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浮世绘 > 鸡是怎么变呆的

鸡是怎么变呆的

时间:2018-09-12 作者:未详 点击:
  我在农贸市场看到的鸡,个个呆头呆脑,羽毛凌乱且无光泽。头耷拉在一边,眼睛也似乎懒得睁开,像被发配的囚犯,只等着命运的发落,全没有抗争的锐气和斗志,苟且得像死一样活着。后来在村头也见过几只,傻乎乎地站着,人走到跟前才慢慢走开。灰眉土眼,愣头愣脑,跟村子里弱智的二傻子没什么两样。在养鸡场看到的鸡就更不用说了:被隔在只能容身的狭小空间里,冠子发紫,脖子细长,叫声粗糙简单,一点也不懂音乐,全是饥饿的模样,估计蛋是怎么下出去的自己都不知道。忽然想到“呆若木鸡”的成语,不过现在应该改为“木若呆鸡”。鸡一个个都变呆了、变傻了,聪明的鸡、机灵的鸡再也没有了。所有的鸡都变成一边进食、一边屙蛋的机器。
  
  曾几何时我还以为,鸡是落难的凤凰。小时候在乡下,家家户户都养着一群鸡。说是养,其实只是提供一个供鸡睡觉的架子和下蛋的窝。那时人都吃不饱,哪有鸡吃的?但为了叫回出外觅食的鸡,少不了也要添一把玉米或者谷子。于是在傍晚时分,只要那个盛玉米的碗一摇响,鸡们便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飞跑的速度不亚于刘翔。有的腾空而来,像一架直升机;有的敢于跳起来,打翻手中的碗。一把少得可怜的食物往地上一撒,鸡们便四散哄抢,像把一把糖撒进了孩子堆,热闹的场面不亚于纽约的股票市场。机灵的能抢到两颗三颗,还没来得及咽下,地上就空空如也,这才脖子一伸一缩,满意地扇起翅膀;动作慢的,非但抢不到一粒食物,还会被厉害的鸡啄掉羽毛。那时,我只是愤愤,没等找到棒子,“泼鸡”早就逃之夭夭。
  
  早上,喝过一瓢水后,鸡们都纷纷外出觅食。村头上、垴畔上、门前的地里,到处都散落着安静寻找食物的鸡。有要下蛋的鸡,就会急匆匆回来,跳进巢中,整理一番草,团一阵儿窝,卧一小会儿,然后站起身子,努很大的劲,蹲半天,才会把蛋下出来。那认真劲儿、艰难劲儿、亲热劲儿,酷像一个产妇。待下完蛋后,从巢中跳下,必是在院子里转来转去,朗声大叫。也是,光明正大的作品,为什么不叫?那叫声,像报喜、像庆功、像通知,含着自豪、含着喜悦。有时,因此会得到几颗奖励的玉米,便立即住了声,独自飞快地领赏。吃完后满足地拍着翅膀躺在阴凉地闭上眼睛小憩。那个刚生的蛋,还染着一小团血迹,握在手里,还有体温。这一天的日子,便有了香。
  
  有时,一只狐狸会偷偷溜进村口。许是它身上的臭气走得更快,被一只鸡闻见,便立即大叫。这一叫,像拉了警报似的,全村的鸡顷刻全部放开嗓子高叫。那只狐狸便像陷入垓下四面楚歌的项羽,只能干咽两下口水,悻悻离去。
  
  凌晨,母鸡们还在酣睡,公鸡们就引颈而啼。那叫声,发自肺腑,起承转合,深情咏叹,婉转悠扬,是山村最美的歌。相比之下,现在的许多歌星真的不如一只鸡。我仔细听过,村子里有一只公鸡是领唱的,每天总是它发出第一声,随后和声四起,形成合唱。于是黎明出壳,太阳降临,新的一天开始。
  
  那时,我们村有一只有名的“铁公鸡”,一身漂亮华丽的羽毛,长得雄赳赳、气昂昂。只要陌生人到它家,这只鸡就会迅速从院子里冲过来,毫不客气地叨人,直到把来人赶走。我就曾领教过它的厉害,落得抱头逃窜、落荒而逃。我家也有一只鸡,聪明了得,会趁人不注意时掀起门帘钻进窑内,洗劫一切可口的东西。当然,最霸气的还要数带小鸡的鸡婆。它骄傲地领着一群毛茸茸的孩子外出觅食,一有发现,咯咯鸣叫,小鸡们便大呼小叫地围过去。有一只不识趣的狗还没凑近,就被鸡婆的威势吓住:只见鸡婆把小鸡护在一边,自己打开翅膀,像一只威猛的鹰,一副欲扑之势;脖子上的毛根根竖起,整个身体仿佛比平时大了一倍;嘴里不断发出尖利的叫声,仿佛在骂:“还不快滚,等着找死吗?”狗便被吓到,夹着尾巴碎步跑开,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回头望一下,一副沮丧的样子。最可怜的是那只花猫,本来可能是觉得小鸡像毛线团一样可以逗着玩的,谁料被鸡婆三下五除二啄到鼻子,心惊肉跳地逃到电线杆上。知道鸡婆的厉害,便没人敢惹,小鸡们跟在屁股后,一路啄食去了……
  
  想一想,那时的鸡虽然贫穷,吃不到好东西,但羽毛却光洁,步态也从容;虽然梦想不远,只能飞过矮墙,但在村内自由自在生活,安居乐业、自足自得,丝毫没有猥琐相。哪像现在的鸡!
  
