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精英谭 > 毕元庆:我在南极开铲车

毕元庆:我在南极开铲车

时间:2019-11-26 作者:未详 点击:
  “没白活一回。”
  
  31岁的铲车司机毕元庆或许没有想到自己这辈子能去南极,也没有想到因为拍了一些在南极工作的视频,自己能以主人公的身份登上电视屏幕。
  
  在江苏卫视《新闻眼》节目报道中,主持人说,“他在南极开铲车,他的邻居是企鹅,海豹,13级的暴风雪……”
  
  电视画面中呈现的正是毕元庆在南极工作的场景。这其中有南极美轮美奂的风光、企鹅、海豹,也有轮船在恶劣的暴风雪中飘动。
  
  在转发自己上电视的画面时,毕元庆写下了开头那句转发语。
  
  最恶劣的条件,
  
  最先进的技术
  
  2012年2月25日凌晨,巴西位于南极的费拉兹科学考察站发生火灾,70%被毁。之后,巴西向全球展开了招投标,拟重建费拉兹科考站。最终,在2015年5月,中国电子进出口总公司成功中标,这是全球首个南极商业项目,也是中国企业首次承建国外科考站。
  
  去南极之前,毕元庆的日常职业其实是一名市内运货司机。因为曾经开过铲车,在2017年,他应聘成为了中国电子进出口总公司的一名外聘铲车司机,跟200多名工友一起,踏上了去南极的道路。200多名工友中,有铲车司机,也有强弱电、木匠等各个工种。
  
  在南极,毕元庆参与了最恶劣条件下的施工,也见识了全世界最先进的施工技术和国际合作。
  
  69岁的“雪龙号”船长魏文良是这一项目的项目顾问。他曾经十几次带队远征南极、进行远海和大洋考察,是最有名的极地专家。2008年他被授予中国航海终身贡献奖。他说,“在国内盖一个10万平方米的大楼,难度不及在南极建一个几千平方米的科考站。”
  
  巴西费拉兹站所在乔治王岛位于南纬62度,接近西风带,一年中平均6级以上的大风天达百分之六七十,13级大风都不罕见。在10到11月份的登岛季,积雪能达到两三米左右,一年中,南极的施工窗口只有4~5个月。
  
  因此,费拉兹站采用的是全装配式建站模式,就如同搭乐高积木。即内部是预制的集装箱功能模块,外层是现场安装的保温板,全部模块从中国运至南极后进行组装。建设近5000平方米的科考站,光是功能性的集装箱模块就有226个。
  
  而费拉兹站的施工标准恐怕也是最高的,因其精确度之高,让毕元庆和工友们戏称它为“绣花针工程”。
  
  “海陆空”全体验
  
  到达乔治王岛的历程是漫长的,单程就需要三四天时间。“长春-北京-法国-圣地亚哥-蓬塔阿雷纳斯-乘运输机到智利站-步行5公里到长城站—坐船到费拉兹站……”
  
  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毕元庆说,“海陆空”我们全都体验了。
  
  毕元庆首次登上南极乔治王岛的时间是2017年10月17号。乔治王岛集聚了40多个各国科考站,是南极洲的“地球村”。离费拉兹站建站地30海里之外,便是中国首个南极科考站——长城站。
  
  见到长城站,毕元庆和工友们都非常激动。毕元庆和工友看到指示牌显示,这里距离自己的家乡长春17945km。
  
  南极有很多意想不到之处,刚登岛时,毕元庆说当时自己一下子傻眼了。铲车被埋在两三米深的雪中,“我们用铁锹把铲车清除出来,然后再推雪,一辆接一辆的往外弄……”
  
