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成长视窗 > 和自己抬杠

和自己抬杠

时间:2018-06-14 作者:未详 点击:
  人们指出,庄子不是没有自相矛盾的悖论:他一方面主张不辩不争,一方面又不停地既辩且争;他一方面主张形若槁木,心如死灰,叫做坐忘——坐在那儿就把世界把外物也把自己忘光了,一方面汪洋恣肆、华美俏丽、巧辩雄辞(我几乎要说他是巧言令色了),张扬个性,宣扬自我,滔滔不绝。这样的文字不可能是在槁木死灰的状态下写出来的,而只可能是在兴奋自得、摆平万物,越说越对、高昂激扬,甚至是巅峰状态下讲说与论述的。
  
  他一方面主张鄙名薄利,一方面著书立说,洋洋洒洒,堪称得意忘形,包括得意忘形的原意(非贬义)——得其“意”而忘其“形”,正如我们说的得意忘言、神似而非形似、领会精神而不是拘泥条文一样,是一种高级的精神活动状态,同时也包括贬义,即因得意而有所失态,其实这样说也贬不到哪里去,一个人不论多么伟大,总有得意而手舞足蹈、如醉如痴,乃至略显猖狂之时;一方面大讲齐物,一方面又猛批成心(偏见、定势等),如果物真齐了,齐物与聚讼纷纭之间,逍遥与不逍遥、成心与无成心、偏见与无偏见、虚静与浮躁之间,又有什么不可齐而一之、大而化之的?
  
  就以我们前面讲的庄子的拒绝世俗、超越了再超越来说,许由、藐姑射山仙人、楚狂接舆(李白诗:“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都极端嘲笑修齐治平的理想,否定入世、入仕、立德、立功、立言的理想,但庄子为什么又写《应帝王》一章,讨论他的帝王乌托邦之大道呢?是不是更应该写一章非帝王、无帝王、至少是忘帝王呢?你宣称不相信一切已有的知识结论,那么你自己的这个不相信,能不能被相信呢?叔本华说,读书就是让别人将你的头脑变成他的运动场,鲁迅便说,你听了他的话,就是让叔本华将你的头脑变成了他的运动场。再如我们说任何理论都可能过时,那么“可能过时”这一判断本身何时会过时呢?当这个判断过时以后,是不是“都会过时的判断”应该被某种判断将永恒不变、永不过时、认识终结、真理停止的判断所替代呢?这不是很恐怖吗?
  
  再比如说谎悖论,这是很有名的说法:当一个人宣称自己说的一切都是谎言的时候,“我言皆谎”四字是谎言还是真实的话呢?我读过关于聪明人战胜暴君的故事:一个暴君规定,任何外乡人到他这里都要回答“他来做什么”的提问,如果回答的是实话,他会被烧死,如果回答谎话,他会被淹死。这天来了一个智者,他答说我是来被淹死的,暴君无法处置他。你烧死他,证明他在说谎,你本应淹死他的:你淹死他,证明他说的是实话,你本应烧死他的。这是认识的一个难题,也正是认识、思维、辩论的一个巨大魅力。
  
  再比如,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惠子即惠施,常常在《庄子》一书中被树为对立面,可能事出有因,也可能只是行文的需要,庄子常常虚构各种实有的人物包括仲尼(孔子)、颜回……的并不存在的故事、事迹以及一些其实并不存在的人物。这里的惠子也很善于辞令。他说魏王给了他一粒大葫芦种子,种出来,结了一个大葫芦,容积达到5石。(按,经查网络,先秦至唐,一石等于一斛,折合6000毫升,或谓可容水120斤。)5石,容量是3万毫升。吓死人了。故而惠子说,这样的大瓠,用它来盛水,它的坚韧与承受力根本举不起这么多水(600斤嘛)。把它分成两瓣作瓢,没有什么东西需要用这么大的瓢来装来盛。这样的大葫芦实无用处,我只好把它打碎抛弃掉。惠子就是这样讥刺庄子的大而玄的高论的。庄子怎么办呢?他的回答仍然是一如既往地压惠子一头。
  
  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讲僻}?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以百金。聚族而谋曰:‘我世世为{洴澼},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客得之,以说吴王。越有难,吴王使之将,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讲{洴澼},则所用之异也。”
  
  庄子的答辩仍然是文学性、寓言性的。他说您也太不会用大物件、大道理啦。这就像宋人有用秘方制作的润肤药品,这种药用了,手就不会皴裂,于是那里的人得以世世代代地从事洗衣业,因为他们不怕手因洗衣过度受刺激而皴裂。对于那里的人来说,润肤良药意味着可以世世代代地做洗衣从业人员。有个外来者,听说此事,出价“百金”(100两或100锞黄金吧?)购买这个秘方——知识产权。宋人商量,我们洗衣,年收入不过数金,是个位数字,现在一家伙就得到了三位数字,值!成交吧!此人获得秘方后找到了吴王,吴王让他带领吴军攻打越国,越国多水,打仗就要水战,吴军打胜了,原因之一在于他们没有因为水战而弄皴了手(不裂手就能战胜,是不是也有点小儿科)。此人乃获封赏,裂土封侯。你瞧,秘方在他这里,他就直上青云,被赏封为贵族。而在宋人那里,最多只是用来洗衣服。这就看你会不会大材大用乃至小材大用啦。
  
  这一段绝妙的文字与故事,前半段关于护肤药品的小用{洴澼}——洗衣与如何大用——成为战地后勤预防类药物、变成军用物资,写得有论辩力,但是太实在了,反而不可信。裂地封侯与继续浣洗的对比,用庄学观点看相当庸俗,这干脆是企业管理商业盈利的计较。其实按照庄学观点,应该嘲骂那位将护肤剂卖于军事用途的人,应该写他的不得善终;同时应该歌颂的是那些安于漂洗的安时顺命的劳动人民。他们完全符合栖只求一枝,饮只求一腹的大道。时至今日,从审美与环保即守护大地的观点看,用于洗衣也比用于作战好得多。
推荐内容
  1. 努力和拼尽全力之间差了什么
  2. 高学历的野蛮人
  3. 谢娜:给男人一点儿时间成长
  4. 从王菲到窦靖童,从年少到而今
  5. 平淡之人为上材
  6. 老却成佛
  7. “晨间仪式”决定你的未来
  8. 如何挠职场一年之痒
  9. 没有一粒种子会拒绝成长
  10. 心灵的容貌
热点内容
  1. 希望的灯盏
  2. 三杯上马去
  3. 你得到的,就是你发现的
  4. 你在干吗
  5. 谢谢你给我的冷酷
  6. 将军有剑,不斩蝼蚁
  7. 半张钞票成就的总统
  8. 打游戏,真的能学到人生至理吗
  9. 生之所往,不过良风年年
  10. 每段旅行都有一场美丽的相遇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