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salon365 > 青年文摘 > 成长 > 父亲送我上大学

父亲送我上大学

时间:2019-07-08 作者:未详 点击:
  一个父亲的人格的最后一抹光彩,在一个儿子心中变坏了,就如同一个泥偶毁于一捧脏水。而这捧脏水是由儿子泼在父亲身上的,这是多么令人悔恨、令人伤心的事啊!
  
  小时候,父亲在我心目中是严厉的一家之主,是靠出卖体力供我吃穿的恩人,是令我惧怕的人。父亲难得表情开朗。那时妹妹还未降生,爷爷老得无法行动了,整天躺在炕上咳嗽不止,但还是很能吃。全家七口人高效率的消化系统,仅靠吮咂一个三级抹灰工的汗水,用母亲的话说,全家天天都在“吃”父亲。
  
  父亲是个刚强的山东汉子,从不抱怨生活,也不唉声叹气。他的生活原则是,万事不求人。我常常祈祷,希望他也抱怨点什么。我听一位会算命的老太太说过:“人人胸中一口气。”按照我的想法,如果父亲唉声叹气,则会少发脾气了。
  
  父亲就是不肯唉声叹气。
  
  我十岁那年,父亲随东北建筑工程公司支援大西北去了。父亲离家不久,爷爷死了。爷爷死后不久,妹妹出生了。妹妹出生不久,母亲病了。医生说,母亲生病,妹妹不能吃母亲的奶。哥哥已上中学,每天给母亲熬药。我每天给妹妹打牛奶,在母亲的言传下,用奶瓶喂妹妹。
  
  父亲三年没探家,打算积攒一笔钱。父親虽然身在异地,但企图用他那条“万事不求人”的生活原则遥控家庭。他始终信守自己规定的三年探一次家的铁律,直至退休。
  
  父亲第三次探家,正是哥哥考大学那年。父亲对哥哥想考大学这一欲望,以说一不二的威严加以反对。
  
  “我供不起你上大学!”父亲的话,令母亲和哥哥感到没有丝毫商量余地。
  
  好心的邻居给哥哥找了一个挣小钱的临时活计———在菜市场卖菜。卖十斤菜可挣五分钱。父亲逼着哥哥去挣小钱,哥哥每天偷偷揣上一册课本,早出晚归,回家后交给父亲五角钱。那五角钱是母亲每天偷偷塞给哥哥的。哥哥实则是到公园里或松花江边去温习功课了。骗局终于败露,父亲对这种“阴谋诡计”大发雷霆,用水杯砸碎了镜子。
  
  父亲气得当天就决定回大西北,我和哥哥将父亲送到火车站。列车开动前,父亲从车窗口探出身,对哥哥说:“老大,听爸的话,别考大学!咱们全家七口,只有我一人挣钱,我已经五十出头,身板一天不如一天了,你应该为我分担一点家庭担子啊!”父亲的语调中,流露出无限的苦衷和哀哀的恳求。
  
  列车开动时,父亲流泪了。一滴泪水挂在父亲胡茬又黑又硬的腮上。我心里非常难过,却说不清究竟是为父亲,还是为哥哥。我知道,哥哥已背着父亲参加了高考。母亲又一次欺骗了父亲,哥哥又一次欺骗了父亲。我这个“知情不举”者也欺骗了父亲。我因无罪的欺骗内疚极了。我,很大程度上是在为自己难过……
  
  几天后,哥哥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母亲欣慰地笑了,哥哥却哭了。
  
  我无法长久隐瞒哥哥已上了大学这件事,不得不在信中告诉父亲实情。
  
  哥哥在第一个假期被学校送回来了,再也没能返校。他进了精神病院,一个精神世界的自由王国,一个心理弱者的终生归宿,一个明确的句号。
  
  我从哥哥的日记本中,翻出了父亲写给他的一封信,一封错字和白字占半数以上的信,一封并不彻底的扫盲文化程度的信:
  
  老大!你太自私了!你心中根本没有父母!根本没有弟弟妹妹!你只想到你自己!你一心奔你个人的前程吧!就算我白养大你!就算我没你这个儿子!有朝一日你当了工程师!我也再不会认你这个儿子!
  
