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salon365 > 青年文摘 > 情感 > 爱情是一场骗局吗?

爱情是一场骗局吗?

时间:2017-12-22 作者:未详 点击:
  1
  
  岸东第一次真正走进苏一生活的那天,苏一又是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摆弄她的刺绣。
  
  苏一玩的刺绣其实也就是那么一段青绸,两个竹环夹套着,抽一根银针红线在手上,一针一针地往青绸上绣。纤手灵动间,绸缎上的图案就逐渐丰满了。那天她在绣一朵玫瑰,然后还在玫瑰花瓣上绣自己的名字——苏一。只因罗越走的时候,说:“宝贝,出差回来,就是结婚纪念日了,你再绣上一朵玫瑰等我哈!”。
  
  “好……”罗越的唇总是来得很快,等不及她回答,就算答应了。然后他利落地抽身,挺胸而去,仿佛又是奔赴下一个战场。而她却心中霎时空落,像被抽空了思绪一般。
  
  其实平时罗越出差之前也总这样交代她,要她为他绣一张手帕什么的。罗越就是喜欢这个,甚至喜欢上她,原因也就是因为喜欢刺绣,或者是她玩刺绣的美手。
  
  那天她正好绣到“一”字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她起身去开门,原来是岸东。
  
  他们家对面不久前刚住进来一对邻居,一男一女,男的叫岸东,她从对面的报刊盒看到的,名字用毛笔红漆涂得艳眼,像极了女人刚描的唇。她禁不住想:挂在女人唇边的男人,大抵总是俊朗的吧。
  
  “罗太太,请问您有阿司匹林吗?我有点不舒服……”岸东说话了。
  
  “您怎么知道我丈夫姓罗……”
  
  苏一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第一次认真打量眼前的邻居,1.8米的个子,深色的皮肤,高额,耸鼻,脸上果真是俊朗迷人的笑,丝毫不见有什么病重的阴沉。
  
  岸东没有回答,微笑着将眼神扯向门外她家的报刊盒。
  
  “哦!”她想起来了,自家的报刊盒上面也用红漆涂着罗越的名字。
  
  “您请坐会,我给您找。”于是她将目光从岸东迷人的脸上收了回来,折进房间去找药去了。
  
  待她拿着药出来时,她看到岸东在拿着她的刺绣欣赏着,微摇着头,口中默默轻叹着。
  
  “怎么样?”她笑着问。
  
  “罗太太,你的手太美了,竟然可以绣出这么美的东西来……”
  
  她心咯噔一跳,脸上泛起了红晕,她没想到岸东居然说她的手太美了,怎么和罗越当初说的一样,太熟悉了。
  
  2
  
  上大学,罗越追她的时候,就是因为学校学生会的生活部搞了一个手工艺品展览比赛,她当时就绣了一朵玫瑰手帕,在学校图书馆的大厅里挂着。
  
  才挂了一天,就被人摘走了。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她因此没拿到奖,当时还有她和同学怀疑是她的对手某某某干的好事呢,她心里很有些愤怒。
  
  当第三天晚上,她听到一个陌生的男生捧着一束鲜花在楼下喊她的名字的时候,她奔了下去,问他:“你是在找我吗?”
  
  男生马上掏出块玫瑰手帕,又看了看手帕的花瓣上的名字问:“你是苏一吗?”
  
  苏一没有回答,一把夺过来他手中的手帕,问他:“我的手帕,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罗越却没有回答,只是盯着她修长的手指,说了一句话:“你的手太美了,竟然可以绣出这么美的东西来……”
  
  “……”
  
  那天岸东说完这句话后,她就感觉有种久违的温暖,觉得这个邻居真是有些熟悉的感觉,因为罗越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这句话了。
  
  岸东显然被她的刺绣迷住了,他对苏一说他自己是搞艺术研究的,非常喜欢刺绣,并且十分喜欢民间艺术,诸如剪纸什么的。有个外国的搞旅游品的朋友就曾委托过他找过一些民间艺术家进过一些货,价格开得都天高,却没有进过刺绣,如果苏一不介意的话,能否拿两张让他推介一下。
  
