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非常故事 > 老妇人和她的猫

老妇人和她的猫

时间:2018-04-12 作者:未详 点击:
  她叫黑,生于20世纪初。自从丈夫在二战后的一个严冬死于肺炎,她就一直独居。
  
  她有四个子女,其中一个女儿每年给她寄圣诞卡片。除此之外,对他们来说,她是不存在的。他们都是体面人,有家,有车,有好工作;而她,不体面。她做买卖旧衣服的生意,自得其乐,推着那架塞满了衣物的旧婴儿车,在路上推来推去。
  
  一天,她看见一只迷路小猫在污秽的角落里打颤发抖,就带它回家。公屋是不准饲养宠物的,但执行并不严格。
  
  猫来了后,黑的社交生活变得频繁。这家伙经常数夜不归,她得逐家敲门寻找。而猫有时又会被人踢打得跛了脚回来,或与同类打架,满身是血。不久,猫就变成了伤痕累累的斗士:撕破了一只耳朵,面目不全,满身虱子。它一身彩纹,黄色小眼,比起那些名門之猫自是望尘莫及,但它非常独立。吃腻了猫罐头、面包或盒装肉汁时,它便自己去抓鸽子。
  
  大楼里到处都是猫,还有一两只狗。它们在灰色水泥走廊上追逐打架,有时留下大小便。有人向市政当局投诉,决定执行宠物管制条例,将猫处死。她又患上了重感冒,没法出门赚钱,也没法去领老人津贴,结果欠了债,还欠了租金。
  
  一天晚上,她求一位有车的邻居帮忙,把电视机、猫、几捆衣服、婴儿车等行李载到贫民区的一间屋子前,因为她住的那个街区要拆除重建。就这样,她离开住了半辈子的地方。她害怕被追讨欠租和那部偷来的电视机,因此不敢去找“他们”领取津贴,也不敢登记身份。屋里还住了几个老太太,以及一个有五个小孩的家庭。
  
  在那里,黑和猫度过了五年快乐时光。黑并不孤寂,又开始做生意,并与顶楼上一个同样被子女抛弃的寡妇建立了友谊。至于同屋那五个小孩,黑骂他们吵,嫌他们乱,却偷偷塞钱和糖果给他们,又对他们母亲说:“为子女做牛做马,太蠢了,他们是不会感激的。”
  
  黑70岁生日,他们收到通知,他们现在住的这个贫民区也要重建了,留给他们四周时间另觅新居。在住屋短缺的伦敦,流浪汉通常都得各奔东西,自求多福。但由于选举临近,他们的命运于是受到了特别关注,官员们安排黑和其他四位老太太搬到荒郊一个养老院去。这些老太太都过惯了热闹的伦敦生活,现在别无选择,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们深知在所谓的养老院里,都把老人当成不听话不懂事的小孩看待。
  
  去养老院不许带猫。政府派车来接她们,黑已经走了。“哎呀,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其他老太太们向司机撒谎,“昨晚还在,不过她说过要去曼彻斯特找女儿。”
  
  黑知道,房子搬空后,通常要等数月甚至数年才会真正开始重建。她机警地躲开了警察的巡查,继续在那里住下去。
  
  圣诞节后,天气转冷,黑哮喘病复发,白天大部分时间都裹在层层毛毯、衣服中打盹儿。一只黑鸟从破窗子飞进来,想飞出去却撞死了。黑拔了毛,拆了点地板当柴火,在煎锅上煎了吃,煤气当然是早就断了。屋外一片烂泥混雪,她躲回窝中,心想寒流将过,马上就可以出去做营生。猫有时也钻进来,她紧紧抱住它取暖。
  
  一月,严寒刚开始,她正想出去,却看见屋外来了一部小货车:拆房的人来了。黑只好带着猫和婴儿车离开。
  
  两英里之外,汉普斯特区,住了许多体面人。他们的屋子、花园之中,有三间无人居住的房子。几年前,黑乘公共汽车途中看到过。房子半倒半塌,一块玻璃也没有,屋顶掀光了,连流浪汉都不太光顾。
  
  黑从摇摇欲坠的楼梯拉上了婴儿车,小心翼翼踏着三楼易碎的地板巡视一番。地板上有个大洞,直通地面。第二天,她卖了那双爱德华式靴子,买了面包和一些腌肉,在那块残垣败瓦上,她堆了几块木板,起火烤面包和腌肉。猫抓了一只鸽子回来,她也拿来烤。但她怕火苗太高引起大火,也怕烟火上冒,引来警察注意,于是浇熄了火。鸽子血淋淋的,不好吃,她心绪烦乱,心想那可能是冬日方长、春天遥遥无期的缘故。事实上,她病了。雪花从毫无阻挡的窗口飕飕飘入,黑选了个角落安置自己。她在瓦砾中找到一块塑胶布铺在地板上,垫上毯子,再堆上一大堆衣服。她钻了进去,身边放了一块面包。
  
