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中篇故事 > 合州迷案

合州迷案

时间:2017-01-01 作者:未详 点击:
  清朝咸丰年间,四川合州城外的七涧桥畔,住着一户鞠姓人家。男主人鞠文贵与妻子向氏都已40开外,他们有一儿一女:儿子鞠宇南20刚出头,娶妻卢氏;女儿鞠怡才9岁。一家5口务农为生,虽算不上富足,倒也过得和和睦睦。
  
  某夜四更左右,向氏睡梦中似乎听到响动,醒来发现丈夫已不在身边,心中大疑,急忙起身一看,房门、大门都敞开着,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唤醒儿子,让他出去寻一寻父亲。鞠宇南答应一声,急忙穿衣而出。可是过了好长时间,也不见他回来。家中3个弱女子都又惊又疑又怕,好不容易捱到天亮,出来一看:鞠文贵倒在离家数十步外的路边,浑身鲜血,已气绝身亡;再往前半里多路,发现鞠宇南也浑身是伤,倒毙于路上。向氏等悲痛万分,急忙向官府报了案。
  
  知州荣雨田闻报,亲自乘轿来验了尸,证明是凶杀。此时向氏已检点家中物品,发现丢失棉被一条,其余并无损失。荣雨田便一边向知府申文禀报,一边派差役缉捕凶手。可是一连多日,却查不到任何踪迹。案子破不了,知州的日子可不好过:苦主向氏三天两头地到衙门里来催“青天大老爷”替其丈夫与儿子作主,这倒罢了;每月逢到初三、初八日是审讯定罪的日子,知府也会发来牒文,催促缉破此案。眼看着上面定下的破案期限快要到了,荣雨田担心受到处分,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便找刑名师爷商议。刑名师爷也无可奈何,只得说:“刑房吏陈老伦精明能干,或许他能拿出办法来。”荣雨田当即召来陈老伦,许愿说:“只要你能销掉七涧桥的那桩凶案,本官赏赐你500两银子,还要再提拔你。”陈老伦见钱眼开,便允诺而去。
  
  陈老伦接了案子后,就径直来到鞠家。案发以后,向氏多次去州署,也向陈老伦请教过好几次,因此也是老熟人了。这一次,他在鞠家坐了一阵,问了一些情况,又里里外外转了几圈,再安慰了向氏几句,便回到了州衙,对知州说:“这个案子已经有了点眉目,不过急不得。大人如能宽限些时日,我定能查个水落石出。”荣雨田大喜,就把500两银子提前赏赐了他,又向知府提出请求,放宽破案的期限。
  
  陈老伦究竟从这个案子中看出什么眉目来了呢?什么也没有。不过,倒让他琢磨出一个消除此案的“妙计”。他从州城里请了个姓董的媒婆,让她找了个借口到七涧桥“办事”,然后“顺便”到鞠家来坐一坐,看看老姊妹向氏,并问起向氏的近况。向氏便抹着眼泪,把丈夫与儿子都死于非命的事一说,董媒婆也陪着淌了几滴泪,又露出一副关心的模样说:“老妹子遭此奇祸,真是太可怜了。然而这凶手一时半刻的看来还不容易捉得到,官司拖的时间越长,你家的开销也就越大。像你们这种庄户人家,一向就比较清贫,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呢?”这话果然触到了向氏的痛处,她禁不住泪流满面地说:“老姊姊说得一点不错,我家中虽有几亩薄田,为发送他们爷儿俩,已经卖掉了一半。如今衙门里还要用钱,剩下我们一老一少两个寡妇,外加一个不懂事的女孩儿,这日子实在没法过下去了。可是,我们妇道人家,又能想出什么好法子来呢?”董媒婆故意装出思索的模样,过了一阵,忽然说:“有了。你儿媳妇年纪轻,这个寡只怕守不住,你何不索性将她嫁出去?这样,既省了一张嘴吃饭,又能得到不少聘金,不就能度过难关了吗?”向氏想想有理,就请她打听个合适的人家。董媒婆自然满口应诺。
  
  过了两天,董媒婆又到了七涧桥,对向氏说:“我已经替你打听了个人家,30岁出头的汉子,名叫陈老伦,是知州衙门里的一个刑房吏。人品好,肯帮助人,也很有本事。你看怎么样?”此时向氏也听说陈老伦刚得了官府一大笔赏金,至于其为什么受赏则不清楚。一个庄户人家能与公门中人结上亲,自然被看作是一件很荣耀的事,再说自家的这场官司还得靠他出力,以便早一点破案,报这血海深仇。因此,向氏几乎没怎么考虑,便点头应允。又私下里与儿媳卢氏一商议,卢氏也乐意。一个普通的乡村百姓,是不大计较什么守丧之礼的,而且,鞠家又确实处于窘境,因此没过几天,卢氏就嫁给了陈老伦。
  