  苏一一听,就有些惊讶起来,她平时就没把它当回事,只是因为罗越喜欢而已。罗越一直就喜欢她的刺绣,罗越还说她的那双美手天生就是用来刺绣的,不能去沾染凡俗的东西。于是就让她从一个外企的工作室里山堆的文件里解救出来,呆在家里做全职太太。偶尔做做饭,其余无聊的时间就用来刺绣,绣岸东最喜欢的玫瑰。
  
  这一次,苏一没想到自己的刺绣可以成为被人推崇的商品,看着岸东细心专注欣赏的样子,心中有那么点小小的心动。她就答应了。
  
  于是岸东拿走了两张刺绣。
  
  3
  
  那天是苏一的结婚纪念日,本来罗越应该回来的,她已经将玫瑰手帕绣好了,等他。却没有等到。罗越打来一个电话,说深圳的单子还没下好,大概再要半个月吧,电话那边很嘈杂,她听不清,只听到罗越挂了,然后是嘟嘟嘟的声音。她心中空落落的,一如既往。
  
  这又是极度落寞的一天。
  
  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罗越开了自己的公司之后,他就成了一个忙人,早出晚归,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总是有出不完的差。苏一说闷,罗越就说,你刺绣吧,绣我最爱的玫瑰。
  
  于是她就不停地刺啊绣,刺到繁花零乱,绣到心情落寞。
  
  不过这两天好多了,岸东常过来看看她,跟她讨论一些针法线法什么的,并告诉她已经联系上他的外国朋友了,外国朋友说很喜欢,正在考虑向她高价订货。她一听就高兴起来,仿佛冬天里阳光开照一般,暖烘烘的。
  
  这时她忽然想起个什么事情来,问道:“岸东先生,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岸东大笑起来,说道:“不用感谢我,我只是觉得罗太太手真是太美了,竟然可以绣出这么美的东西来……要不我们握个手吧。”
  
  苏一笑了笑,伸出手去,岸东顺势握住她的手,握得紧紧,好久没有松手。他的眼中分明有火焰在舞动。
  
  苏一心中怦怦狂跳,脸上泛起微红,有些窘了,于是便抽了回来,说道:“我给你倒杯水去。”
  
  “不用了,我回去了。”岸东扭身出去。
  
  苏一轻轻关上门,反锁上,背再靠上,胸脯如涛,起伏不安。
  
  晚上,苏一打电话给罗越,罗越的手机关机了,她心中又是空落落的,依旧一如既往。
  
  4
  
  又过了两天,这两天岸东没有再来探讨刺绣。只是在小区的绿阴道上碰到过一次,那时岸东身边挽着个女子,女子一直很少出现,但她可以确定是岸东的妻子,很朴实的一个女人,没有什么特点,给她的也是一个平淡的眼神。
  
  她和岸东只是打了个招呼就擦肩而过了,但是就在那一刻,她还是看到了岸东眼中的火焰。过后,她自己也有些摸不准,心中总有些落寞的感觉。她没有回头,她怕回头看到另一个人也回头了,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
  
  但第三天,岸东又按响了她的门铃。这一次,岸东带来了好消息,他带来一个信封,里头是6000块钱现金,他说他的外国朋友愿意出200块钱一张的价格买她30件货。
  
  苏一满心欣喜地答应了。
  
  这时岸东歪头问道:“罗太太不想感谢一下我吗?”
  
  苏一有些紧张有些窘,问道:“岸东先生,我该怎么感谢你呢?握手?”
  
  岸东又爽朗地笑了出来:“要不就请罗太太送我一块玫瑰手帕吧。”
  
  苏一松了一口气,去房里找了一块最满意的玫瑰手帕出来。给岸东递了过去,岸东伸手去接,却接住了她的手,然后才顺势从手中抽出了手帕。
  
  苏一收手,然后目光散漫地转了一圈。
  
  “罗太太,你看你既然送我,那就给我绣上我的名字吧,文人赠书、画家送画都题字,你也给我绣个字吧,就补绣个‘送岸东’吧,这就有收藏意义了。”
  
