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人与社会 > 花钱为什么买罪受?

花钱为什么买罪受?

时间:2015-02-08 作者:未详 点击:
  诱饵——便宜的旅游团费
  
  当人们不再被衣食住行所困扰的时候,旅游逐渐成为时尚。旅游从奢侈消费走向大众消费,固然跟老百姓收入水平的提高相关,更重要的是和它日益趋近大众消费水平的低价格相关。从上海到九寨沟、黄龙双飞五日游,成人价格是3260元,来回机票加机场建设费、燃油费是2000元,九寨沟、黄龙的门票、巴士票总价为510元,四天的含早餐住宿,以三星级酒店的最低标准,住宿成本大约在600—700元之间,每个旅客的团费扣除上述硬性成本,最多只剩50—150元,而当地旅行社把客人从机场接出来,到将这个团送走,投入的全程陪同时间大约96个小时,整整四天四夜,大巴的油耗、司机、导游的工资、住宿成本,旅行社的经营管理成本等全部的开销即使再低,摊到每个旅客头上也不只这个数,何况旅行社不是慈善机构,上海负责销售的旅行社要赚取利润,四川负责接待导游的当地旅行社也要赚取利润,那么,这些利润从何而来?
  
  交叉补贴——羊毛出在羊身上
  
  “砍头的生意有人干,赔本的买卖没人做”。旅行社、导游、司机没有一个不是为了赚钱谋生来做这个辛苦营生的,可是,如何把上述旅游团费和成本之间倒挂的负数变成正数并极力扩大这个盈利正数呢?千方百计增加“自费”项目,抽取回扣是一种;组织游客购物,从商店贴补的人头费和游客购物的提成里赚钱另一种。游客购物不仅填补旅游业务本身的亏损,而且还要形成利润,从经济学角度看,这是价格的交叉补贴,用“导购”收入补贴“导游”业务的亏损,羊毛出在羊身上。
  
  这种做法在国外也很普遍,但境外旅游和境内的唯一不同在于:导游和司机通常有小费收入,游客根据对他们服务的满意度在结束行程时给付小费,小费机制给了游客用付费水平来评价服务的主动权,从而使游客成为真正的上帝。没有现世现报的奖惩机制,“上帝”在国内旅游业,基本上只是一个口号。
  
  花钱为什么买罪受?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第一个买单的当然是旅客。你在团费上“省了钱”,当然得在别的地方付出代价。
  
  代价之一:在价贵质次的“自费”项目中为导游司机贡献收入。在旅游说明书上具有广告效应的总是闻名遐迩的风景名胜、历史古迹以及低廉的团费价格。在不起眼处,有意无意地安插一些不具备吸引力的自费项目,或者导游在游览过程中热情推荐某些说明书上没有写明的游乐自费,在团费里该掏而没有掏的钱,自主不自主地花在“自费”项目上。
  
  代价之二:在旅游购物中为商店创造超额利润,用以贴补团友们的“免费午餐”。总有那么一些非理性的购物爱好者,千里迢迢奔赴一个久闻盛名的观光胜地,结果却把大量的金钱和时间耗费在购买价贵质次的所谓当地特产上。大部分旅游定点商店要向旅行社或导游支付入店人头费,无论客人买不买东西,进一个游客商店必须付若干元“人头费”给旅行社,那么不买东西旅客的人头费,自然形成商店的“亏损”,这部分亏损仍然通过交叉补贴进行平衡,补贴的来源是商品销售形成的利润。因此,在旅游景点购物,商品价格里不仅包括商店支付给导游的销售佣金,同时也包括商店为不购物游客支付的人头费,依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无非是出在这头羊身上还是那头羊身上而已。
  
  代价之三:花钱买罪受。即使是既不参加自费项目,也不购买商品的游客,一样付出代价。早出晚归,把大量的宝贵时光耗费在等候团友购物或陪同团友自费游乐上。在旅程逗留的时间和旅行社的成本成正比,因此,旅行社和导游绝不允许游客延长逗留时间,那么用以自费项目和消费购物的时间只能挤占正常的休息时间以及含在团费里的非自费项目。当然还有伙食,廉价的团费相对应的当然是劣质的餐饮和服务。
  
  另外,最便宜的航班多半是红眼航班,以及乘坐之后就必须红眼旅游的航班。红眼航班很好理解,就是很晚到达或者很早起飞,必须揉着惺忪的睡眼,疲倦地赶路的航班。还有一种是起降时间虽不“红眼”,但乘坐该航班的旅客就必须熬夜旅游的航班。例如九寨沟五日游的第一日,星期六下午五点半从上海起飞,八点半降落成都双流机场,晚上九点半开始“成都一日游”,第二天早上七点出发,不熬夜怎么游?第五日回上海,订的是晚上九点二十分的飞机,即便准点起飞,准点到达,抵临浦东机场也是子夜凌晨之间的事了,典型的红眼航班,红着眼来,红着眼去,来来去去都为一个原因——便宜。
  
  起得比鸡早,吃得比驴差,睡得比狗晚。这样的旅行,当然是花钱买罪受。
  
  受伤的仅仅是游客?
  