  陈老伦自从娶了卢氏之后,对鞠家的情况自然了解得一清二楚。而卢氏再婚以后,生活有了保障,吃穿用度等都比鞠家强多了,因此,也不再思念亡夫鞠宇南了。一天,陈老伦从公门中回来,一脸的忧郁之色。卢氏关切地询问,陈老伦起初还默不做声,经她一再追问,才叹息道:“还不是为了你前夫家的事!”卢氏大惊道:“我前夫家什么事使你如此犯愁呢?”陈老伦道:“州官将你前夫家的案子责成我办理,一定要破案才能了结。而我又实在找不到破案线索,怎能不犯愁!”卢氏一听,也拿不出个好主意,闷闷不乐地呆在那儿。陈老伦又问:“这个案子看来只有从长计议了,不过,你能不能想法子劝劝你婆婆,让她别再到衙门里来催促了呢?”卢氏摇摇头说:“不可能,她的丈夫与儿子都横遭惨死,她怎肯善罢干休?”陈老伦又长叹一声,于是一连几天,脸上都布满了愁云。
  
  又是一天,陈老伦回到家中,茶饭无心,神形惨变,卢氏担心地问:“你这又是怎么啦?”陈老伦哭丧着脸说:“州官限我一个月内破案,如若破不了,就先处死我。唉,我这条命活不多久啦!”卢氏当初在鞠家时,不但烧煮浆洗,舂米磨面,农忙时还得下田劳作,早早晚晚,哪一天不累得腰酸背痛,还没得好的吃,没得好的穿。而改嫁以后不但吃好的穿好的,还整天舒舒服服,这种安逸日子与以前不啻天壤之别。总以为能够与陈老伦长久相守,可以一直将这种好日子过下去了,突然听到这番话,不由得心胆俱裂,止不住双泪直流,颤颤地问:“官人,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了么?”“官人”自有“官人”的能耐,怎会一点办法也没有?陈老伦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见卢氏已动了真感情,就故意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这个案子其实我已经查出了头绪,只是碍于你,不好向州官直说啊。”卢氏急忙说:“只要能破案,你照直说便是,有什么碍着我的地方?难道是我害死了公公与前夫不成?”陈老伦道:“这倒不是,不过,却与你的婆婆有点牵连。我深知你们婆媳关系一直不错,到了关键时刻,就不知道你能不能大义灭亲喽。”卢氏更是堕入了云里雾里,急得连连催丈夫快讲。陈老伦这才说:“我已查明,鞠家父子是向氏与其奸夫杀害的,你难道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么?”卢氏大惊失色,连连摇头说:“不,不,绝不可能!婆婆一向清清白白,从来没有外遇,官人千万不要听信旁人瞎嚼舌根。”陈老伦冷冷一笑说:“你真是傻乎乎的,你婆婆与旁人通奸,难道会告诉你这个儿媳妇?何况这件事只要你能够到公堂上证明婆婆有奸情,我就能活命,其他的事都与你不相干。你又何必如此死心眼呢?”陈老伦说得不错,卢氏确实傻乎乎的,在她眼中,陈老伦是天底下最能干的人,因此他的话从来就是对的,只要丈夫不死,自己就能一直过这种安安稳稳的好日子。而丈夫死活的关键,又取决于自己的一句话。妇人以夫为“天”,她怎能见死不救?至于她这一句话对婆婆的利害关系、会引出什么严重后果,她并没有多考虑。一想到可能再次守寡,她就不寒而栗。因此,她怎能不答应丈夫?
  
  做通了卢氏的“思想工作”,陈老伦立即把自己的“妙计”悄悄地禀报了州官。荣雨田开始虽然也觉得有点不妥,但又实在拿不出破案的办法——就算他有权惩办陈老伦及手下的那些差役们“办案不力”,然而此案不破,自己也难免受到处分,说不定还会丢掉这顶好不容易才钻营到手的乌纱帽呢?那怎么行!至于有一两个草民百姓受冤屈,那又算得了什么!
  
  第二天,向氏又来到公堂上,催促官府缉捕凶犯。荣雨田忽然拍案大怒道:“好一个狡猾的妇人!本官已经查出了实情,明明是你与奸夫合谋杀害了丈夫与儿子,还敢假惺惺地来控告!”向氏惊得差一点当场晕厥,大呼:“冤枉啊!”荣雨田厉声呵斥道:“如今奸夫已经落网了,你还能赖得掉么?”
推荐内容
  1. 只想娶个儿媳妇
  2. 破绽
  3. 珍珠项链
  4. 风云承济堂
  5. 家有傻鸟
  6. 三天离婚期限
  7. 给市长打点滴
  8. 乞丐公子
  9. 送你一只旅行箱
  10. 书剑恩仇
热点内容
  1. 大宝再见
  2. 快递疑云
  3. 惊天大案
  4. 罪与罚
  5. 用生命还一个清白
  6. 特效药
  7. 费尽心机赔到底
  8. 众筹爱情
  9. 古玩城囧案
  10. 卧底歌手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