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salon365 > 青年文摘 > 成长 > 活着不让生命有残缺

活着不让生命有残缺

时间:2015-01-15 作者:未详 点击:
  他们是一群不幸者,灾难给他们留下终生的残疾。既然活着,就只能选择坚强。吴立海眼瞎了,他就在黑暗中摸索,用二胡奏出生命的强音;王宝占腿残了,坐在轮椅上,他举起了3枚世界级的金牌……他们用残疾的身躯书写了自强不息的精神。
  
  吴立海,是一个盲人,一个截瘫的盲人。二胡是他的精神支柱。他和70多名地震受害者,居住在唐山市截瘫疗养院的“家”里,他们唯一相同就是的都是地震导致的截瘫患者,
  
  “精神上很富有,足够了。没有音乐我的生命将无法延续。”
  
  王宝占,一位坐在轮椅上的金牌运动员。他是1991年建成的康复村的第一任村长。1994年,他曾获得远南残疾人运动会3块金牌。
  
  共同遭遇:地震让他们成截瘫患者。吴立海坐在轮椅上,在等待合练音乐的院友,他们的合练是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唐山市截瘫疗养院建院25周年。
  
  地震前,吴立海的眼睛还未完全失明,当时在唐山按摩医院做按摩师,主要为住院病人按摩。打算把按摩手艺学得超过别人,吴立海的压力一直比较大,“如果不赶紧学,眼睛完全失明后就彻底完了。”带着这种心情,
  
  1976年7月27日晚上,他没睡着,一直在琢磨如何提高手艺。
  
  “听到外头连喊带叫的,我就坐了起来。”突然房塌了,一块厚厚的房顶砸在了他的后腰上。
  
  而时年17岁的王宝占因为走亲戚,也被砸成了截瘫患者。“当天晚上我们吃的鱼,比较咸,两个表哥地震时正好上厕所,一地震他们就跑到院子喊,我还没来得及出来就被砸了进去。”表哥当时看到王宝占上身露了出来,说“你自己先出来,我赶紧救人去”。“我使劲往外扒就是上不去,低头一看,看到一只腿,心想‘咋这里还有一个人啊’。就用手去摸,摸着摸着就摸到了自己腰上。”王宝占说,当时自己心里的感觉,就两个字“完了”。
  
  失望消极:这样活着不如死了干净王宝占说,每一个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伤者,尤其是像他一样的重伤者都有过消极的想法,“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干净。”
  
  地震几天后,王宝占和其他重伤人员一起被送到河南新乡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吴立海则被送到江苏南通市住院进行截瘫治疗。
  
  “地震对我打击很大,躺在床上,动不了,还浑身疼痛,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那个年代轮椅很少,王宝占在接受截瘫治疗,也只有这样医生才可以挽救其生命。
  
  失望伴随着每一个住院接受截瘫治疗的地震受害者,不吃、不喝、不说是他们的平常表现,“用头撞得床直响,想死都死不了,难受啊”。地震前,王宝占是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当时心里想,命是留下来了,以后什么都不能干了,想打篮球都不能打了。”
  
  “江南真是鱼米之乡,在那里吃得好、住得好,就是心情不好。”吴立海的心情同样沉重,“生下来眼睛就不好,医生说早晚都要失明,再加上腰也断了。我就想,老天爷咋就这样对待我呢。”随着心情的沉重,吴立海的眼疾也逐渐加重,“10月份,眼前就是雾气沼沼,彻底看不到了。”
  
  唐山市截瘫疗养院的医生介绍说,院里的地震病人,大多数都是被砸伤下半截脊椎骨。官方统计的数字是,大地震留下了地震致截瘫者3817人。疗养院副院长张洪介绍说,目前有62名截瘫人员住在疗养院,康复村有50人,年龄最大的88岁,最小的43岁。
  
  重新振作:买菜做饭迸发爱情火花手拿着沉甸甸的3块金牌,王宝占脸上堆满了灿烂的笑容———这是他自强不息,艰苦训练的结果。
  
  截瘫后,王宝占并没有直接走上残疾人运动员的道路,“整个唐山条件都很差,连最起码的轮椅都保证不了,更别说当残疾人运动员了。”1981年,王宝占、吴立海等在地震中截瘫的上百人,入住到修建成的唐山市截瘫疗养院。
  
  “不能这么活着,这样活下去,就是不死,也得把自己拖死。我要找一份工作,自己养活自己。”王宝占对自己说,在家人的帮助下,他到一家残疾人螺丝厂做工,“干了俩月就辞职了,主要是为了锻炼一下自己到底还能不能养活自己,结果是能行。”
  
