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非常故事 > 流泪的手机

流泪的手机

时间:2018-02-05 作者:未详 点击:
  男孩意外发现,母亲每天晚上临睡前都要在她的房间里打手机。给谁打呢?父亲离开已经整整五年了,平时母亲很少出门,亲戚朋友就那么几个,她在和谁联系呢?声音低低的,哑哑的,说几句,顿一下,听对方在说了点什么,接着再说,喋喋不休,啰里啰嗦。
  
  莫不是母亲……男孩不愿多想。
  
  母亲依然打着她的手机,每天一次,从不间断。一种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男孩想弄个水落石出。这天,趁母亲不在,男孩迅速在枕头下翻出了母亲的手机,他想手机上一定有拨出去的号码。正要打开屏幕,母亲出现在房门口,问他在找什么。男孩吓了一跳,慌忙把手机放回原来的地方。
  
  一团迷雾把男孩裹得严严实实。
  
  男孩和母亲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晚上,男孩把耳朵贴在墙上,想听听母亲的声音,但一点也听不见。日子就像沙河里的流水,向前走着,男孩心中的谜团也渐渐地飘远了。
  
  父亲不在了,母亲执意要把他的房间留下,和往常一样,每天清扫一遍,墙上的日历每天扯一张,仿佛父亲还在家里,永远和他们生活在一起。那是个飞雪的冬夜,男孩从父亲的房间门口走过,听见窗户在砰砰作响,男孩想进去把窗关上。推开房门,隐约听见一阵手机的嘟嘟声,游丝一般,若有若无。他站住了,屏息凝神地捕捉着声音的出处,终于他听见了,声音是从父亲写字台第三个抽屉里发出来的。
  
  男孩迅速拉开抽屉,拿出手机,手机上的屏幕跳动着蓝晶晶的光,天哪,号码竟然是母亲的!是母亲从隔壁屋里打过来的。也就是说,五年了,父亲的手机一直没有注销,母亲依然像父亲在世时一样,只要他离开了家,无论在哪里,每到这个时候,母亲都要给他打电话。他们在手机里彼此安慰着,传递着深深的爱意。
  
  父亲是这座城市的市委书记,一次出差到外地调研,突发心脏病离开了人世。失去了父亲,家里就像失去了一轮太阳,没有太阳的天空是灰暗的。男孩发现母亲渐渐消瘦,大大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一种苦涩的潮水浸透了男孩的心。他怎么也没想到,母亲竟以这种方式保持着和父亲的联系。男孩的心像被刀绞一样难受,他多么想牵着母亲的手,带着她走出痛苦的阴影。
  
  手机还在嘟嘟地响,男孩下意识地把机键一按,母亲的声音顿时在他耳边响起:“……下雪了,你得多穿点,北方冷吧?……啊,孩子?孩子很好呀……就是想你,老是念叨你……”
  
  男孩感到母亲的眼泪传到了父亲的手机上,湿漉漉的。他感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在眼眶里聚集,慢慢蹲倒在地,哽咽着对着手机说:“是的,我还好,还好……”声音跟父亲的声音差不多,粗粗的。隔壁的母亲愣住了,一动也不动地定在那里,恍惚,她觉得是孩子的父亲在另一个世界跟她说话。
  
  男孩终于忍不住,猛地站起,冲着手机说:“妈妈,是我,是我呀!”
  
  男孩站在母亲面前。母亲怔怔地望着和父亲差不多高的儿子,一切明白了。沉默了一会,她想问问孩子,明天是不是要把你父亲的手机停掉。儿子似乎看出了母亲在想什么,对母亲说,留着吧,就让父亲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摘自《马鞍山日报》)
  
  亲爱的土地
  
  安晓斯
  
  麻根叔躺在床上睡不着,一会儿开灯,一会儿关灯。
  
  麻根婶就烦了。整夜整夜不睡,哗哗啦啦地不知道在写啥,费多少电。就嚷。麻根叔只安静了那么一小会儿,又是一会儿开灯,一会儿关灯。
  
  麻根婶就不说话了。自从与儿子们分了地种,麻根叔的体力活儿是轻松多了,可心事却重了不少。
  
  三年前,两个儿子都劝麻根叔把自家的四亩责任田,流转给沁水湾的老金专业合作社种植。麻根叔说,为啥?为啥?我种了一辈子的地我自己会种。你们不愿种你们就流转吧。两个儿子无奈,就和麻根叔分了地。
  