  但鸡是怎么变呆的?究竟是谁害了鸡?
  
  被吓呆了。想想,人总是杀鸡给猴看,但鸡自己怎么不看在眼里?看着一只只鸡被杀鸡取卵,鸡怎么不会想,自己不过是人的一个玩物。就是下再多的蛋也没用,想杀就杀,没有半点犹豫和怜悯。杀头有时倒也罢了,还要示众于猴,还要剖腹取卵,一点尊严也没有。鸡怎能不痛苦、郁闷?悲惨啊,伤心啊,于是就患了痴呆症。
  
  被气呆了。为人类生产高级营养品,本是阳光下崇高且美丽的事业,但人却没良心地总说鸡的坏话:什么落汤鸡、鸡鸣狗盗、鸡犬不宁、鸡零狗碎、呆若木鸡、鸡飞蛋打诸如此类。这些倒也罢了,最不能忍受的是,把干那种职业的人叫“鸡”。你说鸡招惹谁了,她们干那种事,与鸡何干?这纯属诬陷诋毁、嫁祸于人。蒙此千古骂名,鸡能不气极而呆?
  
  被困呆了。现在的鸡,多半都圈于那点方寸之地,比监狱好不到哪里。一个格子安一只鸡,连身体都转不过来;成百上千只鸡挤在一起,吃着粗茶淡饭,喝着冷冰的脏水,呼吸不上新鲜空气,睡不上好觉,能不烦躁?能不得失眠症?能不一日枯瘦一日?这样,搁给谁能下出好蛋?鸡蛋像鸡饲料的味道就不足为怪了。进食、屙蛋,进食、屙蛋,周而复始,被困而呆。
  
  但我总想,呆头呆脑的鸡指不定在想着什么呢!不是已经有人得禽流感了吗?这难道不是提醒和警告?而这一切,恐怕才刚刚开始。
  
  更重要的,被圈在办公室、拴在电脑前的现代人,呆了的鸡难道不会是人的命运么?
  
  到底哪一个是我的脑袋?
  
  这么多年来,我发现我并不了解我,甚至越来越不了解。
  
  比如有时我会去唱卡拉OK。在灯光幽暗且散发着烟味和臭气的房间里,对着花花绿绿的电视画面,啃着一个黑萝卜一样的家伙,青筋暴跳地鬼哭狼嚎,像一个神经不太正常的人。唱完歌走到户外我就想:妈的,这是我吗?但隔一段时间,就又不知被谁指使着去了。每次从练歌房回到家,总闻到身上散发着一种呛人的异味,头发上、手指上都是这种气味,要赶快洗个澡,要把衣服在阳台上晾好长一段时间。
  
  还比如有时我会混上三五个人去喝酒。其实,我知道,我的这点“武功”早就废了,但到了酒摊上就管不住自己。那会儿脑子好像不是我的,或者脑子长在了嘴上。脑子说,不要喝了!嘴说,喝吧,酒嘛,水嘛。就又喝。到最后,脑子说,别再喝了,再喝你小子就要完蛋了!嘴就说,喝,人生难得几回醉,就是毒药也要喝!最后都按照嘴说的做了,一直要喝到感觉头不在脖子上、身子要飘起来为止。有一次喝完酒,我竟然在大街上毫不避讳地撒尿,嘴里还骂着:狗日的城市,老子尿你!且觉得凉风习习、快意无比。我曾看见喝醉的人睡在大街上打呼噜,让我不解的是,不论喝多少酒,像是还能闻到一种特殊的气味,每次都能找到回家的路:五层楼,都不知是怎么飘上去的,嘴里还哼着小曲或打着口哨。回到家,一个跟头栽倒在床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半夜起来,口干舌燥,只想喝水,头像爆裂一样,身子却不愿动弹一下。就又睡。直到第二天醒来,晕晕沉沉起来,狂饮一杯凉水,好像才把命救了过来。想起昨天的事,心想着把人丢大了,但始终想不通怎么会喝多。和我喝过酒的人说,我喝了酒跟平时判若两人,平时装得人模人样、像正人君子似的。听了这话我很恐惧:喝了酒的我还是我吗?哪一个我是真正的我?是不是我喝了酒就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如果再遇战争年代,敌人给我灌一通酒,我会不会把什么都出卖?会不会喝一顿酒就成了汉奸?
  