  黑时而打盹,时而咬一小口面包,望着雪片轻轻飘飞。猫蹲坐在她身旁,看着那张探出衣堆外的铁青色老迈脸孔,伸出爪子轻轻触抚。它咪咪叫了两声,坐立不安,跳出屋外,冲入结霜的清晨大地,带回一只鸽子。她不想出去,也实在没有力气去烤鸽子。她伸出一只冰冷的手,轻拍着猫。
  
  “你吃吧,我不饿,谢了。”她说。猫并不想吃,回来前它已吃了一只。
  
  第二天凌晨,黑听到楼下有脚步声和说话声。她跳出衣堆,弓身躲在一堆剥落的灰泥和柱子后。透过地板上的大洞,她看到一个穿着厚大衣、围着围巾、戴着皮手套的男人拿着一支强光手电筒,照着地板上一堆薄薄的衣物———那是个躺着的人。废墟堆上还住着其他人,她竟然不知。那人有没有听到她在和猫讲话?手持手电筒的男人叫着同伴,把那尸体抬走了。原来,凌晨2点到5点间,伦敦市有一队队工作人员巡视各区空置的老房子,收集尸体,免得白天收拾有碍观瞻。
  
  黑十分紧张,坐了一夜,直到灰蒙蒙、冷清清的晨光照过来。她知道,自己真的病情危重。她全身剧烈颤抖,抖得自己四分五裂。猫坐在膝上,给她添点暖意。她知道除非让“他们”发现送院治疗,否则自己熬不到春天。但送院之后,一定会被送到养老院。那猫怎么办?她的手指轻揉老猫的瘌痢头,说道:“他们抓不到你的,我会照顾你。”
  
  中午时分,太阳从油腻腻、灰溜溜的云层中渗出了一点黄光。她摇摆着爬下腐朽的楼梯,上街去了。大家看见一个身形高大憔悴的老妇人,苍白的脸上一片火红,干瘪的双唇铁青,推着婴儿车,车上的破鞋烂衫纠结一团。她一路喃喃自语:“好心的人,送给我你那漂亮的旧衣服吧,给可怜的黑一点东西吧,我好饿。”一个女人给了她一把铜板,她买了个面包,夹了番茄和生菜,又向路边摊子讨了杯茶。她又觉得自己或许可以熬过冬天。
  
  回到废墟,她整晚搂着猫,拥在发寒的胸前。他们没有真正入睡,只是打打盹,睡睡醒醒。黑这时已不再理会自己的病,严冬、酷寒从她脑中消失了,她想的是春天已近。前一天,她脑子还算清醒,现在则一片混沌。她高声说笑,还在地板上攀爬,在烂布堆中翻找一张圣诞卡片,她的乖女儿四年前寄给她的。她厉声指责四个子女:“我从来没亏待你们,”她对着隐形的证人———邻居、社工、医生大声叫嚷道,“从没让你们缺吃缺穿,从来没有!你们小时候,吃的穿的都是最好的!不信,去问他们,问啊!”
  
  她焦躁不安,又叫又吵,猫从她身边跳开,弓着身注视着她。第二天傍晚,猫看到黑身上裹着毯子,坐在一个角落里,头垂在胸前。老鼠沿着墙壁、木条爬上来,老猫冲下楼去。一两周后,天气转暖,找寻尸体的工作人员闻到了臭味,才找到了她。
  
  至于那只猫,它来到一个古老的教堂墓地,加入了流浪猫的行列。市府官员来捕猫时,有些猫逃开了,但老妇人的猫被捉住了。其实它根本就没逃,任由人抱走。它驯服,喜欢亲近人,要不是这么老的话,或许可以找到新家,但它实在太老了,又一身恶臭,体无完肤。因此他们给了它一针,“让它安息吧”。
推荐内容
  1. 我可以等待
  2. 不要忘记顾小卡
  3. 有一个姑娘叫阿罗
  4.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5. 伤心的时候可以抱着谁
  6. 永恒的母亲
  7. 山顶的风
  8. 一封不起眼的邮件
  9. 姥爷的大狸猫
  10. 一秒钟的浪漫
热点内容
  1. 温柔了整个时光
  2. 有种暗恋叫作好哥们儿
  3. 再见,我的57号不回来
  4. 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
  5. 土豆姑娘和海带先生
  6. 我们的故事,无关爱情,却与爱有关
  7. 吃货女友的套路
  8. 别了,语文课!
  9. 五万元欠款的秘密
  10. 有种暗恋叫作好哥们儿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