  麻根叔早知道两个儿子不愿种地。大儿子经营着几辆大货车,生意做得还不错。二儿子开着个超市,种地的事从来都没问过。这些年,家里这几亩地都是麻根叔在种,只是农忙季节,两个儿子才过来搭把手。
  
  可分了地,麻根叔就没了活儿干。这让麻根叔很生气。因为该浇地了,麻根叔就去地里。一看,浇过了。找到流转儿子土地的老金。老金笑笑,晚上浇地,看不清,水都流到您老的地了,我还上了复合肥哩。算了,就不收老叔您的水钱化肥钱了。把麻根叔也说笑了。收我钱,你还得赔我钱呢,谁叫你浇我的地了?谁叫你给我的地里施化肥了?
  
  今年的小麦长势不错,该是个丰收年景。麻根叔早早地就让麻根婶准备好袋子,省得收新麦子时慌张。过了几天,麻根叔和麻根婶到了自家地块,傻眼了。黄黄的小麦没了,只看到了麦茬和麦秸。心里就想,老金你敢把我的麦子也收了,算你小子有种。这次不会和你罢休。老两口回到家,发现门前放着一堆新麻袋。摸摸,全是小麦。算算,自家的一亩地也不应该收这么多啊。找到老金。老金正在合作社办公室里喝茶。麻根叔说明来意,老金说算了,合作社收的麦子多,不在乎您老的那点儿小麦。倒是弄得麻根叔不好意思了。
  
  秋季种玉米,麻根叔更上心了,三天两头地去自家的地里查看出芽状况。却又是“被”夜里浇了水,施了肥。老金说,麻根叔您看啊,我浇水时水乱流,挡不住啊。化肥您老也别上了,我浇水时都按科学施肥方法上够了。您老这一亩地,我让科研人员检测了,土壤里缺的元素都补上了,今年的收成会更好。您就放心吧,少不了您老的粮食。
  
  抽完了一袋旱烟,麻根叔笑笑说,老金你小子不要给我耍心眼儿,我这一亩地说啥也不会流转给你。老金喝了口茶,递给麻根叔一支中华烟。您老尝尝这中华烟,看看比您的旱烟强不强?说不吸不吸,麻根叔还是接了烟。心想老金这小子真是发了啊,办个合作社就整天喝茶吸中华,还开着小轿车。
  
  老金给麻根叔续了茶水,又递给麻根叔一支中华烟。商量个事呗,麻根叔。您老过去当过村里的会计,就来我这里干呗。我这里正缺个会精打细算的能人呵。说得麻根叔心里痒痒的。停了一会儿,麻根叔就笑笑说,那你小子就顺道把我的地弄走了不成?没了地我以后种啥……
  
  折腾来折腾去,麻根叔就是睡不着。后半夜,麻根叔就悄悄穿衣起床,轻手轻脚地锁好门,向村外走去。他是要去自家的那块地里再看看。天明就要和老金正式签订流转土地合同了,他想再去看看自己种了多年的那块地。
  
  黑漆漆的田野,到处弥漫着庄稼的清香。
  
  麻根叔坐在田头,一袋袋地抽着旱烟。深秋的玉米叶子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好像是在和麻根叔滔滔不绝地说着话。麻根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从里面抽出一沓稿纸,用打火机点燃了,一张张地烧起来。麻根叔一边烧一边自言自语,不是我不愿侍候啊,实在是我种不成了啊。我的心思都写在上面了,都是心里的大实话啊……
  
  天快亮时,麻根叔才回到了家。就见麻根婶戴着老花镜在看一沓稿纸,边看边笑。老太婆,你偷看我写的东西了。那是草稿,写得有点儿乱。
  
  麻根婶笑着说,想不到你老了还会写“情书”啊。你看看——亲爱的土地,我想你……
推荐内容
  1. 因为个性所以美丽
  2. 那只陪我长大的雕
  3. 猫神
  4. 上帝的游戏
  5. 盲点
  6. 水泡花蔓
  7. 喜欢一个人,请相信时间
  8. 我和大卫私厨的那点小事
  9. 一年好景秋须记
  10. 黑羊
热点内容
  1. 请你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2. 流泪的手机
  3. 一美元的约定
  4. 碗底的鱼肉
  5. 没有女神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
  6. 汤姆和杰瑞彼此相爱吗
  7. 最好的顾客
  8. 租房差点租成儿媳妇
  9. 浅爱
  10. 狼人报恩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