  苏一笑了,想想也是,于是便按岸东的说法,绣了起来。而岸东就在她的身后站着,专注地看着她绣。她闻到岸东身上弥散开来的香味,她辨不清是什么香水,只是沁人心脾,让她有些眩晕,仿佛能感觉到有种气息在慢慢向她涌来。
  
  当她绣完“岸”字的时候,岸东忽然抱住了她,她有些眩晕,只感觉到岸东的唇压了下来,如同天塌下来一般,她的身体软了下来。这时,针忽然扎了一下手指,她立即一摆而立,从岸东的怀里挣脱出来。
  
  岸东一转身,抽走她手中的手帕,闪了出去。
  
  她关上门,瘫倒在地上。
  
  晚上,她依旧打电话给罗越,罗越的手机关机了,她心中又是空落落的,依旧。于是她禁不住失声痛苦,眼泪猝然而下。
  
  夜里,她梦到了一个男人,是岸东。
  
  5
  
  又过了两天,平静的两天,她的心中空落落的,她没有等来门铃声。
  
  第三天,她终于听到了门的动静,不是门铃声,是一阵捶门声。她拉开门,是一个女人,她用一种极度愤怒的眼神看着她,然后将一个东西朝她的脸上扔了过来,然后转身离去。她看到分明是自己送给岸东的手帕,上面是一朵鲜红的玫瑰,绣着四个汉字——“送岸,苏一”。
  
  她的脑中忽然一阵眩晕,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
  
  这时岸东出现了,一脸沮丧的样子,眼中是几近绝望的眼神。
  
  岸东忽然带着身上那股迷人的香水味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她,抽泣起来,像个委屈的孩子。
  
  关上门,岸东的唇压了下来,她没有反抗,任由他的唇在自己脸庞游离……
  
  她感到一阵又一阵眩晕,眩晕中她透过男人的身体,仿佛看到家门好像开了一次,有个男人呆立了一会,又转身出去了,她迷糊中却那么清醒地想到了那个男人的名字——罗越。
  
  她神经抽搐了一下,一切变得模糊起来……
  
  6
  
  据说岸东和那个愤怒的女人离婚了,之后,岸东消失了,没有任何的征兆和消息。
  
  罗越也和她离婚了。离婚那天,罗越没有愤怒地将玫瑰手帕扔向她,只是一个人委屈地哭了,哭得很伤心,她心中充满着愧疚,但是更多的是被另一种绝望占据了。
  
  她曾试图去找岸东,但找到惟一的一条线索是一个邻居提供给她的,邻居说在某个餐厅曾看到岸东和罗越吃过一顿饭,两人好像朋友一样亲切,之后再也没见过他了。
  
  她觉得这十分的可笑,而眼中却泛起了泪花。
  
  直到短短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她在一个西餐厅的玻璃墙内,最后一次看到了罗越,罗越胖了,她看到了他微笑的侧脸,身旁挽着一个女子,亲密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很是幸福的样子,一如当初的自己。
  
  只是就在那一刻,女人忽然转身,苏一看到女人高高隆起的肚子……
  
  她想到了岸东和罗越说过的同样的话,还有邻居告诉她的偶遇,女人高高隆起的肚子……一切一切在她的脑中飞速盘旋,她一阵阵剧烈的眩晕,她分不清方向,一头撞到了玻璃墙上……
  
  再之后,很少有人再见到苏一了。但是有人说在某个精神病院见过她,她手中捏着一块玫瑰手帕,逢人就问一个永远没有人愿意回答的问题:“爱情是一场骗局吗?”
推荐内容
  1. 冲动的惩罚
  2. 马未都谈生死
  3. 这个夏天飞蛾的爱情
  4. 幸福就住在那里
  5. 无声嘱托
  6. 第92位顾客
  7. 请把我变成一枚戒指
  8. 你是我的谁
  9. 乘着歌声飞翔的雪人
  10. 玉雕替我“说”爱你
热点内容
  1. 猜火车的吻
  2. 爱情是一场骗局吗?
  3. 我愿意是你的幸福
  4. 一滴雨和一片叶子的爱情
  5. 我用余生换你爱我一辈子
  6. 父爱的极限
  7. 沉迷的爱是可怕的
  8. 父亲的定心丸
  9. 守口如瓶
  10. 亲爱的,给我一个肾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