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salon365 > 青年文摘 > 热读 > 雍正如何敲破朋党板块

雍正如何敲破朋党板块

时间:2018-01-10 作者:未详 点击:
  欧阳修的《朋党论》说“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进一步推论出为君者“当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之真朋”的道理。而在真实的历史中,领导者很难以“同道”或“同利”来对“朋党”进行道德判断,进而做出升降进退的决策,相反,正应抛开简单的道德评判,正视“历代人臣植党,因之遂致乱亡”的客观事实。且看雍正皇帝如何使出“组合拳”,打破朋党板结,消减官场积弊。
  
  古时官员在位日久,阶级便易固化——你升到哪一阶,他爬到哪一级,都安钉子似的,钉固了;非圈外不能进位,非山头不能占位,非派别不能分位。清代顺治而至康熙,几十年的时间,朋党之固化,让一代雄主康熙都头疼:“朕听政四十余年,观尔诸臣保奏,皆各为其党。”不是同学不推荐,不是老乡不提拔,不是亲属不列入后备干部名单,文臣如此,武将又如何?康熙无可如何,徒叹奈何:“(督抚提镇等拣选武弁)皆各为其子弟夤缘保送者多。即部院大臣,亦多为其子弟互相援引。”其他人哪进得来?朋党到了康熙后期,已是堅冰一块,不但在官人推荐与提拔中非朋党不行,就是在监察与弹劾这事上,也是同党相庇,异党与斥。
  
  整顿靠敲锣
  
  雍正整顿吏治,先从朋党着手,“第一涤除科甲袒护之习为要务”。雍正新皇上任,对朋党敲,敲,敲,连敲三大锤,朋党自然不曾敲个稀巴烂——也不能敲得稀巴烂,全敲烂了,官员一点儿团结都没有也不是好事——其坚冰却是敲破了。
  
  雍正第一敲,便是敲锣鼓。首先亮出观点,喊出口号,表明态度,把论立起。雍正元年(1723),他集满汉大臣,大开朝会,发表讲话:“朋党最为恶习,明季各立门户,互相陷害,此风至今未息。……尔诸大臣内不无立党营私者,即宗室中亦或有之。”——成绩貌似没怎么谈,而是直截了当谈问题,不止谈大臣问题,语锋所及,直抵宗室,向自家开刀,其警人,还蛮有效果的吧。
  
  锣鼓不是敲一回。只敲一回,让人以为这是雍正临时起意,一时之想,非深思熟虑之物。雍正是锣鼓常敲,戏常唱,喊出口号来,也是定方向嘛。不过,口号迎面撞上人,又如何?有位叫赵国麟的,其时为某地布政使,雍正对他算有好感,拟起用,却提出一问,叫人专题考核:“赵国麟一片忠诚,人品端方,但不免科甲向来气息,当留心察看。”
  
  雍正对朋党问题敲锣鼓,对搞朋党之臣,常敲脑壳。提拔的时候,多将朋党习气为尺为斗,去量其人朋党之思多长,其人朋党之习多厚,再是一票否决,雍正破局朋党,力度算大吧?也不单是提拔时分,对吏部提出戒除朋党之用人尺度,雍正平时对事又对人,点起那些搞朋党者之大名,把其脑壳敲得梆梆响:“类汝等科甲出身之大员不可胜数,如杨名时、李绂、魏廷珍、郑任钥、汪漋、陈世倌,并旗下举人如张楷之庸流,皆为同年故旧、老师门生之牵扯,争相偏袒姑容……此风不息,将来斯文扫地矣。”开大会的时候,朝天喊,不能搞朋党啊,朋党问题很严重,特别严重啊,必须坚决刹住歪风啊,严格禁止啊,喊得再声嘶力竭,不点到人头,谁心会震动?一个一个点到脑壳上去,不以“某”字代称,而直呼其姓其名,被点名者不止红红脸,出出汗,而是面战战,心兢兢;其他不曾被点名者呢?也是惊出一身冷汗,一心紧缩得打颤颤。
  
  对朋党之弊,要敲锣鼓;对朋党之人,要敲脑壳;对朋党之职,要敲名单。是真反朋党,还是假反;是真反宗派,还是假反;是真反山头,还是假反,最后或落实到用人上来。雍正对科甲之官,不是一味排斥,不过他并不以科甲出身为唯一,考试选人,固然算是公平,不过也有问题:考试才,考出来了;干事才,干得出来么?单凭公选考试,让一些只擅长考试者,居高声不远;却让一些能干活、苦干活者,职低地自偏。
  
  用人靠破格
  
  雍正有两位干才,一是田文镜,一是李卫。田文镜文凭不高,监生出身,最初官阶低,县丞角色,却是干才,甚受雍正器重,“每事秉公洁己,谢绝私交,实为巡抚中第一”。田文镜在官府里属另类,另类之另,便是孤立,与其他官人声气不通,常遭他人背后说坏话:“大将军年羹尧曾奏田文镜居官平常,舅舅隆科多亦曾奏过。此皆轻信浮言,未得其实。”田文镜与其他官人关系甚疏,说明什么?说明其不结朋党,不与他官勾肩搭背,勾勾搭搭。
  
  若说田文镜到底还有科甲影子,那么李卫算是“文盲”了,“凡文移奏章不过目”,他看不懂,又如何签发文件?听人读啊,听到一些语句,马上叫停:这不行,这个得这么表述。果然这么表述,蛮贴切了:“不可于意者,命改,动中肯綮,虽儒者文吏皆心折骇伏,以为天授。”干才不一定是文才,文才不一定是干才,文才可提拔,干才不能提拔?也可以嘛。
  
  雍正起用这两个人,也是起意打破科甲朋党。科举时代,科甲朋党是很厉害的,同年啊,座师啊,师门啊,雍正有意扩大选才范围,既选科才,也选干才,以破朋党之局。就说雍正的两位宠臣吧,也是非朋非党,田文镜与李卫两个是削尖脑壳都调不拢的:“河东总督田文镜柄用时,忌公,暗劾公(指李卫),上不为动。田惧,转来结纳,伺公居太夫人丧,遣人从厚赙吊。公骂曰:‘吾母虽馁,不饮小人一勺水也。’麾使者于大门之外,而投其名纸于溷中。”把田文镜的名片都投到茅厕里去了。
  
  雍正将此二人都列为心腹之臣,固有统御之术,却也有防朋党之道。
推荐内容
  1. 过犹不及
  2. 缓慢的印度
  3. “爷”的变迁
  4. 国人的钱是如何变毛的
  5. 禅让那些事
  6. 你不可能斗过孩子
  7. 硬气的宋朝小民
  8. 人人出名15分钟
  9. 一只狗的两次死亡
  10. 为你疯狂
热点内容
  1. 清朝颓废看御马
  2. 雍正如何敲破朋党板块
  3. 林肯与两个女人
  4. 假如命运不跟你讲理
  5. 做人的格局
  6. 禅让那些事
  7. 这些冷知识,你知道多少
  8. 三国笼罩潜规则
  9. 一袋烂苹果换来的吻
  10. 留美的与留日的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