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人与社会 > 春晚,需要寻回失去的活泼

春晚,需要寻回失去的活泼

时间:2015-02-11 作者:未详 点击:
  随着风气变化,以奢华行走的春晚如今似乎有些尴尬。进入11月,春晚剧组空前低调,不发布任何与春晚有关的消息。11月24日,央视春晚剧组终于透露消息,2015年春晚将以“家和万事兴”为主题。这个中规中矩的定位在意料之内。家在中国有着丰富的寓意,它是中国社会的最基本单元,也是国家的某种隐形象征,还是传统道德文化的表现载体。
  
  过去一些年的春晚的确奢华得可以,规矩也多得可以。上一年头面人物请冯小刚出山执导,就表现出对以往形式的不满意,可惜冯小刚也无力突破很多规矩,最后呈现出来的,与以往并没有大的区别。春晚已是国家形象的集中展示,不管谁来当导演,不管是多高的领导点的将,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点将不是要你改变春晚,只是想让春晚更强大。
  
  春晚需要来一次精神的“文艺复兴”。很多人反映的一种观感,说上世纪80年代的春晚更好看,其实是一种正常现象,就像80年代的诗歌,80年代的《霍元甲》、《射雕英雄传》,80年代的《冬天里的一把火》、《一无所有》,对于刚刚走出“文革”的国人来说,震撼体验无与伦比是必然现象。
  
  随着社会生活的丰富,80年代的盛况已经无法复制,这是事实。但另一方面,那个时候的春晚好看,并不意味着现在的春晚难看是天经地义。
  
  家乡的朋友曾问我:“春晚咋不好玩了?”好玩这个词用得准确。很多年前的春晚还是挺好玩的,虽然简单到有点简陋,却一点也不无聊。马季可以用相声讽刺卷烟厂(《宇宙牌香烟》),那时候的国企还没这么脆弱。牛群冯巩可以骂官僚主义害死人(《小偷公司》),观众哈哈一乐,大家都见怪不怪;侯耀华黄宏可以用扑克牌给社会排等级(《打扑克》)。但这些节目现在都不见了,显得民气不足。
  
  再来看看以前春晚的相声小品,它们曾经是文艺界的地摊货,《吃面条》、《相亲》这些节目,并不承载什么任务,而喜剧的天然使命,又使他们具有嘲讽与自嘲的天赋,这些特质让相声小品迅速获得观众的喜爱,不登大雅之堂的艺术门类成了热门艺术。可是,当这些地摊货承担起了宏大叙事的任务,笑声被贴上必须歌颂的标签,相声小品的立足之本讽刺,就不能不发生某种变异。讽刺一个丑恶现象,要考虑它的社会影响;讽刺一个人物,要顾及人家的社会身份。当这些圈圈套套加在相声小品身上,它想再逗人笑,自己能笑得起来吗?
  
  当轻松的讽刺、活泼的幽默被规定了方向,它带给人们的将很难是笑声,这是语言类节目不再有趣不再受欢迎的问题所在,它的核心气质丢了。所以相声衰落、小品衰落,成了无法挽回的趋势。
  
  想让春晚节目再度迷人起来,就得给它们松松绑,让相声回归原来的样子。歌颂型相声自有它的舞台,讽刺型相声也应有自己的市场。我们不要被讽刺吓到,不必给调侃激怒,更不需担心谬种流传,高估它的负面影响,不就是相声小段嘛,观众只把它当成解闷的乐子。春晚刚诞生的那些年,相声小品也曾经嬉笑怒骂过,讽刺很多社会现象,很受观众的欢迎,而且也没见什么负面影响,那时的它代表着先进生产力。
  
  很多事情想得过多了就麻烦,简简单单反倒效果更好。给春晚减减负,减轻压在肩膀上过多的任务,让春晚只是一台春晚,只要能让老百姓开开心心过个年三十,它就算完成任务了。赋予导演更多的艺术权力,老百姓喜欢的节目,就尽量搬到春晚舞台上。
  
  这样,才能让春晚更靠近观众。需要明白的是,春晚与观众的关系,也是政府与民众关系的侧面反映。如果说春晚是国家意志的反映,那么唱响改革的政府,也需要有一台不拘一格的春晚。
推荐内容
  1. 光明就站在那里
  2. 富及他人
  3. 金钱二喻
  4. 美丽的脆弱
  5. 纽曼的水果沙拉
  6. 小熊奋力爬悬崖很励志?明明是被人类吓到
  7.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8. 吃软饭,挣硬钱
  9. 中国人的竞争情结
  10. 在不丹,每个人都是谷歌
热点内容
  1. 垃圾分类是道智商题
  2. 理想国
  3. 索罗斯的背痛和梅西的点球
  4. 20年,被互联网“谋杀”的生活
  5. 校园欺凌,在日本最终也得靠孩子自己解
  6. 人工智能在逼问我们一个问题
  7. 谁是好医生
  8. 索罗斯的背痛和梅西的点球
  9. 找个体面的方式发泄
  10. 人生最大的哲学问题:午饭吃啥?
salon365