  8. 台湾新娘
  9. 炼金术士的秘密
  10. 相面
热点内容
  1. 两套情趣内衣
  2. 房价不能降
  3. 定居在北京
  4. 美女秘书
  5. 离婚了别再碰我
  6. 剩女的玩笑
  7. 三个鬼故事
  8. 青春的怒气
  9. 为啥总上当
  10. 完美男人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