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中篇故事 > 追踪白灵

追踪白灵

时间:2013-08-19 作者:未详 点击:
  这天,报社接到一个投诉电话,说市郊有家私营食品厂的卫生有问题,领导便派我以一个批发商的身份前去暗访。然而,几个车间观察下来,没有什么收获,却发现那些干活的人群中,夹着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孩。女孩尽管穿着又大又老气的成人衣服,仍掩饰不住她那瘦小的身体。
  
  趁老板不注意的时候,我悄悄走上前,和颜悦色地跟她套近乎:“你叫什么名字呀?”“姓白,叫白灵。”“白灵?哟,这名字好听!今年多大啦?”女孩抬眼看了看我,却再不肯开口了,低下头去只顾干活儿。她面前,是成堆的瓶子和一把固定的电动洗瓶刷,由于个头太矮,她脚底下垫着几块砖头,一双被水泡得红肿的小手,在麻利而机械地操作着,疲倦的脸上爬满了汗珠。
  
  这可怜的孩子,还没我那宝贝女儿大吧?她该是上学读书的年龄呀,怎么能在这儿做童工呢?我心里颤抖着,走出厂子就打了个电话,市劳动监察大队很快来了人。一查,白灵果然才十五岁,是辍学后被一个老工人从外地带来的,家在偏僻的贫困山区。按照企业禁止使用童工的法律法规,老板受到了处罚,并被责令尽快将她护送回乡。
  
  出于一种深深的牵挂,我留下了小白灵的家庭地址,在她离开的那天,我特意赶到汽车站,以小白灵回乡搭乘的客车为背景和她合了影。以此为素材的新闻稿子在省报刊出后,我又将报纸连同那张合影一起寄给了她。
  
  两个月后,一条信息从白灵家乡的村委会反馈到报社,说白灵回家后,在乡村两级的照顾下生活得很好,现在已经继续上学了,还被评上了三好学生。这个消息,让我感到了一种无比的欣慰。正巧这段时间,报纸需要反映贫困地区孩子上学方面的稿子,我心里一亮,决定来个追踪采访,将有关白灵的报道写出续篇。在征得领导同意后,我几经辗转,找到了白灵家乡的村委会。
  
  已经是傍晚时分,负责接待的是村委会阮主任,在听清我的来意之后,阮主任闪着眼愣了一愣,说去白灵的家有十多里路,还得翻两个山岗,今天累了先歇着。我说不累,现在就去没关系。阮主任这才又讪笑着搓搓手:“记者同志来得不巧,白灵昨天向老师请假,去山外她姨家了,明天指不定回来。”然后,他领着我去附近路边的一家个体旅馆,让我今晚好歹先住下。
  
  这晚没有其他旅客,晚上我在旅馆大门外面转了几转,回到房间后看了会电视就独自睡下了。
  
  从喧闹的城市出来,感觉山村的夜晚特别宁静。没想刚刚迷糊上,耳旁就有一种“沙沙”的声音,感觉身板下挺挺的,鼓鼓的,像是什么东西从被褥里蠕动了出来。我一个激灵,揿亮床头灯,翻身掀开了被褥,我的妈呀,是一条昂头扭动着身躯的蟒蛇!
  
  蟒蛇虽不会咬人也没有毒,却吓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我大声叫来了旅馆老板,老板也吓傻了,好半天才慌慌张张捉起那条蟒蛇扔到了外面,接着赶紧就给我换房间,翻箱倒柜折腾了好大一会,又说了很多宽慰的话儿,算是让我勉强安顿了下来。
  
  眼下已是滴水成冰的冬季了,这旅馆的被褥里哪来的蛇呢?会不会是什么人故意的……我实在想不透这样的怪事儿,和衣躺在床上亮着电灯,心里还是有点发毛发怵。岂料到了后半夜,我刚有些倦意,突然又是“哗啦啦”一声,房间的窗子被什么东西砸了,碎玻璃块儿差点没溅落到我身上。
  
  我一骨碌翻下床奔到窗边,只见一个人正朝屋后的村子里奔跑,然后不慌不忙拐进了路旁的林阴里。但借着淡淡的月光,我看清了那个人裹着头巾,左胳膊的衣袖管空空飘荡——是个独臂的女人。
  