  由于每日外出工作,王宝占和朱德芹之间因为买菜做饭的原因,迸发出了爱情火花。朱德芹说,他下班后给我们女生带菜回来,我们就给他做中饭,一来二去,别人都说看你俩挺合适的,我们就谈起了对象。
  
  吴立海作为唯一的截瘫盲人,入住疗养院后,开始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自我锻炼———床头上挂着一截木棍练习臂力,自己脱(穿)衣服和洗衣服,“我要能照顾自己的最起码生活,不能一辈子都靠别人。”
  
  “刚开始摸不到,头一回抓空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不能不练啊,老躺着容易生褥疮。小便盆子找不到,就让人放到固定位置。练洗衣服吃了很多苦,衣服常放错地方,有时还洗不干净。”吴立海说,在这个特殊的群体中,大家都是互相帮助,互相依靠,“缺了这个,我们肯定不能自立。”
  
  王宝占想打篮球,就模仿着电视上残疾人练习篮球,“平常人都是人与球的关系,我们是人、车、球三者之间的关系。”王宝占说,最难练的是控制轮椅,“抢球要高速运转、掉头,练了两个月,两手磨出了厚厚的茧子,也不知道摔了多少回,才把车技练好。”
  
  王宝占自己成立的唐山市残疾人篮球队,首次参赛就在全国取得了第三名,“两个月后打垮了天津队,超出了他们20多分。”
  
  一种精神:坚持是为证明自己有用王宝占说:“有时候,残疾人在社会上受到的歧视比身残还痛苦,坚持这么长时间,我就是要证明给正常人看,残疾人同样可以为国争光,为社会做出贡献;证明给和我一样的残疾人朋友看,让他们坚定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铅球、铅饼、标枪是王宝占的强项,为了坚持体育运动,“我放弃了摊铺,专心搞体育,就是要搞出个样来,让人看得起。”1994年,王宝占参加远东及南太平洋地区残疾人运动会,获得了铁饼、标枪、铅球项目的3块金牌。
  
  王宝占、朱德芹夫妻结婚后,住在当地政府修建的康复村里,生活美满惬意,他曾领养了一个婴儿,但次日就送了回去,“跟着我们是受罪,还是跟着正常人生活的好。”
  
  “我得了肺癌,经过化疗现在好多了,就是有点儿咳嗽。”王宝占说,“我前前后后重生了三回,地震治疗、火热爱情、现在的肺癌。你说,我都有三回生命了,这一辈子活得多充实。”
  
  吴立海对到疗养院的志愿者说:什么都好,就是精神世界缺少点儿东西,我想拜师学胡弦。于是,唐山群众艺术馆的二胡演奏家成了他的老师。
  
  “练音调我练了两年,没有决心和毅力肯定练不成。”吴立海对他学习二胡的经历记忆犹新,先听老师拉、听声调,再用录音机录下来,回来后再慢慢听。
  
  从低音到高音的声音定位,吴立海用了整整两年时间。“也有过不想练的念头,可你不练这个,还能做别的不?”于是,他又继续练,“手指头磨破了,找医生上点儿药,有时拉胡弦拉得都忘了小便时间,都是从‘两只老虎,两只老虎’简单的曲子一直练到今天。”
  
  音节掌握熟了,吴立海说“成了,尽管不如老师拉得好,但还是可以拉上十多首曲子”。他觉得活在音乐的世界里,精神上是一种满足,“成功了,别人看你的眼神肯定不同。”
  
  采访即将结束,吴立海坐在轮椅上,仰望着刺眼的太阳,“我喜欢盯着太阳看,眼睛里稍微有点儿光;这个曲子也好听,节奏激昂。”他的生活里没有颜色,觉得看太阳能稍微有点儿光亮,心里可以重现年少时的斑斓色彩:红的、黄的、绿的、蓝的……
推荐内容
  1. 宁静是一种生产力
  2. 要像野狗一样,会自己生存
  3. 平生所恨
  4. 用等一朵花开的态度去生活
  5. 差生也能造原子弹
  6. 别在错误的城市死磕
  7. 我在成功上打了漏洞
  8. 把人生拉长看
  9. 穷人为什么总富不起来
  10. 诗意地栖居是一种青春态度
热点内容
  1. 文明的力量
  2. 强韧的种子不能消失
  3. 麻省和哈佛的另类较量
  4. 职场人贵在淡定
  5. 留只耳朵听批评
  6. 底线,决定你所拥有
  7. 改变自己,还是改变世界
  8. 幸福是开在尘埃里的花
  9. 肚量、分量与质量
  10. 我把自己扶起来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