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中篇故事 > 脱了衣裳,谁知道我是谁

脱了衣裳,谁知道我是谁

时间:2016-09-02 作者:未详 点击:
  1。长得一样也有错
  
  上高三的苏殊阳家里很穷,可他却跟本城大富豪陈世强的儿子陈天高长得一模一样,脸盘、五官无一处不像,个子也一般高。不一样的是,苏殊阳是个好孩子,在校品学兼优;陈天高是个坏孩子,学习成绩最差,还经常惹是生非。
  
  这天下课的时候,苏殊阳来到校园边的操场上玩。衣着光鲜、穿金戴银的陈天高跟上来,揪着他的衣领骂道:“苏殊阳,你他妈也配跟老子长得一样!”
  
  苏殊阳平静地说,“我也不想跟你长得一样,可是没办法。”
  
  “我有办法!”陈天高说着一拳砸到苏殊阳的脸上。
  
  苏殊阳没还手,捂着脸问:“你为什么打人?”
  
  “我把你的眼打斜、鼻子打塌、嘴打歪、脸打扁,看你还跟我长得一样不一样!”陈天高说着又朝苏殊阳的脸上打了一拳。
  
  苏殊阳顿时怒不可遏,奋起还击。可他刚还了陈天高一拳,王皮、刘非、白毛一拥而上,抓住苏殊阳往死里打。王皮他们都是陈天高的“死党”,苏殊阳被打得在地上乱滚,脸上被打出血来。有不少同学在一旁围观,但都惧怕陈天高的淫威,没一人敢上前制止。只有欧阳菁菁从教学楼跑过来:“别打啦,再打要出人命了!”
  
  欧阳菁菁是陈天高的女朋友,她知道陈天高和王皮他们不会把她怎么样,所以才敢上前阻拦。欧阳菁菁上前把他们拉开,又把苏殊阳从地上扶起来,扶着他往教学楼走,边走边掏出自己的手帕擦他脸上的血污,并骂陈天高他们没人性。让苏殊阳不明白的是,欧阳菁菁没有把沾有他血迹的手帕扔掉,而是叠起来放进了口袋里。
  
  这一段时间,几乎每天放学的路上,陈天高都要带着他的那帮“死党”追打苏殊阳。苏殊阳常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回到家里,父亲苏家良看他这样,心疼地问他被谁打了?苏殊阳是个懂事的孩子,父亲是下岗职工,靠蹬三轮车养家糊口,把他拉扯大,又供他上学。他不想再让父亲为他担惊受怕,就谎说他在学校是篮球队中锋,身上的伤痕全是和队友们碰撞、跌倒造成的。
  
  在周末和假日里,陈天高常常开着他老爸的“大奔”,带着他的“死党”们在大街上横冲直撞。苏殊阳很害怕。以前陈天高带着他的“死党”们追打他,就是受点伤也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要是他开着“大奔”故意撞自己,那可是死路一条啊!于是苏殊阳买了一个小圆镜带在身上,每逢在大街上走路时,就把小圆镜拿在手里,时不时通过镜子的反光看看身后左右有没有陈天高驾着“大奔”出现。
  
  这天是周末,一早苏殊阳去菜市场买菜,突然从镜子里看到陈天高驾着“大奔”从身后朝他直撞过来。苏殊阳赶紧跳到马路牙子上,躲在一棵大树的背后,这才逃过一劫。王皮从车窗里探出头,冲苏殊阳狂喊:“算你小子命大!”
  
  对这场未遂车祸,苏殊阳百思不得其解。仅仅因为我跟陈天高长得一样,他就要把我置于死地吗?看来问题没那么简单。但那又是为什么呢?苏殊阳决心一定要弄明白其中的原委。
  
  这天,陈天高带他的那几个“死党”来到公园里,坐到长椅上打电话。苏殊阳悄悄地跟踪到这里,藏在不远处的花丛中。陈天高对着手机用命令的口气让对方过来陪他,对方好像不情愿。陈天高骂道:“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要不要再让王皮他们去请你?”对方听他这么说好像是害怕了,这才同意过来。陈天高又恶声恶气地说:“那就快点儿,别让老子等得不耐烦!”
  
  不一会儿,陈天高要等的人来了,是欧阳菁菁。听刚才陈天高打电话的口气,苏殊阳判断欧阳菁菁并不喜欢陈天高,只是迫于他的淫威,才勉强跟他处朋友。欧阳菁菁不仅是全校公认的美女,而且品学兼优,和陈天高这样的纨绔子弟不是一路人。
  
  欧阳菁菁在陈天高旁边坐下,陈天高让她坐近点,她才勉强坐了过去。接着陈天高要吻她,她拒绝了。欧阳菁菁为阻止陈天高对她动手动脚,就说:“你先老实点儿,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总是欺负苏殊阳?”看来,欧阳菁菁还不知道陈天高撞苏殊阳的事。
  
  陈天高轻描淡写地说:“谁让他长得跟我一样呢。”
  
  欧阳菁菁说:“恐怕这不是理由吧?”
  
