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成长视窗 > 匆匆那年,回头不见

匆匆那年,回头不见

时间:2018-04-15 作者:未详 点击:
  ①
  
  小妮用袖子擦着鼻涕说她要上学了,她骄傲的口吻像是在嘲笑我还不能上学。小妮是比我大一岁的,不过她这样说的时候明显多了几分神气,只是这份神气让我多少有些不自在。
  
  我是不想输给小妮的,那样的话她肯定会在我面前趾高气昂了,我就是踢再多的毽子,跳再多的绳,她也不可能仰慕我了。
  
  我有些沉不住气了,拽着母亲的衣角使劲地来回晃悠:“娘,我也要上学!”
  
  我生怕一松手,母亲会把我说的话给挡回去。
  
  母亲微笑着,说想去就自己报名吧,她抽不出时间陪我去。母亲从一个黑色的皮包里抓出一把零钱,再一五一十地数到我手里,我就兴奋地攥着那一大把零钱,飞快地朝学校跑去。
  
  学费交上了,我被安排到了临时的教室,神气十足地和小妮坐在一起。教室在一座大南屋里,七八十个孩子沸沸扬扬地挤在里面,像刚下锅的饺子。
  
  在我看来学校要比家好得多,热闹不说,就那个高高挂在树上的大铁铃就够吸引人的,铁铃一响,人一下就从教室里跑出来;铁铃再一响,人一下又都回了教室。关键是那摇铃的人威武,好像这全学校的人都得听他的。
  
  上学后的第三天,哦,也可能是第四天,只记得那是个晴朗的下午,应该是课外活动,那时我一个人对着树上的大铁铃出神。我站在绳子底下,再抬头望望铁铃,越看越觉得那铃神圣,那系铃的绳子一直在我的眼前荡来荡去,我伸开双手,它竟然一下子荡在了我手上。我想象着铃声响后大家听话地奔向教室的样子,我忽然感到一阵兴奋。我不需要太多设想,我只需要抓住绳子,然后使劲一摇,我就可以体会到摇铃的威武了。
  
  我定了定神,顺势抓住绳子,抬起头,看着树上的铃铛,二话不说,就使劲摇了起来。当当当!声音果然不出所料,清脆得很。我这样摇的时候,校园里竟然一下炸了锅,情形也变得混乱起来,实在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井然有序。好多人奔跑着,吆喝着,并把目光一起向我投来。我并不因为那些目光的聚焦而胆怯,我只享受我摇铃的快乐。
  
  摇完铃之后,我依然站在原地,意犹未尽的样子。我还没完全从我摇铃的快乐中脱离出来,一个身穿蓝衣服的老师气势汹汹地向我走来,或许不是气势汹汹,只是他走得比较快而已。
  
  他走近我,大声地质问:“谁让你摇铃的?”
  
  我如实地回答:“我自己!”
  
  他也不多说,一只手提起我,跟提一只小猫似的把我提進了办公室。我像被扔杂物一样一下扔在了墙角,穿蓝衣服的老师狠狠地训斥我:“站好!今天等你家长来领你吧!”
  
  我就这样挨着墙壁站着,一直站到放学。当民办教师的八叔来了,他也在这个办公室,他告诉穿蓝衣服的老师,我是谁家的孩子。再然后,放学了,大家都回家了,我也就回家了。
  
  ②
  
  原本以为我可以名正言顺地坐在教室里上课了,可没过几天,那位收我学费的小胡子老师找到我,说是要把学费退还给我,让我回家,理由是我年龄还不太够。他这么说的时候我一言不发,只用脚尖使劲在地上来回踢着。之后的几天每次到教室,我都找最后面最偏僻的位子坐下,甚至小胡子老师进教室的时候,我还会用衣服把自己盖在桌子低下。
  
  后来,小胡子老师又对我说了几次退学费的事,可他并没有真正把钱退还给我,我也就这么耗着。
  
  这样赖了几天,赖着赖着就正式分班了。分班那天,我们站成长长的几排,由八叔和小胡子老师按顺序分别把学生领走。其实我应该是去小胡子老师班上的,轮到我,八叔果断地对我说:“去大庙!”这样我就分到了八叔班里。
  
  八叔并不是我亲叔,在家庭关系中,应该是刚刚出五服的那种。
  
  其实对于教室,我打心眼里是不怎么喜欢大庙的,传说它有点凶。
  
  大庙,原先是村里的家庙,是用来祭祖用的,因为挨着学校,后来就变成了学校的一部分。
  
  大庙从外观上看还是很气派的,高高翘起的屋檐,宽敞的走廊,水桶般粗的石柱,和别的教室比起来,它还是很气派的。
  
  同桌阿三似乎知道得特别多,他告诉我横梁上那些斑斑点点的痕迹是早年吊人时留下的,说是很早很早以前,谁要是犯了法,就要被打得皮开肉绽,然后再用绳子吊到大庙的屋梁上进行惩罚,然后就有了那些痕迹。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几分恐惧的,可我又对阿三的解释半信半疑,只是我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他说的不对,也只好由他胡说。
  