  凭直觉,我感到夜晚这两件事并非偶然,都是那个独臂女人干的,并且很可能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她熟悉这儿的环境,应该就是附近村子里的人。
  
  一大早,阮主任就匆匆赶来,他显然已知道了夜晚所发生的情况,一个劲地向我赔着不是。我二话没说,请他帮着先把这事儿弄个清楚。在村里,如此一个体貌特征明显的人,弱智也能找出来的。
  
  阮主任迟疑片刻,这才领着我去了后面村子里,不大工夫,他就从一户旧陋的破屋里,骂骂咧咧地拽出一个独臂的妇女。我一眼认了出来,正是她。妇女面黄肌瘦,两鬓花白,看上去有四五十岁,她毫不慌张地站在面前,表情僵硬,浑浊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我,目光里充满着仇恨。
  
  这反倒让我有些乱了阵脚:“昨晚你……那都是你干的?”
  
  独臂妇女坦荡得出奇:“哼,知道了你还问?”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
  
  她慢慢地磨了磨牙:“我要报复你,让你也不得安身!”
  
  报复我?我简直是一头雾水:“大嫂,我跟你无冤无仇呀?”
  
  “亏你说得出口!”她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不顾一切地朝我扑过来,“你干的好事,你毁了我的女儿!”
  
  阮主任急忙呵斥着用力挡开她,接着将我拉到一旁,悄声道:“你还不知道吧?她就是白灵的母亲。”
  
  “白灵的母亲?”我一怔,“她女儿那么小小年纪去做童工,我是可怜孩子,把她解救了回来,这难道……”
  
  “问题就是这个!别看白灵小,她在那厂里干活儿,一天能挣二十多元钱呢,人家老板,也是可怜这孩子才照顾着收下她的。你把她解救回家,就断了她的路呀。”
  
  我还是有些不明白:“她才十五岁,何况童工是禁止的……”
  
  阮主任脸色阴沉:“我知道你做得没错,可白灵父亲死得早,母亲又是这个样子,在我们这个穷地方,她这种情况除了出去做工童工,还能有啥办法?孩子也有自己的理想啊,她本是想在那儿干活先挣够了学费,然后就回来继续上学读书的,你们这一弄,她却完了。为了能上学,后来白灵只好每天去山里,采些野山菇卖钱……”
  
  “那她现在呢?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哪还有她?那天她一个人进山采菇的时候,被毒蛇咬死了。”
  
  怎么会是这样?我拿出那份以村委会名义写给报社的信,有些羞恼地看着阮主任:“你们不是说,白灵被解救回家后生活得很好,还上学了吗?”
  
  阮主任红着脸挠了挠头,半晌才讷讷地说:“现在都兴报喜不报忧,村里有孩子外出做童工,还被曝光上了报纸,这总不是件好事呀,所以就……”
  
  这时,白灵的母亲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流着泪水走过来,将一张纸头狠狠掷到我的面前:“你拿去吧,这是我孩子留下的!”我捡起来一看,竟是几个月前,我和小白灵以回乡客车为背景的那张合影,合影的上面,模模糊糊写满了字迹:恨你!恨你……再定眼细看,字迹下我的整个身体上,几乎从头到脚都是密密深深的蜂窝孔,显然,这是被小白灵用针尖或小刀,一下一下狠狠刺戮的!
  
  这是一篇无法续写的追踪报道,一种深深的悲哀涌满了我的心头。离开村子时,我特地绕过怪石嶙嶙的山坡,含泪来到了小白灵的坟前。寒风中,几片雪花飘落在枯萎的荒草上,使小小的土坟显得格外孤苦凄凉,只有石碑上那小白灵的照片还在相伴,她睁大一双困惑的眼睛看着我,充满渴望,如泣如诉……
推荐内容
  1. 最昂贵的拍卖品
  2. 新钗头凤
  3. 破绽
  4. 船王
  5. 出鞘的利剑
  6. 嫁个人黑心不黑的男人
  7. 卖出天价的玻璃
  8. 家有傻鸟
  9. 夺命“硝烟”
  10. 锈迹斑斑的刺刀
热点内容
  1. 跑火船
  2. 风云承济堂
  3. 绝不逃避
  4. 骗局
  5. 恶婆婆
  6. 手机千万别拿错
  7. 丑闻
  8. 乞丐公子
  9. 王家媳妇
  10. 悬案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