  经常跟团旅游的朋友大凡都有这样的经历,导游在游览规定景点的集合时间都规定的非常严格,而消费购物时间却安排得十分宽松,当部分旅客选择自费项目、部分不选择时,导游和司机通常把服务全部都给了选择自费的游客,其余的只能被抛在一边耐心等候。购物活动就更是如此。以我个人的旅游经验,通常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时间是浪费在等待团友自费游乐或购买物品上。而这些时间的来源呢,无非是正常景点的游览时间被压到最低限度,2005年春节,我们举家前往埃及旅游,飞渡千山万水,在藏品数以万记的开罗博物馆,导游规定给我们的参观时间只有区区半个小时,而次日下午,却花了整整两个小时“参观”开罗的香水商店,可悲的是,居然有许多团友津津有味地在开罗街头选购劣质香水,那些香水的品质比南京西路和淮海路百货商店的化妆品柜台上比比皆是的法国进口香水不知道要差多远。
  
  被廉价团费蛊惑而出游的旅客,大多数是带着疲倦、失望以及类似于被愚弄的愤怒而回家的,那么导游和司机呢?他们一样很“不容易”。
  
  旅行社一方面用低价诱惑客户,另一方面以极低的服务价格压榨旅游地的导游和司机,甚至把游客按人头“卖给”他们。四川旅行社的一位导游告诉我,她和司机用按每人20元的价格向旅行社支付人头费,买下了我们这些游客,他们没有固定工资,没有出差补贴,没有医疗保险,全部收入就靠游客的小费和购物佣金。国内游客普遍没有给小费的习惯,游客消费购物和自费项目成为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在这样的压力下,他们如何竭诚去服务游客?!饿着肚子去奉献温馨服务那是特丽萨修女等圣徒们的事情,导游和司机是靠旅游服务养家活口的凡人,当然只能把每一个路过的“上帝”当成绵羊,能剪多少毛下来就剪多少。
  
  于是乎,旅游团费的超低价必然导致自费项目和旅游购物的超高价,两者交叉补贴,来维持旅游业环环相扣、各有钱赚的商业生态。
  
  稍有经济学常识的朋友都知道,在成本归属原则不能正常执行的情况下,交叉补贴带来的是价格的扭曲和资源配置的扭曲。
  
  夏秋之间,一日2000多个旅游团、三万多人同时进入九寨沟,会给这个世界级的自然保护区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可想而知。
  
  谁是赢家?
  
  早在四十年前,欧佩克组织就想到用限量开采石油来维护油价,提高工业化国家消耗石油的成本,阻止人类对石油——这一有限自然资源的过度开采。
  
  而四十年后,中国的旅行社却在以低价为诱饵,吸引着过量的人群蝗虫一样涌进九寨沟、黄龙,涌进西藏、新疆喀纳斯等这些绝无仅有的人类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的保护区。
  
  在超低价的团费竞争中,只有一个赢家,就是把大量游客“卖给”导游司机的旅行社。受伤的不仅是旅客、导游、司机,还有弥足珍贵的自然风景和文化遗产。上帝用数万年的时间精心打造的绝品被商业的铁踵无情地践踏,人类遗留在时光里的几千年文化珍稀被廉价出售。几百年后,子孙遗憾地打量着被我们的功利欲望饕餮得遍体鳞伤的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时,会说什么?
  
  “旅游,是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最罪恶的产业之一”。我想这会是两百年后的中国人对今天的评价。
  
  没有群体意识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我游历过的国家中,对待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态度最为相似的国家当属埃及和中国,当古埃及的文物,九寨沟的山水被拥有它的子孙们“吃”得只剩下一堆残骸和记忆时,终于会有人知道,拿金钱买不回来的东西去换钱是多么的愚蠢和罪过。
推荐内容
  1. 要活多久才能领回缴的养老金
  2. 网络左右着我们的思想
  3. 郑板桥教我们去薄存厚
  4. 每个人的雅努斯
  5. 不做屏奴
  6. 卡扎菲:最后时刻被“朋友”抛弃
  7. 只有“蠢货”才能在澳大利亚生存
  8. 学乔布斯先当“蚁族”
  9. 鲤鱼怎样跳过龙门
  10. 远离中国的冒险
热点内容
  1. “代笔”是个神马
  2.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3. 瑞士人的抠门与大方
  4. 打错电话
  5. 我能给你的只有一声吆喝
  6. 自强自立的收获
  7. 卑微的优越感
  8. 你的眼中还有谁
  9. 三间精神小屋
  10. 姑娘,有了方向努力才值钱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