  每句话后面都是惊叹号,所有这些惊叹号,似乎也无法表达父亲对哥哥的愤怒。
  
  父亲第四次探家前,我到北大荒去了。
  
  在我下乡的第七年,连队第二次推荐我上大学。第一次放弃上大学的机会时,我并不怎么后悔。哥哥上大学所落到的结果,在我心理上造成了深刻的不良影响。然而第二次被推荐时,我却极想上大学。那年,我25岁。
  
  录取通知书没交给我之前,我能否迈入大学校门还是一个问号。连干部同不同意至关重要。我曾当众顶撞过连长和指导员,我知道他们对我耿耿于怀。我因此而顾虑重重。我给父亲写了一封信,请求他汇给我200元钱。我相信我暗示得很清楚,父亲是会明白我需要钱干什么的。信一投进邮筒,我便追悔莫及。我猜测,父亲要么干脆不给我回音,要么会写封信来狠狠骂我一通。按照父亲做人的原则,即使儿子有当皇上的可能,他也是绝不能容忍他的儿子用钱去贿赂人心的。
  
  没想到父亲很快就汇来了钱。汇单的附言条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错别字:“不勾(够),久(就)来电。”当天,我取回了钱。晚上,下着小雨。我将200元钱分装在两个衣兜里,一边100元。双手都插在衣兜,紧紧捏着两沓钱,先来到指导员家,在门外徘徊许久没进去。后来到连长家,鼓了几次勇气,猛然推门进去了。我支支吾吾地对连长说了几句不着边际的话,立刻告辞,双手始终没从衣兜里掏出来,两沓钱都被捂湿了。
  
  我缓缓地在雨中走着。一个充满同情的声音在我耳边说:“老梁师傅真不容易呀,一个人要养活你们这么一大家子!他节俭得很呢,一块臭豆腐吃三顿,连盘炒菜都舍不得买……”
  
  这是父亲的一位工友到我家对母亲说过的话,那时我还幼小,长大后忘了许多事,但这些话却忘不掉。我觉得衣兜里的两沓钱沉甸甸的,沉得像两大块铅。我觉得我的心灵那么肮脏,我的人格那么卑下,我的动机那么可耻。我恨不得将这颗肮脏的心从胸腔内呕吐出来,践踏个稀巴烂,践踏到泥土中。
  
  我走出连队很远,躲进两堆木头之间的空隙,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我哭自己,也哭父亲。父亲他为什么不写封信骂我一通啊?一个父亲的人格的最后一抹光彩,在一个儿子心中变坏了,就如同一个泥偶毁于一捧脏水。而这捧脏水是由儿子泼在父亲身上的,这是多么令人悔恨、令人伤心的事啊!
  
  第二天抬大木时,我坚持由三杠换到了二杠———负荷最沉重的位置。当两吨多重的巨大圆木在八个人的号子声中被抬离地面,当抬杠深深压进我肩头的肌肉,我心中暗暗呼喊的却是另一种号子:爸爸,我不,不!
  
  那一年我还是上了大学。连长和指导员并未从中作梗,还把我送到了长途汽车站。告别时,我情不自禁地对他们说了一句:“真对不起……”他们默默对望了一眼,不知我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漆黑的、下着小雨的夜晚将永远永远保留在我记忆中。
推荐内容
  1. 空当是很重要的
  2. 如何获得职场“好运”
  3. 兰花的智慧
  4. 女中学生的自信宣言
  5. 人在职场怎样和上司相处
  6. 中国达人
  7. 我的三个假想敌
  8. 坏孩子也是好伙伴
  9. 天下去得
  10. 可以选择的记忆
热点内容
  1. 剥夺自己生活的人,谈不上成功
  2. 别勉强勇者停歇,别逼迫弱者屠龙
  3. 大学学位的真正价值
  4. 我就是那个画画最好的姑娘
  5. 蝙蝠人
  6. 今天的太阳是什么颜色
  7. 大智者为什么若愚
  8. 人生滋味不易知
  9. 从一只烧鸡开始的逻辑思维
  10. 信仰之光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