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salon365 > 青年文摘 > 成长 > 谁的童年没有蛇

谁的童年没有蛇

时间:2019-07-08 作者:未详 点击:
  想当年,我绝对是育英小学里阶级反抗意识觉醒得最早的那个人,但我并不为此感到自豪。
  
  早读时候,同学们疯了似的大声嘶吼着,只有我收紧嗓子,抿紧嘴唇,缩紧脖子,双手握成拳,把手腕顶着抵在桌沿上,身体抵在手腕上,故作镇静地坐着。我的同桌凑过来,用课本遮住他的嘴和我的一只耳朵,冲我喊:“我看你真的是要钱不要命了!”我是惜命的人,一想到才刚刚十岁就要死了,鼻子一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哭声让全班同学都住了嘴,比下课铃还管用。他们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嘲笑我,鄙视我。我想起了被绑在鲜花广场上烧死的布鲁诺,而现在,我的周围也尽是火把,就等着班主任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后,一声令下,把我给点了……
  
  我不敢看任何人,羞耻又害怕地捂着嘴,肩膀一耸一耸地啜泣着。早读结束铃声响起来,我想,这要是昨天的鈴声该有多好啊,我一定,一定,一定会乖乖交五块钱给我最最最敬爱的班主任。唉,或者她能听到我此时此刻所拍的马屁,该多好。
  
  事情是这样的。
  
  前天下午班上一个同学丢了五块钱。五块钱对于十岁的我们来说是一笔巨款,偷盗巨款,情节之严重,性质之恶劣,可想而知。于是,我们的班主任,一个老年版的雪姨,年轻版的容嬷嬷,班会的时候一步一停地在教室里转着圈,目光像锥子一样,刺穿眼镜,刺向班上的每一个人,企图找出小偷。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翻书包搜衣兜什么的也没用。盛怒之下,她放出话:“如果小偷在明天上午早读之前不把被偷的钱放到讲台里,那就每个人交五块钱上来!”
  
  钱当然没有被放回来,昨天早读结束后,班长在大家的注视下把脑袋伸进讲台桌斗里看了又看,然后直起身子说:“的确没有。”
  
  我一听,这下完了。因为我没有带老师要求上交的五块钱。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就在此时此刻,看着大家举起钱等老师过来收,我的阶级反抗意识觉醒了。我不但没有因为自己的不听话而向老师承认错误,我还跟她顶了嘴,说“又不是我偷的,我凭什么要交钱给你”,甚至还在她恼羞成怒踢我一脚之后,迅速还了她一脚。
  
  我妈总是这样和我说:“你们老师的话就跟圣旨似的。”开玩笑,哪个学生眼里的老师不是掌握着生杀予夺大权的帝王?而我,一个平日里唯命是从的小奴才,今天竟然打了老师,然后一溜烟从学校跑回了家。
  
  我关了家门,又关了房门,钻进被子里抖着。我妈在外面把房门擂成了鼓,连哄带骂让我起来开了门,确认我没有生病后,二话不说先往屁股上扇了两下。一个上午挨了两顿打,要我怎么承受?毕竟我还只是个孩子。于是放开嗓子哭得死去活来,一边哭一边跟她说:“妈,我以后上不了学了,我把我们班主任给打了……”我那暴脾气的妈妈耐着性子,从我混着鼻涕眼泪的话里艰难地了解到事情的原委,一拍床边,大喝一声,到学校把这件事捅到校长那儿去了。
  
  我坐在床上,第一波眼泪还没完全止住,又得知我妈把班主任给告了,于是,第二波眼泪借势汹涌而出,淹没了被先前的眼泪皴干的脸。我妈在旁边安慰着:“不哭了,乖,这事情是你们老师理亏。”可是,我的妈呀,这个时候,我哪还管得了谁理亏?我们班主任要是讲理,那她还得倒找我好些打呢!
  
  班主任是语文老师,有一次她布置作业,要求抄写生字,两张半。我那时候的脑回路也是清奇,把这次任务理解成了抄写两个半张,一边写一边想:“老师真奇怪,你干脆说写一整张不就完了,还两张半,真是的……”
  
  结果可想而知,我因为没完成作业被拎出来,跟其他真正没完成作业的同学一起排着小队,等老师打手心。我惊恐又委屈地站在这支耻辱的队伍里,看坐在座位上的同学用书本遮了半张脸偷笑,看前面的男生偷偷把左手在裤子上蹭着,他还悄悄回过头跟我说,“蹭一蹭打上去就不会那么疼了。”他在挨打这方面是有经验的,我相信他。于是,也跟着把手在裤子上蹭啊蹭。
  
  还没轮到我的时候,班上的一个女同学突然哭了,说自己肚子疼。我一看,真是太好了!因为一般在这个时候,老师会从班上找个熟悉路的人送病号回家,而这位同学的家正好在我家附近。果然,我被指派出去送她。我压抑着激动,帮她收拾好书包,出了校门,一个劲地说,“谢谢你,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她蹙着眉头看着我,“我没想救你,我真的肚子疼。”
  
  完成任务回来,屁股刚挨上凳子,还没来得及庆幸逃过一劫,就被同桌通知说“回来了去班主任办公室一趟”。唉,真后悔一路上没在裤子上把手蹭一蹭,不然也不会被细竹棍敲得手心疼,手指更疼。我被打哭了,班主任说,她也不想,但要是不打我,对其他同学就不公平了。而且,由于我一直坚称自己按要求完成了作业,并且说得头头是道,被她进一步定性为小小年纪就偷奸耍滑,于是,追加了责罚,站了两节课。
  
  妈妈呀,这样的暴君,你确定要跟她讨论谁理亏?
  
