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中篇故事 > 你是我的兄弟

你是我的兄弟

时间:2015-12-24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牟天放刚过六十岁就患了癌症。这天,他把儿子牟喜武叫到跟前,说自己临终前有一个心愿,让他帮自己实现。牟天放对牟喜武说:“你知道吗,你还有一个哥哥!”
  
  牟天放告诉儿子,三十多年前,他们家随父亲“下放”到了乡下,他也到离城三百里外一个叫十里堡的小村当了插队知青。一干就是八年,由一个少年长成为一个高高壮壮的青年。眼见回城无期,不少知青就在这里成了家,牟天放在劳动中也和村里的姑娘樊月萍相恋,两人结了婚,生了两个儿子,分别取名喜文、喜武。
  
  随着国家形势变化,知青又纷纷返城,牟天放的父亲也回城落实了工作。因身体原因他决定提前退休,让孩子接替他的工作。他把儿女们都叫到眼前,对儿子牟天放说:“按理应该让你顶替我的班,可你已经在农村成了家,如果回城老婆孩子落不上户口,靠你一个人的工资也养不活这么多人,不如让你妹妹接我的班吧!”
  
  牟天放不想一辈子留在那个小山村。经过一夜的反复考虑,他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和乡下的妻子离婚。
  
  牟天放回到村里,狠心向妻子提出离婚。樊月萍明白这个穷山沟留不住他,只得点头答应。她只有一个要求,让牟天放把小儿子喜武带回城。牟天放知道樊月萍最疼爱喜武,她忍痛这样做,是为了让心爱的小儿子成为一个城里人。
  
  就这样,牟天放带着刚满周岁的小儿子喜武回到城里,接替了父亲的工作。后来他又结过一次婚,但因感情不和很快又离了。他就一个人带着儿子过了这么多年,现在喜武都三十多岁了,大学毕业后也成了家。牟天放眼看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想不到却患了绝症。这时他想起了当初留在乡下的大儿子喜文,他想在临死前见大儿子一面。
  
  听了父亲的叙述,牟喜武很震惊。他想要不是父亲患了绝症,很可能还要把这个秘密隐藏下去。现在作为父亲的临终愿望提了出来,他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满足。喜武答应父亲,马上到乡下找哥哥喜文。
  
  不料喜武的妻子宋丹妮一听却坚决反对。她说父亲早不找这个儿子,现在临终了才让这个儿子来,显然是想把财产留给他一份。牟天放这些年在单位一直当领导,除了有一套价值四五十万的住房,至少还有几十万的存款,如果这些财产被分走一半,那喜武至少会损失三四十万!
  
  在妻子的坚持下,牟喜武只得哄骗父亲,说自己派人去了十里堡村,没有找到叫“牟喜文”的人,大概是跟母亲改嫁到了别处。
  
  牟天放没有死心。他从电话查号台查到十里堡村的电话,亲自打过去问。对方告诉他村里只有一个叫樊喜文的。牟天放一惊,会不会是他走后儿子随了母亲樊月萍的姓?她赶紧问樊喜文家有没有电话?对方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
  
  牟天放没有自己打电话给樊喜文,而是叫喜武和他联系,看他是不是自己的哥哥。喜武知道自己再想骗父亲就要露馅了,只好拨通了这个电话。
  
  接电话的说自己就是樊喜文。喜武问:“请问樊月萍是你什么人?”对方说是他母亲。喜武的心一震,这么说这人正是他的亲哥哥。对方问他是谁找他有什么事?喜武就把父亲患了绝症,想临终前见一见他的话告诉了他。对方沉默了一下,说要想一想再给他回话。就在要挂电话时,喜武忍不住问了句:“请问你、你母亲,她还好吗?”“她在五年前就去世了。”对方回答。喜武没说什么,慢慢放下了电话。
  
  喜武的心情很复杂,虽然他知道妻子宋丹妮的话有道理,但他还是特别想见到这个喜文,毕竟他是自己的亲哥哥。他虽然从小就离开母亲,对母亲没有什么印象,但现在听说母亲已经离世,还是伤心了一番。
  