  还有,我发现我在老远看见领导时,嘴就笑眯眯地咧开了,还离领导几丈远就开始热情地打招呼。有时领导可能正想着问题,鼻子哼了一声就过去了;有时干脆看也不看一眼就过去了。我咧开的嘴就僵住了,笑得一定比哭还难看。那时我就想掴自己一巴掌,但下次再看见领导,嘴就又情不自禁地咧开了……
  
  最让我想不通的是有一次在西安,我挡住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你就随意走,把我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就行。司机说,我不知道哪里你陌生?我说,我本身就是外乡人,哪里都陌生,你只要走出这座城,远远地。司机自然乐意。这样,我就坐上车,任由他把我送向哪里。一路上,我闭着眼睛,不听,也不看,像一个植物人一样躺在座位上。但我没有睡着,我醒着,我很成功地将脑袋的某个开关关闭了……大概两个小时后,司机一定觉得遇上了怪物,也可能觉得万一我没钱就算揍我一顿也划不来时停了车。我睁开眼睛一看,是一个我当然没来过的小镇,人不多,车更不多。我的面前刚好是一个小饭馆,我进去问主人要了一把凳子。主人问我吃什么,我说什么也不吃。他又说,不吃饭来这里干什么?我说,没事,我坐一下,付你一碗面钱。这样,我就在饭馆门前坐下来,什么也没想,晒了一下午太阳。然后,在天快擦黑时赶了回去。
  
  过后,我对这件事感到非常蹊跷: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古怪的行为?是不是我把什么丢在了小镇?究竟是谁在指挥着以我命名的这具身体?如果是我的脑袋,为什么明明觉得有时身体并不听脑袋的使唤?如果有时不是脑袋指挥,又是谁在指挥?如果在脑袋之外还有什么在指挥我,干出的事情应该由谁负责?好事倒罢了,坏事又凭什么记到我的名下?我到底该听谁的?还有,有时我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好像一个运行程序关闭了,但我的身体还在活动,这还是“那个人”在指挥吗?那么,到底哪一个是我的真正的脑袋?
  
  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说的就是这回事吗?
  
  想一想灵魂的事情
  
  我看过一个资料,说人死后重量就会减少21克。根据物质不灭定律,这部分重量就应该属于灵魂了。
  
  这几乎可以看作笑谈。
  
  达尔文进化论认为,人的形成是由单细胞生物漫长的演进过程。人是由物质元素构成,肌体衰老死亡,生命也就不复存在。但这只能证明人的肉身的形成,并不能说明灵魂的虚无。
  
  唯物主义认为:世界是物质的,精神是第二性的;物质如果皮之不存,精神毛将焉附?这个观点至少在中国被许多人接受。但我相信仍有很多人并不满意这个答案:虽然人的意识活动有赖于人的大脑,但大脑本身并不是意识。而且物质的大脑何以能产生非物质的意识?喜、怒、哀、乐,爱、憎、尊重、信任是大脑奏出的音符,但是谁弹奏的呢?大脑只是一架乐器!
  
  我们常会听到或者说到:“我对自己的表现不满”,那么,这个“我”何以能够跳出自己而进行审视呢?这个“我”又是谁?显然不是肉体的“我”。
  
  一个因病或因交通事故而截肢的人,他还会说“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你回首往事时,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可见,那个“我”并没有因为截肢而失去或缺少,还完整地存在。其实细胞每分每秒都在更新,就肉身而言,科学表明七年就完全更新一次。可是“我”还是“我”,并没有因为构件的更新而变成另外一个人。可见,肉体里住着一样东西——灵魂!
  
  然而,我并不满足这样一个答案,因为如果每个躯体里住着一个灵魂,那么,它应该传递上帝的旨意,它应承载着向真、向善、向美、向上的爱愿。可是,我们总会听到“那个人的灵魂很肮脏”的说法。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我更愿相信那是“精神”,是欲望的化身,是撒旦,是灵魂博弈的对象,只有博弈的胜者才是上帝的选民。
  
  是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灵魂”,有的人的确就是“行尸走肉”——一具装满物欲的空壳。
  
  但我仍然感到疑惑:上帝应该爱每一个人才对。《圣经》上有个故事说:有一次,几个经学教师和法赛力人向耶稣带来一个行淫的女人请求处置。但耶稣说,你们中谁没犯过罪,谁就打他。最后,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这就是说,每个人都是有罪的,每个人的躯体里都住着撒旦和圣灵,就看是谁打败谁?只有追随上帝的人,才能驱走身体里的魔鬼并成为圣子。
  
  莎士比亚对人类饱含激情地赞美道:“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优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然而,如果没有灵魂,人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死了也只会腐烂成泥土,价值实在比不上一个有皮毛的动物。
推荐内容
  1. 一方有难,八方点赞
  2. 结婚不易
  3. 他这一生
  4. 悟空好哭
  5. 那些令人不可思议的必修课
  6. 公车上的囧事
  7. 某有钱的老兄等6则
  8. 常用工具
  9. 武夫的气度
  10. 2015第一热词,Duang是如何Duang红的
热点内容
  1. 小时候干过的很傻很智障的事,哈哈哈哈
  2. 无敌上上签,段子铺
  3. 我的盖世英雄,是一只狗
  4. 因为真的喜欢你
  5. 富人和穷人的经典差异
  6. 如果人生有撤回键,你最想撤回什么
  7. 名人微搏搞笑段子
  8. 一杯清茶,闲聊人生
  9. 经典语录解读
  10. 鸡是怎么变呆的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