  岛上平时并不怎么冷,从温度上看,甚至没有东北的温度低,但真正让人感到冷的是南极的风。大风过后,毕元庆发了一条视频说,南极“启动极寒模式”。
  
  还有食物的供给。除了带来的食物,有时候,食物是通过空投供给。毕元庆拍下了很多南极岛上直升机空投食物的视频,甚为壮观。
  
  另外,在岛上,出于安全考虑,施工人员的日常活动半径在一公里范围内。通常是早上7点钟工作到晚上5点半,如果有紧急事件,需要加班到晚上9点多。
  
  13级大风把船吹走了
  
  风平浪静的南极让人沉醉。澄澈的海面、蓝天白云、晶莹的冰山、成群的企鹅、扭动的海豹……一切都是那么纯洁无瑕。毕元庆用自己的手机拍下这些,并用快手分享出去。毕元庆说,南极的美“是美得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那种”。
  
  但有的时候,这些都是暴风雪来临之前的平静。项目组一般从长城站获知当天的天气预报,并尽量赶着在暴风雪来临之前完成当天的工作。他们并不能确切地预料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南极的风雪说来就来,可以说是翻脸无情。”毕元庆说。
  
  就在今年4月份,毕元庆和工友们经历了一次风雪事故。13级大风把运送装备的驳船直接吹走了,不知所踪。他们需要根據风向去找船。怎么找?只能沿着海边的悬崖峭壁去找,先发现并确定船的位置,再用大船去拖回来。
  
  在项目顾问魏文良的指挥下,下午5点毕元庆和工友出发,沿着去海边的峭壁一步步挪动。69岁的魏文良老先生也一同出发。在一条视频中,在呼呼作响的风浪声中,魏文良走在险峻的峭壁上,并现场用对讲机指挥着救援工作。
  
  对于这些艰苦的救援和施工过程,毕元庆习惯用“太刺激了”来形容。
  
  而谈起工友们口中的“魏老”,毕元庆则充满了由衷的敬佩之情。“魏老非常倔强,他坚持自己要看到船并在现场指挥。最后,是在我们的劝说下他才返回。”
  
  毕元庆佩服魏老丰富的极地工作经验,更敬佩他年近七旬,仍在为极地事业默默奉献。
  
  有机会再申请去一次南极
  
  在南极的日子很充实,但毕元庆说,最难熬的时候,是想家想孩子。在2017年第一次到南极时,毕元庆的女儿刚刚一岁多。那时巴西南极费拉兹科考站网络特别差,基本上联系不到家人。
  
  每一次到南极,毕元庆会在岛上待5个月时间。他已经在这里过了两个春节和生日。在今年4月份登船离开南极的时候,毕元庆说,“出来5个月了,想家想孩子和他妈。”
  
  今年开始,费拉兹科考站的网络建好,毕元庆终于可以通过网络与家人视频。他也开始把自己拍摄的南极风光和工作的视频发到网络上。在时间较多的时候,毕元庆甚至还开了几次直播,与远在祖国的网友和朋友聊聊天。
  
  对毕元庆来说,在南极工作的经历是自己的一份荣誉。今年4月份,毕元庆收到了南极费拉兹科考站项目的一张“南极证书”——“毕元庆:您在承担巴西南极费拉兹科考站建设项目中,展示了中国制造、中国精神、中国力量,风雪南极不会忘记您做出的贡献。”
  
  如今,巴西南极费拉兹科考站已经完成。明年可能还会有一些收尾的工作。毕元庆说:“我特别喜欢南极……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今年10月份还能申请去一次南极。”
推荐内容
  1. “接我”CEO刘辉:没有方向,任何风都是
  2. 拇指在上
  3. 叶智荣小设计大智慧
  4. 中国合伙人
  5. 重要的是楼房能建起来
  6. 孙绍瑞:“餐厅白墙”成就的CEO
  7. 从“古船木”启航
  8. 做自己喜欢的事是走向成功的捷径
  9. 幽灵进来的那一夜
  10. 比尔·盖茨:尽力而为还不够
热点内容
  1. 一张光盘和33万张纸
  2. 毕元庆:我在南极开铲车
  3. 88万个商标就是88万份认可
  4. 曹原:驾驭石墨烯的少年
  5. 15%规则,破解思维之墙
  6. 机智妈妈让孩子的人生“开挂”
  7. 科技如何影响人们的亲密关系
  8. 从“熊孩子”到“互联网英雄”不走寻常
  9. 错误里的机遇
  10. 大董烤鸭不做外卖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