  二
  
  第二天,樊喜文打来电话,他答应来见父亲,以满足老人的临终愿望。喜武本想按妻子的嘱咐让他做出“不要老人任何遗产”的承诺,但话到口边还是咽了回去。
  
  放下电话后,宋丹妮埋怨他不果断,喜武为难地说这事实在难以开口。“那他来了后我跟他说,一定不能让他分到遗产!”宋丹妮说。
  
  两天后樊喜文真的来了。在车站喜武和他一见面两人都愣了,他们俩相貌酷似,不认识的人见了也会知道他俩是亲兄弟。
  
  喜文很感慨,说当年他们分开时他已经记事了,知道自己有个弟弟,但三十多年了却一直没有再见面,这也是他多年来心头的一个疙瘩。他问喜武父亲在哪里?喜武说不着急,先回家坐一会儿。到了家,宋丹妮很热情地接待了喜文。闲聊了几句后,宋丹妮委婉地对喜文说,父亲要他来,很可能是要留遗产给他。喜文一听赶紧说:“我不会要的!”宋丹妮又说了一些他们夫妻照顾老人多年不容易的话,说为了照顾老人少挣了不少钱。喜文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再次声明:“我没有照顾过父亲,所以不会接受他的任何遗产,这点你们尽管放心好了。”
  
  “爸爸可能会当众立遗嘱,到那时你口说无凭,人们还是要看白纸黑字的。”宋丹妮提出让喜文写一个字据给他们,声明不接受父亲的任何遗产,父亲去世后一切遗产都归喜武所有。喜文尽管心里很反感,但还是写下了字据。宋丹妮拿出印泥让喜文按上了手印,这才让喜武带哥哥去医院见父亲。
  
  两人一进病房,躺着的牟天放就坐了起来,直瞪着随喜武进来的喜文,眼睛渐渐湿润了。这就是与自己分别了三十多年的儿子!当时离开时他还不满五岁,现在都已近中年了。牟天放百感交集,冲喜文伸出颤抖的双手。喜文赶紧上前握住父亲的手,也流下了眼泪。一旁喜武的眼睛也湿润了。
  
  牟天放从床下摸出一个旧本子,从里面拿出一张发黄的照片,照片上是牟天放和樊月萍每人搂着一个儿子的全家福。“那时喜武刚一岁,喜文四岁,我们一家去公社上照的。”牟天放脸上流露出复杂的表情。
  
  果然不出宋丹妮所料,牟天放叫来律师,要当着喜文、喜武的面立遗嘱。喜文要回避,牟天放执意不让,他在遗嘱中写明自己名下的这处房子留给小儿子喜武,四十多万存款除去自己住院、丧事花销外,全部留给大儿子喜文。
  
  立完遗嘱,牟天放才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一般松了一口气。走出病房,喜文对喜武说:“你放心,我给你写的字据继续有效,我说到做到,不会要一分钱的遗产。”
  
  一个多月后,牟天放安然辞世。去世时喜文和喜武都守在他身边,牟天放握着两个儿子的手,走得很安详。收拾遗物时,喜文拿走了父亲保存的那张全家福照片。
  
  办完丧事,喜文和喜武在律师面前按遗嘱上写的,分别拿到了存折和房产证。喜文把那几张存折递到喜武手中,转身出去。一开门他差点和一个人撞到,这人正是宋丹妮,原来她守在门口紧张地关注着里面怎样分遗产。见喜文走了,她赶紧冲进去问喜武:“他把钱拿走了吗?”喜武把几张存折拍到桌上:“都在这儿,一分不少,这下你放心了吧!”宋丹妮双眼放光地抓起那几张存折,一张张翻看上面的数额。喜武心里怪怪的不是滋味。
推荐内容
  1. 窦娥死后
  2. 天涯浪子情
  3. 烧头香
  4. 疯狂的大奔
  5. 与狼共舞
  6. 一物降一物
  7. 千年鸟道
  8. 不义之财
  9. 偷油贼
  10. 风雨阳光
热点内容
  1. 梨园绝恋
  2. 奇特艳遇
  3. 股市无间道
  4. 打工惊魂
  5. 二奶被转包
  6. 拼死吃河豚
  7. 你是我的兄弟
  8. 逃来的新娘
  9. 心酸的婚礼
  10. 苦涩之恋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