  陈天高有点不耐烦了:“这关你什么事啊?”
  
  欧阳菁菁故作委屈道:“看来你把我当外人了。”
  
  陈天高这才说:“这事只能你一个人知道,我也不能告诉你更多,苏殊阳是我老爸的私生子。”
  
  苏殊阳听了,惊得差点儿从花丛中跳起来。接着他又听见欧阳菁菁问陈天高:“这事苏殊阳知道吗?”
  
  陈天高说:“怕是还不知道吧,他那样的穷鬼,要是知道,还不早找我老爸生事了。”
  
  苏殊阳全明白了,看来他真的是陈天高老爸陈世强的私生子,陈天高怕他日后跟自己争家产,所以才要置他于死地。可他到底是不是陈世强的私生子,只有回去问他父亲苏家良了。
  
  苏殊阳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了,可他父亲苏家良还没回来。父亲在大街上蹬三轮车载客,每天都是很晚才回来。
  
  等到父亲苏家良回来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面对父亲,苏殊阳话到嘴边又打住了。父亲才四十多岁,正值壮年,可他的腰却弯得像一张弓。父亲下岗那年母亲就离开了他们,当时苏殊阳才六岁。父亲一个人撑起这个家,含辛茹苦把他养大成人,自己却累出了残疾。如果他再追问自己是不是陈世强的私生子,这不是朝父亲的心窝里捅刀子吗?
  
  苏殊阳想,反正陈天高已经认定他是他老爸陈世强的私生子,已经对他痛下杀手了,目前最要紧的是如何对付他。苏殊阳一夜辗转反侧,最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对付陈天高的绝招。
  
  2。脱了衣裳都一样
  
  这些天,苏殊阳一直在谋划怎样实现对付陈天高的绝招儿,机会终于来了。这天下午放学后,陈天高带着他的“死党”们去郊外的玉女湖游泳,苏殊阳悄悄地跟在他们后边。在玉女湖堤岸的一棵大柳树下,陈天高他们脱光了衣服,让白毛留下来给他们看守,因为陈天高的衣服有手机、钱,还有他戴的珍珠项链和金戒指。待他们下水后,苏殊阳来到堤岸上,在另一棵柳树下也脱光了衣服。因为湖里游泳的人不止陈天高他们几个,所以苏殊阳下水时并没有被陈天高他们发现。
  
  苏殊阳在水里慢慢向陈天高他们靠近,然后沉到水底潜到陈天高身旁,突然袭击把他拖到水底,对着他的头部砸了几拳。接着他迅速浮出水面,用陈天高平时的口气对王皮他们喊道:“王皮,不玩了,咱们回去。”
  
  因为苏殊阳跟陈天高长得一模一样,在光身子没穿衣服的情况下,王皮以为他就是陈天高,赶紧招呼其他弟兄:“走,跟陈哥回去。”
  
  陈天高的“死党”们簇拥着苏殊阳,一窝蜂跟他上了岸。待苏殊阳穿上陈天高的名牌服装,戴上他的珍珠项链和金戒指后,陈天高才从水里冒了出来。他指着岸上的苏殊阳骂道:“苏殊阳,你他妈找死!”
  
  苏殊阳顿时“哈哈”大笑,回头跟王皮他们说:“他不是苏殊阳吗?怎么骂自己找死呢?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王皮他们也跟着苏殊阳“哈哈”大笑起来。
  
  陈天高光着身子冲上湖岸,命令王皮他们把他的衣裳从苏殊阳身上扒下来,把他往死里打。苏殊阳对王皮他们几个说:“这小子竟敢冒充我,看来是真疯了!你们把他扔到湖里去,灌他几口水,让他清醒清醒!”
  
  王皮几个一拥而上,把陈天高抬起来扔到了湖里。陈天高再次爬上岸,大骂王皮他们反了,不认识主人了,说他才是陈天高。可现在陈天高光着身子,而苏殊阳却穿上了陈天高的衣裳,既然他们长得一样,王皮他们只有“以衣取人”了,认定苏殊阳才是陈天高,陈天高是苏殊阳。陈天高越是骂得凶,王皮他们打他越是打得凶。陈天高被打得狼狈不堪,越狼狈越像苏殊阳。
推荐内容
  1. 赶上一辆倒霉的车
  2. 和合金锁
  3. [故事中国] 情感大药房
  4. 敲诈市长
  5. 鱼苗游啊游
  6. 噩梦醒来
  7. 魁星下凡
  8. 真龙出世
  9. 三桩心事
  10. 爱做游戏的年轻人
热点内容
  1. 梨园绝恋
  2. 奇特艳遇
  3. 股市无间道
  4. 打工惊魂
  5. 二奶被转包
  6. 拼死吃河豚
  7. 你是我的兄弟
  8. 逃来的新娘
  9. 心酸的婚礼
  10. 苦涩之恋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