  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不敢想象。十岁的我,第一次把现实中的焦虑和恐惧带进梦里。我梦到了一条蛇,它紧紧地缠在我的小腿上,冰冷潮湿,害得我虽然捂着厚被子,抱着暖瓶,但整晚都没有暖热自己。
  
  今天早上,我像一颗台球一样被我妈从家里戳到了家门口,见我不动弹,又从家门口一路戳到校门口,戳进教室里。然后,在同学们的围观下,她撤了杆,留我一个人在座位上缩成一个球。
  
  刚上早读,我们班主任就被校长叫走了。她刚一走,我同桌就凑过来说我是要钱不要命了。可是,我不要钱,我只想要命,所以我后悔得哭了,同学们看着我,一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样子。
  
  第一节是语文课。出乎意料,班主任没有发怒,我之所以能看出来,是因为她脸上的皱纹线条柔和,并没有因为板脸瞪眼睛而变得凌厉起来。她站在教室门口等我们唱完歌,走上讲台,问完好,轻轻放下书本,拿起板擦,回过身去擦高处值日生没有擦干净的黑板,然后,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回过身,把板擦往讲桌上一摔,板擦在桌面上翻了个身,又飞出去落在了地上,划出一道弧线,许许多多的粉笔灰沿着这条弧线胡乱地舞动着。
  
  班上没有一个人敢动,窗外掉光叶子的树木看起来都比我们像活物。
  
  班主任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震耳欲聋。她一边整理着粉笔盒,一边跟我们说:“我收上来的钱肯定是会还给你们的,你以为我会要你们的钱吗?”她说得很平静,我听得心惊肉跳,因为我知道后半句的这个“你”,指的就是我。可我不是这么想的,我从来都没这么想过。我低下头,不知所措。我的小腿冰凉异常。
  
  她让班长把钱退还给了同学们,然后说:“这次事情就这样吧,偷东西的同学以后注意点,我心里都有数,这次没有严惩不代表以后不会。”
  
  我以为事情就真的这样结束了,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一定,一定要听老师的话!”
  
  所以,后来的半年多时间里,我乖乖地听她的话,无条件地听她的话。即便她无缘无故地让我站在座位上听课,或者干脆别听课,或者在放学后留下来,跟其他恶劣的男孩子们一起趴在乒乓球台子上写完作业,才能回家去,我都坚持我雷打不动的两个原则:别说话!照做!
  
  我那个时候,身边很少有家长懂得什么叫童年阴影,也没人上纲上线定义什么叫校园暴力。即便自家孩子被其他学生打了,也不算,顶多是两个不懂事的孩子互相淘气罢了。被老师打就更不算啦,动手以外的其他形式,就更更不算啦。
  
  所以,我只好默默吹掉班长故意用板擦拍在我那一半课桌上的粉笔灰,偷偷从垃圾桶里捡回小组长拿掉的、我系在本子上的毛线,一个人做着劳动委员多安排给我的值日……我不生气,也不和谁争辩。我才十岁,不懂得什么是阶级,但我知道,人跟人是不同的——学习好的跟学习差的不同,有玩具的和没有玩具的不同,皮筋跳得好的跟皮筋跳得烂的不同,老师喜欢的和老师不喜欢的不同。而这些人,都是老师喜欢的,是能够准确无误地贯彻落实老师的每一个“那谁去那里把那什么怎么样”任务的厉害人物,面对这样的人,我怎么好说什么呢?
  
  所以我不说什么,直到有一天,我发了疯似的提起书包从窗户扔了出去。
  
  他们在我的书包里放了一条蛇,确切说是一条从马路上捡来的死蛇。我伸手进去,触碰到它冰凉的身体,跟缠在我小腿上的那条一样。我很害怕,所以赶紧把它扔了。
  
  书包闷声坠地,“砰”的一声,我知道,我寂寞又孤独的童年就要开始了。
推荐内容
  1. 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回得去吗?
  2. 小美可观
  3. 早起的白领有折扣
  4. 有问题立即处理
  5. 我陪你变老,你学着长大
  6. 请帮你的孩子选一个体育偶像
  7. 写给17岁的女儿
  8. 有风的日子
  9. 迷幻的湖
  10. 已成过去
热点内容
  1. 把自己关进书房
  2. 陪聊师
  3. 莫言就是这么“没出息”
  4. 我就是那个画画最好的姑娘
  5. 人生滋味不易知
  6. 今天的太阳是什么颜色
  7. 信仰之光
  8. 麦田里
  9. 做自己就好
  10. 树人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