  那天课间,我站在离教室不远的地方嗤嗤地笑着,还大声叫着小花的名字。忽然,我的双臂被一双手牢牢地卡住了,我扭头,可看不清站在我身后的人是谁。一会儿,那人松开我,他蹲在我身后,不说话,只是笑。我看了看他,不认识,我也不说话,也只是笑。我倒退了几步,转过身,一口气跑进了教室。
  
  据说那个从背后卡我胳膊的人姓高,大家叫他高校长。为何那天高校长要卡我的胳膊和我开玩笑,我不太清楚,或许他也一直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不会在乎什么高校长矮校长的,我只知道下雨天躲在大庙的屋檐下可以自由地玩耍,哪怕是上课的时间,只要老师不在,这快乐就是我们的。我们站在窗子上,望着窗外瓢泼的大雨,然后大喊一声:“我来啦!”扑通!扑通!一个接一个从窗子上跳下来。我们在走廊上转一圈,再跑进教室,然后再从窗子上跳下来。
  
  ③
  
  其实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是不用上夜校的,也就是晚自习,小学三年级以上的可以上。不过上晚自习仿佛更有趣,特别是提着自制的小煤油灯,感觉更有大学生的气派,当然我们上晚自习全是自愿的,去不去皆可。
  
  吃过晚饭,我和小花站在八叔的大门前,想叫着八叔陪我们一起去上晚自习。学校并没有规定我们这个年级的老师必须陪着去,不过,对于八叔来说,这种被加班的感觉也不是多么享受。可对于我们爱学习的热情,他还是非常支持的,所以也就陪我们去了。其实一二年级的院子里,就我们一个教室里有光,看来勤奋的就数我们了。
  
  八叔的文化程度不高,不过,那时能教孩子们认几个字就不错了,至于他小学毕业还是初中毕业,我是不去过问的。
  
  邻班的老师好像水平更高,听说有高中文化,他对一些字的把握好像更准一些。
  
  那一天的语文课上,八叔实在对“匆匆忙忙”中的“匆匆”有些不确定,在他把“勿勿(wuwu)忙忙”的读音教给我们时,我们也都认真地接受了。不过还好,八叔还能和隔壁的语文老师争论,争论到底是匆匆还是勿勿。当然不要说查字典,八叔手中是没字典的。争论的结果最后下来了,确定读“匆匆忙忙”。
  
  三年级上完了,八叔好像要止步了。无论是匆忙还是清闲,他对于自己的教学都感觉有些吃力。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上了一个新台阶了,在此之前,八叔一直是教一年级的,二年级教得都很少,更别说三年级了。
  
  我上四年级了,最终也告别了大庙,告别了陪伴我三年的教室。
  
  都说时光如流水,其实时光远不如流水看上去有形状。时光是抓不住的,它像一团空气,看似存在着,却让你摸不着。一些人,一些事,走着走着就散了。
  
  学校的结构变化着,最早是高中的撤离,然后是初中,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它是以小学的名义存在着。近几年,小学也被合并到其他地方,听说现在只有些幼儿园的孩子在此热闹着。
  
  其实,学校已不见。
  
  还好,我曾经的教室大庙还在,只是作为古迹保存着。
  
  我的大庙,我的教室,那承载了我无数快乐与梦想的地方,最终又变回了老样子。
  
  匆匆那年,许多的东西,回头已不见。
  
  当然,不见的除了学校,还有我的八叔。
推荐内容
  1. 拥戴
  2. 好爱情以快乐为基准
  3. 话说人事
  4. 校漂族洋洋大观
  5. 别说你的青春不容易
  6. 我高中浪漫的最后一小时
  7. 心中没有苦难
  8. 慎始戒一
  9. 怪,是认真的人才有的魅力
  10. 东方朔的求职信
热点内容
  1. 谎言的平衡术
  2. 聪明的“笨蛋”
  3. 愿力人生
  4. 你在干吗
  5. 谢谢你给我的冷酷
  6. 一路高歌,胜过一路徘徊
  7. 将军有剑,不斩蝼蚁
  8. 打游戏,真的能学到人生至理吗
  9. 每段旅行都有一场美丽的相遇
  10. 生之所往,不过良风年年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